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我被禁止听“九一三”文件传达

2017年03月21日 6:5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记忆 作者: 陈益南

1971年10月的一天,一位为省革委会举行紧急会议当厨师的,私下向包括我在内的几个朋友透露:出大事了!有一个大人物出问题了!

这出的大人物是谁?那厨师却不言及,只是有些惊恐地说:是一个人民做梦也想不到的人!

没过几天,人们都知道是林彪出事了。林副主席、林副统帅在刹那间变成了“林贼”!

关于林彪问题的中央文件,当时是严格按级别一层一层向下传达的。到了全体群众都可以去听那传达时,就已经是几乎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可是,我却被排除在全国人民之外了。

到如今,我也不知道那传达报告究竟是怎么说的。因为,传达林彪问题的中央文件时,我所在的工厂革委会宣布:凡四类分子、右派分子、历史反革命分子,以及有重大问题的分子,不能听这个传达!

其中,就包括了我。

那时,我是长沙市商业系统一家工厂的开始后,曾做了本单位造反派的负责人。到1970年初的“一打三反”运动时,文革中的造反活动又被重新恢复权力的单位党委说成了是“反党乱军”行为,并对我办了近一年的变相拘禁、没有自由的审查性“学习班”;到1971年夏天开展的“清查五一六”运动时,则又将我列为了“五一六”清查对象。

因而,我便成了本单位党委与革委会认定的“有重大政治问题的分子”。

由此,厂革委会将我列入到不能听这传达的几种人之中。

那天,厂里开大会传达时,我原本也坐在会场中,厂革委政工组长突然一脸阴沉地说:下列人员不能参加这个会,必须立即退场。接着他念了一些人的名字,包括所谓四类分子右派分子及几个原造反派的工人。其中,就有我一个。

众目睽睽之下,退场者自然都是显得灰溜溜的,极度难堪。我也难免此态,同时很为气愤却无可奈何。

所以,我当时对“九一三”事件那个传达报告的了解,都是同事或朋友们“二传”给我的,却并不是正规的原汁原汤。直到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中,我才有机会首次接触、并细读了有关“九一三”事件的几个中央文件。

“九一三”事件当时对我们这些老百姓来说,的确如同晴天来了个大炸雷,那消息传来时,几乎没有一个人敢相信。太出人意料了!后来,林彪问题的一批一批地下发传达后,大家才慢慢回过神来,在思想上确认“林副统帅”也变成反党叛国之徒了。

但是,林彪问题的文件材料中,真正最令人惊骇莫名的,则是那份《571纪要》。那材料之中出现的前所未有的许多咒骂毛泽东、攻击社会制度的文字,甚至使当时照本宣科读文件的人的声音也要吓得变小。

例如,《571工程纪要》中说“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式的,把党内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家长制生活”;明显地攻击毛泽东是“当代的秦始皇”,是“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还说“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而“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等等。

这些话,老实说,当时确实博得了很多人,包括我们这班草根造反派分子在内的不少人,暗暗的认同,认为它说出了当时社会的某些现实。

这一来,原本对林彪问题无所谓、认为与我们老百姓无关的人,相反倒还感觉了林彪竟还真有些“不同”了。虽然,在各种批判林彪的场合中,大家都还是要高喊“打倒林贼”。

当时虽不清楚林彪、林立果究竟搞了些什么名堂,但那份《571工程纪要》中的一些话,则的确是让我以及与我有往来的朋友们,第一次看到了有人对当时那个社会对毛泽东的公开赤裸的反对性表述,第一次看到了有人对毛泽东及其文革路线的严厉批判。很多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当时对社会制度问题、而不是从所谓路线斗争框架,在思想上引发的第一次大震动,恐怕就是由这个什么《571工程纪要》所导致的。

只是,至今我还没弄懂,当时毛泽东为什么会同意让这样一份严厉批判他本人的《571工程纪要》,作为中央文件的材料下发,让全国人民都看到?要知道,当时,即便是要批判某些“反动”的文字,一般也只是在批判文章中,选择性地偶尔没头没尾地露出几句,只使其作为批判文章的微微陪衬而已,这种让“反动”的文字全部公布的事,以前是绝无仅有的。

“九一三”事件与造反派无关,《571工程纪要》也不可能给我们这些正处于挨整境地的草根造反派们带来翻身的信息;但是,林彪问题却引发了“批林批孔”运动,从而有了1973、1974年间包括我在内的草根造反派们,借机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一次大反攻,使造反派们得以再一次回光返照。当然,造反派的反攻,并不是真反林彪,而只是借了“批林”这个口号,矛头却指向了当时在台上而整了造反派的当权者,以求在这新一轮造反运动中,解脱自己挨整的处境。

2011-04-08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