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皇帝是不是臣子的天?

2019年04月15日 10:31 PDF版 分享转发

来源: 张鸣 作者: 张鸣

的,最得意的境界,做之君,做之亲,做之师。既是臣民百姓的君主,又是他们的爹娘,还是他们的老师。天下五达尊,天、地、君、亲、师,除了天地之外,包圆。然而,这样的境界,皇帝无论如何都挣不到。西汉之后,儒术真成独尊,孔夫子变成大成至圣先师,老师这把交椅,皇帝可望不可即了。假装为天下之大父,也只有象征意义。别说老百姓,就是食君之禄的臣子,想要人家爹亲娘亲不如皇帝亲,也是不可能的。魏文帝曹丕,没事捉弄臣子,提了一个刁钻的问题,说是皇帝和父亲均有重病,但只有一丸救命的药,你们是给皇帝呢,还是给你家老爹?群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答话。这个问题,就跟今日之妻子刁难丈夫的那个难题一样:我和你妈都掉水里了,你先救谁?怎么答都是错。在妻子面前,如果回答先救老妈,大不了过几天难受的日子,可如果说不救皇帝,弄不好吃饭的家伙就保不住了。没想到邴原出班,昂然答道:我给我的父亲!面对这样的回答,曹丕想了半晌,居然没有治他的罪。

时期,南朝齐国最后一个君主东昏侯萧宝卷的爱妾死了,自家难受的不行,送葬之时,令文武百官都去,自己哭得一把鼻滴一把泪的,还不过瘾,下令大家一起哭,群臣谁也不买账。皇帝急了,忙说,谁哭,加官进爵!有个小子应声大哭。完事了,大家伙问他,你哪儿来的那副急泪?这家伙说,我家小妾也刚死,我其实是哭她呢。

半壁江山的皇帝不尊贵,统一之后,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也实现不了爹亲娘亲不如皇帝亲的境界。但是做不到,不等于不想做。隋朝第二个皇帝,的确有两下子。他经常自负地说,如果他不是他老子的儿子,即使跟士大夫们比才华,他也该做这个皇帝。但是,他的这个皇帝,做得不容易。原本位置不是他的,费好大的劲儿才挣到手。这个过程,有帮手,主要的谋主,名字叫张衡,跟东汉那位大同名。

皇子争位,大家都得装。然而他的哥哥杨勇,已经坐上了太子的位置,装的劲头就小了,结果被弟弟杨广钻了空子,利用老娘讨厌人家纳妾好色的心理,双管齐下,两头下蛆,最终,杨勇被废,他如愿做了太子,成为最终的胜利者。这一切的谋划,都离不开张衡,所以,史书上说,“夺宗之计,多衡所建也。”

杨广做了皇帝之后,对张衡宠信无比,张衡很快就做到御史大夫,朝廷监察机构的总管,从三品大员。意思是让这个自己人,替他看住群臣。甚至,杨广还特意从太原开道九十里,亲临张衡的老家,在他的家住了三天。这样的荣光,在那个时代,绝非一般臣子可以得到的。

但是,杨广实在是太能折腾了,开大运河,修洛阳城,征伐高丽,一个农业国度,这三件大事干一件,都够的了,他同时三件一起干。到太原,幸汾阳宫,嫌宫室太小,下令扩建。此处是张衡的家乡,如果大兴土木,必定劳动家乡人。所以,张衡仗着自己跟皇帝的交情,大着胆子,对皇帝说了句劝解的话,说是现在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劳役过重,百姓疲顿,能不能缓缓。没想到,这下子,杨广不高兴了,对身边人说,这个张衡,自以为我得天下,都是他的谋划吗?找了个茬儿,就把张衡贬为榆林太守。

第二年,杨广再次来到汾阳宫,张衡来见。杨广本以为这一贬,肯定让这小子吓得够呛,茶饭不思,寝食难安,跟天塌了一样。没想到,张衡还是那样胖乎乎的。原本打算让他官复原职,现在又改主意了,再次打发张衡回了榆林。转身一想,还是不能这样便宜了这小子,因此命他去监造江都宫,好让他下扬州时居住。意思是说,你不是劝我不要大兴土木吗,我就是要兴,不仅我兴,还得让你来操办。张衡还是真心替他的这个皇帝着想,督建江都宫时,能省尽量省。可是,因为这个,他被江都丞告了黑状,说他。墙倒众人推,礼部尚书杨玄感也告发他说,他私下跟杨议论过,说被皇帝杀了的才子薛道衡冤。这一次,张衡的小命保不住了,还好,皇帝在最后时刻,念旧情,将之废为庶人,打发回老家了。没想到,没几天,这个倒霉鬼又被他的小妾告了,说他在家发牢骚,对皇帝不满。于是,张衡被赐在家自尽。临死前,张衡大叫,我为那个人干了那么多缺德事,怎么可能指望!监刑之人,马上把耳朵塞住,下令手下杀之。

杨广心目中,他就是天下臣民的天,他要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所有人,包括他关系特铁的宠臣,只有听喝的份儿。哪怕你功劳大大的,出来劝一句,也不行。天就是天,在天面前,所有人只能说一个字:是。他没想到的是,天下只让他折腾了十四年,几乎所有人都反了,连那个生怕他的江都宫不奢华的王世充,也反了。待在江都宫里的他,望着遍地烽火,只能对着镜子哀叹,大好头颅,由谁来砍呢?

2016-04-08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