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文字版:2018年2月12号郭文贵谈吴征如何送钱给博讯与韦石

2018年02月13日 9:3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推特党筹委会,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8年2月12号郭媒体首次直播测试谈吴征如何送钱给《博讯》与韦石
郭媒体义工听写组:SHI HONGLEI, 郭蝴蝶,天亮了,一缕清风,Willy,Sara, James zhen, 疯狂City, XX某某

17-27 SHI HONGLEI

因为那时候哪,我很想投资明镜, 想谈谈投资明镜的事情。我说:好。他就来了。来了以后哪,一谈特别好,因为说他,也几十年了,认识何频先生和陈小平先生。同时哪,这个,他也在帮这个明镜哪寻找投资,帮了很多忙。而且哪,这个陈军先生哪,他有三个名字,啊,一个叫何存文,啊,还有一个英文名字,叫 Janson Hou, Janson Hou. 那么另外一个名字就是这个陈军。然后,他跟我讲了当年他在上海开这个中国第一家夜总会呀,还开这个中国第一家酒吧呀,然后哪最后参与民主运动呀。这个我确实没有听说过。听来很感动,激动,所以多了几分尊敬。

由于他是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带来的,当然就绝对信任。而且我那个时候哪,是非常紧张的时候。因为,到我家来呀,这个保镖呀,安保非常非常的严。也就是因为从那个时候,我跟我们安保团队发生了争执。啊,搞得很不愉快。因为,这个美国人哪,脑子跟我们不一样,他们认为应该按照他们设定的程序,来确认到我家来的人,身份,证件,包括这个这个所带的东西的检查,

那么,由于我这人,我认为这不好吧,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一起跟他来的。所以我说,这不好,不同意。当然也没跟陈军先生任何核实。那么,从那以后啊,我的所有团队对我有了意见。啊,因为从那天就打破了规矩。后来,他就让我在律师面前还签了各种保证。由于我自己做的决定,他们不负责任。

那么,那天来了以后,当然我们下午吃了下午茶,我们晚上喝了酒。陈军先生是不怎么喝酒的。是在我一再的劝慰下,他喝了很多酒,还喝多了。啊,这是第一次。后来又约了见面,还是谈一些投资的事情,再谈的时候哪,这个,我们又喝了酒。啊,喝了,喝了很多酒。,茅台,还有这个这个这个威士忌。啊,还喝了路易十三。啊,鏗尼娅,喝很多,喝完以后哪,这个,大家走了。走了以后哪,我那,就由于喝多,我醒来以后,我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了。醒来之后,鼻子上,鼻梁上,大家看到就撞了,那时候我太太,我还没来哪。

这个,我每天哪,那时候都是有人陪着我睡的,24小时。所以他们说,由于我喝多了,不省人事,啊,不省人事,到厨房去,碰到了柜子上,把鼻梁给碰歪了。碰破了啊。哎呀,地上还流了好多血。这个是,不,跟人家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和人家陈军先生没关系。这是那次喝酒喝多了。是我让人家喝酒。人家也是跟我喝了。人家酒量大,我酒量小,喝酒没出息,怨不着人家。

后来哪,就是陈军先生跟我有了联络方式,就是谈如何合作的问题,那么这个时候哪,有了联络方式哪,陈军先生跟我多有联系。我们相继哪,和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有多次的聚会。这个时候谈合作哪,我们,大家公知的,谈合作条款我们没有谈好。没有谈好就停止谈合作了。就开始做那几期的节目。大家后来,每次节目陈军先生都在场,每次他都在场,好像啊。我记得大概是这样。他就成了一个服务人员了。等一下啊,我把这个关一下。

啊,那么陈军先生哪,这个,由于给我留下了一个几十年的民主运动的这个印象,所以哪,我对他是很尊敬的。啊,非常赞,赞成他的对民主运动的一些的过去的奋斗,当然我没验证过了。这个事情,后来就是在这个,我们正在这个明镜参与多次直播当中哪,啊,陈军先生就去香港,去亚洲,他说他去开会,同时哪,他在国内的生意,他想关掉。准备回来大干一场。后来去香港,他跟我联系。那么我让我香港的曲国娇合伙人,我们办公室是在中国银行大厦的,那么,就负责接待他,曲国娇就安排了我们的,用我的车,迈巴赫陪着他几天,还带着他,陈军参加了,参观了我南湾的房子,陈军先生是唯一一个,从我南湾房子竣工以来,包括我家人,唯一一个不是工地的人员参观的人。

参观完以后,啊,这个陈军先生,然后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哪,对我们房子也很大赞赏。感谢我们对他的接待。啊,陈军先生还在机场给我太太,我女儿好像还买了礼物。因为他来了之后哪,啊,正好是回来以后,这个,看到了我太太,我女儿,买的上海滩的礼物。啊,这东西,现在还在那儿放着,因为我们家从来不接受礼物啊。陈军先生就很随便的到我们家来。

后来,你知道,就是我们那个合伙人曲国娇,就是被绑架了。被抓了。啊,现在渺无音讯。啊,不知道人在哪里。这个,所以说跟陈军先生啊,由于这明镜这种关系,很亲近,没有任何障碍,他说来就来了。这个中间啊,发生了个变化。就他再跟我说事儿的时候哪,他有点回避何频先生。回避这个陈小平先生。这种情况下哪,我就感觉这人有点不对劲。因为何频先生和陈小平先生对他是很信任的。当然那个时候,他来了以后呀,这个帮忙啊,直播啊,也没往别的地方想。

也就是大概在,啊,7月份的时候,啊,7月份,这个时候,陈军先生就变化特别特别大了。他说,他有个朋友哪,这个,和认识,是马云的小兄弟。同时他有这个朋友哪,这个,知道了唐柏桥,啊,和他太太的问题。从一开始哪,这个陈军先生和我认识,他就一再的说,他说,由于你让支持你,你流失了绝大多数民主的,民运的这些人的支持。啊,这个话说来哪,我从来都不接茬儿,啊,我就不接茬。后来再说的时候,我说我对唐柏桥先生,我也是有看法,我说他这么多人说他关于捐钱捐款的问题,我说,但是人家支持我,我必须得感谢人家。那么,后来他一再的说,我也就这事儿哪,就没接他那茬儿。

直到7月份到8月初的时候,这个事情就是说的太多了。他就说,我有证据,证明唐柏桥接收了这个来自马云捐的7万美元,而且是马云找了一个朋友,在某停车场给了他7万美元,答应给他更多。但是,唐柏桥把钱给全部吞了。所以说,后来这个朋友哪,就是这个非常的难受,没法向马云交代。

再往后哪,他又提出来,说马云哪,给的这个钱,唐柏桥花到去哪儿他也知道。后来说,这个唐柏桥啊,这个事儿是跟共产党有联系的。说他哪,太太,耿静嫁过6,7个人,好像是这样啊,标准数字我记不清楚了。这个嫁过6,7个人。这是什么第7任,第8任的老公。而且说这个唐柏桥先生怎么跟耿静认识的哪,是在辛灏年家,在原来一个网络上看到什么信息,就直接联系嫁给了唐柏桥。而且耿静女士在这之前嫁过一个日本的老头子。如何如何,拿到了多少钱,耿静女士在北京,有一个多少多少大的房子,多么多么有钱,后来又跟我说,他说,你相信吗,他说,文贵,唐柏桥和耿静在这个湾区,啊,有大概这个十几个房子。十几个房子是怎么来的哪,都是大使馆卖给了唐柏桥,唐柏桥又卖给了,这个让耿静找人出租,出租人竟然是中国领事馆的人。

哎,我说这事儿很大啊,就这个事情过程发展,说的很多很多次,就是我跟唐柏桥先生啊,我已经开始怀疑他了,啊,我说这是有问题了。他老说呀。

结果后来呀,大家都看到了,唐柏桥先生给我发了那个Whatsapp。这个让我,真的,在那儿之前我从来对唐柏桥先生耿静女士没有任何,即使他这么说,我也没有想法,跟他取关。或者是不合作。我始终感激他对我的支持。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家看到了,唐柏桥先生在,给我发的Whatsapp。还有在这个时候哪,我跟宝胜先生,跟唐柏桥先生有一个三方连线。这连线当中啊,说的话并没有公开。

27-37 郭蝴蝶

唐柏桥先生让我很不舒服,一个是他对捐款这件事情,他对很多人的质疑, 不给予明确回复。 第二个, 确确实实他没有拿出这个确着的事实和证据,能反驳陈军先生的这些指控。

我给他说了, 而且我第一个把陈军先生发给我的有关唐柏桥先生,后来在网上也有很多公开的所谓房产啊,什么耿静女士什么多少老公啊转发给了唐柏桥先生。可以说唐柏桥先生最早是从我这得到的,我也从来没有公布出网络过,在这种情况下, 唐柏桥先生就发生了那种非常直接粗暴的对我的伤害。后来我就说,为了这个尊重唐柏桥先生,耿静女士,我就把这给取关拉黑。

这个时候陈军先生做的更多的事情,他就是一再的说唐柏桥先生如何如何如何,这个时候我实际已经是很不耐烦了,那么我的船到了纽约以后呢,是第一个上我船,私人使用我船的,就是陈军先生。陈军先生带着全家用了一天我的船。那么在用船之后呢,他曾经到我家来,啊,又当面给我不厌其烦的一直在说唐柏桥和耿静女士的话,我说我已经给唐柏桥先生取关了,你再说我就是真的不高兴了,不要再提这个事情了。

啊, 那么在这个时候我是非常不开心的,这个时候大概在7月中,7月底的时候吧, 而且这个时候有了一个新的变化。啊, 陈军先生由于他当面说过多少次啊,他和吴征,他俩有一个合作,在下城的俱乐部, 大概100多万美元。这个俱乐部呢有吴征50,他50. 但吴征好像这个没有给他够钱,所以一直在那块关着,给他造成损失也没有开业。所以陈军先生对吴征呢就非常的不满。

有一天我得到信息,吴征到了美国还给陈军见面了,所以有一次我就问陈军先生。我说你们俩, 吴征来美国了,你俩见面了吗,哎,他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俩见了,我说你们都谈了什么呢,谈到我的事情了吗?他说吴征答应他再给他20万美元,先付10万,他说但是离开以后再也找不着他了,联络不上了。 吴征有个弟弟叫吴健,家住在这个长岛啊,他说找他弟弟,他弟弟说找不着他,那么这个时候开始了这个,又一次我们上我们的船, 在这个之后。上船之后我和何频先生,和 陈军先生上了我的船, 当天晚上我们是住在船上的。 我和何频先生,我们喝了很多酒,和陈军先生,喝完酒以后, 何频先生上上面录节目。

陈军先生把我拉到前面来, 拉到那个船的前面来,他呢,由于我那几天说了马云的事, 爆了马云,他一再跟我讲,说不要爆马云了,马云啊本身是反王 反孟反共产党, 也是反习的,那么但是说他没办法, 天天有共产党10几个人跟着他,他这个不自由,希望我不要误会。他有一个朋友, 马云最相信的一个兄弟是跟他很好。所以希望我那天晚上呢,通过WHATSAPP 给马云一个时间说我先不爆你了,然后这个,以后他来处理, 给他点时间。 在他一再的说的情况下,我就在船头上, 在WHATSAPP上讲了几句话。我说这个马云先生咱们呢我暂时不爆了,但是你必须对此事呢,你为什么 一而再再而三在香港的饭局上和国内以及在很多人面前伤害郭文贵,而且要求这些人不要支持郭文贵,而且说我的坏话, 而且帮助别人出钱说服别人把我弄回中国。

这个说完以后呢, 我们就回到船里面,但是那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陈军先生和马云之间这个人不是个,啊,不是个好人, 那么从那个船离开之后就出现了假王雁平这个事件最甚嚣尘上的时候,真假王雁平。那么这个时候呢, 我一再的建议我说明镜的主持人应该有一个多元化的时候,这个时候陈军先生给明镜推荐了一个女的主持人,啊, 这个后来我给何频先生说我一定要了解这个主持人是谁?什么情况, 我才能接受她的采访,是否安全, 就在说这个事情大概一周后就是在我们的船上,何频先生本来安排是拍一个关于船的这个节目的。

这个时候呢,他打电话就向何频先生说的几乎99%都是对的, 就是给我打电话说这个真假王雁平事件现在闹得很热闹,是否能采访王雁平。 那么在这之前, 他已经见过王雁平了,我说那我跟她联络吧,这个时候我就打电话给王雁平,王雁平还没接,最后是我的同事和我女儿去找的王雁平, 就说你去接受一下采访吧,就这样王雁平马上起来就去了船上接受采访,当时在船上是何频先生和他的同事和陈小平先生和陈军先生都已经在船上了。

这个时候陈军先生已经把他们要找的主持人, 女主持人, 要采访的,带上了船上,这个时候我女儿,还有王雁平还有我的同事,还有安保人员也到了船上, 也见到了这位女士,这位女士呢, 穿了一个超短的裙子,正在船上, 当时说好的清场, 说采访王雁平,就这个女士没离开,一直坐在那里, 啊,然后露着大腿,很不礼貌。据我, 我听到几个安保团队的说很不礼貌, 同时何频先生将她的简历发给了我,我就把简历发给了我国内的朋友, 让他确认这人是否安全,结果国内的朋友马上给我回复,此人绝不能见。

啊, 这个时候我就告诉了何频先生这个人不能见, 这人不行,何频先生特别? , 那好那就不要她接受采访了,不要她采访你了, 你可以不接受,
那天真假王雁平就这么自然而然发生了,采访之后 , 那个女的让她离开了, 这个人也没再出现明镜。 从那之后, 陈军先生啊就是跟我联系啊极为频繁,而且都是在回避陈小平,和何频先生的情况下,而多次就来到我家楼下,这个跟我见面, 有几次我见了,啊, 见了以后呢主要就是说这个唐柏桥有多么多么坏,耿静有多么多么坏,他所有过去和到这个7月份说这个的时候呢,就是希望我在推特上和在直播中攻击唐柏桥和耿静女士, 我坚决不能答应,不能当这个, 不能干这个事, 因为这个证据呢我并没有核实,啊,我也不能这么做, 所以从那天到现在我也没有在我的推特上和在我的视频中将他提供的所谓证据去公布过, 从来没有。

那么这个时候呢,我有国内的各种信息发来,陈军先生,Johnason He, 和这个陈军,还有这个何陈军这个人不那么简单了,我这个时候开始注意了,这个时候到8月份的时候就是何频先生也开始关心我的身份,这个很担心我的身份,陈小平先生也提醒我, 这个身份的事,在炒的很热闹。

因为博讯韦石西诺控制的那几个账号天天说郭文贵要被遣返,马上被遣返,他这个9月8号到期,一定会被遣返, 大家可以往回看看, 几乎是确定的, 啊, 已成定局, 那口气,一听就是吴征的,吴征的口语就是一定,肯定啊一说就是一定, 肯定, 这是吴征的口头语。这些也是所有的5毛非常夸张的时候。

陈军先生就也很关心我的身份的问题。 这个时候在华盛顿,我已经很早就有了律师,大家知道, 美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其中一个
William Coley 我已经付了100万美元的定金,专门处理我身份的问题,另外一个移民律师呢,同时我也付了12万美元的定金处理我身份的问题,或者可能是政庇。当时很简单我有3个选择,从7月1号,到7月7号,7月17号三次选择,
1 我可以拿这个Y 签证或者特别签证,还有我可以拿他们想要的信息作为交换直接拿美国护照。

37-47 天亮了

当时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要我从跟刘彦平书记见面可能有的所有的录音或者视频;还有一个,这个当时呢,在我家里拥有的几份文件和某个人的电脑,我拒绝了。所以到7月7号,7月17号大家看到了我都拒绝了,我到现在也没有做。那在最后的时候发展到在7月底、8月中的时候,杨建利先生也就是8月10几号,20号左右吧来到了我这里,他说他介绍了一个移民律师想听我说说身份的事。在纽约见个面。这个律师就是华盛顿DC代表我做政庇的律师,叫汤姆斯。

这个时候啊,陈军先生只关心我身份怎么样,他并没有掺和到任何里面来,我那个时候是已经有防范了。在这个时候很有意思,我其中的一个移民律师问我问题的时候,或者跟我见面的时候主要的跟我说政庇不能保证你在这的安全,政庇也没有理由可以说明你在这的身份延期。我根本也没有申请政庇的打算,而且我当时就两个选择,一是离开美国,第二个就是直接拿美国护照。直到8月20号,见到了汤姆斯以后,他正好相反地回答了我的问题,他说你只要申请了政庇,你就可以合法地留在这里,你不用离开美国,而且你这条件完全符合政庇的条件。我说那我考虑考虑再说。

所以这个事情跟陈军先生没关系。但是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个问题,我也在和陈军先生单独见面,他都是在回避了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的情况下单独跟我见面,单独联系的时候,我问他你有没有再见过吴征?他有说:没有见。但是我的情报证明,他见了。这个时候我就开始小心,他和吴征关系非同一般。而且有很多涉及到明镜的话,我现在不能说,我发现这个人也没那么简单,事也没那么简单。直到9月底,9月1号那一天,我在北京得到确切的信息,陈军先生又和吴征见面了。这个时候网络上那几天几乎大篇幅地来自博讯韦石、西诺还有扫地僧、RL
所有的言论铺天盖地: 郭文贵没钱了,郭文贵要被遣返,郭文贵要被抓。

这个时候陈军先生就一再地跟我要求见面,我手机就不接。最后他找我身边的人,那就是紧急见,每次都是紧急,大概十几次吧,我就给他回电话。说的话题呢,大概我就不能一一而说了,说他得到了确切的信息,中国来了一批人在华盛顿,华盛顿已经答应将我遣返,华盛顿国务院答应已经要将我遣返。这就是疯狂了一样。然后第三个版本是:他得到确切的信息,美国老总统布什、小总统布什还有奥巴马联合给美国政府写信,必须遣返郭文贵。我说那你有什么建议呢?怎么办呢?他说(这是到我家了,我俩面对面说的)我建议你成立一个基金,然后一旦有事我们帮你解决问题,或者帮你摆平。

我说大概多少钱?他说大概2千万美元。他说我这个朋友可以帮你。后来又说他这个朋友要和他成立一个基金,万一有事以后,这个钱可以作为防备使用,阻止被遣返回国。我当时都一笑而置之,我说谢谢你了,我就不用了。直到9月6号,我正式申请了政庇,大家可以看到啊,在这之前他多次私自去了华盛顿,他在华盛顿见到的朋友当中散布的都是和吴征和博讯一样的谣言:
文贵即将被遣送。当我哈德逊被停止演讲,我在华盛顿的时候,我和杨建利先生在等人在车上的时候,多次听到、看到陈军先生每天打十几个电话给杨建利先生,都是说“完了,完了,事糟了。郭文贵可能要被遣返。”在这种情况下我是非常生气,很不高兴。

那个故事太多了。那时候我已经感受到他已经完全和吴征、博讯、韦石、西诺走在了一起。中间所谓和马云,穿桥拉线的朋友,还有要为我建立基金的人和美国总统几个都好的人就是袁建斌。这个时候江湖上袁建斌就火出来了,到处上蹿下跳,他多次带着袁建斌去见华盛顿的朋友,然后拿着唐柏桥和耿静的所有信息。而且每次都要把曹长青先生的事情说出来:曹长青先生有两千万美元,曹长青先生的两千万美元归太太所有;曹长青先生老家有7万工资还报税。因为在这之前他每次见我说唐柏桥先生就要把曹长青先生带出来,我就觉得是荒唐,不可信的。

我虽未见曹长青先生和他妻子,但我所了解的在国内得到的情况,他不可能在为共产党工作。后来他到华盛顿DC每次和袁建斌和他一起说曹长青先生的事情的时候据我所知多个人都对他说这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些人也对他的表现非常之反感。表示出了质疑。这个时候我们就已经远离陈军先生了。直到我从华盛顿,我把政庇的文件都打印清完之后,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效果,就是陈军先生天天跟疯狂一样,就是要找我,找我的同事,发信息有急事要见我。一个又一个版本的所谓郭文贵要受到了威胁,只有拿钱让他建立基金帮我摆平,拿钱建立基金等着让他处理事。而且这个时候呢,我了解的情报和国内的行动,和他之间实际都是一样的,我看了他几乎是脱光了裸体地在纽约的大街上跑步,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而且袁建斌那个人呐,那个流氓在到处搞。那个时候我已经看明白了。据我所知,情报了解,有人在设计一个个的让我遇到刑事事件,和某女子突然间地抱住我构成了所谓新的强奸事件。在那个时候突然发生了有人姓郑的福建华侨会的来到我家楼下,带着女子,欲闯楼。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个所谓的决不允许我接触的明镜的新主播,也是陈军先生介绍的。这个时候出现了袁建斌在网络上开始打唐柏桥、耿静,还有他们两个共同去诋毁曹长青夫妇。这一系列都在8月份和9月份发生的。从现在往回看,这个事情的不简单,那就是完全由吴征和上海局和孟建柱等人指挥了一场围剿郭文贵,围剿郭文贵朋友的一系列事件。这个时候文贵的推特也开始出现问题了。我的YouTube也开始出现问题了。

那么在这个之间,也就是7月份,8月份。我们家里经过多次清查,这个清查当中发现了多个小型的监听器。陈军先生把自己都说漏了,他说看到的监视器是大的,像碗那么大。我们搜查的监听器非常之小,几十个。陈军先生从来没看见过。同时那段时间我咳嗽,大家看那段视频,我有时候在视频里也咳嗽。最后马上安保团队带我去了哥伦比亚化学部进行了辐射测试的检查,结果是没问题的。而且进行了身体的各种毒性检查。同时对我家里饮酒的器皿和餐具都进行了检查。而且我还买了两套防辐射的设备。很贵。同时呢对我家里的安保设备全部进行了清理,

47-57 一缕清风

确实发现了很多,到现在我们还保留在墙上的,还有些空调出风口当中的一些小型的监听器。但是我们不能认为这是陈军先生干的,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是陈军先生干的。陈军先生也大可不必往自己身上揽。是你干的FBI会找你;不是你干的你不用害怕,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你。

那么这个时候呢又由于啊,大概八月初的时候,八月中的时候,20号左右,一天我们正在和杨建立先生以及Thomas先生,第一次见面开会的时候。我们在我们家里钢琴房开会,结果发现啊,开完会六个小时之后发现,陈军先生上午来,我们是上午接受明镜采访,他没有离开,他竟然在我家阳光房里呆了六个小时。在这个期间,在这个六个小时中间他去过电影房。而且陈军先生每次去厕所时间很长很多。这些事实我都没有注意,是人家安保团队有关部门来调查那些东西的时候,我们的安保人员和家里的服务人员在给他们介绍那天发生的事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我说那可能是陈军先生等着我,和杨建利先生再继续开会嘛,所以他没有走嘛,5,6个小时。但是我的所有政庇跟陈军先生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当场人家华盛顿的律师,包括某些朋友严肃要求不允许他参加,不允许更多人参加。所以我那天当场,当中Thomas的面我说:陈军先生你不用管了,我说这个政庇暂时不做。所以陈军先生给我发信息说:文贵我们帮你们做了政庇,现在你忘恩负义。这简直荒唐至极!所以参与者都是还活着呢,这是真是假很容易。另外一个你陈军先生你也不是做政庇的。你在美国参与这事是犯法的,你有什么权力参与这事?

那么从现在这些事实,我和陈军先生认识的过程啊,大家可以看出来,陈军先生一开始支持文贵是真的。他到华盛顿一开始给别人说文贵是政治天才,是真心的和盗国贼斗争,希望大家多支持文贵。只是从7,8月份以后他形成了质的变化。那么再有一个自从这个袁建斌出来,和马云事件,他替马云说情。包括他开始和吴征有了新的合作,可能啊,新的合作。那么这个事情就是本质性变化。而且他所有这些活动都是避开了明镜和何频先生,和陈小平先生。他是不让他们知道的,因为这里发生了很多细节上的事情,我不想影响到何频先生和明镜我不想多说。

从这个这段历史大家也可以看到,陈军先生的背景不仅不简单,此人极不诚实;此人不但不诚实,极为贪婪。而且此人是为了钱为了利益完全撒谎。而且这个人后来我发现装神弄鬼,
装神弄鬼,自我狂傲。不管你开什么;也不管你开过10几年司机,当过出租车司机;也不管你做什么生意;也不管你做过什么,都不该如此的傲慢,一副狂傲,居高临下。知识分子,谁都不行,更重要是他不诚实。

这个跟吴征特别特别地像,跟袁建斌他们特别特别像。瞪着眼说瞎话,然后就觉得所有人都是傻瓜。所以他和所有的砸锅人士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撒谎,傲慢。所有的别人的网友都说傻瓜。他是最伟大最成功的,而且在这个接触过程当中啊,能看的出来他非常的在乎钱,在乎的是利益。民主啊,中国推墙啊,他根本不信这一套!他也骨子里根本看不起民运的任何一个人,他看不起!他认为这只是流亡,没有什么民主民运,他认为都是流亡分子。而且他非常地享受这些年来他曾经帮过的人,这帮过的人他认为都是他的奴隶,都应该听服依附于他。

那么刘晓波先生这个事情是我对他一个巨大的分水岭,我从来没有说过。因为刘晓波先生的事件我是知道很多的。陈军先生在刘晓波先生这件事上演得有点过了。而且他和唐柏桥先生,这都是民运,还有韦石,李伟东,夏业良这都是民运骗子。这些人有同出一辙,打死人牌。我看到听到和北京各种信息的结果,这个人在刘晓波事件上不光彩,但他非常愿意表演。所以我就远离他,后来他一再又给我打电话给联系,我后来一次打电话,两次我非常非常地生气。

我说如果你要再给我谈这样事情那样事情,我就跟你急了。我说你别跟谈唐柏桥和耿静的事情。你也别给我谈曹长青先生和他妻子的事情。我不想听,而且我说你也再也不要和我联系。从今以后你不要再说这话,我非常地不高兴。从那以后就没有和他联系。在没联系之后我也就算了,这事由于有明镜的关系,和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关系我就不想再提了。

后来就发生了盲流子先生到自由中国采访,所谓布了一个郭文贵网的事情,一个大局。我才站出来说了几句话,这陈军先生就开始不饶啊。这个这个不愿意啦,好像他被冤枉了。一文贵冤枉你,你真不配,我也不在乎你;第二个我就不想说你,不浪费我时间;第三你干啥,说老实话你还真不配伤害我。我只是应很多战友的要求将事情真相说出来。再一个你和吴征这点狗屁唠叨的事,是包括吴征就不配做我的敌人。你们只不过是真正的一个小虱子而已,身上那个衣服上的虱子,不是森林的狮子。不值得考虑!我只是说出了真相,而陈军先生自己打自己的脸。又是什么我和明镜投资,你自己讲的啊。你把你自己的事情讲了。我没有投资,然后又是什么,我不能说保密协议。然后袁建斌的事情如何如何跟我没关系。然后你又以老大的身份否定这个,否定那个,攻击郭文贵。所以陈军先生这个事件告诉了我,告诉了我们大家,就是海外华人圈,这个民运圈里有多少个龌龊卑鄙可耻。

文贵没想到在你陈军身上得到一分钱,这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的。我也不想在你身上得到名得到权力,对你没有任何的要求和欲望,没有任何的需要何来伤害与你呢?伤害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生与死,好与坏,与郭文贵何干呢?所以说人干好事,干坏事,他都得有个目的。我没有目的也没有理由伤害你。所以陈军先生很清楚,你有目的有理由。你为了所谓的袁建斌和马云的认识,你为了和吴征之间的合作和许诺,你为了那些说不清楚的关系,你打着明镜的幌子接近了我。你欺骗了何频先生,你欺骗着明镜,你神神秘秘地在做了这些勾当。这是你的目的,这是你的原因啊!所以说陈军先生的事情我们一:最好的办法是到法院去,走法院的程序,法庭见这是最好的!第二个相信文贵的能力,所有的事实都能搞得清清楚楚。我不愿意和你扯这些事,我还是考虑不愿意扯到何频先生,和明镜,和陈小平先生。所以说陈军先生和我认识的过程大概情况就是这些。我今天说个50%我就不想多说了。

接下来呢,我想让大家看一看博讯,博讯和吴征之间的关系。大家可能都知道,当时我爆出来吴征出来以后呢,吴征呢通过了介绍我认识明镜的这个朋友,他也认识,何频先生是他介绍我认识的。他也认识吴征,吴征找了他,我很尊重这位朋友,他呢,就说要为我和解。和解呢,就是说我(吴征)认错,
我愿意提供证据证明博讯韦石敲诈勒索,删帖。然后呢,文贵你别再爆我了。大家看到了,我爆了吴征以后呢,我说我们达成和解了不报了。我就傻乎乎真认了,真不爆了。后来大家知道吴征不但没有兑现诺言,他更加凶狠地在残害我的家人员工,残害我。包括到美国来找人给我造谣。博讯更加疯狂地攻击,控制着五毛,和马云等共同一起对文贵进行一次又一次攻击和伤害,背后都是吴征。而且找Steven
Bannon,然后给人家翻译书买版权。

57-67 Willy

带着杨澜去,说她代表彭丽媛,代表习近平先生,说她代表彭丽媛女士,要求郭文贵遣返,还找了当时几个牛人,啊,Steven
Wy。看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咱们这个文贵报料1年多,事实能证明一个人的真和假。能证明一个人的善与恶。不要听人家说,看看事实,所有的战友们都是大智慧,不要听任何人,包括文贵,不要听说,看事实,看过程。这就是说从现在看1年前,吴征对我耍弄,对朋友的耍弄和这个人的卑劣,无耻到了极点。大家看一看,当时吴征提供给我的证据,我从来没提出来过,我这么久。第一次给我是39万9,就是他在香港的一个公司,就是控制的叫能净,把这通过能净,通过删帖的,给了博讯在纽约的一个帐号上三个帐号39万9,后来又提供了一部份,总共是46万6,46万6这是一部份,其他还有,而且他的律师竟然还写出了证明文件,就这东西我交给了FBI,我交给了检察官,而且都去,FBI,检察官都去查了他的帐号,而且更多,啊!这个案子还在调查之中在这之前不允许我说出。直到上星期,我问过这些部门,他说你可以说了。啊,所以呢,大家要看事实,要看证据,才能得出这些人是真是假,是好是坏,啊,现在我让大家看一看,当时吴征发给我的,他给博讯提供的46万6的,39万9的付钱帐号和详细信息和律师的说明。可以把这个文件挂出来,我们看这。。。(图片文件)。大家看一看,这是当时他呀收款的帐号和付出的单子,大家也可以看到,大家也可以下载下来,大家票据可以下载出来,

这都被美国政府呢查过了以后,证实了的付款信息和帐号信息,(go to next ,please),噢,大家可以看到啊!(图片资料),

大家可以看到啊,这个主要是律师啊,这个吴征律师证明,这个他见到韦石,三个账号39万9千9百8,近40万,时间内2012年到2016年间支付详情如下。啊,大家看一看帐号信息,支付款的去向。然后呢是吴征的律师写信说是韦石多次要求下做出这些付款,以捐入其支持博讯新闻网并换取该网对中国社会进程采编支持以及删除一些负面报道。啊!然后负责处理电汇银行,汇款确认书,以合共4张汇率收据以做凭证。大家看到了,咱们看到了客户通知书,中银香港,

一定是中银的,中银就是个情报机关,看一看啊,付款详细帐号,付款单啊,这是副件,大家看到了啊,副件,还很清楚啊,我在这儿我手机看很清楚呀,那不是全屏啊,这不是全屏(助理:这是全屏),ok ,好,下一个,很好,很好,下一个,

Green Media email 地址,帐号信息这都有,这些已经成为证据了。韦石这个也没有拿,也没拿这个,这个交税,这是肯定。关键这个帐号还有更多的,N倍的款,这个,这个现在他这个钓鱼欺骗是不可能了,现在博讯是个钓鱼网站,钓鱼事实被很多部门认证了,未来有很多证据出来。(下一个),大家看到了(图片资料),

4万9千9百8十,很聪明,就是不汇到5万,5万就报好几个部门,4万9千9百8十不用报那么多部门,聪明啊!

大家看到这样的时候,我想说一下这个吴征哪,通过朋友所谓的假和解,以和解换取了时间进行集结。这个大家看到和解之后,吴征到美国来,说服美国政府官员,以及要想尽一切办法害死文贵,污陷文贵,然后呢到美国政府行贿,游说啊,就想把文贵弄回去,还有一个就是大家看到,这个华盛顿和这个纽约之间的行动,都是同时展开。那就是超限战和政府公关同时展开。刘彦平书记和这个孙力军先生他们来美国,来这个华盛顿,来纽约都是同时布的局,一边公关游说,一边刘彦平先生带着我太太女儿来,来这个让我转移我的注意力和精力,然后甚至同时下手把我灭掉。

这时黑道同时梁冠军等人都在这儿,这个梁冠军这个流氓,咱们走着瞧,这事绝不会拉倒!看他所谓的造谣,整个从舆论上;从法律行动上;从政府公关上,这一套活,一套活,包括代表中共中央的专案组孟建柱,孙立军,代表国家的刘彦平书记等儿人,然后私下里边的吴征,马云啊,还有潘石屹等到处行贿,公关,同时法律行动,董克文搞了几大官司。更重要的事情马蕊案,这个来伤害文贵。同时这个现在我们看到了,这个,我们这个去诉讼吴征的案子,是纽约的同一律师事务所,和马蕊案同一个律师事务所和博讯案同一个律师事务所,所以通过现在可以看到,吴征从来和博讯没有离开过。给我几乎那些资料当中也证明那只是缓兵之计,现在他支持博讯告文贵,同时马蕊案是吴征捏造的和孙力军捏造的,那么同时这个马云对我进行了各种伤害,袁建斌团结了和联合了陈军等同时对我进行伤害。

然后同时到华盛顿游说,同时N个人去到何频那儿和所有海外人进行游说不要去碰郭文贵,远离郭文贵。从目前情况来看大家基本可以得到一个事实,所有对文贵这种伤害和灭口和围剿和造谣和法律缠讼和超限战,基本上全部都是吴征和马云来自上海帮的势力,孟建柱的势力,王岐山的势力,盗国贼的势力,这就是说无论是陈军,袁建斌,还是今天的吴征

67-72 Sara

还是马云,和潘石屹等,全部都是王岐山和孟建柱的手下,他跟中国政府真不是全部的关系,他们成功的将郭文贵和我的战友们成为了国家的内部敌人,这是为什么中国政府在听取了王岐山孟建柱的汇报,听取了吴征马云潘石屹袁健斌陈军收集的信息,包括我和陈军先生说话当中的录音,他们的除了三点结论,
1. 郭文贵早晚得反习,然后巴啦巴啦给出证明,这一点让习主席已经绝大部分相信了,
2. 郭文贵反共产党,早晚会对付共产党,这是肯定的,
3.郭文贵通敌,跟外国有合作,由此得出结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将我列为头号的威胁和敌人,所以这是为什么所有的只要跟郭文贵有联系的全抓,宁可杀一万不放过一个,这就是为什么利用国家之权利,来开始对文贵的家人,员工,同事战友进行围剿,就是这些人成功地让我成为了国家公敌,成为了习主席潜在的敌人,让文贵的所有的战友和我的言行成为通西方敌人,所谓叛国者。

这是盗国贼的战略,盗国贼的成功,然后这一上的三条掩盖了我所说的盗国贼所有的犯罪,变成了什么海航这些人是国家行为,国家战略。过问过跟西方的反华势力在挑战习主席挑战国家,挑战中国利益。就掩盖了郭文贵一概所有的爆料,这是为什么林毅夫啊李伟东韦石西诺挺王反习,然后是郭文贵99%爆料都是假的,然后对郭文贵人格进行中伤,然后再进行所有的超限战,毁掉你的朋友关系,毁掉你的信用,封掉你全部的资产,让你痛苦,绑架你的同事和你的家人员工。

我想所有的战友都应该问一个问题,无论你陈军还是你吴征还是你袁健斌还是你马云,潘石屹,还是你王岐山还是你海航,还是你孟建柱,你所说郭文贵的好与坏,骗子,没钱了,和你们海航盗国有关系吗?和吴征这个人一贯的撒谎欺骗有关系吗?和中国政府派出的一个个所谓的蓝金黄打着国家的利益有关系吗?和王岐山孟建柱书记玩弄明星女人有关系吗?和你们玩弄人家好几代人有关系吗?郭文贵就是个流氓骗子狗屁不是,和你们这些事有关系吗?那你有必要弄出个假贯君假刘程杰假孙瑶吗?弄出个假姚庆吗?郭文贵的好与坏,流氓骗子有钱与否和你们坐787,ACJ,湾流几架飞机有关系吗?郭文贵都是骗人的都是说的假话,那你们就有权利到美国来非法的把郭文贵给灭掉?杀掉?就要找那个斯蒂文温把郭文贵给遣返?你们这是代表国家?代表谁呀?

那个郭文贵强奸马蕊案件都造的出来?马蕊只有给我工作从来到走一年半时间,你在诉讼状里说马蕊给郭文贵工作了三年,然后说她被囚禁一年半。她一共来了才一年半,你说她被囚禁了一年半。她独自在纽约待了三个月,她到回家前一星期还给我发信感谢呢,还要继续为老板工作呢。你把她弄出来个强奸!郭文贵强奸,真强奸假强奸,和你吴征耍流氓,你吴征骗钱,你吴征搞这些非法的在西方活动,非法的试图抓捕令完成,你强令郭文贵去这个调查令完成, 有关系吗?

72-77 James zhen

和吴征你跟博讯送钱有关系吗 ?博讯的韦石和西诺两个人报道我几百篇,没有一篇是真报道。 那跟郭文贵是好人,是坏人有关系吗?那么你要吴征的钱也是因为郭文贵是坏蛋吗 ?所有这些点点事实, 跟郭文贵是好是坏有关系吗? 所有这些人就一句话:“郭文贵撒谎,郭文贵是骗子,郭文贵不可信,郭文贵是坏蛋,流氓,强奸犯。”郭文贵这些都是真的,和你们做什么有什么关系?和你们盗国有关系吗?

和你们盗国后的分赃有关系吗 ?和你们收受贿赂,蓝金黄 在美国犯罪, 违反法律有关系吗? 和吴征你进行敲诈勒索威胁有关系吗 ?所有这些事实大家都可以看到,盗国贼们的一贯的丑恶的嘴脸,和一切的他们一而贯之的手段。 这样大家也可以看明白, 到底谁是真,谁是假, 谁是善,谁是恶。

我们郭媒体上线,是好是坏,跟你们有关系吗?没关系。我记得是一九六三年或者一九六四年,当时中国人民,聆听了一个伟大的声音在天安门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西方的压迫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因为中国有了核武器。今天郭文贵有了郭媒体,也可以说,郭文贵和战友们站起来了!(握紧拳头举起来)
因为我们这也是核武器 。你还能再给我关了吗? 刚才那么多的黑客,你们能把我们给屏蔽了吗?

战胜你们的只有两条: 一是谁善谁恶,最后恶一定被灭 。第2个就是 能力与虚伪。 郭文贵能发展到今天不是靠骗来的, 不是靠吴征骗来的,靠吴征那样骗来的, 靠马云卖假货骗来的,忽悠来的 ,不是靠官商勾结的,
是靠脑子里边的智慧与能力。

郭媒体今天就是我和战友们的核武器。 就相当于中国的一九六三年, 我们未来会越来越好, 陈军先生在自由中国说,“郭文贵有了30亿美元,我要指导指导”? 我有30亿美元,给你有个屁关系啊!

你过两天你看到啊 ,我向所有战友宣布, 等过了(两天)我向大家公布我所有的我合作合同,绝大部分条款。
过去这两周来, 我最累的就是跟人家谈这个合作合同。 他给我规定了100多条规范,郭不能干这个,郭不能干那个
,当然了股权100%的要质押, 我只是形象代言人, 所有的投资款支付业务都由律师事务所 监管 ,我也不能碰, 然后这个Guo.media
这个媒体我要自己承担法律责任, 然后给我要求了10年, 做什么不做什么 ,包括这个未来的履行,
什么可以履行什么不可以履行 。

然后这个未来的 投资,计划书上写得很明确, 在哪一个城市投资等等等。 太累了我谈这些合同。 太累了,100多条, 光我的不能,他们能 就是将近1000多条, 郭文贵能到现在能有世界上最大的三个之一的基金,
郭文贵在从60块钱从离开我的父母到现在创造了千亿的财富,是你陈军尔人所能所评价的吗? 你说你开了几十年的小餐厅,
前天我还专门派人到那个餐厅去看了看, 请问一些老挝的员工, 还把你的照片挂在了墙上, 我都去看了,你有什么资格 评论郭文贵 啊?郭文贵30亿投还是不投跟你陈军有什么关系呀?

郭文贵的媒体跟所有的媒体都不一样。 我是给所有的战友们和中国人们 一个讲话的平台。 我不是在那里进行填鸭式的宣传,
我也不是带有影响的 ,或者主导性的,自讲自话的这样的媒体 ,我是一个大家讲中国话的一个平台。 谁都可以在郭媒体上像我今天这样站出来讲话,也不用买直播机,而且可以第2方第3方随时讲话,而且想讲什么就讲什么,因为我很清楚我在中国那些年的时候,多少当官的政治斗争都跟我说,文贵呀我要给你一个信息,
你到海外去, 找博讯给他们20万或者30万美元 ,或者找明镜啊,或者找当时的什么万维呀,给他们播出来,就行了。

77-82 疯狂City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有以外大内,这是共产党内部斗争的一贯手段。想在海外把播出的谣言,虽然是谣言,不管真假,他们就可以拿去告状,打击对手。这是共产党内部的一个常贯的手段。后来由于这个手段奴试奴行,开始了蓝金黄。
因为现在所有共产党内部最害怕的就是海外的报道,所以把媒体蓝金黄了,博讯也被他们彻彻底底的收买,为他们所工作。他们打击的对象不仅限于党内,是全国人民。我太知道海外媒体有多重要了,你就像刚才看到的,博讯要播一个什么东西,你是要给钱嘚,博讯删一个什么东西,你是要给钱嘚。所有的网友的,战友的上博讯信息,你的点击量,那是共产党给钱嘚,都可以钓鱼的信息,共产党给钱嘚。为什么韦石的两个兄弟在国内
又有房产,又有现金,还有投资啊?接下来我会把韦先生,韦石他两个弟弟在国内的都会公布出来。哪来的钱呢?对不对呀?西诺他自己告诉人家他是在国安工作的,为什么一个给国安工作搞情报的跑这给他干呢?非常之简单吗,这就是服务于盗国贼吗,与全国人民为敌。

那文贵这个平台不允许也不可以任何一个主持人主导这个平台,只有一个,中国人民。谁上去不用留邮箱,不用留任何信息,任何有点常识的人都可以申请一个账号,上去放上你的头像,放上你的名字,加一个密码你就可以进入了,你就拥有一个跟文贵一样的平台,谁也不用花钱就可以上来讲你想讲的话,说你要说的话,就这么简单。美国的法律已经我们律师很清楚,这个平台不为你服务,不为你负责,所谓的西方媒体微有社区规则,我要为此负责,都是胡说八道的,美国的法律很简单,任何媒体平台根本不负法律责任,都是由当事人负法律责任。这是为什么郭媒体投资者让我只能做为代言人和顾问,而不是一个拥有者。接下来你会看到郭媒体会成为一个很大的基金的拥有者,而不是我。

未来十年我一分工资没有,上市以后我有干股,认股权。所以所有在西方的媒体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这些网民,还有这些上访的访民,还有受到了盗国贼欺负的人讲话这个为借口说我要负责任都是骗人的。世界上没有比说媒体公正,媒体中立是更骗人的,胡说八道。
那么现在郭媒体的核心就是给所有的被压迫的战友们一个讨伐盗国贼,追求真相,这个善恶较量的一个平台。所以陈军先生你还就上去一副狂傲无知的在那块质疑投资,真是丢人现眼。

任何一个在中国未来有发展的媒体,想自说自画,主导媒体走向,让老百姓不参与,都不会有未来,不信走着看。郭媒体接下来要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以一切只有一条为本,
让中国老百姓可以自由的说话,这就是我们。这里没有主持人,也没有老板,也没有那么多社区规则,也没有什么媒体中立所谓的原则,我们只有一个原则,一切服务于征伐盗国贼的所有战友们。在这个问题上你们做文章,那不是自取灭亡吗?

接下来大家会看到,美国和西方世界对蓝金黄,对西方媒体上被渗透,以及像吴征这些败类,拿着美国护照在美国实施犯罪,造假,一贯行骗他的严重后果。像博讯韦石西诺一贯造假的严重后果。在西方的世界,谁都不是爹,只有一个资本主义。谁是爹啊?资本是爹。什么叫资本主义?有资本有主义,没资本没主义,只要有资本,就可以用法律,资本加法律,是至高而无上的权利。

82-85 Sara

资本没有加上法律那你是灾难法律没资本那就是杀你的武器什么叫社会主义啊,社会主义就是有关系就是主义,没关系就没主义,有权利有主义,没权利没主义,权利是亲爹,权利加上钱,完美!钱加上权利,完美!拥有一切。这就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分别,陈军先生给我发来的WhatsApp
说你以为这是中国呀,这是美国,恰恰你这句话让我一下子看透了你,就是因为你在美国几十年,开了十几年出租车,开了几个小餐馆,一个月也有个万儿八千的收入,可以吃饱了,你大言不惭尽然说这是美国,你如果了解美国你自己干的事情你都是些什么?那个吴征韦石西诺李伟东夏业良那都是要受惩罚的。恰恰暴露了你对文明世界对法治社会的无知和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本质的不同的无知,

你那句话就是被自己给陶肛啦,所以说陈军先生,别老用自己的嘴掏自己的肛,不要像西诺和韦石似的,和李伟东夏业良乱伦彪似的,用自己的嘴掏自己的肛,你跟胡平太近了,胡平一辈子靠笔杆子靠嘴吃饭,他也用自己的嘴掏自己的肛,郭媒体哪是你们这号人能评价的,哪是你能参和的,你不就是想把你的明镜股权想卖给共产党吗?卖个大价钱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咱们试试看你能不能卖成?你那个卑鄙的生意能不能卖成,你肯定卖不成,我在你就卖不成,你跟吴征的事情能不能查清楚?当然能查清楚!韦石西诺一定会进监狱,走着瞧!还有那个梁冠军!一定会进监狱!咱走着瞧!郭媒体就宣布,我们和战友们,郭和郭的战友们站起来了!

接下去是跟战友们互动时间1:25:00开始

战友们大家感觉如何

XX某某

我太太心脏不好,她心脏受不了.但是昨天她就打破规律了,她就和我女儿吃饭,她做年货,做海参鲍鱼的,炸丸子,扣碗子,她在做这些事儿,然后呢吃饭,然后还陪我喝喝酒,今天咋这么好啊?娘俩还陪我喝酒啊.结果喝了两口,我太太喝茅台,我女儿喝茅台,我喝红酒.从这个和何频陈军陈小平和平喝完酒,摔破鼻子以后,我发誓一辈子戒酒上千次,上万次,没戒过酒,然后我太太和我女儿看着我吓得掉眼泪,从那天戒白酒,从那天再没喝过.雪茄不抽,从那天一次没碰过.我现在都佩服我自己,我坚持到底.但是昨天她们俩喝的白酒,喝的红酒,我太太和女儿突然跟我说希望给我谈一个事,说什么意思呢?说最近看到我和陈军先生在这个这个在争执,我太太不上网,我女儿偶尔上网,她呢建议我:不要再提陈军先生,千万不要跟陈军先生发生任何不愉快,因为她觉得她娘俩刚来的时候,陈军先生还来,还很关心她们两个,还有一个何频先生,何频先生是老大哥,陈小平特别好,而且明镜当时第一次直播,能不能不要去这么做?拜托我.我说好,明天我给战友们一个交代:我说我从此不说,从现在起这个节目播完,我不再提陈军先生,我答应我太太和女儿了,我不再提.除非陈军先生他愿意,哦哦非要pk,我郭文贵这个人性格改不了,这个不会忘掉一个帮助文贵的,也不会放过一个伤害文贵,过去的事我希望我今天我答应了,明年这个节目播完了过去就过去了,我歪着,现在看,因为我前面是镜头,我看前面的电视,我看你们的留言,我这个留言真好看,字好大呀,陈小平先生真的是人格伟大,对了,所以是小斑马吗,好可爱.我每次去坦桑尼亚大草原,我看着斑马好可爱,太善良了,我最喜欢看的,从小到大看的所有动物世界,我最喜欢去的坦桑尼亚大草原.哇那个感觉,郭媒体公众号,郭TV一直转圈进不来,郭媒体公众号是什么?Sara,Sara问为什么点进不来,大家能进去呀Sara,我的Sara你怎么会进不来呢?哦不骄傲,不骄傲,黑桃k,现在跟我要求的连10%都没有不骄傲.现在维护了差远了,现在咱这个软件花的钱占了我的未来总投资的钱可能是3%到5,略为防黑客占了90多,奥斯汀陈军是典型的龌龊小人,咱从现在开始不骂陈军了,不驾陈军了.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