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反送中”抗争演变成“不合作运动” 年轻人有何心声?

2019年06月21日 21:55 PDF版 分享转发

2019年6月21日,香港年青人选择走上街头抗议,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台,并撤回引渡法案。图为年轻的抗议者在香港立法会外。(美联社)2019年6月21日,年青人选择走上街头抗议,要求香港月娥下台,并撤回引渡法案。图为年轻的抗议者在香港立法会外。(美联社)
My Website

香港的“持续近半个月,由“6.9大游行”开始,民间以和平游行方式表达诉求不果,激发6.12大规模警民冲突,警方以武力清场,逼使更多市民再次上街游行。时至今日,仍未能完全回应民间诉求,特别是的声音。大专学界于是再改变策略,发起和平“不合作运动”,包围政府部门,年轻人到底有何

由“6.9大游行”,到“6.12冲突”,再到“6.16大游行”,香港的“反送中”抗争成为国际焦点,在国际舆论以及社会压力之下,港府承诺暂缓 《逃犯引渡条例》的修订工作,特首林郑月娥也亲自向全港市民道歉,并特别提到年轻人,指自己知道年轻人希望特首聆听,尊重和关心年轻人,知道他们对香港未来充满热诚。

          事实上,在近日连场“反送中”抗争行动当中,主力都是年轻人,他们站在最前线和警方对峙,组织现场物资调配和紧急救援,同时发挥创意发动文宣攻势,透过网络让更多人认识《逃犯引渡条例》的影响,并动员社会各个阶层参与抗争,被外媒形容为“无领袖的自发社运新模式”。

          2019年6月21日,抗议者聚集在香港政府总部外,要求香港领导人下台,撤回引渡法案。(法新社)2019年6月21日,抗议者聚集在香港政府总部外,要求香港领导人下台,撤回引渡法案。(法新社)

          四大诉求未获回应 年轻人游击战式包围政府部门

          到周五(6月21日),大专学界再改变策略,发起和平“不合作运动”,一天之内,以“游击战”方式,先后包围政府总部,警察总部,税务大楼等政府部门。有堵塞道路,堵塞政府部门出入口,期间引起部分市民不满,斥责“不要阻我上班!”,“我要进去交税!”示威者则不停向受影响市民说“不好意思”,并自动在马路上指挥交通,又主动让路给救援车辆驶过。

          年轻人之所以再次走上街头,是因为他们仍然有“四大诉求”。

          第一个诉求,是彻底撤回修例。

          19岁的陈同学说:“政府没有真正说过撤回引渡法案,他们只是说他们会停止,直到他们喜欢的任何时间我们真的很脆弱,只能一直等,直到他们完全撤回法案,我认为作为一个公民,站出来是我的责任“。

          2019年6月18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政府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多次被记者问到能否明确表示撤回修例,但她一直拒绝正面回应。(法新社)2019年6月18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政府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多次被记者问到能否明确表示撤回修例,但她一直拒绝正面回应。(法新社)

          林郑月娥回避市民诉求

          事实上特首林郑月娥在周二(6月18日)的记者会上,多次被记者问到能否明确表示撤回修例,但她一直拒绝正面回应,令年轻人担心“送中恶法”随时会卷土重来。

          第二个诉求,是收回暴动定义。

          20岁的张同学说:“我本身都是一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我都认为这次6.12冲突,至少我们示威者,有部分都真的不是暴动,希望警方撤回暴动这个说法”。

          港府在6月12日当天,就把在金钟一带发生的大规模冲突定性为“暴动”,但其后警务处处长又指自己没有说过“整个事件是暴动”,只是小部分人的行为涉嫌干犯暴动罪,但此说法却与相关法例有所出入,让年轻人担心所有当天参与集结的人都会被“秋后算帐”。

          2019年6月17日,香港示威者在立法会附近手持标语“停止暴力 我们不是暴徒”。(美联社) 2019年6月17日,香港示威者在立法会附近手持标语“停止暴力 我们不是暴徒”。(美联社)

          国际人权组织确认香港警察违反国际人权法

          第三和第四个诉求,分别是撤销对所有抗争者的控罪,和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根据人权组织国际特赦最新发表的报告,确认香港警方在处理6.12示威时,以小部份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作为借口,向大部份和平的示威者使用不必要及过份武力,包括不合法使用警棍及橡胶子弹,违反了国际人权法及标准。

          邓同学说:“我们要的几样诉求都是很简单,想你去撤回,还有想你释放示威者,总之想她(林郑月娥)去听到我们的诉求,但一些很简单的事情她现在也做不到,我觉得她没有资格去做我们这个政府(首长)“。

          高官不闻不问

          年轻人:香港是我们的家,自己的地方要自己捍卫

          事实上大专学界连日来不断重提四项诉求,并要求港府在周四(6月20日)下午五点前回应,但特首办当晚只发放书面回覆,指行政长官已向市民致歉,未来会在适当时候多接触年轻人。被大专学界批评再一次逃避,行为与懦夫无异,于是把行动升级,在周五发起和平“不合作运动”。

          2019年6月21日,抗议者聚集在香港警察总部附近,用塑料包裹手臂以防胡椒喷雾。(美联社)2019年6月21日,抗议者聚集在香港警察总部附近,用塑料包裹手臂以防胡椒喷雾。(美联社)

          冯同学说:“因为香港是我们的家,自己的地方要自己捍卫,如果因为警察暴力而我们去畏惧的话,我觉得不可以因为始终这里都是我们的家,自己的东西都要自己去争取“。

          而力推修例的其中一名高官,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周五(6月21日)发表网志,首度就修例一事引起社会的矛盾和纷争向市民“作出真诚的致歉”,又指会以“最有诚意,最谦卑的态度接受批评,并会加以改进,继续为广大市民服务。”但对于大专学界的四点诉求,她完全没有回应。

          直至截稿前,未有香港高官回应年轻人的“不合作运动”。

          记者:吕熙 责编:胡力汉/陈美华 网编:瑞哲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