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父亲带12岁儿子徒步川藏线:我不是疯子

2017年09月13日 10:26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据报道,7月8日,自贡男子张伟(化名)带着1图图踏上了“318国道进拉萨”的征程,二人从自贡乘车到达康定后,沿318国道徒步抵达拉萨,总共耗时50天。

一名12岁男孩能完成如此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张伟将这一段“苦旅”的照片制作成视频发到微信朋友圈的时候,整个朋友圈沸腾了。

大多数人为这对父子点赞,并认同这种通过徒步磨练儿子的教育方式。然而,也有不认同的声音,一些人认为这种行为过于激进,没有充分考虑到12岁儿子的安全。

“我不是疯子,我即使拿自己的生命,也不可能拿亲生儿子的生命开玩笑。”9月8日,张伟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徒步之旅,是经过近1年的筹划、1个月的前期准备,才启程的,充分考虑了儿子身体状况及其个人意愿。

单从教育儿子来说,张炜儿子从小就能培养起吃苦耐劳、勇敢、坚强的性格;他认为,每个男都应该经受苦难教育,只是因人而异,方式各不相同而已。

暑期作业:沿318国道徒步进拉萨

张伟,1981年出生,四川自贡人,现为自贡一家文化传媒公司负责人。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早在1年前他便开始筹划这次徒步之旅。

对于沿318国道徒步进藏,张伟也是,但他知道,这条线路是徒步爱好者的天堂,更是极具挑战性和危险性的一条线路。“以康定为起点,沿318国道进藏,需要克服重重困难,需要翻越海拔4000米以上的12座高山,才能到达拉萨。”张伟说,为了将此次行程规划的安全可行,出发前1个月,他带着儿子一起做功课,制定了每一天的详细计划,从服装、工具、药品、器械,到每天几点出发、行程多少、到哪里住宿等等,都一一进行了规划,并反复修改完善。出发前,每天都有喝抗高反的红景天,每天通过跑步等形式训练儿子,增强肺活量、强化体质。这样,他和儿子图图才有勇气走上这段征程。

之所以要带儿子徒步进藏,张伟称,主要目的是陪伴儿子成长,培养他吃苦耐劳、勇敢、坚强的性格;同时,也算是给儿子布置的一个课堂外的暑期作业,由父亲带着他一同完成。

每天都想,每天都在

徒步之行从7月8日开始,父子从自贡出发,乘大巴车抵达康定,从康定汽车站出发,沿着318国道徒步前往拉萨。

“徒步的第二天,我们就遇到了挫折。”张伟说,当天行程安排是翻越折多山,海拔4200多米的折多山口在众高山里算最矮的,以致他们低估了其难度。37公里的路程,其中上山24公里,海拔落差大、弯道非常多,父子二人为了节省时间,在部分路段选择走小路,可是由于不熟悉路况,不但耗费了大量体力,还没能节约时间。

当天凌晨4时30分起床,5时许便与在客栈相遇的另外几个徒步爱好者一起出发。出发后不久,父子俩出现高反症状,可又不敢停下来。因为,如果停止前行,他们将无法在天黑前抵达下一营地,所以只能靠抗高反药暂时维持。服药后,二人身体状况稍微好转,于当天下午2时许到达垭口。“接近垭口时由于体能不足,我们掉队了,和一起出发的队伍走散。”张伟称,直到下午8时许,他和儿子才成功下山,抵达山下二号桥宿营地。

这天的经历让张伟有些担心,他问儿子:“很多人都无法走完318(国道),其实我们翻越了折多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放弃也不丢人,你想不想放弃?”儿子回答:“放弃?那之前的路不是白走了?”张伟继续问:“这次徒步进藏这么辛苦,你怪不怪我?”儿子脱口而出回答:“不怪。”这一瞬间,父子俩抱头痛哭。

“整个行程,因为海拔高,即使不背包,都如同负重几十斤。”张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的背包重30多斤,儿子的重20多斤,二人每天的步行里程基本在30公里以上,从康定到拉萨全长1700多公里,主要靠徒步行走。行程后期,有时在经过一些平坦大路时选择搭乘过往的顺风车。

虽然是七八月份,但在318国道,他们一天能经历四个季节。早上凉爽,如同春秋;中午太阳直晒,紫外线强烈,犹如夏天;到了下午,还会遇到下雨,甚至冰雹,晚上又像冬天一样冷。所以,一天下来,短袖、长袖、抓绒、冲锋衣、雨衣轮番上场,不断更换。

每当脚掌心磨起水泡,就用针刺破;第二天,相同的位置又会重新长出水泡,只有忍着疼痛再次刺破水泡,继续上路。张伟经常会想:这么苦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应该放弃?可是等到第二天,他和儿子又坚持地踏上了旅程。“每天都想放弃,每天都在坚持。”张伟说,放弃,是父子俩每天晚上想得最多的两个字;坚持,是父子俩每天早上起来最先想到的两个字。

为了不与队友分开,父子俩挑战墨脱线

在雅江,张伟父子与另外两位徒步爱好者组成队伍,并肩同行。经过32天的行程,8月8日,一行4人到达派镇的客栈,这也是行走墨脱线的集结地之一。“行走墨脱,是一件危险系数极高的事情,我们本没有计划这一段行程。”张伟说,行走墨脱是另外两名队友的临时起意,他起初并不愿意参与。可是,儿子图图不想与队友分开,希望能加入这段危险之旅。

张伟在游记回顾中这样写到:8号,九寨沟地震那天,我们来到徒步墨脱集结地派镇的客栈,掌柜何姐是这条线上的专业人士,幸运的是除了我们还有另外两个队伍,一行总共10人。当晚,何姐召集我们开行前会,用了1个多小时给我们详细讲解了墨脱线的路线和要领,太重要。

张伟说,松林口到墨脱背崩乡,全程78公里,正常耗时3天,要翻越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趟过无数的过水路段、经过赫赫有名的老虎嘴、蚂蝗岭,还有最危险的塌方区。“这些名字,听起来都让人害怕”。

8月9日一早,所有队友合影以后,大卡车把他们送到了松林口——徒步墨脱线的起点。

8月12日,行走墨脱的第四天,队伍早上从汗密出发,徒步32公里,下午6点左右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背崩乡,张伟父子成功征服了生死墨脱线。

抵达背崩后,张炜还特意拍了一张其他徒步爱好者在客栈墙上写下的留言:这是哪里?我怎么来的?背时的背,崩溃的崩。

张伟在游记回顾中还写到:回想这几天的路,除了惊险刺激痛苦外,还伴随着一路的美景。从海拔4200米到600米,雪山、草地、雨林、瀑布、溪流、蓝天、白云,只有勇者能享受这一切。

对于张伟来说,行走墨脱途中还有一件让他感动的事。有两位队友悄悄准备了生日蛋糕,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为他庆祝36岁生日。

面对非议:我不是疯子

8月17日,张伟父子成功抵达拉萨,完成了此次徒步之旅。12岁的图图在布达拉宫面前激动地说: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然而并没有结束,父子在拉萨呆了10天,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他们除了游览了布达拉宫、色拉寺辩经、文成公主等常规景点外,张伟还专程带着儿子体验了许多的藏文化。他们一起去学做藏香、去最老的甜茶馆喝甜茶、去拜访了唐卡绘画大师,还在雪顿节冒雨通宵排队去哲蚌寺看晒佛。让父子二人最难忘的是,他们在拉萨街头摆了4天地摊,收获满满。这也是父子第三年地摊了。

8月26日,在出发50天后,张伟父子乘飞机返回了四川自贡。

9月2日,张伟将此行的照片整理并制作成有声影集发到了微信朋友圈。一夜之间朋友圈沸腾了,视频点击率截至目前已经3万余次。

对此,张伟感到非常意外和吃惊。“我本意不是想炫耀什么,只是跟往年一样把这次旅行做一个简单的总结,留一个纪念。”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视频引来了众多的点赞和认同,同时也有否定和质疑。

“有人说我是疯子,拿小孩的生命开玩笑,是不负责的表现......其实他们不了解情况。”张伟称,面对网上各种说法,他选择保持沉默,不想做任何回应。

面对非议,张伟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此行是父子之间每年的约定,每年暑假都会有一次四五十天的长途旅行;其次,每次出行都会经过长时间筹划、精心准备后才启动,衡量、评估了行程风险,并做好了应对措施才出发,今年更是一次有计划有准备的徒步之旅;第三,儿子虽然只有12岁,但一直喜欢富有挑战的旅行,行程前,父子针对此行程做过多次沟通,儿子完全清楚行程规划,了解途中的困难和危险,乐意接受挑战,也是在评估其身体状况能够承受此次行程的前提下,才决定走这条路线的。并不像一些人所认为的,完全不顾儿子安全和意愿强行为之。

因此,张伟认为,每个父亲有每个父亲的要求,每个孩子有每个孩子想走的路,不能一概而论。他所做的是尽可能的给儿子创造学校和家庭不能给予的环境和机会,让儿子有足够强大的心态和素质来面对未来的人生。在别人看来是有点疯狂,但张伟说:我不是疯子。

父子之旅:再不带儿子出去就没机会了

其实,这不是张伟父子的第一次徒步之旅了,他们的旅行自2015年开始,那时候,儿子图图只有9岁。

为何选择带着儿子去徒步、去经历磨练?张伟说,一方面是自己本身喜欢户外运动,更重要的是,让儿子去感受大自然、感受生活与成长中的艰辛和不易,培养吃苦耐劳、勇敢坚毅的性格,“如果是女儿,我会带她去环游世界,看一切美好的事物;但儿子,我希望他经历磨难”。

2015年第一次旅行用时40天;2016年暑假,第二次旅行开始,这一次他们走进了贵州。张伟称,这一次,儿子的态度也有了明显转变,逐渐开始喜欢上“穷游”;家人感觉到了图图的变化,也逐渐从反对变为理解和支持。

张伟在游记回顾中有这么一段话:很多时候我会忘了你才12岁,只有每当到达目的地后,你为奖励你的一瓶饮料而高兴得忘了伤痛的时候,我才想起你还是个孩子。或许,你现在不懂徒步318和穿越这段路的意义,但以后的某一天你会明白,它的美。

谈感受:陪儿子去经历苦难才是真正的爱

经过这3年来的“穷游”,张炜发觉儿子正在慢慢长大,其思维和观点都比同龄人更加成熟,这是他愿意看到的。

“第一次摆地摊,他远远的站在一边不敢靠近,更不敢叫卖。”张伟笑着说。到了后来,儿子会认真分析、精心准备,然后热情地向顾客推销和展示,去年在贵州镇远他还勇敢的去了宵夜摊上推销他卖的水母。

张伟也坦言,儿子的学习成绩不算太好,但是,良好的品行、坚强勇敢的性格以及独立的思维已经越来越明显地显现出来了。

“不是只有徒步才能历练孩子,方法还有很多很多。”张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其实,他不提倡这种形式,也不赞成刻意效仿。对于孩子的苦难教育,他只是选择了适合自己孩子的方式,因此也建议其他家长,能根据自己孩子的特质,选择适合的方式去历练孩子,因人而异。但最好的教育方式,是陪伴。

来源:成都商报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