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毛泽东:对女人嘛 就和吃菜一样 老吃一样菜就没有味道了

2018年04月17日 8:49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刘英

昨天发了一段刘英1999年对何方的口述,很多朋友看了留言说的确珍贵。我考虑,手机阅读,篇幅不宜过长,只选了一小段。既然大家感兴趣,今天再把相关的内容续上。

杨尚昆和我谈到过:洛甫(张闻天)反对毛和江青结婚这件事,是使最恼火的,甚至于他可以联系到王世英写的信也是洛甫在里头搞的。杨尚昆是看到过洛甫写给毛主席的那封信的。那时毛主席住在凤凰山下,他把罗瑞卿抓住,写那个抗日游击战争的政治工作,他把这个信给罗瑞卿看了,罗瑞卿就给杨尚昆看了。那时真正是的同志写信给他的,就是洛甫。洛甫信里的那个态度是很坚决的:不赞成他同江青结婚。以后不是毛主席开会就经常骂嘛,说我无非是吃喝嫖赌,孙中山能够,为什么我不能够?后来他们两个的关系就越来越僵了,他对洛甫的态度就不是与人为善的态度,而是讽刺挖苦了。

所以,毛主席后来有些事,他心里有些事,就和我讲。他可以和我谈心,同闻天从来不谈心。毛主席来我们处同我聊天,他也不搭白。他到毛主席那里去,要我同去。我说我去做什么?他说,我讲完了事情,就没有话说了。

杨尚昆自己后来不被信任,也同他知道江青的一些事情有关系。江青的事,有人看到了,向杨尚昆反映。杨尚昆没有乱讲,只向总理一个人讲了。总理包起来,还讲江青好话,所以江青不怎么恨总理,但是恨杨尚昆。这件事,杨尚昆私底下给我讲了,我和谁都没说,连闻天在世时都从没有给他讲过,怕他一不小心露出去。叶子龙等人也是知道许多事,所以后来也说他是杨尚昆死党,被下放北京。

有一次我们和毛主席跟江青一起吃饭。毛主席说,对女人嘛,就和吃菜一样,老吃一样菜就没有味道了。江青听了把筷子在桌子上一拍,扭头就走。闻天很尴尬,只好由我在那里打圆场。

毛主席对江青也是很厉害的。他对江青发脾气时讲,我是党的领袖,是军委主席,我要开除你就开除你!

在过去的特殊环境里,夫妻间或者男女同志之间,有的因为一方坐牢,或者因为工作需要两地分开,或者是为了作掩护当假夫妻弄假成真,故事很多。

在抗大做报告,以自己的婚姻作例子为毛主席同江青结婚做了点解释。陈云原来的爱人叫钟月林,是穷苦人,没有文化,是在瑞金时同陈云结婚的。陈云每天教她识字。长征时她作为地方上的部长上调,参加了长征。她分在休养队,照顾老人和伤病员。长征时陈云过了泸定桥就走了,是准备去共产国际汇报情况的。因为要保密,没有告诉她。陈云的挑子里面有一双草鞋,是我转给钟月林的。到陕北以后,老没有陈云的消息,她以为陈云已经死了。我领钟月林去看宋任穷,两个人对上了象,后来结婚。陈云回延安以后,钟月林去看他,大哭一场,说认为陈云已经死了,对不起他。陈云说,走的时候不能讲要到哪里去,她没有错,同宋任穷结婚很好,宋任穷也是好同志。后来王鹤寿介绍于若木同陈云结了婚。

四方面军里有很多劳动妇女。她们一定要跟着长征,因为她们要是回家就不能活命。四方面军只能把她们带上,把她们编成妇女团,背弹药或者背小孩。所以四方面军带出了不少孩子,而一方面军就一个孩子也没有带出来。西路军失败后,许多妇女走失了,不少同马回子结了婚,六十年后才得到慰问。她们没有文化,也不晓得天下变了。张琴秋长得白白净净的,不像劳动妇女,被俘后让人发现了。敌人认为可能是干部,把她抓起来坐牢。后来她被周恩来要了出来。她有西路军问题,加上又同结婚、离婚,这对她都是有影响的。陈昌浩笔杆子是好的,但他娶了俄国老婆,说他里通外国,整他。对陈昌浩的儿子,后来安排得也不行。

王首道的老婆王其媛当时二十多岁,漂漂亮亮的,在西路军走散了。她文化低,不知道有延安。她一直没有结婚,找了个儿子。解放后她才来找我们。我、康大姐和钱希均要她来北京,我们在钱希均家里请她吃饭。她好老哦,比我还显得老。她找我说,想见王首道。我打个电话给王首道,说她只想见一面。王首道说行,但是老婆厉害,可以在妇联招待所见一面,还送了一点钱和东西给她。后来她还想再见面。王首道说,再见就没有意思了。她回去后,江西抚恤了她。

遵义会议后,在1935年4月被调走,由我接任中央队。过了草地后我又回到地方队,接我的是萧向荣,再后来是吴亮平。

调我离开地方队到中央队,是写的一张条子:调刘英接替邓小平的工作。我对他说,不行不行,我的水平不如小平,那是要会写文章的。李富春说,怎么刘英谦虚起来了?不要紧,有人会帮助你的,洛甫他们可以帮助。后来才知道李富春让我到中央队是有意思的。其实是毛主席让我去的。毛主席很喜欢我的一条,是会做地方工作。

我到中央队报到的时候,洛甫不在,只有毛主席和王稼祥在。毛主席说,你知道是谁调你到这儿来的?我说是李富春。他说是我提议的,你这样下去,是要拖垮的,现在这个工作也没有什么事。王稼祥也说,你干得了,工作就是负责中央队几位领导的生活,做做会议记录,一般小会就不用做记录了。后来洛甫过来,也说事情不多,主要就是对部队做些思想工作。

中央队有个队长,有个伙夫。小平原来是秘书长,大家也就叫我秘书长。中央队实际上也就是中央局。中央队开会,朱德、周恩来都来,有时碰头会主要谈打仗,就不做记录。我做记录没有笔,洛甫有一支从白区带来的笔,就借给我用。我总是记得很详细。洛甫也看看我的记录,审查一下,记得不对的地方改一改。他告诉我,不用记那么多。有时王稼祥也把记录要过去看一下。档案馆里现在还保存着我那时做的会议记录。

到中央队之后,毛主席就问我有没有爱人。他很督促我同洛甫好,还对陈云说,你来当监督员。他和我讲洛甫,给我念过一首诗:"洛甫洛甫真英雄,不会骑马会摔跤",是笑洛甫从马上滚下来,又说他"四脚朝天"什么的。他后来也常和我开玩笑,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说怕生孩子。

在长征路上,我原来的勤务员就到前方去了,洛甫分了一个勤务员照顾我。我到中央队后,有一匹马,一个马夫。行军开始,我还在后梯队的时候,洛甫就常常和我走在一起。他常要到毛主席那里商量事情,而我是不能离开部队的。我那时很尊重他,没想到要他当我的爱人。洛甫对我有意思,我也没有想到。洛甫看到彭老总的勤务员打个马灯,就说这个就是小流萤——小刘英。

二进遵义后,有一天我骑着马去找毛主席、王稼祥他们聊天。我同他们熟嘛!路上碰见邓小平,就和他一起逛老天街。到了毛主席他们的住处,毛主席去前线了,不在屋里,只有洛甫一个人在。这算是一次姻缘缘分。他向我做了表示。我说怕生孩子,又说天太晚,要回去了,明天还要行军,罗迈管得很严格的。过了金沙江,他又向我做表示。

我和闻天在长征路上始终没有同居过,就是怕生孩子,直到瓦窑堡才同居。结婚的时候毛主席跑了来,说不请客就不承认。那时大家的关系是比较随便的。毛主席有时把闻天叫做"青天",有时又叫做"皇帝"。他做过一首打油诗,大意是:风流天子李三郎,不爱江山爱美人,当今洛甫做皇帝,爱江山又爱美人。因为闻天是总*书*记,毛主席说我是风流娘娘。我不承认是娘娘,说贺子珍才是娘娘。陈云同志开玩笑,也叫我"娘娘",我不同意,他说,是毛主席说的嘛!到凤凰山后,毛主席开玩笑,要来我们这里的时候总是讲,我要进皇宫了,见皇帝,见总*书*记请示嘛!赖传珠的爱人孙湘是刚进来的,也爱讲"进皇宫"。我说什么"皇宫"哟!她说,都讲是"皇宫"嘛!

来源:2018-04-16微信:丁东小群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