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平民主义民主是中国民运的方向

2017年09月22日 14:01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顾晓军,来源:作者博客,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说白了,中国民主运动就是——民主派,以自己的、理论及实践与特色的主义的思想、理论及实践的一次大比拼、大较量、大搏杀。

而中共,掌握着中国大陆的现政权,那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自然就拥有了实践的大舞台。反之,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导——中国民主派,则不具备实践的大舞台。如是,中国民主派或曰中国民运,也就只有比拼思想与理论了。

那麽,中国民主派在中国中的思想与理论、是什麽呢?也就是,在中国民主运动中,中国民主派要告诉民衆什麽呢?是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吗?既然“没有敌人”,还有必要搞民运吗?我顾晓军,真不知道推崇刘晓波的海内外的人物与团体、是不是都是些白痴?

当然,既然是一场大比拼、大较量、大搏杀,我也可以先批判社会主义的思想与理论、先批判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思想与理论,而後再回过头来谈——我们拿什麽思想与理论、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比拼。省得又有人要说我“打横枪”等等。

社会主义的思想与理论,无疑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社会主义的初级目标是要消灭阶级剥削,终极目标是要建成公有制的共産主义。然,当资産阶级的阶级剥削消灭之後,“无産价级”政权的剥削就成为了现实。前苏联,是这样的;现中国,也还是这样的。

其实,人类社会从来都是私有制。过去是私有制,现在是私有制(社会主义也是私有制),将来还是私有制。也就说,无论什麽主义、公有制的社会不可能存在。因,公有制就是想吃啥吃啥、想拿啥拿啥……而国家,则可想搞核导就搞核导……如是,世界不成无序的了吗?

社会主义的思想与理论站不住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思想与理论同样也站不住脚。大家清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经济思想与理论,是以“不管白猫黑猫,会捉老鼠就是好猫”的方法、沿着自由经济的道路、展开的一场中共领导下的资本主义实践。

对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思想与理论的简要批判,到此为止。那麽,我们重新回到中国民主派或曰中国民运的、自己的思想与理论在哪里的问题上来。无疑,“无敌论”贻误与祸害了中国民运。那麽,“无敌论”的母体“和平理性非”怎样呢?

前时虎啸山庄给我发推:“‘和理非’之分歧争议,多为。和理非,民主革命唯一路径。民主革命就是正法、执法。执法,包括武力,包括民众的武力‘正当防卫’暴力,是非法。暴力革命,是流氓造反,打江山坐江山”。

现在,我正式回复虎啸山庄:既然是“‘和理非’之分歧争议,多为定义不确定”,那麽,就赶紧请一位高人、把“和理非”的定义确定下来。因,用定义都不能确定的“和理非”来指导中国民运,岂不是祸害民运?

除了“无敌论”、“和理非”,就是胡平的“见好就收”了吧?可,“见好就收”的前提是“见好”。然,中国民运从“六四”(以“六四”为起始,显然不科学。然目前只能这麽算)至今,何时“见好”了呢?没有“见好”过,那麽,胡平的“见好就收”、就是种无用的理论。

恕我孤陋寡闻。除“无敌论”、“和理非”、“见好就收”外,我还真不知在民运中、还用过何种理论?而既然自己拿不出理论(指王丹、王军涛等。不含没拉黑我的魏京生、胡平等,更不含与我在推特相互跟随的吾尔开希、刘刚等),为何不用我顾晓军的呢?

我感觉:王丹、王军涛与刚死的刘晓波等,就像王明、博古等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嫉妒、阻碍毛泽东一样,一直在阻碍我及他人在民运中的地位与市场。好像你们与美国联系上了,就是正宗的,别人都不行。然,二十八年的失败记录与一事无成,恰恰证明:你们才不行。

我为民主派提供的、可运用于民运中的思想与理论,已形成了一个立体:有供民运高端人群思想革命的《大脑革命》,有供普通民衆啓蒙的《打倒鲁迅》,有聚集民运依靠对象的《公正第一》,有指明民运方向的《主义民主》(均已出版)。

没出版的,就更多。过去的,有打破精神枷锁的“质疑学派”,有形成“抓特务”理论的《一个弥天大骗局》,有改变战术、灵活机动的“反炒”,有神出鬼没、又抓不住把柄的“游戏战”,有保护好大陆民运群衆的“票友论”等。

最近刚写的,则有撑大民主空间的《“消费热点”理论》,有厘清什麽该做、什麽不该做的《“不站队”理论》,有引导民运群衆保护好自己的《“不被抓”理论》……更有高屋建瓴的《中国民运的思想与领袖问题》、《认知民运理论与理论家》等(这些,都将收入我的新书《中国民运》中)。

而本文标题中所提到的《平民主义民主》,则用“趋势论”、阐述了一个道理:既然权力能从神权、王权向“精英主义”民主转移,那麽,“精英主义”民主也必将向“平民主义民主”发展与过渡。未来世界的争斗,将是“精英主义”民主与“平民主义民主”的动态平衡。

“平民主义民主”社会,讲“公正第一”。而“公衆认为正、方为正”,则是一种良知的“”。“公投”在“平民主义民主”社会,将是常态。在这样的社会中,弱势群体有权进行“街头运动”。在书中,“街头运动”也被理论化(有《街头运动指南》等等)。

总之,在《平民主义民主》一书中,没有虎啸山庄般的含混——既“和理非”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既然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怎麽又“革命”?即便是“民主革命”,难道就不流血?而既然流血,又怎麽可以称之为“和平理性非暴力”呢?

《平民主义民主》不像“和理非”样连定义都确定不下来,也不似“见好就收”般脱离实际,更不同于“无敌论”、近乎于胡说八道。《平民主义民主》,讲“公正”、“民权”、“自由”。她的最大特色是“啓蒙精英”,而不是啓蒙民衆。

过去的人类社会,都是精英压制民衆。即便是社会主义,也是社会主义的精英说了算。因此,精英主导社会的本质没变。而“平民主义民主”,将由每一个人的良知进行“公投”。这样的社会,便不可能专门压制精英。

“平民主义民主”,已在美国与台湾预演——不被社会精英们看好的川普的竞选成功,就是“平民主义民主”的胜利;而川普竞选成功之後,原本是精英的一方,却热衷起了“街头运动”。如此这般,还不是“平民主义民主”运动、还不是角色互换了的“动态平衡”吗?

在台湾,“街头小英”能入主“总统府”,还不算“平民主义民主”的胜利吗?“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讲的是科举。而“平民主义民主”的中国民运,又何尝不是一种考试、一种社会大学里的考试呢?能否成为大陆的“街头小英”,就在于你自己

“平民主义民主”,打破了撒切尔夫人的“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的预言。“平民主义民主”,既是新生事物,更是中国民运的方向。

顾晓军 2017-9-21 南京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