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美国之音的崩坏比古巴导弹危机更严重

2017年05月19日 23:30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民报 作者: 余杰

中国确实如作家柏杨所说,是一个如海洋一般广阔的“大酱缸”。两千年一以贯之的东方专制主义文化,再加上近代以来从法国和苏俄引入的暴力革命、共产独裁的意识形态,两者相遇,立即产生化学反应,产生优败劣胜、全民“比坏”之毒素,中国乃至整个华人世界由此陷入癫狂状态、个个穷凶极恶、人人厚黑无形,中国共产党因而在中国维持漫长的暴政

即便在民主自由的和西方世界,任何与中国有关联的人物、机构和组织,如果不事先设定楚河汉界,很快就会染上无法治愈的“中国式病毒”,迅速与中共“精神同构”,正所谓:“有华人之处,或与华人交友者,即可闻到酱缸之臭。”比如,促成中美建交的美国政客基辛格、在中国有巨大利益的社团“美中全国委员会”、美国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等,几乎与中共政权融为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体。而近期部(乃至扩展到整个美国之音)的崩坏,又为之提供了一个新的案例。

当美国之音前线记者正在对郭文贵进行现场直播的专访时,美国之音总部下令强行切断信号,使得原订为三个小时的直播采访缩水到一个小时二十分钟,郭文贵尚未到达“扒粪”之高潮,拒绝继续接受录播采访,当场拂袖而去。此事件发生之后,引发全球舆论关注:代表美国国家形象和立国价值的美国之音,居然像傀儡一样被一双看不见的黑手控制;中共对新闻自由的戕害,居然从中国蔓延到美国,到处畅通无阻。

谁也未曾料到,事件的焦点从作为被采访一方的、爆料者郭文贵的身上,迅速转移到作为采访者的美国官方媒体美国之音的身上。美国之音若是在新闻自由这一基本原则(明确写入《美国之音宪章》)上失守,比郭文贵爆料暂时受阻这一具体事件更让人不可接受。郭文贵不仅没有损失,反倒身处“风暴眼”,等于美国之音和中共无偿为他打广告。在“自媒体”为王的今天,即便没有美国之音的平台,郭文贵照样可以在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上自由发声,他还计划召开规模庞大的全球记者会。中共不惜牺牲早年即安排在美国之音的“深喉”也要阻拦郭文贵发声的做法,可谓弄巧成拙。不过,该事件直接危害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国家安全——一旦美国之音变成“中国之音”,则意味着美国的心脏地带已经被中共严重,美国已然处于比美苏冷战高峰时期还要危险的境地。

美国之音变脸成为人民日报

此次美国之音在新闻自由价值上的失守,其严重性怎么高估都不过分,惟一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是当年千钧一发的古巴导弹危机。史家普遍认为,一九六二年的古巴导弹危机是自从美国建国以来,其本土遭到的最大威胁——一九四一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固然使得美国海军损失惨重,但珍珠港毕竟离美国本土有千里之遥,美国可以从容应战;而本拉登发动的九一一恐怖袭击,反倒让全美民众同仇敌忾,引发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给伊斯兰恐怖主义沉重打击。

古巴导弹危机差点引发美苏两大阵营的全球战争。当时,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自以为苏联的实力已经压倒美国,便与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达成秘密协议,在古巴中程导弹,向古巴提供伊尔-28喷气轰炸机。苏联用瞒天过海之伎俩,将几十枚导弹和几十架飞机拆开装到集装箱里运往古巴,其中每一枚导弹都携带有一个威力比在广岛的原子弹大二十或三十倍的核弹头。三千五百名苏联军事技术人员也陆续乘船抵达古巴。

十月十六日,美国总统甘乃迪得知情报后,决定作出强硬回应,为此不惜一战。十月二十四日,在六十八个空军中队和八艘航空母舰护卫下,由九十艘军舰组成的美国庞大舰队出动,从佛罗里达到波多黎各布成弧形,全面封锁古巴海域。美国导弹部队也奉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导弹在发射台上听候指令。美国在佛罗里达和邻近各州集结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庞大的登陆部队,剑拔弩张地准备打一场全球性核战争。

在美国的高压下,赫鲁雪夫终于发现自己实力不足,被迫对美国作出妥协:十一月十一日,苏联将已部署在古巴的四十二枚导弹全部撤走,并答应撤走全部伊尔—28型轰炸机。此举可谓唾面自干。不过,人类由此免于一场毁灭性的核战争。

今天的中共政权对美国和西方的威胁已然超过了昔日的苏俄。古巴导弹危机是冷战的最高潮,走到了一触即发的“热战”之边缘。不过,苏俄的导弹和飞机毕竟只是部署在一海之隔的古巴,离华府还远得很。如果说古巴导弹危机是一处看得见的战场,对美国而言仅仅是伤及肢体的可能;那么,如今由于中共的腐蚀所造成的美国之音的崩坏,则意味着在另一个看不见的战场上,美国的心脏部位已“中毒”。

当年,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清楚地认定,苏俄是与美国对立的“邪恶帝国”,苏联文豪索忍尼辛揭露苏联劳改营真相的巨著《古拉格群岛》在美国热销数百万册;但在今天,大部分美国人对中国的挑战和危害一无所知,对狱中的中国人权活动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处境不闻不问。中国成功地收买了相当一群美国人(当然也包括一部分生活在美国的华裔人士,其中就有若干美国之音的工作人员),让他们觉得中国比美国更加可爱。整个冷战时代,苏俄从未成功控制过任何一家美国的重要媒体,但今天中共却在美国新闻界攻城掠地:不仅美国的媒体十有八九沦陷于中共之手,很多主流媒体上都充斥着为中国涂脂抹粉的荒诞言论。

美国之音中断郭文贵专访事件的真相尚待公布,但根据目前流出的部分资讯可以作出如下之判断:若干美国之音的官僚和员工,虽拥有美国国籍,虽经过安全审查,但其内心效忠的对象并非美国,而是中国的独裁。多年之前,我已然发现美国之音遭到中共之全面渗透:有一次,我应邀参加美国之音记者和编辑的一场派对,耳边听到的全是咒骂美国和赞美中国的声音,恍若身处《环球时报》编辑部。美国之音的招聘方式本身就存在重大缺陷,许多原先在中国各大新闻机构任职的人员,凭借对新闻专业的经验而成功应聘。美国方面并不知道,中国的传媒并非西方的自由媒体,如新华社等媒体充当着半个情报机构的功能。这些身份暧昧的人士进入美国之音、甚至逐步占据要津之后,就举重若轻地将美国之音的部分栏目变成中国政府的喉舌。

荒唐至极的“坏人审查好人”

日前,杨建利、陈光诚、韩连潮等民主活动人士发表联名声明,因对美国之音的现状深感失望,宣布从此拒绝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很多美国之音的听众和读者也纷纷表示,“别了,美国之音”。也有若干中国海外人权活动人士前往美国之音总部门前示威抗议,这在美国之音成立七十五年来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几年以前,的新任台长全面倒向中共,宣布德国之声将与中国央视展开全面合作,并解聘了多名报导中国人权议题的记者和编辑。有中国网友讽刺说,“所谓德国之声,其实是东德之声”。如今,美国之音正在步德国之声的后尘,从美国纳税人支持的、对外推广美国民主自由价值的媒体,蜕变为中国共产党的“驻美喉舌”。很多美国之音工作人员常常出入中共使馆,为中共使馆的节日活动充当主持人,或被待若上宾。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傲慢地说,人类进入网路时代之后,中共若还想控制媒体,如同“将果冻钉在墙上”。如今,美国之音却被中共像果冻一样钉在墙上。令人遗憾的是,FBI和CIA等机构对如此严重的情况熟视无睹。

五月二日上午,美国之音台长艾曼达会见普通话部成员,宣布对龚小夏、东方、李肃、宝申、杨晨等五人停职接受调查决定。同时,艾曼达说,在采访郭文贵被腰斩事件中,美国之音的决定受到中共压力影响是零。

此前,资深记者、前驻北京首席记者东方在推特上披露:“顷接领导书面通知,从明天开始停职,接受调查,时间不定,直到调查结束。被查期间需交出所有电子设备、门卡、钥匙等,不得使用美国之音官方电邮。采访郭文贵团队的所有重要成员均被停职,所幸工资照发,生活暂时无忧。停职期间不得以美国之音记者名义活动,包括写作和报导。遭此处置,实出意料之外。”苦涩之情,溢于言表。

紧接着,美国之音网站发表了美国之音公关部关于人事处理的声明。这份声明称:“在进行全面调查期间,美国之音中文普通话语组主任龚小夏和另外四名普通话语组员工被要求行政休假。美国之音非洲部总编辑斯科特·斯特恩斯担任普通话语组的代理主任,直至另行通知。”声明还说:“在决策过程中,管理层从未考虑过不进行采访,亦未考虑因任何原因缩短进行中的采访。相关决定是基于核实、平衡和公平的新闻原则,这些原则是新闻行业的标准做法,并普遍适用于美国之音的所有语言组。任何语言组都必须采取同样做法,没有特例。”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份声明跟天朝外交部及《环球时报》的口吻一模一样,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难道报道中国的腐败、专制的新闻,也要坚持所谓平衡、公平的原则吗?难道要抄写中共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连篇累牍的谎言,才算平衡和公平吗?那么,在报导北韩的消息时,为什么不大量引用金正恩的讲话呢?大部分时候,中国政府的发言人根本不回答提问,比如此次郭文贵爆料的内容,中国官方连正面反驳的勇气都没有。那么,难道中国政府不接受采访、不提供另外一面的资讯,这个新闻就不应该被报导吗?所谓核实、平衡和公平的新闻原则,成了美国之音高层破坏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幌子。

更匪夷所思的是,遭到调查的是五名在前线采访的、坚持新闻自由原则的记者,郭文贵公开揭露的、破坏此次访问的东亚部执行主编张晶偏偏安然无事,在此次报导过程中立场两度发生根本性转变的台长阿曼达更是置身事外。这简直就是“坏人调查好人”、“犯罪嫌疑人充当法官”。此种调查能得出什么样的结果,人们可想而知。

遭到处分的龚小夏、东方、宝申、李肃等人没有保持沉默,随即发表一份针锋相对的声明。该声明指出,他们是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停职的,并提出具体要求:“联邦政府对爆料的原中国商人郭文贵采访停播的事件进行公平与全面的调查。……我们要求独立于美国之音的联邦机构来从事调查,调查的对象应该包括所有卷入的人员,包括美国之音的。……郭文贵采访被中断的事件仅仅是最近几年美国之音中文部发生的一系列系统地损害美国对华广播、导致工作人员士气低落的最新例子。”这份声明是否能引发白宫和国会的重视,重新组织独立团队展开一场真正的调查呢?

欧巴马王朝遗风与中国颠覆美国的阴谋

就我个人的观察和分析,美国之音的问题主要有两个症结,一是欧巴马王朝的绥靖主义遗风,某些美国政客一厢情愿地将中国看成是笑容可掬的熊猫;二是“富起来”的中共投入巨资,以“大外宣”手段控制海外华文媒体乃至西方主流媒体,美国之音首当其冲成为其“战利品”。

就前者而言,从美国之音台长阿曼达以下的若干高层官僚,统统都是欧巴马时代的旧臣,他们忠实执行欧巴马时代的对华绥靖政策,与狼共舞、与敌同眠。欧巴马本人具有极左派意识形态,其妻子蜜雪儿曾经在白宫的圣诞树上公开挂出毛泽东头像。在欧巴马八年的任期当中,不惜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来讨好中国。习近平并不领情,反而以若干小动作羞辱欧巴马,欧巴马亦忍气吞声地接受(比如,习近平不给来访的空军一号提供舷梯,迫使欧巴马从飞机肚子下钻出来)。欧巴马如此,其治下的大小官员们当然也都对中共卑躬屈膝。阿曼达女士本人从追求新闻自由的普利兹奖得主沦为新闻自由的杀手,这个轨迹也就不让人吃惊了。阿曼达及若干美国之音高层,与中共究竟存在有何利益关系?为何最年来美国之音刻意遮罩更尖锐地批判中共的声音?这些疑惑都应当早日得到厘清,川普政府应当早日撤换不称职的美国之音管理层。

就后者而言,经过中国长期的渗透、收买和精心布局,美国之音早已成为一处“红色重灾区”。当年苏联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今天中共却成功地办到了。在美国之音的诸多毫不掩饰其亲共思想的工作人员中,既有登记注册、如假包换的中共特务,也有拿到中共各种好处的“准特务”或“编外人员”——比如,这些人物的若干亲人朋友还在中国,中共当局通过软硬兼施的手腕,给他们的亲人朋友各种好处,以此换取他们本人的好感乃至合作。久而久之,美国之音就成了中宣部的“下属机构”,反倒对其真正的主管部门美国广播委员会的监督和批评置若罔闻。美国之音敢于批判现任美国总统川普(以此显示他们有新闻自由),却对中共党魁习近平网开一面(以此显示他们的新闻很“专业”,从不报导未经核实的新闻)。正是自由世界的“吞舟是漏”,造成此种怪现状泛滥成灾。

美国之音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美国和西方世界不可放马南山、束手就擒,任由极权主义思想腐蚀美国的立国之本。曾任美国爱达荷州议员的柯帝士·鲍尔斯(Curtis Bowers)曾经拍摄过一部英语纪录片《碾碎美国的图谋》(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该纪录片追溯了共产主义运动在美国的发展过程,探讨了马克思主义与现今美国左派之间的联系,并且分析指出,多年来,共产主义有计划、有步骤地从内部渗透美国,破坏道德、信仰、教育、经济,以期颠覆这个伟大的、自由的国家。今天的中共已取代昔日的苏俄,成为向美国输出“毒素”的首要国家。鲍尔斯在影片的结尾指出:美国正面临许多威胁,“而共产主义的渗透正在从内部毁灭我们,例如‘政治正确’。这让我们失去指出邪恶为邪恶并且站出来与之对抗的能力。”他向美国民众呼吁,必须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一切,如果对此不以为然,“那么少数人会悄然实施他们的计划,我们的孩子和后代将付出可怕的代价,生活在他们创造的社会里,而事实上,后果将更为严重。”

川普任命的高级经贸顾问、经济学家纳瓦罗在其《致命中国》一书中亦指出,中国崛起之后,不仅对人类文明没有任何正面贡献,反倒不断对世界输出使世界、政治、大学、媒体、人性堕落的“精神毒品”。中国最厉害的武器就是钱。“中国的钱让你在甜蜜中睡着,让你在甜蜜中堕落,让你在甜蜜中接受它的控制和使唤,还甘之如饴。钱这武器才不管你是得到什么普利策奖,主张什么立场,主张什么政治路线,都如入无人之地。收买渗透靠的就是这人见人爱的东西。”纳瓦罗分析说,过去,中国很穷,没钱搞外交和公关宣传,在国际社会名声不好,长期破罐子破摔;如今,中国的钱多了,制订出周密、庞大的计划,对西方发动舆论战。由于中国的所作所为,世界各国、各领域的堕落状况,正在快速进行着,世界的“中国化”是可怕的灾难。作者坚信,只要中国不走向民主自由,依旧维持极权和霸权统治,中国的钱越多,世界就越来越麻烦,越来越危险。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苏联东欧共产集团崩解之后,世界并没有像政治学家福山所说的那样走向“历史的终极”。反之,中共对人类文明的危害,超过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位居“世界之最”——这大概是中国多如牛毛的世界之最中惟一货真价实的一个。而自由世界能否打赢这场“美国之音保卫战”,直接关系着自由世界的生死存亡。

评论已关闭。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