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袁红冰教授:敦促班农弃绝郭文贵书

2019年09月12日 17:51 PDF版 分享转发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我,一位强权的反抗者,不揣冒昧,致信先生,敦促你公开声明弃绝中共党文化孕育出的邪恶人格,以拯救你的声誉。

对中共姑息养奸的绥靖主义,曾经长时间主导政界和学术界的思想倾向。而你,作为一位有远见的政治活动者和学者,较早撩开绥靖主义黑幕,清晰地看到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对美国和自由世界的威胁;同时,我也注意到,你曾指出,对美国和其他自由民主国家造成威胁的,不是中国文化或者中国人,而是中共的官狗。

正是基於对你上述理念的欣赏,我才有兴趣给你写此信,表达我对你的声誉的关切之情——我不愿看到,因为你的声誉败坏而使你的理念受到玷污。

你,班农先生,一位对政治文化深恶痛绝的“保守主义”者,现在却同中共党文化邪恶至极的人格体现者郭文贵,结成政治盟友——这个现象怪诞得如同天使热恋魔鬼一样令人难以置信。然而,现实就是如此荒诞。

秘密警察头目马建帮派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中失败之後,作为马建帮派贪腐的白手套和线人,郭文贵不得不流亡海外。二零一七年,郭文贵爲“保财,保命,报仇”,宣示要用个人爆料的毒舌缠死他的私人仇敌王岐山。当时,如果有人试图利用“郭文贵现象”让中共暴政痛苦,还应当被理解。因为,王岐山毕竟是中共暴政的灵魂人物,毕竟是中共权力意志的主导者之一;王岐山的痛苦相当程度上意味着中共暴政的痛苦。

时至今日,事过境迁,郭文贵人格之邪恶已经如脓疮溃烂,毒液四溢。

郭文贵曾经一方面爆料王岐山以报私仇,另一方面又试图通过打击海外中共的“敌对势力”,爲中共创立新功,以便再次得中共的宽恕和宠爱,重返中共暴政体制。二零一八年八月以来,在中共把郭文贵视为再无利用价值的政治垃圾抛弃之後,郭文贵便开始集中全部生命能量,用空洞而虚假、荒诞不经而又非理性疯狂的反共政治秀,试图骗取美国的政治庇护。

就是在上述时间节点,你,班农与郭文贵结成盟友——当然,根据郭文贵公开的说辞,你是他的学生;在诸多对郭文贵持批评态度的人士视野中,你,班农先生已经堕落成郭文贵用反共政治秀骗取美国政治庇护的同谋,以及郭文贵蚂蚁帮中的“洋蚂蚁”。一度曾在美国政坛叱吒风云的班农先生声誉沦落至此,真令我爲之扼腕,复之以长太息。

任何怪诞的现象深处都隐藏着某种逻辑。你,班农先生与郭文贵的政治婚姻虽然怪诞,却也必定有其原因。网络世界对产生这种怪诞现象的原因,至少有下述三种推断。

其一,有一种推断认为,郭文贵用光怪陆离的谎言编织成反共政治秀之网,捕捉到班农这只笨鸟——郭文贵成功欺骗班农,使班农错误认为,郭文贵这个被中共抛弃的原秘密警察的告密者,还有剩余政治价值可资利用。

这种推断,不能说服我。我不相信,睿智如你,班农先生者,会被一个只配欺骗无脑蚂蚁的半文盲和荒诞的撒谎者所愚弄。

其二,另有一种推断认为,班农遭到川普解雇之後,就沦为被命运放逐的落魄政客和政治边缘人,其政治影响力迅速枯萎。於是,爲重回政治聚光灯下,班农便与郭文贵,这个由於因无数践踏常识的谎言而驰名网络的骗子结盟——班农试图借郭文贵的“网红”之力,再次吸引社会的关注。

这种推断也不能被我接受。理由很简单,除了白痴,不会有人相信,郭文贵,一个处於破产过程中的奸商恶贾,一个声名狼藉的刑事犯罪嫌疑人,一个用空洞、荒诞的反共政治秀欺骗美国政治庇护的撒谎者,一个卑鄙的滥诉者,一个用污秽至极的语言咒骂妇女和批评者的无耻之徒——一个由於上述原因取得“网红”之称的衣冠禽兽,有能力使一个被命运放逐到政治边缘地带的落魄政客,重新变成政治名星。而在我看来,你,班农先生,显然还不应当被视为白痴。

其三,还有一种推断认为,班农之所以甘心作郭文贵“蚂蚁帮”的“洋蚂蚁”,是因为班农将自己的良知出卖给郭文贵——郭文贵用肮脏的收买班农,是为了利用班农残存的影响力,爲他骗取美国政治庇护服务;班农之所以愿意出卖良知,是因为他被川普逐出白宫後,不仅政治影响力如枯叶凋残,他的政治活动经费来源也日渐枯竭,这种状态下,班农便只好出卖自己仅存的政治影响力,向郭文贵这个中国奸商换取具有“原罪”的金钱。

据网络披露,你,班农先生,曾经以“郭文贵的金钱比上帝还多”的说辞,转达郭文贵对沃勒先生的诉讼威胁。如果这项网络披露属实,你,班农先生就不仅是崇拜金钱超过上帝的猥琐政客,更是与郭文贵有共同政治流氓人格基因的无耻者。

我仍然不愿意,或者不忍心相信上述这种推断——我不忍相信,你,班农先生会用出卖良知换取金钱的方式,污辱你所坚守的反对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理念;我不忍相信,你,班农先生,一位曾经的美国杰出政治活动家,沦落到可以爲金钱而甘愿作郭文贵,这个中共党文化孕育出的蛆虫人格的政治马仔。

以上所有推断的真实性都有待进一步证明;同时,公众仍然在等待班农先生就此作出说明。不过,在这种等待中,班农先生的声誉正在遭受持续重创。

受到权力的放逐,并不能使你,班农先生蒙受耻辱,因为,在权力的傲慢前坚守自己理念的人士,往往具有高贵的人格;缺少政治活动经费,并不能摧毁一个政治家的影响力,因为,与真理一致的理念,往往比金钱更具有感动公众的力量。

但是,无论基於何种原因,也无论任何人,只要落入郭文贵这个邪恶人格设置的政治骗局,其政治命运必将受到魔鬼的诅咒。你,班农先生,正在受到魔鬼的诅咒。自从你沦为郭文贵的“洋蚂蚁”以来,在我,以及一个相当大的多数中国反抗运动参与者和异议人士的视野中,“班农先生”的形象,已经由一个睿智而高傲的政治家,异化成一个近乎丑角的投机者,异化成一个爲肮脏的金钱而出卖灵魂的卑鄙者。这令我有几分伤感——目睹一个政治家的堕落,就如同黯然神伤地注视一朵玫瑰花的凋残过程。

随此信附上一个短视频(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3gMFElJjJQ; 0:59 – 1:03, 2:14 – 2:23),供你,班农先生一閲;短视频的内容如是:班农先生正在发言,郭文贵在班农先生背後,作出几个猥琐、下流的举动。郭文贵似乎要以此表述他对班农先生的人格蔑视和践踏——在郭文贵的心目中,班农先生是可以随意羞辱的小丑。

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时,我仿佛看到生病的雄狮在遭受一只丑陋hyena的淩辱。在此信的最後,我愿向班农先生进一言:如果你真是雄狮,如果你真是壮丽的猛兽,那麽,就请立即公开声明弃绝郭文贵,以证明壮丽的猛兽不会容忍hyena这类丑陋动物的淩辱——即使猛兽在病中也是如此。

此致
敬礼
袁红冰
电子邮件地址:[email protected]
的联系电话:+ 61 407 506 525

在台湾期间的联系人: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总经理李文钦(电话:+ 886 972 072 69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