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卢峰:中美贸易协议冻过水

2019年05月15日 11:06 PDF版 分享转发

作者:卢峰

从各种迹像来看,正向破裂的方向前进,未来几个星期中港以至全球股市都有可能像失去动力的过山车那样,free fall般向下滑行却没有什么能力向上。作为中方首席谈判代表的刘鹤在会谈结束后虽打起精神,勉强展现一点笑容说会谈没有破局,强调下一轮会谈将稍后在北京举行。先不说下一轮会谈没有具体日期这件事,单是会后国际传媒流传美方谈判代表向北京提出谈判死线(三、四个星期内要达成协议)已甚为不妙。

为会谈设定死线往往是强势一方的专利。当年中英香港前途谈判,英方在起初几个回合坚持以主权换治权,希望保住香港的管治权让一切不变。中方亮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训示,对英方明言若1984年9月前还未有协议,中方将自行宣布解决香港问题方案。面对死线,本已筹码不多的大英帝国节节后退,到1984年4月外相贺维终于发表弃港声明,承认九七后英国不可能保住主、治权,必须下旗归国。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美双方经济实力虽相距不太远,但中国经济对市场的依赖程度高得多,体质也较不平衡,显然属于弱势的一方。弱势者会在谈判中一贯采取拖字诀希望有转寰余地,可一旦强势一方设定死线加速谈判,弱势者即中方免不了步步后退,随时要硬食美方的条件。若不想也不能硬食,谈判便难有转寰余地。美方定出死线这消息怎不令谈判蒙上阴霾!再看刘鹤会后提到双方的三个具体分歧更觉事情不妙。三大分歧其一是能否全部取消加征的关税,其二是要求中方采购数字要符合实际,其三是协议文本要平衡以顾及的尊严。

关税是特朗普在中的主要武器,是他向选民吹嘘自己取胜及让美国得益的证据,他自然不会轻易答应。换言之,即使双方有望协议,美国仍大有可能在协议坚持保留一定的关税措施,令中国出口货长期处于不利地位。

第二个分歧算比较简单,就是中国未来几年准备花万亿元买问题。以中国当前的国力及外汇储备,几年间购买万亿美元货品不算太多。问题是中国需求的美国货品除了民航机,农产品如大豆、小麦外并不多,即使农产品也不可能一面倒向美国购买,令中国在落实万亿元定单上有相当困难。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难保中方颜面

不过,最棘手的还是条约要保护中国的国家尊严。根据各方消息,美国谈判团要求在协议文本要列出中方具体修改什么法例保护知识产权、加强市场进入、防止不公平贸易行为等,还说中方在先前的谈判已同意有关做法,今次却翻脸不认账。究竟中方在谈判桌上有没有同意列出修改法例的清单,还是美方有“不美丽的误会”,外界难以确定。可不管对任何国家来说,要在国际条约中列明本国如何修改、修改什么法律是非常丢脸的事,形同把部份主权拱手相让,中方不易吃得下。

何况中共只剩下民族主义牌凝聚人心,私下里让步按美方的要求修订本国法例还有商量,公开在协议中列明则形同丧权辱国,任凭美帝干涉内政,到时中共权威大挫,过去一、两年不住说要敢于亮剑的习大大更是颜面无存。刘鹤等怎么敢答允有关条件?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可对美国政府包括特朗普而言,要宣称在中美贸易战中取胜,必得让美国有钱又有脸。钱当然是万亿元定单,面子则是能成功迫使中国作制度及法律上的实质改变,不能让它再虚与委蛇或推推搪搪。在中列明中方如何修改法例才能确保北京遵守承诺,并让美国政府特别是贸易代表处,可以实质跟进协议的执行情况。

也就是说,美方势必在谈判中坚持列明修例清单而中方则会坚拒,双方在中形同出现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不但三、四个星期难以倾妥,三、四个月也不可能。未来即使美方官员再到北京商讨,也会像刘鹤上星期那样空手而回。在中美官员穿梭北京与华盛顿之间,股市大有可能像上星期那样跌多升少,引发的经济金融震荡更不知何时结束。

来源:苹果日报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