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图)

2019年12月11日 13:16 PDF版 分享转发

作者: 廖祖笙

夕阳下的紫禁城
夕阳下的紫禁城。(Getty Images)

先生,昨天我说你越来越像是又一个窝囊的党魁,这对你而言,或多或少可能有些“不公平”,因为你效忠的这个匪党,一直以来是个蛇鼠一窝的“”,它不但是家国沦陷的制造者,而且是非人间一切苦难的根源所在。蛇鼠一窝之下,没有哪任党魁是不窝囊的,就是再换十个八个党魁,也还一样是会续写窝囊。

因为蛇鼠一窝,所以匪党的“秉政”也就不可能是天下为公,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所以这个乌烟瘴气的党国,在匪党治下也就永无公平正义可言;因为蛇鼠一窝,所以在“”时也就无法做到不偏不党,对许多事情只能是睁一眼闭一眼;因为蛇鼠一窝,所以也就只能时常装聋作哑,装傻充愣,在种种难免要显现的窝囊中,就连起码的“执政”体面,也往往会是无法保全。

默许杀人、抢人、整人的事,在匪党治下从“建国”之初,源源不绝发生到现在,有哪任赵家掌门真不知道窗外的物是人非?有哪任赵家掌门真会白痴到分辨不清谁是谁非?只是在蛇鼠一窝之下,可以冷血到漠视赵姓的妄为,无视异姓的苦痛罢了。赵庄人发在外网的声声血、字字泪,赵家掌门可以推说“看不到”,但“天子脚下”衔冤负屈者年复一年的张袂成阴,不是“看不到”三个字能敷衍塞责的吧?为什么中国人有冤无处申?为什么五星旗下根本就找不到理论处?无它,盖因是个蛇鼠一窝的“执”。

惨烈遇害校园事件,只要放到桌面上来说话,哪怕是个小学生,也能一眼看出这孩子是死于灭绝人性的虐杀,而绝非颠倒黑白的“不慎坠楼”或“跳楼自杀”,然而我在有冤无处申中,向共匪的两任党魁哀哀呼告了十几年,别说是为爱子讨回公道,就连求个生存都一直是难上加难,就连的家中老小,都时常是被匪党治下公然置于被饿杀的状态。习近平先生,你说说你党“伟大、光荣、正确”至此,各级党官“讲廉耻”至此,不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又是什么?

过往的五千年来,就从来没有哪个朝代,是像共匪这样“执政”的。一名和你关系密切的中共高层幕僚,向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Arthur Waldron披露:“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我们进了死胡同。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这里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会粉身碎骨。”其实共匪至少还有一条路能走,哪怕是积怨如山,哪怕是作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还可以尽人事,知天命。而你党则是匪性不改,在“执政”中迄今是蛇鼠一窝,就连起码的人事都不尽。

习近平先生,你要想在任内真正有所作为,确实免于窝囊,首先就应该调整你自己的格局,以更博大的胸怀将你自己和你的团队,独立于蛇鼠一窝之外。你在要别人“刀口向内”的同时,也该自己“刀口向内”,在无忘自己是中共党魁的同时,更需记得自己还是。一个气数已尽的匪党,可以让它彻底烂掉;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的文明古国,不能永远就这样烂在匪党的治下。你的格局变了,也就再不存在“走投无路”之说,你治下的种种,也就一定会出现各种顺应民心的可喜改变。

2019年12月8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93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廖祖笙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林远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