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访民提交申诉材料 连番遭受暴力对待

2017年07月17日 19:4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大陆持续打压访民。河北省有访民结伴上访却连番遭到当局暴力对待。(谭丽 报道)

河北省定州市访民刘敏杰和高文学,日前结伴到北京市提交申诉文件,却遭到暴力对待。刘敏杰周一(17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他们于上周一(10日)到达后,还未递交上访文件,就被法警拦截,其后更扭伤他的手臂。

刘敏杰说:来了几个法警,还不是最高人民法院法警,把我拦住不让走。有一个辽宁的法警,他用他的手使劲按我的手,把我的手也按伤了。按伤以后,我有给他的领导们发信,但是没人 这个问题

因此他和高文学翌日(11日)就到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东交民巷派出所报警,警方不但没有受理,当值的一位女警员更以暴力驱逐他们。据刘敏杰透露,该名女警员除了多次向高文学喷辣椒水,更使用防暴工具拍打高文学。

刘敏杰说:出来以后,她又推又打,这个(时候)高文学就了,他在外面发现了。发现以后,这个女民警和老高(之间)説话可能不太合适吧,2人发生争吵。吵了一会儿,她(女民警)就拿辣椒水喷他(高文学),连续几次,喷了5次还是6次,把我的眼睛也喷上了。这个女民警还不解气,拿了防暴的叉子,在这个派出所的外面,街上那麽多人,拿了这个叉子打高文学。

刘敏杰表示,待他们走出派出所,又遭到地方法警再次拦截,更将他右边胸部的肋骨弄伤,令他至今仍隐隐作痛。

刘敏杰说:11号报完警以后,在派出所报完警以后,他又从那个地方截住(我们)。把我们这2个人推倒,掐住我的脖子,用他的膝盖,把我右胸肋骨蹬伤了。现在每天晚上都疼得很多东西都干不了。

高文学周一(17日)对本台表示,眼睛至今仍无法睁开,导致失去照料自己的能力,而脖子和胸部亦被大面积灼伤。

高文学说:我现在的眼睛还是睁不开,现在估计大面积烧伤。我回来洗洗刷刷 都做不了。(除了辣椒水喷我)她(当时)最后还拿防暴的叉子打我,在东交民巷(派出所)的门口,老百姓都看到了,老百姓在围观,(当时)她用了辣椒水喷了我5、6次往我脸上,我当时也(眼睛)睁不开,我买了几瓶矿泉水,洗也不行,洗也洗不了。

高文学表示,即使面对这种打压,他依然会坚持上访。

高文学说:我不上访怎麽办,我没路可走了,我死在这条路上。他发生就发生吧,我死都不怕,我活也活不了,现在我甚麽都没有了。我家没家,甚麽都没有了,我闹得一无所有。人活著就是争一口气,我总要争一口气。

刘敏杰为了追究杀害其儿子的凶手,上访10年不但一直无功而还,更屡次受到地方政府暴力阻拦和无理拘禁。而高文学则因曾在银行担任纪检书记,后因告发行长挪用公款而被开除,上访逾19年。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