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江淳:杂议中国民主

2017年06月17日 18:0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一个不允许批评的就不是一个民主的政府。讨论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如真的像某些专家所说的:“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是全世界最好的制度”,那任何讨论都失去了意义。但事实并非如此,话语霸权和新闻书报管制已成为一道民主的栅栏,官方的假话和专家的诡辩,已成为真正民主的一大死敌。好在网络裂开了一丝缝隙,给人们勉强提供了一个说真话的场所。

人是站在自己立场说话的,不同的信念和利益导致不同的观点。往海外汇钱的人与供不起孩子读书的人显然不可能有共同的政治理念,后者甚至已丧失了政治理念。这不足为奇,基础始终决定你的思想观念。和平年代几乎是找不到汉奸的,但为某些利益鼓舞吹嘘的专家学者则大有人在。因此,普通发表自己的一点浅陋想法应该被全中国所包容。

30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它也使中国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各阶层的社会矛盾尖锐起来。说起来有些可悲,中国百姓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国民了。他们不求什么完美的社会制度,只要能过上温饱小康的生活就满足了,所谓“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但连教育、住房和医疗都不能很好的时候,国人有想法和呼吁就完全正常了。物价高涨、城市化和全球化的冲击加剧了平民的忧患与危机意识。中国少数的暴富阶层和10亿多艰难度日的平民阶层生活上有着天壤之别,中国最辉煌的一面只是城市人群的一小部分,大部分也就是用人均数字来衡量,中国还是个大国中的穷国。一个发达是没有工人农民和城市乡村的分野的,只是相对收入高低不等,但全民福利保障没有问题。一个把大多数人(农民和城市贫民)排除在外的统计方式是不能令人接受和信服的,一些西方媒体鼓噪的中国即将超越日本、,显然是别有用心的,连地头锄草的文盲农夫和幼稚园的天真孩童都不会相信。一个国家的强大和富足需要几十代人上百年的奋斗,想想大英帝国曾经有多少殖民地,再想想美国拥有多少军事基地就不难理解了。

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到1911年武昌起义2000多年,中国一直实行的是封建专制制度。这种制度在历史上曾经发挥过巨大的威力,创造了辉煌的东方文明;但到了清朝后期这种制度在西方列强的炮舰政策面前已无法生存、土崩瓦解了,天朝帝国的梦幻从此破灭。从民国的三民主义到现在的,我们实行的都是自称是民主政治,大家可以查阅一下相关的宪法资料。但可悲的是这种制度仅仅存在于口头和文字中,并没有彻底落实过。蒋介石集团的统治被史学界称之为“独裁专制”,我们的社会主义仍被西方称之为“集权政治”。我们曾经号称我们的制度有着无比的优越性,但理想是理想、现实归现实。中国的文化传统和国民性格也有强大的历史惯性,这是理想主义者无法解决的难题。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单位,我们几乎都是一把手说了算,你的建议再好也只能保留,严重时甚至招来杀身之祸,连共和国的主席、元帅也不能幸免。政府各级官员都是上级任命,又缺乏强有力的社会监督,任人唯亲、以权谋私和权大于法就不可避免了。一句话:绝对导致绝对腐败!人民参与政治的积极性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由于社会权力被国家政治、经济与文化精英所垄断,人民不能平等分享社会各种资源和财富,贫富两极分化就可想而知了……社会丧失了起码的公平原则,这不是社会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人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人们在获得了足够的经济权利后,自然要索求政治权力,但并不能代表穷人会放弃自己的权利。一定的经济基础是和相应的政治制度相适应的,没有多数国民的相对富有,真正的民主制度是遥遥无期的。泰国政治危机爆发以来,探讨民主政治的声音不绝于耳。美国学者罗伯特·达尔(Robert Dahl)认为,民主的实现应具备五个关键性条件:一、政治上,文官政治,军队和警察控制在由选举产生的官员手中;二、经济上,现代化的市场经济;三、文化上,具备民主的信念和政治文化;四、国内,不存在剧烈的文化冲突;五、国际上,不存在强大的敌视民主的外部势力(包括国内反民主势力)。

丘吉尔说过,除开其他政府形式不说,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也有人总结道:“民主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民主是暴政,民主是无政府,民主是混乱的代名词,民主即使在雅典城邦那个地方也不是说全是好词,民主有自己基本的条件,几万人一个小城邦才能实现民主,现在13亿的国家怎么搞民主?怎么搞你们所说的民主?(司马南)”这种观点是典型的“中国是最好的政治制度”的论调,是为现行制度进行的无罪辩护,不能代表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如果民主是与专制相对立的制度,我们是否要再次选择专制集权呢?那将是人民的悲哀!历史的倒退!现在“拿来主义”已经过时,传统思想大行其道,仿佛西方文化已经没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了,这显然与经济腾飞以及陈旧的“天朝大国”心态有关,值得我们高度关注与警惕!专制是来源于动物的,民主才属于人类。只有人类才能实行有效的民主。

中国几千年来从未照搬过任何国家的制度,50年代我们和苏联也有很大的区别,这是我们的民族文化和经济条件决定的。那些动辄就指责别人宣扬“全盘西化”的论点,根本就不值得一驳,因为中国永远不可能全盘西化。这和中国人骨子里的文化基因有关,个别海外移民为了不让下一代遭受主流社会的歧视,甚至让孩子放弃学习汉语而完全融入国外文化。真是一种悲怆的无奈,但人体肤色还是不能改变的。

中国式民主不能成为国家集权和利益集团攫取暴利的幌子,真正实行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力是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自由、民主、平等、个性、人权是人类社会具有普遍意义的共同价值。中国实行怎样的民主体制需要不断地探索和确立,问题的实质是:民主不是政府恩赐的,民主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民主需要全体公民的精神觉醒和不懈争取!

转自:江淳随笔

来源:新公民运动,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