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顾晓军:中共严重抄袭我的经济思想

2017年07月17日 23:46  PDF版 分享到微信

2017/7/17   作者:,来源:作者博客,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方面的论述,终于确定叫《顾晓军主义》了。确定下来後,写了《“发展”与“发钱”的动态平衡》和《“发钱”主义》两篇文章。写完,又陷入痛苦中。

今晨醒来,突然想到了打破原本的编书格局——第一辑,叫“平民主义民主经济思想”,下辖“发钱主义”、“时代指数”等(或许没有“等”)。“发钱主义”,其实亦可叫“动态平衡”(都是一种主张,且都是制约“发展”的);但,“发钱主义”更符合“平民主义民主经济思想”。

第二辑,叫“批邓理论”,下辖引爆大陆网络,引起国际、尤其是海外华人关注的“九批邓小平”(茉莉花时,杨恒均到我单位试图抓我,也提到“九批”;不过,他叫“九评”),以及“其他”(即,之後的批邓文章)。

第三辑,叫“谈股论经”,下辖“论沪深”和其他的经济评论。“论沪深股市”,含首次提出大陆股市存在“政治风险”的《中国股市将一地鸡毛》和揭示沪深股指收盘数字中的谐音之隐秘的《趣谈中国股市的隐秘》等文章。

当然,还有其他。但,“平民主义民主经济思想”,下辖“发钱主义”、“时代指数”等的思路,及“批邓理论”的分量,就构成了《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思想》是本经济学专着,而不是文集。

而本篇,亦可替代《你知道党有多怕我吗》一文,而做《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思想》一书的“引言”。而这篇文字,是不是比《你知道党有多怕我吗》更适合做“引言”呢?

在编第一辑“平民主义民主经济思想”之中,我突然发现:严重我的经济思想——除抄袭我的《消灭零收入》(2008-12-24,谈解决老农民无收入问题)、《给下岗工人一个说法》(2009-6-10),详见我的《国家,你剽窃了我的思想》(2009-8-19)等等之外;

中共近年的“还债”、利益向社会的底层倾斜,以及给70岁、80岁、90岁的老年人“发钱”等等,也都是抄袭我的经济思想,是抄自于《顾晓军主义民主经济思想》(2012-11-12)等篇章。

叫“中共严重抄袭我的经济思想”,或“中共学习顾晓军的经济思想”,抑或“顾晓军的经济思想影响着中共的决策”,都可以,也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中共一边严重抄袭我的经济思想,一边拼命封杀、围剿我,这就太没有道理了。

或许,中共拼命封杀、围剿我,是为了不让人们知道他们在偷偷摸摸地抄袭我的经济思想。可我的《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思想》、终究要编辑出版的,那时,中共如何面对?

难怪,中共要拼命围追堵截顾粉团的“向诺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向文学奖推荐顾晓军”。可是,明年、顾粉团没准又要向“向诺贝尔经济学奖推荐顾晓军”了。党呀,你忙得过来吗?

中共严重抄袭我的经济思想,是不争的事实。其实,中共早就把我的“公正第一”抄进了他们的“24字社会主义价值观”。然,中共并不打算执行,且胡乱解释,抄进去又有何意义呢?

顾晓军 2017-7-17 南京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