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驳斥曹长青先生对《杀佛》的质疑

2018年07月09日 10:04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安乐业,来源:作者博客,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不知是否真实,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杀佛》

从网络上看到曹长青先生以“海外民运头号谎言大师袁红冰”为标题的评论视频。由于曹长青先生和和袁红冰教授都是藏人最好的中国朋友之一。在很多藏人看来,他们是中国学者的良知,更是推动中国实现百年自由民主之梦的栋梁之才。笔者在内的很多藏人都一直关注曹,袁大论战,大家渴望从中得到中国如何民主化以及如何解决西藏问题等的高见和启发。

事与愿违,曹长青先生开始质疑袁教授和笔者合著的《杀佛—大师蒙难真相》一书。这是此书出版六年以来第一次受到有人质疑,其实,袁教授和笔者曾经此书出版后不久联合发表过一份声明,欢迎任何人或任何组织替政府向任何地方的法院控告,哪怕中共统治下的法院受理,我们也将会到庭说明。

从直觉层面讲,这是曹先生否定我们探究成果的尝试,除了,恐怕任何人轻易不敢苟同此举。从理性层面讲,这也并非完全是一件坏事,其实,真理越辩越清晰,也有利于西藏问题的再认识。以下一一解答曹先生的质疑。笔者愿意洗耳恭听曹先生用证据再次剖析拙见。

答曹长青先生对《杀佛》的质疑

《杀佛》封面

第一,中共为何不采取罢免官职而谋害十世班禅大师?

这是个策略问题,并非中共不知道。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藏人观念中喇嘛(活佛)只有认证的过程,却没有废除。这个与中共罢免官位而世态炎凉之间有十万八千里之相差。按着现在的话讲,喇嘛是个终身职位,具有强大的感召力,恰恰中共惧怕就是这种感召力。

换个视角讲,如果罢免与藏有关的任何人的官职反而会在藏人心目中能够树立起崇高的地位,十四世喇嘛是个很好的例子(中共曾已公开罢免达赖喇嘛官职,甚至公开取代了西藏政府)。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共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很难对付达赖喇嘛,自然就不愿意通过罢免十世班禅大师推向国际政治舞台。同时,中国有句俗话,“树大招风”,先后贡唐仁波切,堪布晋美彭措,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都是所谓“心脏病”而圆寂,症状与十世班禅大师相同。现今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侄女正在指控中共毒杀丹增德勒仁波切,但是,至今中共政府没敢出来否认指控。

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共的这个策略至今没有改变,比如,刘晓波先生的遭遇已经解答了具有代表性人物在中共统治下的命运问题。

第二,中共为何谋害十世班禅大师?

这个问题,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层面加以回答。

1,如同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即正面和负面。一方面,曾十世班禅大师入狱代表着藏人面临过严酷镇压的事实;另一方面,十世班禅大师经过十年单独囚禁中修出觉悟。道理很简单,佛祖当年在菩提树下只修行了六年。事实也如此,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共官场而言,十世班禅大师的思想是超前的,比如,他首次办起为引领藏人经济自力更生为目标的跨国公司,即西藏岗坚发展总公司(于1987 年成立和其分公司遍布中国各大城市,香港以及瑞士)。邓小平和陈云为首的“”(元老寡头集团)看到这个就很不愿意十世班禅大师如此大胆地开始推动藏人经济趋向自立更生,他们又不好公开反对。但是,可以暗中策划严厉的对策。

当时西藏岗坚发展总公司在中共统治区内属于首位或位于前几位的大型跨国私人企业,所以,班禅大师蒙难也体现了中共统治下无法立足没有与政府直接依附关系的私人企业或企业家。这个悲剧现今仍在延续,具有越演越烈的架势。请想一想,至今中国有过多少不明死因的大企业家?

2,十世班禅大师带领下的西藏文化复兴和宗教再弘运动是史无前例的。短短十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依靠藏人自身的努力基本上恢复了“文革”和“反右”之前的规模。除了宗教领域,当今在国际上用藏语工作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人士是十世班禅大师带领下培养出来的学术人才。当时,中共高层内部喊出要反对“国外的达赖,党外的班禅,党内的平汪”的口号(即十四世达赖喇嘛,十世班禅大师,中共藏人官员平措汪杰)。

3,政治上,十世班禅大师在1987年中共全国人大会议分组讨论中明确表示,“藏区自治”不仅是合理也是合法的。此举激起了邓小平和陈云为首的“中顾委”们的恐慌,至少中共殖民藏人以来,第一次听到中共体制内藏人领袖的公开要求,并形成了遥相呼应与当时达赖喇嘛所提出的斯特拉斯堡建议。大师还强行插手当时拉萨所发生的抗议事件,几乎所有参与者被释放。

同时,十世班禅大师公开支持“中顾委”迫使下台的胡耀邦。当时除了习仲勋,谁支持过胡耀邦?没有。所以,习仲勋先生也同时失势,不要说帮助十世班禅大师,连自己前程都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第三,中共为何于1987年对十世班禅不采取

虽然当时十世班禅大师担任人大副委员长,但是还处于所谓“半平反”状态,仍然戴着三顶政治帽子,即“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蓄谋叛乱”至1988年5月才摘取。稍微熟悉中共的人都知道,暗杀一位“半平反”的精神领袖会留下致命的疑点,也无意中会疑点做实的可能性很大,因此,邓小平,陈云等带头的“中顾委”不仅采取了推迟暗杀行动,也为了转移视线,暗杀地点和时间选定为位于日喀则的班禅大师的住寺扎什伦布,因为,他们都知道1989年元月十世班禅大师要在那里进行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落成开光典礼。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与此同时,“中顾委”不会忘记让十世班禅大师(暗杀)之前在国际上亮相,比如,1988年10月,刻意安排十世班禅大师以副委员长身份率领所谓“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玻利维亚,乌拉圭和巴西三国。

第四,为何说藏人中目击十世班禅大师遗体的人士遭到暗杀?

藏人中第一个十世班禅大师遗体目击者是大师的经师,即嘉雅仁波切(活佛)。经师亲眼目睹了圆寂后的十世班禅大师经过“假抢救”脸色慢慢变青色,然后变成黑色,谁说所谓心脏病有这种症状?一年多之后,经师嘉雅仁波切突然在青海某医院圆寂。据说也是心脏病,这是巧合吗?

另一个藏人目击者是时任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厅长白玛多吉,一年之后突然逝世,也是心脏病,难道这也是巧合?

另外,《杀佛》中没有说过,中共暗杀过自己派来的所谓“抢救”的医疗人员,因此,辩论归辩论,请千万万不要偷换概念,诡辩本身属于心虚的表现。

第五,为何在台湾引起对《杀佛》下架关注?

不知道曹先生依据什么样的信息说,“台湾很多佛教徒反对而《杀佛》下架。” 其实,当时通过不少读者投书出版社才知道《杀佛》下架事件发生于两个地方,一个是诚品书店(当时该书店正在筹备在中国上海设立分店),另一个是台湾国际机场的书店,因为,诚品觉得《杀佛》内容敏感,中共又怕中国旅台人士会关注该书,就迫使台湾国际机场书店下架,但是,台湾是个出版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的国家,就引起了媒体的强烈兴趣,因为,此乃属于首例,自然就得到了台湾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有了很多买主,也带动了出版中文版《十世班禅大师七万言书》(收录八十年代的五篇重要讲话稿)。

如果曹先生说的那样该书对台湾佛教徒感情受到伤害,就不可能善心人士替台湾两万两千多宗教团体购买《杀佛》。恰恰相反,善心人士购买该书的数量已经说明了该书在台湾很受欢迎,并从此成为台湾宗教团体与中共政府交往时的重要参考书之一。

第六,什么是“摸顶赐福”和为何藏人喇嘛(活佛)讲经说法没有劳累的感觉?

第一个问题,即“摸顶赐福”。这是信徒祈求平安或吉祥的一种途径,因此,作为一般喇嘛或大喇嘛都不会看成一件累活,更不会看成兴奋的事情。这并非笔者有意说藏人喇嘛完全超脱了七情六欲,而是说摸顶赐福已成为家常便饭。据不完全统计,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十世班禅大师前后给藏人摸顶赐福的数字超过了三百万以上,当时藏人总人口只有四百多万。其实,摸顶赐福也是一种锻炼,自然中练出来的一种类似功夫,所以,两天内摸顶五万人不算是个大数字。何况摸顶赐福时,还有两个人专门在身边帮助抬手。

第二个问题喇嘛讲经说法没有劳累的感觉。答案很简单,一般大家都在凳子上连续坐几个小时不会感到不适。同理,喇嘛盘腿坐姿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连续坐几个小时不会有任何问题。现今很多喇嘛进行讲经说法如此,至今没有发生过累死的案例。

这些都是一般常识,稍微对藏人习俗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这里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与此同时,十世班禅大师的健康没有问题,请去阅读阿嘉仁波切(活佛)自传就知道。阿嘉仁波切是十世班禅大师经师嘉雅仁波切的侄子,也是最了解十世班禅大师的人士之一。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第七,笔者为何要与教授合作揭露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

首先,袁教授所掌握的信息来源不是单一的,而且,我们决定依据两方所掌握的资料合写《杀佛》之后,通过袁教授的多种关系渠道重新进行了核实,其中,包括袁教授的一些学生,因此,信息是非常可靠的。同时,我们也采访过很多相关与十世班禅大师有过工作关系或了解的人士。

其二,袁教授作为首批中华人民共和国七位证据学专家之一,他的研究方法与众不同,比如,一件事情通过多种不同的视觉中呈现出来,然后做出真伪判断,相反,造假往往出现在众口一声之中,所以,每一个探索真相者不得不去了解一下证据学。

其三,当年袁教授赶上了中共恢复高考时的首批大学生,而且,进入了享有百年盛誉的北京大学,大部分红二代也集中到了这里。与此同时,袁教授在北大享有“中国尼采”的声誉而成为北大学生的“精神导师”,因为,知识渊博,文采绝伦,不然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学生毕业后留校任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件事情,所以,袁教授的关系网相当广泛。当然,这只是大概轮廓,至于详细今后适当的时候袁教授会阐述。

第八,谁在为中共专制机器的维持说话?

曹长青先生在质疑笔者为首的很多藏人作家有意无意中遗漏了“十世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在为中共专制机器维持说话或恶劣的作用”,但是,笔者却无意中发现曹先生也正在有意或无意中为前任和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包括在世的胡锦涛,温家宝,,李克强等人进行辩护。此举难道不会起到中共专制机器维持作用?谁敢保证此举不会伤害中国实现百年自由民主之梦?假如不会起到任何坏作用,那么,为什么不公开问一问这些中共领导人至今保持沉默的原因?

另外,请放心!《杀佛》对赵紫阳的声誉不会构成任何威胁。大家都知道,于1989年5月先生亲自对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说过,中国的一切由邓小平做主(大意)。当时赵紫阳根本就没权过问“中顾委”所做出决定的任何事情。可谓“力不从心”。
附录:

1)曹长青:海外民运头号谎言大师袁红冰

2)【读者投书】毛国丞:《杀佛》读后

3) 为进驻上海 诚品港店封杀流亡作家

4) 诚品被爆限制员工言论自由

于2018年7月8日完稿。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