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高盛:美股面临四大风险

2020年01月14日 1:46 PDF版 分享转发

来源: 金十数据 作者: 佬郭

2020年才开始半个月,指数就接近了今年年底的目标,该投行之前预期标普500指数在2020年年底将达到3318点。上周五,标普500指数最高达到了3283点。

高盛首席策略师戴维?考斯汀(David Kostin)在最新的每周Kickstart报告中写道,宽松的货币政策、低利率、区间波动的以及持续的经济扩张,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共同推动了的上涨。

然而,在美股不断创新高之际,Kostin却列出了四个宏观风险,他认为只要有一项风险坐实,美股很可能会重演2018年2月份时候的大跌。下面,我们就来详细看看高盛分析师提到的四险:

风险一:如果美伊陷入长时间的冲突,油价会上涨对美股会有什么影响?

随着美伊关系紧张,油价最初上涨了4%,但后面又回吐全部涨幅。但高盛的大宗商品策略师认为,当前的风险溢价已经升高,他们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在未来12个月将基本持平于63/桶。

Kostin认为,油价冲击对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回报的影响应该有限,因能源企业获利上升和汽油价格上涨对消费者的抵消作用。另外,就地缘政治风险而言,标准普尔500指数上周受事态发展的影响并不大,但如果美伊冲突长时间持续下去,最终可能令股市承压。

高盛列举了美国国家安全指数和标普500指数的回报之间的关系。然而,历史经验表明,过去发生类似的地缘冲突时还伴随着宏观经济层面的消极因素,比如第一次海湾战争就伴随着经济衰退,9月11日袭击恰好赶上了科技泡沫破裂。

能源类股已经回吐涨幅,表明投资者对油价长期走高的信心不大,但国防和网络安全类股已经反弹。能源是所有价值投资策略的基石,去年是美股中表现最差的板块,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20%。

高盛指出,尽管能源股已经偏离了石油现货价格,但它们的交易价格大致与10年的石油价格持平。

因此,能源行业的反弹伴随着一些地缘冲突,比如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以及最近美国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关系提振了原油现货价格,但没有提振长期价格,因此带来的影响都是短暂的。在没有影响长期油价的持续供应的情况下,高盛维持了对能源类股的减持建议。

相比之下,业务模式明显与地缘政治冲突相关的航空航天和国防以及网络安全公司股价均上涨了2%。

风险二:如果2020年债券率迅速上升怎么办?

接近历史低点的债券收益率对股票估值来说是一大利好,推动标普500指数在2019年取得不错的回报率。

虽然绝对估值提升了,但高盛的宏观模型表明,股票的交易价格相对于债券偏低。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很多“专家”宣称债券存在一个巨大的泡沫,但股市没有泡沫。高盛的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在2020年仍将按兵不动,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到年底将逐步升至2.25%。

对于股票而言,高盛以及瑞银之前发现利率变化的速度比利率水平更重要。从历史上看,股票能够消化债券收益率在一个月内逐渐上升至低于1个标准差的情况(以今天的价格计算为16个基点)。然而,当债券收益率在一个月内上升超过2个标准差(34个基点)时,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回报率通常为负值。

高盛指出,自2019年初以来,它的利率敏感股票篮子一直落后于市场,这与利率下降的环境相一致。该银行的股票篮子中包括50只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这些股票对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变化的正敏感性最高。

自11月下旬以来,尽管利率走高,但这一篮子股票的表现依然不佳,反映出市场参与者对利率将大幅上升的怀疑。

风险三:如果美元在2020年逆转并走强会怎样?

去年12月,随着贸易紧张局势的缓解和全球经济出现改善迹象,美元下跌了2%。与华尔街几乎所有其他交易部门一样,高盛的外汇策略师预计,未来12个月美元贸易加权汇率将再下跌2%。

美元走强将对标普500指数成份股构成不利影响,尤其是在半导体等非美国市场销售较高的行业。根据高盛的盈利模型,该行估计,美元贸易加权汇率每变化10%,就相当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每股收益变化约3美元(2%)。

风险四:如果经济增长低于预期怎么办?

对于美国经济表现,高盛承认,美国的经济数据喜忧参半。尽管ISM非制造业指数高于预期,但ISM制造业指数意外降至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

高盛经济学家预计,随着金融环境的放松提振了经济活动,2020年美国实际GDP增速将达到2.2%,高于1.9%的普遍预期;由于央行在2019年放松了货币政策,远期市盈率从15倍扩大到近19倍。

展望未来,科斯汀认为,经济和收益增长将推高股价。美国实际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标准普尔500指数每股收益就会增长5美元(3%)。

值得注意的是,周期性股票(尤其是工业类股)表现不佳,表明市场参与者对股市增长的乐观情绪有限,这进而意味着,交易员押注各国央行将在2020年再次将股市推至新高。

最近几周,标普500指数虽然涨势汹汹,但是周期性股票相对于防御性股票的优势其实非常有限。在高盛看来,近期美股上涨的主要驱动力主要是贸易局势的缓和,而不是投资者对增长前景的乐观态度。

正如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指出的那样,投资者在美国股市的头寸已接近“紧张”状态,如果其中一个风险成为现实,可能会加剧股价波动。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