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刘刚:不是打倒暴政,而是要解体暴政

2019年02月11日 14:09 PDF版 二维码分享

作者:  ,来源:作者博客,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凤姐的特点是:对谁都不服,对谁都要挑毛病,对谁都不崇拜,不给任何人唱讚歌。

如果中国人都是这种性格,当然不会成就万众一心,不会一呼百应,不会有伟大光荣正确。

如果中国大多数人能都象凤姐这样,能否实现民主不好说,但肯定是无法形成暴政

專制的形成不在於惡霸流氓的存在,而在於太多的人放棄獨立思考,放棄自我而甘當螞蟻,將自己的那一份基本權利拱手送給他們崇拜的偶像,他們總是寄希望於他們的偶像能給他帶來最大的利益。殊不知,當你成為螞蟻的時候,你的偶像都不知道你的訴求和利益了,他如何能給你帶來最大利益?

毛泽东及其他人在当年闹革命的时候,提出的口号也都是什么均贫富、打土豪、分田地、民主自由、人民当家作主,但他们让人们相信,只有团结在他们周围,才能变得有力量,才能去打倒当前的专制。甚至是让人们相信,只要帮助他们掌握了,才能结束现行的专制政权。

这些共产党人,后来还提出什么新权威主义,简单地说就是你帮我成为新权威,我来给你结束旧权威。

你帮我登基坐上龙椅,我帮你将老皇帝拉下马。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你帮我当上新皇帝,我就帮你宰了老皇帝。

这就如同一个狮子对一群猪说:你帮我当上新,我就帮你宰了老狮王。

可是,在几千年里,亿万中国人,就是循环往复地相信这种鬼话,跟一群猪一样,不断地去帮着一个新狮王去替换一个老朽的狮王,所得到回报就是新狮王比老狮王胃口更大。

看看在视频上象魔鬼一样地嚎叫十遍“灭掉中共”,诱惑人的口号就是跟着他可以成为亿万富豪,前提是先给他捐款,当年如果毛泽东共产党也象郭文贵这样,先嚎叫十遍“灭掉蒋家王朝”,再承诺一旦共产党上台每家有万顷良田,前提条件是先给共产党捐款,我敢保证,绝对不会有人帮助共产党上台,也不会有人去给共产党捐款。

现如今,郭文贵如此这般,居然就有成群的蚂蚁群起响应,纷纷捐款。难道中国人真的退化成蚂蚁了?

共产党当年提出的建设新中国的目标和口号也远比郭文贵提出的“郭七条”要诱惑人,即便是共产主义乌托邦也比郭文贵提出的”喜马拉雅“要更具体,更能让人摸得着看得见。这群蚂蚁不是分明要跟着郭文贵登上喜马拉雅然后再一道跳进沟里嘛。

我们看一个人,不要看他给你承诺什么,而是要看他现在做什么。

郭文贵承诺他要帮你赶走日本鬼子,前提是你现在帮他成为象日本鬼子一样强大的新鬼子。

那么,当你帮他成为一个强大的新鬼子之日,那你很可能就会面临两个鬼子,或者是一个更新更坏的鬼子。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郭蚂蚁们所期望的,不过就是一种暴力推翻另一种暴力,一个暴政取代另一个暴政,鲜桃换旧符,换汤不换药,旧瓶装新酒而已。

建立民主制度,不能只是追求着推翻一个现存的暴政,而更要追求在推翻暴政的同时不去孕育一个新的暴政,不去造就一个新的暴君。要将那些暴君扼杀在摇篮之中。

有人说,如果不团结在一个领袖的周围,不组建一个万众一心的政党,就无法去战胜共产党。这纯粹是被共产党给灌了迷魂汤,中了列宁主义的流毒太深的思维。

我们要推翻专制政权,就是要改变专制政权下的分布的极度不均。政治体制的专制,就如同是经济社会的贫富悬殊一样,都可以用洛伦茨指数来鉴定。

经济社会的洛伦茨指数过大,表明财富分配过多集中。

政治社会的洛伦茨指数过大,表明政治权力分配的过多集中,使得少数人掌握太多的权力,造成寡头政治。

我们要改变这种体制,不能仅仅是让一个新寡头去替换一个旧寡头掌握极大的权力,而是改变权力分布,权力分布的德尔塔函数(一个在某一点是无穷大,其他点为0的函数)变成一个接近于直线的函数,或者是一个正弦函数也行。

要改变德尔塔函数的极权体制,你不能指望那个极权者自己让位。过去的方式经常是大家帮助一个人去夺取那个位置,但人类几千年的发展史证明,这种做法从来不会走向民主。

改变极权体制的最可行的办法是每个人都尽力争取和扩大自身的权利和权力,不去充当他人的附庸。如果人人都不充当他人的附庸,那个极权者就不再拥有绝对的权力,极权制度自然就瓦解了。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甘地发起的不合作运动,及非暴力运动,都属于这种瓦解专制体制有效方式。

摧毁专制,未必就是要消灭暴政寡头,也不是象郭文贵那样去嚎叫”灭掉共产党“,而是需要我们每个人都做自己的主人,如果每个人都对暴政不合作,离散暴政,对暴政离心离德,不做强权的附庸,这就会让暴政自动解体。

倒墙项目工程师 @YixYugong:一般的专制体制和极权专制有天壤之别。甘地若在中共治下,等不到他成名就死了

刘刚:学过阻尼震荡吗?

那种用一种暴力去推翻另一种暴力的方式是时间短见效快,但结果就是无阻尼震荡,你不过是从左侧摇摆到右侧,然后还是循环往复地震荡。

我提出的这种对专制集权的离散化,就相当于是有阻尼的震荡,不求尽快地改变从左到右的位置,但求每次真正地靠近目标。

倒墙项目工程师 @YixYugong:一般的专制政权只垄断公共权力,社会,资源,媒体都有相当的自由空间,而极权专制,政权垄断一切,包括思想的自由都被剥夺

刘刚:既然你已经认定你的一切权利都被剥夺,你准备用什么去反抗?用什么权利去夺回那些被剥夺的权利?

我说的是要对暴政离散,离心离德。如果有很多人甘当暴政的工具和附庸,甘愿同暴君同心同德,那么,那个国度就适合奴隶制。就如同猴子适合四肢爬行以及在树上群居一样。你不能强迫猴子象你一样地立起来行走,也不能强迫猴子从树上下来过上人的生活,那是侵犯猴权!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林远翔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