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文字版:路德访谈中南海保镖亨利小哥(下):再次深入曝光中南海常委们的黑幕

2018年09月17日 7:14 PDF版 二维码分享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访谈中南海保镖亨利小哥(下):再次深入曝光中南海常委们的捞钱的故事,升官的规则

路德: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访谈。今天是2018年7月28日,美国时间。今天我们连线中南海保镖亨利小哥。亨利小哥再次深入地谈一下中南海常委们的捞钱的故事,以及升官的一些规则,包括很多常委们的日常生活。之前亨利小哥的节目非常受欢迎,接近20多万的点击率,可见咱们对于这个神秘的常委们——咱们认为神秘啊但是对于亨利小哥来说其实一点都不神秘,就是普通人。接下来我们让亨利小哥和我们观众们打声招呼。亨利小哥你好!

亨利:你好,路德先生你好!聊天室的战友们大家好!

路德:您的声音一听就是充满着力量,充满着

亨利:谢谢路德先生。通过上次(节目)以后呢我回来,我觉得还有一些海(意:中南海)里面日常生活的事情还想和大家聊一聊,让大家更多更全面地了解中南海里面常委们的生活,他们的办公,他们和下面的人怎么勾兑的。当然我今天聊的一些也不是我亲眼看见的,也没有像文贵一样有些事就参与了,我是站在我当时在警卫局的这个角度,我听到的,也是按照我这个阅历分析的,把一些事情和大家分享下。

路德:好的。首先我收集了很多问题啊,咱们一个个来。先说常委们的生活。这些常委和他们的妻子和家人是不是都住在中南海里面?

亨利:他们不是全都住在海里面的。海里面没有几栋房子能住人的,大部分稍微高一点的楼都是部队的人在住的。矮层的古建筑——古建筑比较多,因为它以前就是皇家的御花园嘛——几栋矮层的古建筑是住的常委的。按正常来讲,他们常委下台以后就不应该住在里面,应该搬出去,(房子)就是循环的。

能住人的房子只有七八栋。我不知道现在西华庭就是周恩来的地方有没有住人,就是(住宅)的前后几栋房子是住人的,还有怀仁堂东面以前李鹏在那里住,但是那个房子是现代的不是古建筑。常委就是两三个人在里面住,剩下的就是元老级的(在住)。以前我在的时候万里在这里住,杨尚昆在玉泉山住。
一些元老级的不走,你也也没办法赶他走。现在江泽民在里面住,这也是挺奇怪的。但是我觉得这是他实力的表现,向人民展示一下我江泽民活一天我就不可能离开中南海。我觉得有这个寓意在里面。玉泉山还有他一栋楼,是他度假休息的地方。所以他只要在那,他的实力就影响到周围,有震慑力。

路德:家属呢?

亨利:只要他们在里面住,他的家属,老婆孩子都在里面住。给他们配的车都不是一部,都是几部车,有买菜的保姆车,警卫车,主车,都是几步车,平时进出都是坐这几部车进出。

路德:一个人都是几部车啊。

亨利:都是几部车,都得五六部吧。

路德:这些常委的办公呢?

亨利:常委们办公,说实在讲哦,他们基本不办公。他们没有时间办公,我说实在讲哦。他们更多是出访会见啊,办事情都是下面的人在做。这样想吧,共产党的他们怎么上来的咱知道,那都是通过背景啊关系啊一步一步上来的,那么他们最擅长的不是去治国理财啊。大家可以用脑袋想想,用脚丫子也可以想,他们没有治国理财的水平啊,他们最擅长的是搞关系,是琢摩人,这从共产党执政的那天开始就是这么来的,到现在也是这个样子。

他们平时啊就是(琢摩)怎么去勾兑,和下面怎么去分配利益,私下里约见私下里办公的多。当然在中南海有他们办公的地方,你像说书记处啊,中纪委啊有他们办公的地方,但是很少见到他们会到那边去办公去。当然他下面有很多人在帮他做事情,像制定什么政策了,下面有一些智囊,每个人手里都有智囊团,有各种类型的秘书。他的秘书不是一个啊,有各种类型的秘书帮他们出谋划策。在这时候做事情办公啊都是他们来做的。首长们不办公,首长们很累很忙啊,忙着去很多事情啊。

路德:不办公,那是不是像文贵先生所说的那样?不办公那天天干嘛?

亨利:我给他总结的啊,和文贵说的差不多。他们干嘛啊?他们上午就是琢摩人,他们下午就是收拾人,他们晚上吃点饭,除了捞钱玩女人没别的呀,真的没有别的。

路德:上午琢摩人,下午收拾人,晚上玩

亨利:对,就是分配利润。晚上就是吃饭啊,会见啊,捞钱啊,怎么分配利润就是这点事情。这个从上到下,不是说就常委,其实从省级那部分,他们上来那天都不容易,来以后就是干这个的。他也不知道在这个位置上能干多久,上去以后也不想说什么长远大计,为民,什么百年大计,去想着这些个事情。他怎么想的呢,多捞点钱,多能够把自己的后台巩固一下。所以他们平时呢就干这个。至于说怎么样想办法让老百姓生活地更好是下面人办的事。下面人制定个措施,他觉得ok,对他有利,他就办了,他就批个样就行了,下面人就执行了。他们平时不做(事情),你想想,他上来以后管那么多事情,他都懂吗?他根本不懂。习近平上来以后,又是军委主席,又是党政军一把手,他什么都懂吗?他不可能都懂啊,他下面有智囊团帮着做事情。他不需要这样去做,他只需要说你提了个方案我看看可以我给你签个字就可以了,不需要办公。这个听起来挺可笑是吧?

路德:(笑)对。上午琢摩人,是琢摩什么人啊,他们是琢摩自己的政治对手吧?

亨利:对,琢摩对手,琢摩自己的人。谁是自己的人,这个人应不应该上来,这个人评说是不是懂事,就是琢摩这个人是谁的人,他们最大的擅长就是处理这种关系。因为他在上层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他能理顺,他能理出头绪来。比方说现在路德,让你去当个常委,你当不了,对吧?你就不知道这个省那个省里面的头,那个部队的头各个关系都跟谁是靠着的,后台是谁;他们是怎么工作的,这个关系网在哪里,你根本就理不清,理不清你就打不开这个局面啊。而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他们理的很顺畅,各利益集团是谁的,上面是谁的后台是谁的,都理的很清晰,他们就干这个。

路德:就干这个。下午哩?就是处理人,整材料是吧?

亨利:下午就是收拾人,说实在,就是把上午研究出来的人,下午再执行了他。不管怎么执行都不是他亲自去做,都是安排好了,下面就办了,包括他们收礼也好。我记得那个时候跟一个部长送礼的时候,都是让下面的人,司机啊秘书啊开车过来接的,东西处理一下就行了。但是电话他可以接一下,如果关系处理得恰当,电话他能接,但是他绝对不会出面去做这件事情。晚上就是这样,晚上就和文贵说的一样,夜夜做新郎。

路德:天天入洞房,是不是?

亨利:天天入洞房,就是这样。找几个比较说的来的吃个饭。他们基本晚上都是在他们的据点里面的。这个事就像文贵以前说的,我知道的,因为他们去这个据点都是警卫局的人跟着,他身边的人,因为警卫要先出面戒戒严,清理清理现场什么的。北京各大五星级或超五星级酒店里面,基本上每个酒店都会有他们的包间。这个包间是不对外出售的,不管住不住,这个包间是为他们留的,永远给他们留的。他们什么时间用,什么时间去,他们都走的VIP通道,带着两个保镖,带着秘书,带着警卫,司机啊,就去了。基本晚上没别的事就到那地方去了。去了任何人也不知道,那么他身边的人就成为他最信任的人,他的警卫他的秘书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了。这些人也往往成为他们利益的待持者,我是这样认为的。比方收受贿赂啊,转个钱啊,代持个股份什么的,这些人也帮他做这个事情。不可能说哪个常委名下有多少钱,名下有多少股份,那不可能,这些人在帮他做。这些人是他最信任的人,也帮他干一些坏事。

路德:那这些事他们不是在中南海商量,都是去各个酒店,特殊的包间,是不是啊?

亨利:对对对,都是这样的。他们不会在海里面做这些事情的。

路德:能不能讲一下具体的(情况)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亨利:海里面并不安全,说实在的。因为海里面的人呀,这就牵扯到上次我说的,现在海里面就是警卫局这块人员关系非常复杂,因为从江泽民下来以后,由喜贵也下来以后呢,我先说说由喜贵这个人,由喜贵这个人呢,这样讲,因为中国那个时候的利益在那个时候瓜分地最多,由喜贵和各省的关系,和各省长的关系,和各个常委的关系都非常好,中央警卫局的很多人,不管是离开的还是现任的,都是由喜贵去安排去提拔的。我知道有两三个这个警卫局的干部当时正团从军里走的时候,由喜贵给他们安排工作都亲自找地方上,交通局也好啊,银行也好啊,还有下面各局也好,这个局长过来,部长过来吃饭。到海里面吃个饭,然后说:你看,我这边有个部下啊,干活干的不错,现在位置再往上走啊也没有什么太多机会了,希望到地方上到你这边去,接待一下。他就这样说,下面就得很快地好好安排好。我们局里很多很多干部这样安排下去的,都是由喜贵亲自找地方上的人员到中南海吃饭,然后去安排的。所以说他培养的人很多很多在中南海里面,错综复杂。那么这个人员一复杂以后啊,不管是说胡锦涛也好啊,现在的习近平上来也好啊,他很清楚。所以说他并不觉得这个海里面是安全的。特别是习近平上来以后,我感觉他对现在整个警卫局就不是特别放心。但是他为什么还在用?没有别的办法。你从别的地方调来,一样,你还是不托底。所以现在警卫局在海里面并不是特别安全,他们每个人啊都提心吊胆地。是真的提心吊胆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间,因为他倒的那天一定是在警卫局的内部出现了问题,或者说呢外面指挥的警卫局,他倒下去了。那跟胡锦涛下去的道理是差不多的,薄熙来下去你知道也是警卫局的人抓的,四人帮也是警卫局的人抓的。就是说在政变的时候,政治更换的时候,警卫局的人就发挥了一些决定性作用,一些保障作用。这个在海里面并不安全,(所以)很多事情他们都在外面办,地方上办更好办。比如说王岐山到哪个省里面去,那(像)是祖宗过去了吧,谁不得瑟啊。下面什么事情满足不了啊?你在海里面不是皇帝,但你在地方上一定是皇帝,那就是说话说一不二的。各省长不会这样想,你上面还有习近平呢,你不可以胆大妄为,你不可能这样(想)。他一定想这就是皇帝来了,你就是圣旨啊,你做什么事情我都要满足的。

路德:所以这个由喜贵为什么如今还是如此有影响力,就是因为他很会安排所有跟着他的人,他会为他们的切身利益去考虑。

亨利:对。从部下来讲啊,他觉得他是一个好领导,为下面人做事,实际上对他来讲呢就是一句话的事,太简单的一件事。那由喜贵是上将啊,老江现在威望还在,所以说现在他的实力还很大。

路德:所以说现在还是很多人都愿意听由喜贵的话,是吧?

亨利:他现在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

路德:对。能不能有针对性地讲一讲几个的几个常委们的捞钱的故事,以及和商人们勾兑的故事?

亨利:现在这些常委们捞钱啊,我在这几年只是听说,现在他们捞钱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给他们送东西都是警卫、秘书出来用车拉的,拉的东西,当然啊拉现金的少,那些贪官一整整出几亿现金的我就想不到他们是怎么整的。他们拿现金的少,他们拿什么多呢?古董,玉石,现在更多的是股票。其实现在哪个你查一下,你都能看见各常委的影子。查上市公司基本你都能查到,但是你查不到直接有他的名字在里面,但是有他下面的人,他的七大姑八大姨掌控的基金在里面参与。就是他们现在赚钱不是明打明地说,我就是收受贿赂,这个太低级了,他们现在都是合法地挣钱,非常合法地挣钱,你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挣钱。他们不需要说你给我送个几百万几千万的我就给你办点事,这个已经过时了,现在他们捞钱更多的方式是参与到企业里面去,把这个钱洗白,合法地赚。股票涨价了你说你赚的钱是不是合法的?我买股票了呀。那他们的股票怎么买来的?我知道一项就是他们的原始股是要来的,人家不是用钱买的。打个比方说红黄蓝幼儿园,那天我看到这个疫苗的事件,我就想起来红黄蓝这个事。红黄蓝(事件)没过多久,几个月是不是?你去查一查,他们在上市的时候他要去审批,那这个下面的人知道了要上市了就会来要这个原始股。他不会拿钱去买这个原始股,就是直接要。给个几十万股原始股,他们内部再做做帐,那个上市公司巴不得给他们原始股呢,那不是后台就有了嘛。那你的股票不管出什么事情他能给你顶住了。红黄蓝幼儿园就是这个事情。现在插一句红黄蓝幼儿园这个事。现在没有任何人提这个事了吧,那多大的事啊。当时刚出来的时候,那个章子怡,各网络大V,两三天的时间这个舆论就爆了,哎,你去看,从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第九天的时候就销声匿迹。这说明什么问题啊,这说明一定有特别高的背景在后面顶着是吧,要不不可能啊。这个事情明打明的就是性侵,而且性侵的对象是幼儿园,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多么没底线的事情。这个不一定是常委级的到幼儿园做的,但是一定是官员做的。做完以后呢又怕把企业给搞垮,这个股票掉没了,当时股价曾经掉到50%了,怕损害他们自己的利益,那就没办法,这个毕竟是个丑闻啊,丑闻不可能暴露出来啊,所以说又采用了维稳的手段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了。这也体现了什么?体现了这些当官的现在已经不满足在社会上找个处女,找个这种资源了,现在把手伸向了小学、幼儿园,他们已经变态了。我接触过变态的官员,你要听他们找的那个人,他要办的那个事不是正常人想的,正常人想的满足不了他们了。这真的很可怕很可怕的。

路德:就这个红黄蓝幼儿园,当时说是中央警卫局的老虎团干的,您觉得有这回事吗?

亨利:这个确定不是中央警卫局的,这个是北京卫戍区的。北京卫戍区的一个警卫司,警卫司下面的一个团,那个团叫老虎团。说是老虎团以前的一个领导的家属办的。时间上这个红黄蓝幼儿园有很大的部队的背景。它的一个副总裁好像也是沈阳军区司令部的幼儿园的前园长,就是它有很深的部队的背景。我觉得光这一个老虎团的力量那是不可能的,它后面——我没去查,大家可以查一下——它最大的一个股东叫孟亮的,好像跟孟建柱有关系,好像说是孟建柱的侄子。因为孟建柱在2016年的时候很大张旗鼓地去红黄蓝幼儿园视察的嘛。你想想,一个常委,一个政法委书记,到一个普通幼儿园视察去,你等于是站队嘛。这个你就可以联想一下,用脚丫子也能想到这个是怎么回事。因为当时孟亮他们这个基金啊,在红黄蓝幼儿园上市公司里面是第一大股东,大家想一想这个部队的背景与这个上市公司股东的背景,所以才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了。这是很大的一个事情,我觉得这个事情跟现在这个疫苗事件都是差不多大的,但是它很快地就被压制下去了。那么现在这个疫苗事件呢,这么大的一个舆论的发酵,这一定是有问题的,但是这个事件已经触碰了中国的底线,这个发酵是应该的,但是背后呢我分析一定有政治原因,因为疫苗这个事件很久前就出现过,去年九月就已经报道出来了,但是没有去发酵。为什么现在才发酵,这个值得高手去深究啊。我相信不久啊一定有高官因为这个问题牵连,这个一定是政治目的。我就插两个自己的理解啊,路德先生,你再接着问。

路德:还有常委之间互相见面是什么样的状态?如果在海里头。

亨利:那就是公事公办了。我很少听说他们在海里面有见面的时候,他们很少来往的说实在的。因为他们不经常在海里办公,他们见面我觉得都是在家里,我知道他们在家里见过面,当时贾庆林那个时候,他们在家里见面,不会在海里面见面。

路德:就是在他们中南海外面的家里见面?

亨利:对,就是在海外面的家里见面。那就是警卫啊秘书啊都在外面等着。他们见面是不让任何人参与的,讲的什么内容他们不会让人知道的,都是在他们的会客厅。

路德:所以在外面见面的话这个警卫的话一般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谈话内容)。

亨利:这个警卫啊秘书是不让靠身的。

路德:那像那些省部级的干部去海里见这些常委,那些省部级的干部是什么样的状态?

亨利:那个时候我的同学啊战友啊还陪他们吃饭呢,他们到海里去以后,像部级干部到海里去以后啊跟这些警卫局的团级就称兄道弟了。你想想(笑),所以这个警卫局的作用还是不少的。为什么一个部长能跟你称兄道弟,跟你喝酒啊,跟你拼酒啊,部长这个酒可以拼起来,那么他想的可以通过你能够接触到首长的时候,这些常委的时候可以说句话,递一句话。但偶尔也扫一扫会一下这些警卫局的(领导)身边的人。那么你想他们和下面这些警卫局的人都能称兄道弟,他进去以后啊他见常委,那就跟孙子见(爷爷),比孙子都孙子的感觉。他们特别怕。说实在的路德,咱们要回去啊,咱们要见首长的时候咱一定不会害怕对吧?(路德:对)为什么?咱没有求他们的,你也不可能把一个老百姓怎么地,你把我杀了,我也没有和你有利益的瓜葛。他们不行,这些部长们只要见了领导,那就像老鼠见猫似的那种感觉。一定是这个感觉,因为他们瞬间就可以把你捏死,因为你手里被他们掌握了太多东西。你干不干净他们很清楚,他只是收拾不收拾你,想不想整你的问题,所以他们很哆嗦。,他们回到自己单位可能耀武扬威,但是只要见到常委,那绝对是老鼠见到猫。那我们见到常委一定没有什么感觉对吧,但他们不是这样,所以他们很害怕,真的,他们不愿意见,真的不愿意见,但是有时候是没有办法。

路德:那我想问一下,咱们先说玉泉山吧。你在玉泉山只待了半年吧,玉泉山一般是哪些人住那里的?为什么说它是一个权力中心?文贵说有两个权力中心,,一个是玉泉山,一个是上海。为什么说玉泉山是一个权力中心?

亨利:你看文贵是这样讲的话,我觉得他真是很懂啊,他很明白。你看老江现在啊,为什么在玉泉山不走呢?这多少年了你想想。他从上台到现在啊,你想想这多少年了。

路德:哦,老江在玉泉山也有个房子是吧?

亨利:对啊,以前有一栋楼是他的,给他留的。但他不是经常去,他有有一栋楼在玉泉山留着呢,你想想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从上层来讲。大家可能觉得这个很正常,你仔细分析分析,非常不正常的。他离开中南海这么多年了,他早就应该搬出中南海他没有搬出。玉泉山是不允许任何人在里面住的,它只是一个休息的(地方)就是礼拜六礼拜天这些首长这些常委进去休息的地方,它不是常住的地方。他就有一栋楼,他常年在这住,谁也不给。你想想这等于两个(权力中心)。上海帮那边他有他的权力中心,他在玉泉山在中南海再不走,就镇着北京,等于把北京镇住了,上海也镇住了,绝对是两个权力中心。玉泉山是他们有小会议室,有八栋楼在里面。这几栋楼就是他们休息呀开小会的地方,就像这个北戴河会议,它也属于开小会。毕竟北戴河是特别老的一些元老啊在那边有些时候去休养,到这个季节啊国家给他们一个福利吧,集中在一起在这段时间到北戴河去疗养。警卫局在北戴河有一个大队,专门负责北戴河的警卫。因为警卫团不是有七个大队吗,一个大队是负责北戴河的。那么这个也是常委级的在这边,一些老领导在那边,那么玉泉山他们经常在那边开小会。你像刚才这些部长啊省长啊见领导的时候他也到那个玉泉山。比方说你这个常委在玉泉山有一栋楼,现在你当政,有一栋楼是你的,你经常(在那)休息,比方五号楼啊三号楼啊,你去休息的时候,开个小会啊,下面这些人要办事的时候就到玉泉山见他们,那么就去勾兑么。开小会就是勾兑,就是在琢摩人,这也属于一部分。那么这个时候经常在玉泉山会决定一些事情。那么就等于说,权力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就因为决定一些事情才体现出权力嘛,所以玉泉山真的是被称为一个小的权力中心。那么老1江在这待着的话,估计不少人去他这边汇报啊,去研究事情。

路德:那习在玉泉山有没有一栋楼?

亨利:有啊,肯定有。

路德:所以我理解就是这样,玉泉山哩就是这样经常有几个常委他们约好我们去玉泉山逛逛,表面上是逛实际上就是私底下来商量怎么整人怎么整对手,互相商定一下这个事就这样办了。比如说要整谁谁谁就这么办了,是不是这个意思?碰碰头,做个决策。

亨利:对,那个地方是经常开小会的。那个地方一般人进不去嘛,那都是首长进去的嘛,都是常委级的进出的嘛。他们的楼很大,其实我刚才说的一栋楼不是像我们这边说的一个别墅似的,他们一栋楼大概有几十个房间,三层楼左右,是一栋大楼。里面有的楼带着前后花园,带着湖。有的楼很漂亮,很大的楼。当然里面什么设施都有啊,什么健身房,游泳池都有。一栋楼就是很大的,每栋楼都有会议室。

路德:几十个房间?所以说在那个北戴河就是老领导在那里聚会的地方。

亨利:对,北戴河就是那个退出好几届的那个老的势力老的常委,他们休息的地方。然后呢每年在那个地方啊就是如果需要的话在那地方开个小会,但是不需要的话也不开会,说实在的,他也不研究什么事,研究不出什么事来。往往呢,造成舆论说,北戴河啊去开会啊,就是决定什么事情,要干掉一部分人。这确实是在那里是各个经济势力的一个碰撞,每年的北戴河会议呢其实是各财团——因为以前老的常委下来了代表着各集团,在这边做一些交流、碰撞、利益的再分配、平均、勾兑——这么个地方,那么这样出来以后呢往往就有一些人在对抗中被牺牲掉了。对撞撞不过人家啊。这样每年都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些人下台也好啊,这种被碰撞掉了也好,往往就会让人感觉到北戴河会议很重要,往往研究一些大事,实际上那都是一些元老在那边。你看这次习近平这次在这期间整个都出访了是吧,它并不是说这个很重要,如果很重要的话,那习近平也不走啊,你可以待着也参加北戴河这个会啊,或者说这个休养啊,也没有参加嘛。

路德:对。那现在中央警卫局有多少人,警卫团有多少人?

亨利:我那个时候警卫团,现在不知道了,如果没有大的变动的话,团里应该有5000多人,整个局里应该有2000人左右。加起来7000人左右吧。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路德:那遇到特殊情况一般谁负责下命令?

亨利:局长,只有局长。这些副局长一般不管什么事,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但这些副局长往往也(有)负责的常委。比方说现在的正局长王少军负责习近平吧,那剩下的几个常委由几个副局长负责,经常这样的。那么下命令的一定是这个局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你肯定知道,就是中央办公厅主任。以前令计划啦,现在是栗战书啦,他们可以直接对警卫局下命令的。实际上只有这两个人能直接对警卫局下命令,能够决定一些事情,其他都是服务。

路德:您能不能说一下您记得最清楚的当时在中南海里面的一个故事,您上次说有个理发的,呵呵。

亨利:哦,这个事情啊,我给你讲讲啊。这个是九几年的时候呢,在中央书记处门前丢了一辆奥迪。那个时候首长用车全部是奥迪,就是奥迪A62.6那种车。一开始是奥迪100,后来换成2.6。那么他们就是觉得这个车不招摇,但是用车呢很多老领导,像万里这种类型的,就像过去的杨尚昆呀,还有邓小平家呀,他们用车他不管,全市奔驰S600。那个时候就是最高级的了嘛。他们这个奥迪车就是标配车,那时候局里面首长有的时候就坐奥迪。但往往他的警卫坐的奔驰。那么这个车呢放在书记处前面丢了,找不到了。这是大事啊,在海里面,在书记处前面丢车,这个太可怕了。所以说呢这个很容易查出来。很快的内定了三个嫌疑人,没有抓你,但是电话已经被监听了,就是内部已经给控制了。这个时候他也感觉到不好,他就给他那个相好的,给那个情妇,她在海里面是个理发的。给她打电话,他把车停哪呢,就是西边一个警卫局家属院,噢不是警卫局家属院,是别的家属院楼下停着呢。他打电话给他的情妇,让它去把这个车处理掉、烧掉。那个情妇不敢这样做,但肯定也是帮助他传了一些话,帮了一些事情。最后当然是把这个人抓起来了。在审判的时候我也参加了,当时判了十年。然后就查这个情妇,看看他们之间呢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一查这个情妇呢查出事来了。这个司长了——我们那里的处长就是正司——局长了,上面还有人,都跟这个女的有染。这个理发室的这个女的非常漂亮,这个理发室的女的是干什么的,就是给那个首长理发的。

路德:哪个首长?常委?

亨利:对,给常委理发,只有给常委理发。当你看到这些常委的头型啊,你看每天他们出来的这个头型都是一丝不苟的吧,他每天都在理,他每天都要收拾头发的。他们起床以后吧有一件事就是收拾,收拾一下,你要见人哪。那这个理发室不少人,有给他们理发的。这个女的也是给首长理发的。所以这个就牵扯到这个女的和首长都有瓜葛了,一看,感觉到啊,查到(她)是和这个司长有关系,就是和局长副局长他们有关系。再往上面查,这是听说啊,但是这个话肯定不会漏出来,就是和哪个首长有关系,但是一定是有关系的。不敢查了。这个女的呢,就连动都没敢动就把这个事给放下来了。但是那个时候啊,我们觉得很正常啊,因为什么呢,因为首长身边那么多服务人员啊,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不被潜规则过。她们一定是被潜规则的,因为她们到他们身边服务就是做这个的。

这个是公开的,这在海里面是公开的,在我们警卫局也是公开的。给他们身边派的这个服务处的这个女服务人员就是。这个理发室也属于管理处的。我们服务处就是他们身边的服务人员啊,就是端茶倒水啊,擦玻璃的家里收拾卫生的这个服务人员,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女孩子,就是给他们服务的。她们也愿意这样做,都是争着要去。

路德:那这些服务员都是从哪来的呢?

亨利:全国各地招人。

路德:说很多当官的都主动把女儿送过来是不是?

亨利:对,很多当官的把亲戚啊、把女儿啊送过来。当然我觉得他知不知道她在海里面做什么,他不一定知道,但他知道一定是和首长在近距离接触的。他送过来以后吧,他也想,就像过去当皇帝一样,送个女儿去当妃子,也需要一些实惠吧,升官发财的,他也是这样想法。以前真的是这样,争着去送。这个在部队啊,这个不光是中央警卫局的事啊,其实在各部队啊,这些从现在来讲就是像慰安妇啊,说实在的来讲。他们只是名字不敢这样讲而已。我下去以后吧,接触很多地方上的部队,里面的女兵啊,就是给首长们玩的。我这样讲吧,我参加过几次部队的饭局,部队只要有女兵的,这当官的都会带着女兵去参与。那这女兵啊,在酒桌上的表现,一点不亚于夜总会的小姐,又能喝,又能说,又能嗲。这些女兵啊,我真的接触过几次,她们你一看就知道这就是为他们服务的。那么有她们参与那酒桌上气氛那就好很多了嘛。这个我们都可以想象到,就能喝不少酒,那事情就能办了。部队现在啊这两年高官被抓起来了很多。整个部队在地方上很腐败的时候,部队比地方上还腐败很多很多,真的。那是个权力的真空啊,因为管不上嘛。在部队啊就是一句话的事。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在部队是最明显的一个说法,最正确的一个说法。你就官大一级,你就说句话,就太好使了。

路德:那你刚才说的都是部队里面一些服务员,那常委们他们还说是(和)各种女明星啊,什么主持人,央视的,这为什么又要找那些,这是什么原因?

亨利:路德先生啊,你记不记得啊,如果你了解中国前几年周永康那个时代,央视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后宫嘛。这些大家都知道吧,央视已经成为了中国高官的后宫嘛。那个时候你记不记得有多少人嫁给了高官?咱可以数过来的,最有名的,王小丫嫁给了那个检察长曹建明。王小丫,刘玉菲(疑刘芳菲),李修平。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呢?那个时候有谁呢?有一个拉皮条的,我们就叫老鸨啊,那个时候我们都知道,叫李东升的,公安部副部长,以前当过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他那个时候和各个高官勾兑的特别多,他给中央这些常委送过很多人。他不光说有名的主持人,中央台别的节目的主持人,编辑啊,记者啊,就是漂亮的,他都给送。所以说那个时候就打下了这个底子。大家想想啊,央视那么有名的地方,央视这帮人素质得有多高,她们在人面前都多么的正能量的,是不是?(路德:人模人样)啊,人模人样的,她们都嫁给了高官是吧,这些高官都是大她们20岁啊,30岁啊。那怎么嫁的?都是这样啊,李东升把她们招在一起吃饭,就勾搭在一起了嘛。其实现在也是这样。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可以查一下,各省的省长,还有各省的高官跟各省电视台的主持人很多开始有勾搭,就那个时候的风气。这个风那个时候很强烈,那个时间睡明星也成为了一个时尚。那高官其实睡明星太容易了,这个事情有个里程碑的事件,就是刘晓庆。刘晓庆因为税务的事情被抓是个里程碑的事情。那个时候开始睡明星没有不成功的。这就是敲山震虎了嘛。这样说,只要被高官看上的、惦记上的,如果他没惦记上,我估计是有原因,也可能被另一个人惦记上了,他怕冲突,如果被他惦记上的都逃不掉,为什么呢?我跟你讲,不是高官直接就去找她,他们一帮子一帮子地找啊,他们用各种手段。你就说一句话,你就看看刘晓庆的下场,你就知道你的下场了,对不对,就这一句话,她们就得服服帖帖地。这两天你看看范冰冰是不是又给边控了?就说他们想收拾一个人,他们太容易了,所以呢就是只要他们想睡的人,没有不成的。这个就不用想了。那么以前呢就说这个宋祖英到中南海去老江那,那都是明的,我们所有中南海的人都知道,我们警卫局所有人都知道。
(路德:宋祖英啊)这不是空穴来风啊。 (路德:是真的啊)是真的啊,要不是真的那警卫局怎么那么多人知道呢!

路德:对。那些女明星都是怎么去啊?都是约好让她们自己来的,还是她们去中南海,还是去某个地方?

亨利:不是不是,她们很少会去中南海,我刚才已经提到了各大宾馆都有他们的常备房间,也不一定是总统套啊,是他们的豪华套间,她们一般都到那边去。都是由下面的人拉过去在那边会面。你像文贵说他参与过这种饭局啊,直接就…这个我没看见,文贵看见过。但是我知道他们就在他们的房间里就可以吃饭啊,就可以做任何事情。

路德:就文贵说的国贸饭店1808房。

亨利:这个情况每个高官都有,没有一个(例外),包括省部级的,他们都在做这个事情,从上到下呀。

路德:你说说人民大会堂的事吧,因为文贵说这个令计划在开会的中间啊还到那个房间里头,让服务员…那个服务员也属于中央警卫局的是吧?

亨利:对对。我觉得是这样啊,这个事情啊太正常不过了,就刚才咱们说完这些事情以后啊,你会感觉这种事情很正常。像令计划这个人呢,那个时候很狂妄,因为他那个时候是中央办公厅主任啊,他掌管着下面整个警卫局,大家都知道这是位老大,他做这种事很容易。我觉得他为什么会这样做啊,当然咱没看见咱也不好说,我觉得他就是压力大可能,他用这种事情来释放,来缓冲他的压力。那么大会堂里面呢这样,它中间有个大厅啊,边上有很多房间,与各种小会议室,上面有活动室,有办公室,有很多房间在大厅中间。要想做点事也非常容易非常容易。这个不会说很复杂的,不会说做不到的。他只要想做他一定能做到,也不算多大的秘密吧。我们在当时听到首长们睡个明星也好啊,睡个服务员也好啊,我们在脑子里连一秒钟都不会过,连想这个事都不会想,就觉得太正常了,不会在脑子里走。就觉得一听哦就这样啊。不会想这个领导怎么这样子呢,我们觉得这个太正常了太习以为常了,不会有任何的说去反问,问号,这个领导怎么平时是道貌岸然地啊,现在又干这种事情?不会这样想,就觉得领导做这个事是很正常的,是应该做的。你说洗脑就洗成这样了!(路德:洗脑洗成这样了)就默认,觉得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路德:好的,接下来让我们聊天室的网友啊,更多的问题,把机会留给他们。很多人都非常关心“带领”咱们14亿人的常委们的生活。

网友:你好路德,亨利小哥,谢谢!有人问李鹏朱镕基等名声好的官员,有没有玩弄女服务员,有没有对体制不满,会不会将来站起来替普通人造反?这些官员有什么不同?

亨利:李鹏朱镕基在中国发展最快的时候他们是既得利益者,那么他们掌握的中国的财富,像李鹏啊朱镕基啊都是巨大的。文贵没报过朱镕基,也没报过李鹏,其实他们的儿女啊,他们的亲戚朋友也掌握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他们不可能出来反这个体制。从他们来讲的话,他们恨不得永远是这样,因为他们已经平安过渡了不可能把他们以前做的恶事再翻过来了。这个不要去寄任何幻想。

网友:路德好,亨利小哥好,我也想问一下,女性高官否会把男主持人,比如说像芮成钢这样的当鸭子玩弄?

亨利:这太正常了啊。这个女性高官我接触过啊她们也是变态的感觉。她在自己升迁的过程中啊当然她也奉献了不少,她也经常去奉献。她有这种心态,我奉献了多少,我要从别的地方找回来。她们并且是很变态的,她们甚至有一种愤怒的感觉,一种发泄的感觉。我接触的一个女性高官,当时大家都知道,在石油口的,大家都知道她喜欢这些东西。我们一般出差的时候有机会的时候都给她介绍这个,一定会介绍的。那么回来以后呢,当时回来会问这个男的鸭子,他会讲太变态了太变态了,他就受不了。所以这种情况太容易了这太简单了,太正常不过了。像刚才你说的这个央视这个(芮成钢)跟央视女主持人一样,都被这个高官潜规则了,男的是一样的。

网友:那些常委的夫人们知道她们的老公在外面天天做新郎吗?如果知道,那么她们是怎么做的?另外这些夫人是不是也找小鲜肉呢?

亨利:我不知道夫人是不是找小鲜肉啊,但是常委到常委级以后啊,他们这个夫人基本上都是在60岁以上的了,我觉得男的在这方面需求比较大,女的可能差一些,但是她一定不会在意她的老公在外面是这样的,因为她老公从上来那天起,他不是一下子到了常委对吧,他们从爬上来那天起,在这个体制内她们就很清楚他们在干什么。并且这个常委们在外面做事情啊,他们也不一定每次都给家里讲我要上哪里,他们不像外面正常的家庭,我今天晚上到哪去要和家里说一声,他们不会说的,就我这几天有事,上哪去,就完事了,就这么简单。所以说做什么事任何一个老婆都不会去追问,也不会去干涉。如果还这么不懂事,那她也做不了领导的夫人。

网友:路德好,亨利小哥好,我想问一下现在中南海内部的情况曝光这么多,那中南坑里的这些领导们会有什么对策来应对现在曝光这么多的东西,他们现在最担心什么?谢谢。

亨利:这个是我站在我们的角度去想的,你觉得这些事情是很隐蔽的,是别人不应该知道的,实际上他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根本不在乎你们怎么想,他们不会在意我的爆料的。因为我没有说哪一个人、某一件事,不像文贵那样去爆料,他不会这样做的。他也知道每天都有人说他坏话,他也知道每天都有人在算计他,他知道得很。不光是我们在做,现在很多很多人在做这个事。他不会在意的。其实说路德我们现在在做的这些事情,在他们来讲,几十年来,我觉得啊,只有文贵才撼动了他们的信心,只有文贵才撼动了他们的信心。所有以前的根本没有撼动他们的信心,他们根本不在意。真的他们不在意这个事情。比方说现在我的爆料或你的访谈,他感觉到影响到他的利益了,或者对他有影响了,他可能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就像这样蓝金黄的一些措施,他可能就会对你们实施。就像我这样类型的他不会在意的,他不会在意的。除非就像令计划的哥哥令完成这种类型的,他出来他会说很多新的东西直接影响他们。我觉得我这种爆料,我的这些爆料,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说大家没有站在这个角度去讲。因为我站在一个内部人的角度去讲,你就会觉得原来这个事情是真的。就像在体制内的很多人都听说过,也都能理解。但是真正一个内部人去讲出来的时候,才会打动他们。所以他不会太在意,也不会说有多大改动,多大的措施去应对,他现在忙着呢,郭文贵他现在还应付不过来呢。我觉得他不会采取什么措施的。

路德:对,说得对,对他们来说就是常识,是不是?这很正常,是不是?人人都这样做,是不是?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亨利:对对对。我觉得除非就像疫苗事件啊,这种大的舆论,撼动整个人心的一个事件,他会采取一些措施。像王健的死,就像我上次说的一样,你觉得这个很重要,你觉得这个事情很可怕,其实对他们来讲,这个就跟以前的所有事件一样,根本不当回事的。杀个人跟捏死个蚂蚁没什么区别。但是他就没想到这个事情以后被文贵揪着不放,想在这边作为他们的一个突破口,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其实在国内啊,我问过一些国内的朋友,我问你知不知道镇江的老兵事件?那是多大的事件!不知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个王健这个事件?不知道,王健是谁啊?不知道。你听一听,我问过几个人都不知道。

路德:很多人是不知道。

亨利:你在这边(国外)天天关注路德访谈,你天天关注文贵爆料,你知道王健这个事件有多可怕,在他们,江山还是一片大好的形式下,呵呵,还没有什么感觉,所以说呢这就是最可怕的事情,其实这就体现了一个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说大家很麻木了,很麻木了。这个呀,文贵把这几个人叫盗国贼,其实吧在上上下下他们都是盗国贼,只是大盗国贼小盗国贼而已。因为他们这种盗国行为,他们这种不作为,他们这种对制度的破坏,对社会公德的破坏,那么他们这种不监督不作为造成了中国的现在不光是说他把我们的钱给我们倒走了,迫害了几个人,更可怕的就是他们对社会公德的破坏,对我们基本生活条件的破坏。大家有没有想到,我们中国没有可以吃的食品,没有可以呼吸的新鲜空气,没有好的地下水,全被污染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事情。一个疫苗事件我们可以把疫苗收回来是吧,可以杀掉几个人,可能这些疫苗影响了一些儿童的健康,但是这是暂时的。他们祸害了中国的社会公德,因为他们的不作为没有监督,造成了社会公德的沦丧,让所有人都追求金钱,那么这个是最可怕的,这是贻害万年的。我们的地下水污染了,我们要多少年才能治理过来对吧?现在山东、河南、河北的地下水80%都污染。中央水利局出来说,这个水呀是浅表的污染,这真他妈放屁,真的是放屁。我们这个水的污染我亲自去看过几个化工厂。现在这个化工厂都不是在市里,全部转移到农村,偏僻的地方。他们贿赂当地的官员,给点钱,然后交点税,当地的官员就了乐乐呵呵的。这个化工厂只要建起来,化工厂这个企业是个无本万利的企业,无本万利,它太赚钱了。它只要是不解决排污的问题它就是最赚钱的行业。那它丢到农村去了,那这个排污怎么办呢?只要有化工厂一定有排污啊,它就打那个深井。它这个深井打到什么程度?打到1000米,全是深层地下水。一定是深层地下水污染,怎么是浅表地下水污染呢?现在山东很多地方打出来的那个地下水啊,就是大家要喝水打个地下水出来,要灌溉庄稼的时候那个水是红色的,是绿色的,是黑色的。这种情况,你说这种祸害,那你造成(祸害)子孙万代啊,一千年。专家说一千年它也恢复不了啊。并且这种地下水的污染已经打到什么程度了,真是触目惊心啊,打到80%以上的地下水全部污染,没有可以喝的水了。这笔帐大家一定要记在盗国贼身上。

真的,一定要记在盗国贼身上,是他们的不作为,渎职,是他们的不监督,造成了所有这些部门也好还是这些企业也好,一个无底线。就像现在的疫苗事件,都是因为这种无底线。这笔帐都要记在大小盗国贼头上。是他们让我们的老头老太太倒在地上没人扶,是他们让我们的公德沦丧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他们让医院变成了一个赚钱的机器,让幼儿园的老师这个职业道德沦丧到现在这个地步,所以说都要算在盗国贼身上,因为他们的子女,他们的子子孙孙都已经安排好了,他们做的所有事情不是为了我们的后代怎样更好地生存,他们只想保住他们的江山,只想快速地捞钱,他们今年干的事情都不会想到第二年。这种杀鸡取卵,毫无做人做事的底线的行为从上到下造成了中国现在的这个局面,这个是最可怕的,它比把钱倒出去更可怕,因为这个是关系到每一个人,关系到每一个人,关系到世界的每一个人。他们现在把黑手都伸向了全世界,关系到我们的子孙后代。所以现在我在这里呢我要呼吁,我们体制内的,(和)在部队的战友们,你们现在一定要认清盗国贼这种黑暗,这种无底线的卑鄙,在关键的时候,你们的枪口一定要站在正义的这一方,站在祖国的这一方,站在人民利益的这一方,因为你们就属于祖国和人民的,不属于哪个党,也不属于哪个人的。我在这里向我的战友们,向体制内的,向部队的战友们呼吁一下,你们能够站出来就尽快站出来,揭露这种黑暗和无耻,让中国人能够更快地达到自由民主法制,能够让盗国贼尽快地下台,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还留点空间。

路德:说的太好了,说的太好了!就是刚才您有一句啊,就说实际上目前这些大盗国贼小盗国贼这些个私人的生活问题,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完全不是事儿,这已经是常识了。你今天说的这么多,对他们来说哎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可能就这个态度。

亨利:对对,他们会说这就是玩个女人嘛,玩个处女嘛…

路德:他觉得玩个处女嘛有啥,还在这里做节目,丢不丢人啊,是不是?肯定这样说。(亨利:对对)

路德:但是为什么文贵先生东西让他们这么重视,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亨利:主要的原因是文贵说了很多核心的东西。其实文贵说了这个他们玩处女也好,玩明星也好,他们也不会在意到哪里去,因为在中国现在道德沦丧到这个地步后,中国人是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的,明白了吗?(路德:明白)
他是可以允许,他也可以容忍,但是什么事情不容忍呢?就是刚才说他控制了中国人,他维稳,他打压,他不让人说话是吧,他侵占了普通老百姓的利益,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让这个体制所有的人,他让这个党,他让这个公安这个法院都变成了黑社会,这个东西是中国人不容忍的。你要说他们搞点花边新闻啊搞几个女人,这个东西中国人现在已经麻木了。周边太多了,谁有钱谁搞呗对吧,谁有权谁搞呗,这个是不成为新闻的。

路德:所以哪怕把小视频放出来也起不到作用,是不是这个意思?

亨利:对对对。这样讲吧路德先生,我跟你讲,你要把小视频放出来,王岐山搞那个明星也好,搞什么也好,那个习近平看了以后,或者李克强看了以后,他也不当回事,我把这个话放这,他也不会当回事的,他也只会这样讲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啊,还让人录像了呢。(路德笑)你明白了吗?(路德:明白了)就是这样,他一定是这样想的对不对?这是太小的事情了。

路德:所以,你知道吧,方老先生上礼拜做了一个节目,他就说文贵先生挖这个共产党的坟的第一铲下去铲对了地方,就是海航。打到中共的经济这条线才是他们最害怕的,什么花边新闻其实他们不怕。如果你天天爆花边新闻,估计他们也无所谓。当然他们最怕的就是海航这种在美国对他们的经济的制裁,他们是最害怕的是吧?

亨利:所以这是他们的命根子。因为如果说这个东西翻开,那就撼动他们的命根子了。因为这个东西一旦要撼动开以后呢,它就牵扯到——现在在中国你嫖个娼啊,你找个明星谁属于犯罪啊——这个在公德上法制上任何地方是讲不过去的,都属于犯罪啊!这个老百姓是比较关心的。通过这个点再去击破,我们不要把点放的太多。有些人说你要多爆一点多揭露一点,要揭露的话所有人都能揭露,什么贾庆林啊、李鹏温家宝朱镕基对不对,都可以揭,但是为什么不能这样揭呢?你这样就乱了,这样你就没有重点了,你就很难把他们都揭开。只有从一点撬开,一点一点就全部撬开了。或者说我们把这个政权推翻了,所有东西自然而然就开了。所以这个策略非常非常正确。不能说一把抓每个人都有问题,准定是错误的。就文贵先生最开始这个爆料说我现在不反习,其实非常有策略的一个打法,因为在共产党现在这个体制,它要倒下一定不是像现在这些民运人士,我不说民运好坏啊,民运们总想借助一件事情,借个老兵事件啊、借个泼墨事件,反正找个事就鼓动大家都站出来,都上街,走上街头就把这个政权推翻了,那都是做梦吧,那真是太不了解中国了。

你这样做只能让更多有正义的人死在前面,不可能按这种方式把这个政权推翻。这个政权要倒一定是在一夜之间,不可能超过两夜,一夜之间就翻天了。 (路德:嗯)
所以翻天以后,谁来治理这个国家?总得有人接盘啊,对不对?谁去接、怎么接,那就是要考虑的问题了。这是真的要考虑的问题。所以说盗国贼也在做着这手准备,他想着制造国际舆论,控制国际的语言,达到承认他们是能够代表中国的这种目的。习近平也在做这个工作,他到处撒钱,到处去跟各国建立关系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想的,让全世界的人承认不管后面有什么样的变革,他是代表了中国的、他能统治中国,能带领中国走向民主的这样一个人。每个人现在的表现都是在做这个工作,如果你现在仔细分析一下,都是在做这个工作。都做好准备了,天是要翻过来了,但翻过来以后怎么办,这是很多民运人士没有想过的问题。他们觉得越烂越好,越烂越好。但文贵呢是最希望通过一种和平的方式能够让政权翻过来,能达到一种慢慢地走向民主法制。这是最希望的。其实按照现在已亡的共产党的下台都是以这种方式。现在不可能用暴动也好运动也好,永远不可能有64事件的出现了,真的,永远不会出现了。一定是一夜之间。那一夜之间翻过来往往 发挥作用的是谁?就是我们以前的中央警卫局,在这时候往往会发挥一些关键的作用。

路德:是的。我们亨利小哥代表的可是中央警卫局里面很多人的真正的心思啊。聊天室下一位。

网友:我想问一下,中国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像幼儿园小孩子啊,打预防针啊,那么多事情出了一波又一波,但是他们是有那种手段把事情一件一件盖过去。然后出了什么人灾人祸啊,像天津大爆炸这么大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所以我们应该用什么方法呢?因为现在看来郭文贵的方法是最好的,现在已经动用了西方世界的政府联合对抗中共,这个已经开始有反应,而且所有的小哥都出来了,我是想说是不是有什么最好的方法我们一起联合起来做一些事情?谢谢。

亨利:我理解(这位网友)是说能不能让天津大爆炸、幼儿园事件、疫苗事件这种事情不会像一阵风一样过去,有什么办法可以制止。这样啊,大家分析一下,中国的所有媒体都是官方的,你可能不知道,人民日报社的社长是有行政级别的,下面分社的社长就是厅级干部。大学里面的校长是厅级干部,听起来多么可笑的划分,一个学校、一个媒体都有行政编制,都有官衔了,那么你就知道他要让这些媒体不发声很容易。现在我们的自媒体又掌握在谁手里呢?掌握在几个大佬手里,这个微信也好QQ也好,能够发酵的自媒体都掌握在几个大佬手里。这些科技大佬们跟上层又有千丝万缕的勾兑,这个大家都知道,就是他们的代持者。他们想让这个事扩大就扩大,想让这个事缩小就缩小,就在一夜之间可以让你全部爆发,也可以在一夜之间让你全部消失。完全掌握在他们手里。所以你想说有什么办法(改变),唯一的办法还是找一个点撬开,把这个体制推翻,让这个媒体自媒体不是个人的,不是这个党的,就全解决了。

路德:您说的一个点撬开,就是这个中央警卫局,中央警卫团,是不是?

亨利:对,这个一定要找一个点撬开,不可能大面积,就搞乱了。文贵绝对是一个大智慧的人,真的。

路德:您觉得文贵对中南海的了解跟您比起来怎么样?

亨利:文贵先生对中南海的熟悉程度,特别是近几年的熟悉程度——因为我以前比较早——比我要多地多,并且他参与的上层的事情比较多,他比我更熟悉。我可能知道下面的一些警卫局的小事情比较多,他对上层知道的很多。文贵很多很多东西他也没说,他觉得说了对他的爆料没更多的用处。我这个不叫爆料了,只是和大家分享一下,验证一下文贵说的这些事情是真的,只是起到这么一个作用。这些黑暗的事情无耻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只是站在我这个角度说出来,更多人能验证一下,帮一下文贵爆料,让他们知道文贵说的是真的。那么站在我的角度我就觉得文贵的东西无可怀疑,盗国贼所做的只有过而无不及。

网友:我想请问中央警卫局的人可以看到路德访谈吗?如果可以看到,他们这种经过长期洗脑的国家机器在关键时候调转枪口的几率有多大?

亨利:他们绝对是看不到的。他们受过严格的保密的和洗脑的过程,不让他们做什么他们一定不敢做的,这是掉脑袋的,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做赌注。他们的手机是警卫局统一配的号码,一段时间就换一批,并且他们的手机上外面的电话一定是被监听的,他们不敢做任何这种类型的事情。在关键时候他们能不能调转枪头?中央警卫局不会的,他会听命令。王少军或者中央办公厅主任发命令他会执行的,他也不知道谁对谁错,所以他只有这一个选择。他们不知道看不到分不清谁错谁是正义,所以他们只会听命令。到现在谁让他调转枪口我们也不知道,是习近平发令还是王岐山发令还是李克强发令,这个我们没有办法猜测,但是他一定听他的上级的,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但是我猜测啊咱们别的战斗部队在在关键时候能不能调转枪口,我想这是有大的可能的。就是说你向89六四再去打那些平民的事基本不会再发生了,有可能调转枪头,因为这二十多年的变化确实变化太大了。并且我上次说我们的战斗部队是不能够打仗的。你想想他们怎么上来的,没有任何一个人通过他的能力上来的,都是政治斗争的产物,走关系都是贿赂上来的,他们哪有作战能力啊,他们玩人可以,打仗绝对不可能的。这样说吧,回到刚才这个问题,警卫局的人谈不上调转枪口,他要抓的人一定是上面这些当官的,谈不上调转枪口不调转枪口的问题,只有下面的作战部队,他们才有可能调转枪口,碰到触碰到人民利益的时候,有可能吧。

路德:这会不会跟您刚才说的理论有冲突?你刚才说这个点只能从中南海这里撬开?

亨利:路德先生,我为什么说他不会调转枪口呢?因为现在警卫局的人会听局长的中办主任的对不对?现在他们说让你抓谁打谁的时候,谁站在正义的一方我们现在分得清吗?我们现在都分不清,战士们也分不清,警卫局的人也分不清。你说是习近平下令抓王岐山呢,还是王岐山下令抓习近平?谁分得清?分不清的话就不叫调转枪口了,只能讲谁在中央警卫局说话好使谁就占便宜了。所以说他不存在国家利益,只存在个人利益。你说如果今天习近平发令中央警卫局组织一帮人把王岐山抓了,那不可能当时调转枪口又把习近平抓了。刚才说了,谁掌握了中南海,谁就掌握了国家命运。我们现在就分不清谁会抓谁,站在谁那一边,连文贵我觉得都迷糊了。文贵上次说习近平现在上台以后做了一些事让他都迷糊,都觉得不应该,是不是?那现在各大常委,就王岐山孟建柱这几个人在贪吗?在盗国吗?你想想什么贾庆林啊朱镕基啊什么温家宝啊曾庆红哪个不该抓?那你抓起来他听谁的啊?不跟我刚才说的冲突,就是警卫局的分不清该抓谁。

网友:我想请教一下,这些中共高官收养的义子义女和他们家庭的混乱关系,以及这种现象是普遍现象还是个案?

亨利: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可探讨的,有的人喜欢收养义子义女可能出于利益的考虑或是亲戚朋友的考虑。我觉得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他想把他的资产找代持人,他不一定通过义子义女的方式,但往往这种高官收养义子义女的目的是为他们自己做事方便。他们不像普通人收养的义子义女是基于亲情的关系,他们更多是为做事方便,对外好说话,这样做任何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能掩盖很多东西。刚才这位战友说的这种情况很多很多,都是出于经济上的目的,或一些别的目的。

网友:再问一下,可能义子义女会为官老爷和夫人提供特殊服务吗?

亨利:他们不需要这样提供。你可能平时听到地方上有些人,像娱乐圈啊义女啊养女啊提供一些服务,其实在官场上更多是利益上的方便。刚才我已经讲了,他们找个提供服务的女人也好,还是处女也好太容易了,高官不需要这样掩人耳目了,高官可以明目张胆了,不需要这样掩人耳目了。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路德:好的,亨利小哥,最后再给您两分钟时间给我们观众总结一下好吗?

亨利:路德先生,各位战友,通过我分享这些信息,希望大家认清盗国贼的丑恶嘴脸,证实文贵的爆料绝对是真的。要坚信文贵的爆料,坚信文贵的大智慧。他有一整套打法,有一整套对付盗国贼的策略。这些策略并不是我们常人所能理解的。你仔细想想,美国为什么现在对中国打压这么厉害,贸易战,对中国的间谍也好科技输出的控制也好,一定有文贵的作用在里面。通过文贵的爆料让更多的国家知道中国的黑手已经伸向了全世界,想在全世界为他们证明,为他们隐藏财富。通过我们信息的分享,让所有战友相信文贵的爆料,文贵的大智慧,更坚定信心,通过我们的爆料,我们离喜马拉雅不远了!谢谢路德,谢谢聊天室的战友们。

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