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迫害法轮功 密山看守所马宝生被举报

2019年10月21日 19:51 PDF版 分享转发

来源:正见网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

黑龙江省密山市所长,多年来一直在参与学员。其中有学员玲被他迫害、摔死,他是迫害的凶手。现在,马宝生

马宝生(Ma,Baosheng),1962年 1月 3日生。
工作单位:黑龙江省密山市公安局,职务:所长。
马宝生的妻子:王兰
马宝生的女儿:马娟。

下面是马宝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主要案例。

一、法轮功学员刘桂英在看守所被杀害

刘桂英,密山市水泥预制品厂工人。二零零二年,刘桂英被巡警劫持到密山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被恶警野蛮灌食致死,二十六日看守所所长马宝生造假“死亡证明”,企图掩盖他和医院院长赵曙光蓄意杀人的罪行,对刘桂英遗体强行火化。当时,刘桂英年仅四十三岁。

二、法轮功学员杨海玲被马宝生摔死

杨海玲(Yang,Hailing)女,三十四岁,原住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原工作单位:东海矿九采区绞车工。

杨海玲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处处为他人着想,深得同事和街坊邻居的拥戴,是远近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海玲多次被恶警绑架,遭受多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密山针织厂被绑架,在,马宝生把她毒打致休克,警察鞠红军、刘小虎,用缝衣针往她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扎。孟庆启、杜永山、李刚非法提审她时,给她上大背铐,用针头扎,往鼻子,眼睛上抹芥末油,用警棍电她。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身体极度虚弱的杨海玲被密山市看守所所长马宝生抡倒在铺板上,再也没有起来,休克后没有人救治她,直接塞到医院停尸间的冷藏柜中。家人赶到后发现被冷冻了十个小时后的杨海玲尚有体温存在,照片显示遗体上伤痕累累。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杨海玲尚存的体温渐渐消失。家属强烈要求尸检查明真正死亡原因。马宝生与院方相互勾结根本不给尸检,家属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但几经周折无人敢代理这样的案子。家属在聘请律师的过程中,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多次跟踪、恐吓,直到今天杨海玲冤案仍被搁置,这是中共直接操控司法警察对人民施以杀戮的又一铁的罪证。


法轮功学员杨海玲遗体的背部、腹部伤痕累累

关于杨海玲被迫害的详细信息,请见明慧网的报道:《女儿冤死十三年 黑龙江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黑龙江密山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案例》。

三、杨晓光被非法关押密山看守所被迫害

密山市法轮功学员杨晓光,现年61岁,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有十六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狱警用木板把杨晓光打的头破血流,杨晓光多次昏死过去,右耳被打聋。被热水烫,绑死人床,被灌生盐水。被吊铐,牙签扎肚子。戴太空帽。杨晓光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母亲离世,幼儿远离家乡。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杨晓光和鸡东县法轮功学员杨海玲拿资料从鸡西回密山,在开家门时密山第三派出所来两个警察把杨晓光身上的一部手机和几十元钱抢去。警察把他(她)们两人绑架到密山公安局刑警队车库,晚上给杨晓光上吊铐,刑警队有一个警察拿牙签往杨晓光肚子上乱扎,吊铐一夜。第二天早上把杨晓光带到刑警队审讯室,给杨晓光戴上太空帽,警察拿钳子往脑袋上使劲砸,嘴被捂得很严,上不来气,差一点被憋死。后来把杨晓光非法关押到密山看守所。

看守所让在押人员挑瓜子,杨晓光不挑。看守所长就对杨晓光罚站,不让睡觉。有一天杨晓光炼功,被副所长韩玉民看见了,他领一帮人给杨晓光戴上脚镣子,韩所长动手把杨晓光打得鼻口出血。三天后所长马宝生让杨晓光帮忙去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杨晓光拒绝。

二零零三年三月,密山法院伙同鸡西市法院在密山法院非法开庭,判杨晓光十四年,送鸡西市哈达监狱集训队。

四、季洪波因被强制灌食,多个器官严重损伤

黑龙江省鸡东县银丰乡德胜村妇女季洪波,因法轮功,十年来遭到邪党残酷迫害,她曾被两次非法劳教(其中一次被劳教所拒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中共邪党的监狱中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那天,季洪波到连珠山镇叔叔家串门,在车上,她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被一名身穿便衣警察举报,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刚带几个警察把她绑架到公安局,给她戴上手铐,脚镣串在一起,站不起来,铐三天三夜,强加给她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被非法关进看守所。

在非法关押期间,季洪波绝食抗议无辜的迫害,看守所所长马宝生指使警察恶人强制灌食,结果造成食道损伤,后经医院检查发现心脏、肝、胆、胃、肾均有严重损伤。为推卸责任,马宝生多次威逼家属在写有“绝食死亡由自己负责”纸上签字,并向亲属勒索三百元钱检查费。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