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体重43斤贫寒大学生病逝 官方麻木不仁仅说希望她安息

2020年01月14日 21:28 PDF版 分享转发

2020年1月13日,贵州女大学生因多年贫病交加终致不治离世,其悲惨遭遇被多家募款机构用户募集款项。(募款平台之一截图)2020年1月13日,因多年贫病交加终致不治离世,其悲惨遭遇被多家募款机构用户募集款项。(募款平台之一截图)

贵州省一名24岁女大学生,长期在贫病交煎下挣扎求存、致仅的43斤,周一(13日)终于敌不过病魔纠缠,黯然离世。在其生命的尽头,尽管线民倾力相助也未能改变其悲惨的命运,多家官方机构以她的名义募集的巨额捐款却被指下落不明。更令人齿冷的,同天曝光贵州省高官将大量茅台酒倒入下水道,朱门酒肉臭的强烈对比更引爆社会舆情。(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在贫病交逼下离世的,生前写了一首题为《远方》的诗,诗句中充满对改善生活的期昐,也反映作者的无奈:诗中是这样说:

“最后,我将回到云贵高原,在贵州最高的屋脊,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在那里,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我驶向远方。”

但她没能等到这样的一艘船。即使是在民间踊跃捐款凑集了她的医疗和生活费用之后,面对20多年贫病的持续伤害,即使是她已经被转入了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一个多月,但医生也已无力回天。

就在她去世的当天,国家监察委披露的视频显示,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晓光除了贪腐上亿元之外,连价格昂贵的年份茅台,也大批的倒入下水道。

这几乎立即引发了线民的愤怒,他们指出,这是现代版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吴花燕去世后,本台记者联系上其生前就读的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但该校办公室人士指出,校方已经安排有人协助处理,但现在得到相关方面的说法是,希望此事到此结束,让吴花燕安静的离开。

盛华职业学院:嗯,对,她的后事我们现在是有老师在那边陪同他们处理的,然后具体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现在。就是现在得到的消息就是她吴芳燕同学嘛她已经走了,然后就希望大家让她安静的离开。

但在被问及她的身后事依然凄凉,24年的生命形同磨难,怎么能安静时,该学校人士在电话里沉默了,既不挂断电话,也不再说一个字。

本台记者亦多次试图联系上吴花燕家乡,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但该办公室一直拒绝接听电话。

松桃县民在回应采访时称,局长和主任都出去开会去了,她不知道吴花桃身后事的详情。

面对网民一边倒的批评,铜仁市民政局的官员在回应本台采访时强调,吴家一直享受倒了低保,并详细列举其获得的教育减免以及住房安置等相关救助。

铜仁市民政局:他们之前一直都享受低保的,其它相关的教育部门,把她很多的学费都减免了。扶贫部门,也给他们解决了一套异地扶贫搬迁的住房,家乡的乡政府,还有驻村的帮扶的干部,都经常性的帮助他们家,包括他们村委会、周围的邻居们都很帮助他们。我们市妇联,也开展了社会募捐帮助他们家的。我们铜仁市民政局的官方微博,10月30日都发得有官方的正面的回应。

但他始终没能回答,为什么她从高中到大学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在其弟弟患间歇性精神病期间,为什么都只能靠糟辣椒拌饭生存?

铜仁市民政局官员认为,对他们的批评属以偏概全,他认为,在国家政策以内,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办法解决吴花燕一家的困境。但在被问及这个政策本身是否合理时,他则没有回应。

铜仁市民政局:我认为呀,不能完全的以偏概全,政府部门对他们家都是在国家的政策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帮助了。如果还这么困难,还能够有什么好的方式解决呢?

另有消息称,吴花燕在去世前,曾有到国外接受更好治疗的机会,但被其拒绝,并表示不接受国外媒体的采访,避免他们抹黑中国。此举引发自由派人士一片唏嘘。

但要求匿名的公益人士陈女士指出,从目前的相关证据看,吴花燕的困境2个多月前曝光后,她尽管得到了高关注和帮助,但也一定会被官方施加压力。因此,不能苛求一个出于绝境中的人,对于可能失去救助的恐惧。无论时她本人还是家庭,都无力承受被官方施压的后果,所以,她说的那些话,也未必就是真实的想法,而仅仅是因为恐惧。

陈女士说: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的态度也不积极,吴花燕的事情在网上公布以后,他们肯定找她去谈过话,肯定他们是对她表达过关心,然后也告诉她这种事情不宜在网上太多的去传播,所以吴花燕说,政府都对我很好。当一个人出来求助的时候,他获得的关注越多,可能他反而就走到另一面就是,他所有的求助什么的,都会被压制下来。我觉得政府现在的扶贫工作,就像头疼医头脚痛医脚一样,只能解决表面的问题,甚至表面的问题可能都解决不过来。

陈女士还指出,吴花燕式的悲剧在中国广大农村和边远山区普遍存在。陷入困境的中国的老百姓是孤立的,没有一个机制或管道能够让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向谁寻求帮助。他们绝大多数就是自生自灭状态。

据悉,吴花燕在去世前,得到了数十万的捐助,但她也没有想到的是,包括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旗下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专案,也在以她的名义募捐,但最后的资金却去向存疑。

作家陈岚在微博指出,利用吴花燕事件募集上百万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一直到吴花燕去世,所获得的拨款仅仅只有2万。

本台记者就此事致电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但该机构人士称,他们关注到了此事,但相关的资讯,需要直接问9958专案组。但其同时拒绝提供除9958方面的400电话之外的联系方式。但400电话再境外则无法接通。

中国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旗下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利用吴花燕发起的募捐,遭揭露存在严重的不透明状况。如今相关募款专案资讯已遭删除。(募款项目截图)中国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旗下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利用吴花燕发起的募捐,遭揭露存在严重的不透明状况。如今相关募款专案资讯已遭删除。(募款项目截图)

吴花燕系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茅坪村人,大三学生。其4岁时母亲去世,到18岁时也丧父,只剩她和同样患病的弟弟吴江龙在家境贫寒的亲戚家生活。因长期营养不良,其身高仅有1.35米,平时体重仅40多斤。

她的遗愿是能买一些家俱,和弟弟好好的过年,但她的这个愿望没能实现。在2020年春节前11天,她走完了一生。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杨小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