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听写文本】郭文贵对大连法院开审盘古案的期待(《法治与社会》第41期)

2017年06月11日 16:0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贵在公开,文章取自网络,不知是否真实,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本供网友交流参考使用,请以视频为准:郭文贵对大连法院开审盘古案的期待-《法治与社会》第41期

陈:各位观众,你们好。今天是新摄影棚开播第一次请到通过Skype连线的嘉宾。这个嘉宾是郭文贵先生。昨天我跟何频在导播室做了第一期节目,今天下午我跟孟玄先生,在演播室做了第一期现场嘉宾节目。请我们的导播把郭文贵先生请进来。郭文贵先生,你好。

郭:小平先生好(合十)。所有的明镜的观众们大家好。郭文贵的推友们大家好。

陈:你这个大家好,好多啊。你是我通过Skype连进来的第一个嘉宾,我非常荣幸。昨天我们做了新摄影棚的第一期节目网言网事(?),您在那儿给我们做广告,说我们在57街。我估计这新闻也不少啊。

郭:昨天晚上的时候有个北京的老领导打电话说:“何频的明镜电视你给拿的钱吧?几大百万美元吧。“ 我说:”那不止,何频很贪的,怎么也得几百亿美元。“

陈:老领导没有与时俱进。不知道明镜独立生存的能力,这么多年来我们在市场上站住脚,基本上就是靠我们自己的自力更生的能力。你要把这话转告老领导,相信老领导看到周期节目后也应该意识到明镜的自力更生能力是相当强的。

陈:明镜作为一个几十年受尊重的华人媒体。经历了这么长的检验,实际上只要坚信一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往心里搁。真相不要怕人家怀疑

陈:在这期节目开始以前啊,说个题外话。前两期你跟我做节目的时候,你穿的都是西装,今天你这个服装变了。有什么讲究没有?

郭:小平先生,你观察的非常仔细。谢谢。今天你要采访的是我们盘古这个案子,在大连的西岗区

这是个中国人的事,而且对我对我的员工,员工的家属,对我盘古事件是个天大的事,这是几年来我们我的员工和家人用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威胁,等待到今天,这是最大的事了。这个忠实的衣服是我自己设计的。我做了六件不同的颜色。

穿过三件,这件这是第二次穿,第一次穿是VOA直播那时候,这是第二次。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一是中国的大事,二这是我们的事,第三这个衣服呢都是标志性的事件的发展,我就赶快,刚才锻炼完,沐浴更衣,换上了全新的中式衬衣,前天到的。连内裤都是新的。穿上这个衣服坐这儿等您这个直播。谢谢!(合十)

陈:好消息啊。我给观众解释一下。今天这个节目呢不是明镜对郭文贵采访的第三集,二是我们临时插播进来的一期节目。第三集节目什么时候开播,我一会儿请郭文贵先生给大家一个明确的说法。郭文贵今天在推特上说:“我的员工今天在大连西岗区纽约事件八点半开庭审理有关盘古公司的案件,这个消息呢是郭文贵首先在推特上推出来的。现在香港的明报啊,以及海外的其他报纸已经关注到这样一个新闻,我们捕捉到这个消息以后呢,及时联系郭文贵,来做这样一个即时性的节目。

郭:谢谢小平先生,是这样子的。

陈:从刚才你谈到你换了件衣服,再到你今天在推特上公布的信息。你说“我听我的律师说,近几天来所有的法律程序准备非常标准。完全按照法制标准前期开庭准备。这让我充满了希望和期待。听起来全是好消息啊!在我听到你好消息的分析以前呢先请问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案件?能给大家先介绍一下吧?原告是谁?被告是谁?这样具体的关于案件的细节。

郭:好,谢谢小平先生。本来我以为你先问我有什么呢,准备了八个字,结果你没问。先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案子由大连市局专案组侦查,移送大连市中级检察院,现在指定大连市西岗区法院审理。案子涉及我们公司全部16人当中最重要的三个人,也是最高的三个高管。第一个是当时的财务总监杨英女士,第二个是公司的常务副总,我们公司没有老总,就等于老总吕涛先生。第三个是我们财务经理,财务副总监谢宏林先生。起诉的罪名呢,第一涉及到骗贷罪,刑法175条。第二呢是非法套取外汇罪。也就是说2012(?)年国家新的修订宪法以后第一条骗取外汇罪。同时被起诉的还有我们盘古公司法人犯罪。现在起诉的是三个人,两条罪,涉及到我们盘古法人。目前情况就是这个样子。

陈:那么骗贷这个问题,主要指哪个骗贷呢?因为我知道财新有一篇报道,(8:17)四月九号,指的是一笔32亿的巨额贷款,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

郭:是的。财新胡舒立在一系列的报道中都是最早知道各种信息的,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到现在为止,文贵和所有的员工家属,没有拿到一个起诉书。我们也没有看到一个有关案情的文件。到昨天为止,现在离开庭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还没有拿到。财新胡舒立说的所有的骗贷罪,外汇罪,还有其他什么罪,过去很多罪名,现在只剩两条了。我感到很欣慰,从21条各种罪尝试啊调查啊,最后落实了两条罪,这是个好事。同时确实不知道所有定罪的依据,理由,在最近这三天来,律师和家属在谈的当中,按照大连市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关于庭前审理的庭前会议和庭前安排的时候,有一些间断性的信息,我得到的。主要涉及到2010年,我对时间没概念。

数字时间是我的盲区。有时候老是颠倒,希望大家注意我这个巨大的缺点。到现在爹娘老婆孩子生日一概不记得。从这一点上说,既不能当政治家,也不能当企业家,也不能当

2010年我们贷了32亿,还了43亿。我很惊讶的是财新未审先判,就给我们定了骗贷罪,骗取外汇罪,而且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据我这两天了解的信息呢跟胡舒立局势报道的是有巨大的出入的,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相信胡舒立女士得到的所谓内部信息啊,经过审理完毕以后,相信信息公开以后,也能验证她有巨大的夸张和造谣的成分。谢谢小平先生。

陈:财新网在报道之后把贷款32亿这一块儿删掉了。你知道吗?

郭:我知道。今天我特别不想谈我关于这个案子的态度。因为我成天在这儿呼吁依法治国,案子没审完呢,我说太多了对审理案子造成影响不好。她当然删除了,她应该删除。她报道失实,本身也不合法。信息来源存在问题。她不仅要删除,他要负责任。

陈:骗贷罪,外头有一些信息。骗购外汇罪大概是指什么事情?好像我没有看到相关的新闻报道。

郭:我到昨天晚上纽约时间九点钟的时候,我收到在大连常驻的一个孩子,专门负责给关押的员工料理生活,接律师啊,接家人的。她发来的一个大连西岗区法院的LCD屏,我们才看到时间地点审理。同时呢,我非常不高兴,为什么律师不能告诉我这两条罪是什么内容,涉及到什么,我真不知道。昨天晚上十点钟给我几篇吧,有关庭前审理的文字,我看了以后有点儿懵。

今天早上又收到断续几篇,还不是全部。我也有点儿懵。有些事我确实不记得了。这个事实我是记得的。跟我所知道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不想就此作出太多的评价。特别骗取外汇罪,我非常惊讶。当年河南裕达是连续三年占了郑州市50%的外汇投资企业。我北京企业前期投资的60-70%来自于境外。我没在国内赚过一分钱拿到境外去,大家可以算账吗,专案组也插查了。我根本不可能说去骗取外汇,这个有违法我绝对相信,犯罪绝不可能。

我看第一被告杨英,第二被告吕涛,第三被告谢宏林,这仨人是我绝对信任的人。我放养式的管理,从来不去管那么细。我看了一些卷宗资料以后呢,我不想说那么多,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完全不了解。跟我掌握的,完全不是事实。

陈:关于审判的消息呢,基本上 所有人都是看了你推特上LCD的消息,披露的时间是6月5号。被告,开庭时间。我去当地网站上查过,我没有查到案件要公开审理的消息。唯一的信息源是你这儿。不像是伪造的开庭通知。我们就相信有这么一个通知吧,你说原来21个罪,现在是2个,这是相对乐观的迹象。是吗?

郭:是的。我觉得跟我联络的老领导新领导让我看到了在依法治国当中各种过去我不知道或者理解不到位,虽然我是多次受到了法律的打压或者不公对待,激起各种不平我才追求依法治国,感同身受。我有经验和说服能力,我又这个本钱。但是我这个案子到后来,特别是最近两三个月来,确实再次给我上了一趟法律课。

新领导啊,为何我发推特的时候推友不支持。我就想说实话,我不会迎合推友们的话。

新领导有几个观点让我非常惊讶,第一个老领导功不可没,非常善良,非常懂法。新领导是个补充。

新领导提出了三个概念,我能接受。

第一我想了解你这个案情最大的不满是什么?第二如何能将这些事情尽快弥补?减少,依法纠正,给一个公正的答案。第三非常明确地说要认真的听你对事情的看法。

回去要认真听所有被关押员工当事人的看法。收集办案人员了解事实的真相。在这种情况下尽可能依法办理此案。

这是我为什么感受呢,因为我不希望说“你把人给放了吧”,那我本身就是不合法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给我员工了解真相,依法公平的结果,我相信对他们未来一生很重要。他们家人现在到了这种情况下了,不差这几天。给他们一个依法公正的说法,更加重要。结果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

特别员工家属到了大连,被大连当地公安,检察院法院,人性化接待安排,依法进行了庭前审理安排,严密的把信息管理通告,都做的非常好,除了我这儿之外,除了其他家属之外。我比较乐观是什么呢?这次大连公检法对这件事情的看待,和律师交谈当中,我们律师和家属传过来的信息呢,他们感觉到非常不一样。不是态度改变了,而是谈的事情都是很严肃很真诚专业,问的问题也很专业,都是走法律程序。员工家属说,我们付出如此代价,如果能让这个地方依法办案,我们也感到欣慰。这不是文贵说的,我代表不了所有员工的家属,这是他们反馈过来的。从这一点上,我感到非常好。谢谢小平先生。

陈:你这个节目现在很多人关注。你这个老领导不断的出现,跟盗国贼频率差不多一样高,我请问一下,你这个老领导能否披露一点儿信息?

郭:老领导啊,其中之一叫何频,其中之二叫。呵呵呵,开玩笑。我把尊重的人统称老领导。我准备过一段时间文贵聊文贵,先把小平何频老领导聊一聊。老领导就是代表着就是案子以及涉及的人跟我沟通的人。不是一个,不是两个,好几个人。比如昨天和我说这个何频57街豪华办公室的大几百万美元是我给的吧,这位老领导退休了将近十五六年了,偶尔和我联系联系。

我今天早上醒来,手机上就满了。都是媒体的,大概有170多个媒体吧,问我是否知道大连的案子要开,都很标准。有些媒体,包括香港媒体,是被邀请到大连,接受采访。这也是我不知道的。今天下午又有4家海外媒体,也有华人媒体,也有外国媒体,到现在为止230多家媒体,都在问我这个事情。相当的关注。

这位老领导呢,当然是看到很多媒体,下属给他报告这事,他非常关注,打电话和我说,明天会有什么样的节目。我就简单的说:“节目安排我相信会引起很大的关注。“ 老领导意味深长,说:”据他了解,这件事对社会影响会很大。他听说的如此审理案件是非常好的现象。“ 说到这就问我一句话:”文贵,你跟我说实话,就一句话。你认为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什么样的感受?“ 我想了想,用一句话说出了我的感受。老领导哈哈大笑,说:“电话我就挂了。”

陈:除了老领导之外呢,你信息里还披露啊,这几天庭审前的安排让我对老领导新领导有新的认识。新领导又是谁呢?

郭:这个新领导暂且不说,以后有机会再说。对新领导相知二十年。甚至一度误会。自从最近开始沟通以来,我开始从抵触甚至敌对,我深刻感受到,这一说有点儿小激动,我觉得人需要沟通,战争还是为了相互依存,不是把对方给灭了。我觉得沟通能避免战争,避免误会。能产生积极的力量,达到你的目的。他有强烈的法律意识。他有非常让我接受的个性,老领导讲法律讲理念比较多,尊尊教诲。新领导恰恰相反,单刀直入,直奔主题。而且毫不掩饰内心对你事情的看法。我喜欢这种感觉。我俩从一开始就要动手了,到后来呢我就觉得说的有理,因为他说的事情,是不是事实,我自己的事情我最有发言权吗嘛,他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他也能站在案件考虑问题,他也不给我讲那么多高大上的话。同时他愿意听我给他的反应,不仅仅是提要求,其他几位老领导吧,最多给我讲的是政治,形势,要求,也聆听,基本上不接受。这位新领导认真的在听认真在想我给他说的问题。他一再强调,不管我们有什么权力,国家领导人授予了我们什么权力,这个事情必须依法处理。对文贵的依法治国的呼吁,这是最好的一个回应。对你的员工和当事人,对社会对国家的法治建设,是一个正能量。他说:“文贵,为什么不能把这变成正能量呢?“ 这句话让我特别感动。

就我一直跟北京接触当中,我一再给他们说:“文贵不想爆料,文贵不想走向敌对的一面,文贵不想走没有回头的路。但是文贵不会放弃我的追求,那能不能听我说说这个事实呢?别光听你们说。“ 还有我一再要求的事情,也是这个新领导所说的,我说我完全可以把这个事情变成正能量。我要的都是国家宪法给予的应该有的。刑法所应该保护的。我的要求是不过分的。

这位新领导说:“只要你要求的是合法的,有证据的,我一定给你答复,而且说好时间。“ 说这个时间内,我一定给你答复。非常让我感动的事情,过去半年来,一直谈,没有时间表。这回有了时间表,小平先生,这是完全不一样的。第二个,不管你怎么说,你千万别提你爆料了,我们怕你了,绝对不是。就是通过你的事件引起了我们高度重视,我们还是要依法办案,依法审理。这个我绝对接受。第三个让我接受,这个事要把它变成好事。变成正能量,我也特别愿意接受。为什么我对新领导呢充满着期待,我对老领导充满了感激。也是这个事情必须的过程和元素吧。谢谢小平先生。

陈:我很高兴啊。新领导居然有依法治国的情怀。我陈小平特别高兴!我这个学法律的人,第几次采访你你说人要有尊严,我也特别高兴。我说中国人应该有尊严。有人批评我,说我被你郭文贵感动,我说我必须感动。如果新领导果真如此,我也感动。我的印象中,北京这个政权,用你的话,盗国贼权力的傲慢,他们根本不知道法治是什么东西。陈小平的名言是他们离法治文明差一万年,你的故事如果真的成为依法治国的一个标志的话呢,我当然高兴。我什么时候应该去领教领教学习学习一下这位新领导,这是我临时性的感悟啊。

关于领导的话题,我要继续追问一个。除了新领导老领导以外,你还有个话题叫老老领导。这个老老领导又是谁呢?

郭:你问的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今天我跟美国有关部门关于我的安保问题给我提供一系列的保护吧,去开会,就问我:“郭先生,能否问个问题,你的老老领导是谁?” 就是我说的这个新领导十天前给美国政府管司法的前高官,对中美司法合作有重大影响的人物,不能说名字,这个人很尊重他。是他和孟建柱书记,中国的公检法,过去几年有过很好的合作。现在退了。他意味深长的给我说:“你说的老老领导我知道是谁,新的领导我也知道是谁。因为七八天前他给我打过电话,他寻求我的帮助。由于我不在纽约,我回到了我的老家了,我给他了回复。我想告诉你MilesKwok的是,我们要保护你,不仅仅是美国政府,一个机关,作为朋友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我也愿意保护你。我特别欣赏的是,你的这些朋友,虽然有些人是想把你逮回中国的,也有人是真心支持你的。私下里说,MilesKwok你们所你听到的社会媒体报道,那都不是真相。他说让他很惊讶,他就问这位老老领导:“为什么你这么说呢?” 他说:”我了解MilesKwok大概二十多年了,我了解这个小伙子,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可以通过他的历史和他的作品他的家庭,和他的朋友,你可以得出答案,不要相信媒体的。“ 所以这位朋友说的时候呢,让我也很感动。后来他说出老老领导的名字,我说是的。我们俩单独聊了一会儿。由于英文水平有限,聊的我们俩都很激动。我相信八成都了解了。

就是说这位老老领导呢很受美国的尊重,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而且这位老老领导和这位新领导,都跟美国政府各种社会关系,都非常的好。对文贵事件的解决有很大的帮助。时机恰当时,我会把老老领导说出来的。这个老老领导跟这位新领导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呢,他们应该是一个战线,站在一边的,也是目前对文贵的事情有巨大的帮助的。谢谢小平先生。

陈:关于领导的三个话题我已经问完了。现在我们在回到你的案子问题上。我们知道在开庭以前,你和北京爆料大战的过程中呢,你们公司几个要上法庭的被告,吕涛啊,财务总监,都闪过视频,说32亿骗贷的问题,穿着拘留所的衣服(画面)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是骗贷。吕涛说安排刻假章,在某个意义上是呼应了财新的报道。我们唯一的疑问是这个视频来自官方了,就是官方在你们这个案子审判以前就对这个事有一个定论。你怎么在这个情况下看待这个案子的审办前途呢?

郭:我充满期待。有一定的自信。我认为这个案子到了结束的时候了。那个视频肯定是傅振华安排的,还有纪委的安排的,这不是现在主管案件的人安排的。这就是我说要把三个关系彻底分开。盗国贼是极少数。严格讲就不占比例。要把政府绝大多数人分开。

第二个要把傅振华,纪委和我的案子分开,因为现在不让他们管了。

第三我追求的目标和我现在这个案子的状况要分开。这三个不能等同而论。他们有相互关系。但是不能相互决定。甚至三者之间关系不能混为一谈。而且三者之间关系要看到背后背景和事情发展的过程。

案子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看到杨英,吕涛,出来录视频,这是傅振华违法违纪,甚至涉嫌犯罪的行为,就像新领导老领导给我说的,未来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也会给社会一个交代。第一这样做法是否合法?案子没审呢?你就把案情泄露出去了,案子没审呢就给我定罪了,让在押当事人出来指证别人,指证郭文贵,既不符合办案规定,也不符合中国法律,当然不符合人道了。

视频当中说的真假,任何有点儿智商的人,他都不会去相信那个,为什么郭文贵随便录一个视频十几万,四十万,九十万来看的,杨英吕涛马健的视频,一万两万,就没人去看。

甚至连外国的朋友说我们完全不采信。今天政府的几个高官和我说,现任和离任的,这几个视频是让我们最为震惊的之一。我非常纳闷,我说:“你们为什么震惊啊?” 他说:“这在美国和西方,任何法律都无法接受。中国的法律什么时候开始建立的?“

我说:“中国的法律主要来源于1922年的苏联时期的法律的引鉴,到了1978年中国才有了刑法,甚至八几年以后才执行了刑法,到了八十年代末期才有了民法。中国法律确实不健全,在逐渐完善当中。我觉得这完全不合法。但是我真没到过那么震惊。我说你们为什么那么震惊。这就是西方他们的法律概念和意识,他们认为人被那出来视频游街指证,这都是巨大的犯罪。这已经不是一个道德问题了。

所以我为什么对新领导老领导,充满了期待呢?他首先认为这绝对是不对的。而且有个处理结果的。在这一点上,也是我尊重他们的原因。这几天案情的进展完全按照法律程序。而且大家看到了,有些案子我是不应该知道的。有些我是当事人,有些我不是当事人。律师家属接触当中,强调的事情,履行的法律程序,都是按照法律程序来的。老领导新领导都在按照他们所说的办。

法律的基础,从秦朝开始,进宫不为私。不能用私人关系代表法律。那三个视频就是进宫为了私。是为了傅振华那些盗国贼们做的事。现在所有按法律程序走是进宫为公的表现。这也是我为什么充满了期待。我还非常积极的看待这件事情。我相信会成为一个好的样板。

陈:你的积极心态呢我也倾向于认同。这两个罪名呢,从21个罪名,缩小到两个。剩下的两个呢,骗贷和骗汇,我不知道骗汇的情况。骗汇最重是七年。前面那个罪呢,即使根据财新的报道,32亿。你提前还了。在法律上没有造成后果,按照法律呢,骗贷应该不是涉及到刑罚的问题。这两个罪的审判在某个意义上,也可能是个形式,这个案子可能最后就是轻判。我有这样一个预感。所有你的乐观积极的心态我也能理解。

我想从这个案子最终的一个预估,想问:“你爆料以来,和盗国贼们或者和权力的傲慢者们的搏斗,是否可以说看到了你所希望的依法治国的曙光啊?或者说你跟北京的新领导老领导之间啊,形成了某种良性的互动啊,是某种妥协啊?是否是整体上一个大盘的改变。

郭:谢谢小平先生。您的问题非常好。我不能同意你的观点。我决策爆料和目前大连这个案件的审理啊,没有太绝对的关系,所有人都会说这是郭文贵爆料和斗争的结果。如果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不是事实,我也不能接受。

这个案子今天老领导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这个问题本来留着给你说呢,现在我主动说吧。

这个案子的核心问题是超期羁押。中国法律的所有问题,都跟超期羁押,和羁押不严肃,还有刑讯逼供,是中国法律和世界上法律相比,最严重,最低级,执法者和老百姓之间最大矛盾。

执法的随意性,对人随便失去自由,对人权人格的不尊重,人性的不尊重。我的员工呢,首先长期羁押,2年6个月吧,接近了两年7个月。任何不做,到三年,你就该放人了。要么你既得判刑了。还有几个月就满了最高期了。我爆不爆料,争不争取,这个案子大势已定。任何了解法律的人应该懂。

175条,很明确,骗贷罪数额巨大,给银行造成巨大损失,给社会造成严重后果,判3-7年或以上。我们没有给银行造成损失,第二没有造成任何社会不良影响,还有主观上没有诈骗去造假。我完全不知道。

这就是几个孩子,想拿这份工资,这份奖金,想把贷款贷成,想出业绩。中国贷款,谁敢说没有贷款中间盖假章,谁敢说,你把我枪毙了我都认了。中国银行的制度就是逼良为娼,你本来妓院里取娶了个小姐回来,你让她向你发誓是处女,你相信那是你的问题。你逼着娼妓说处女,或者逼着处女说娼妓,那是没有选择的。我相信没有一个老板,186个章全都自己看一遍,186个章,老板在那儿盯着,自己去验一遍,是不可能的。甚至有些小行要200多个章,我又不是经营者,我只是一个控制人而已。实际经营者是他们。所以175条所有严重后果都不存在,而且这件事情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你只是怎么解决而已。通过这件事情你也可以看到,他们起诉了北京盘古企业作为法人,我们律师也跟我沟通了,我们也向有关部门承诺,我们企业承认在过去经营中违法,你不能说这件事不存在啊,假章的事情是存在的,有些事实结果是有的。过程不是真的,是假的。同时它必须和中国的司法环境,社会环境,你如果说这些问题,这是普遍现象,不是普遍现象,是必然现象,你把必然现象说成违法,那就是逼良为娼,或者逼娼说假。所以175条骗贷罪,我们可以接受,企业愿意接受违法处罚。我也希望接受一定的经济处罚。关于骗汇罪,到现在不明白。我们企业如果骗汇罪,那中国企业就没有不骗汇的了。我们不存在骗汇的问题。可能在操作当中违法违纪,不合规,这是肯定会存在的。无论如何,我们愿意接受这次开庭依法审判的结果。我相信这一次他们是依法审理的。谢谢小平先生。

陈:既然你对这一次的审判比较乐观,我相信法官的判决你也会认同。法庭文件能体现视频中说的是否真实。在依法治国的努力中,能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案件,能不能体现依法治国?天下人也能知道,通过这个案件,了解你的故事的真实性。我想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案例。

郭:是的,我相信是的。我特别请求推友们(46:14),请求所有的评论家们,刚我还看了郭宝胜先生做了一个点评啊,非常好。我拜请你们,在这个案子上大家静下心来,不要把个人和其他因素放进来。我希望大家冷静的来看这个案子。我特别劝说任何一位,不要说我这件事情是我征服了共产党,爆料结果,是害文贵呢,也侮辱了文贵的爆料行动。

文贵爆料的目的是为了郭七条,郭七条中有依法治国,我们有更高的追求,就是反对以贪反贪,以警反贪,以黑反贪,我们这是很大的目标。这个案子,不管我爆不爆料,都得开庭啊。

我们希望尽早开庭呢,就是我们员工羁押期已经快三年了。犯什么罪,通过175条,和刑法第一条补充规定,骗取外汇罪,他们都应该判缓刑或者当庭释放。今天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大家,我们里面年龄最大的一个羁押者,也羁押了两年零六个月了,凌强先生,昨天已经正式撤销起诉,已经恢复自由了。体重剩了四十多公斤了。我很担心他。他应该今天已经回到家里了。他待了两年多了,他的罪行是非公务员受贿罪,在我们企业融资当中他拿了100万,已经撤销起诉了。

另外十几个人呢,今天开了三个人吗,其他人这几天都有结果。这些人被羁押两年零六个月,两年或一年,这些大多数人呢这几天都会有结果。这些人无论如何都要接受一些事情,我接受这次依法审判,审理,我也相信我的员工家属呢也会接受。这个事情发生两三年了。其中谢宏林的夫人,还有吕涛的夫人,杨英的儿子,受打击是最大之一吧,今天早上第一次听到他们给我发的信息,因为昨天我给他们提要求发语音过去。我们公司派了很多人,到现场,是说被释放以后呢,或者被保释呢,过个火盆走走形式,同时让大家不要过分的悲痛和激动。我们公司同意安排节接,回来统一安排吃,统一安排衣服,不要对外乱讲话。员工家属就让我很感动的说:我们无论如何都接受这次的结果。而且最近这一段时间吧感受到了依法治国在我们身上开始体现。我们受到了尊重,和人性的对待,律师法官和办案人员,都给我们解释的很清楚。我不能代表全部员工和员工家属谈感受,但是员工家属能代表他们自己的感受。我说积极的看法呢,就是因为这个。

为什么说推友们不要说这是爆料的结果呢,因为不是因为文贵的爆料才是这样子的。如果你这样说会把事情变成极端的政治问题了。这样对推友们对我都是个侮辱。大家这么多天忙活,我们爆料有跟高的目标。希望中国真正能达到司法独立,受媒体监督,少一些郭文贵的事件,我们打击的对象是盗国贼,不仅仅是这些人要回家,或者这些人得到审判,这是必然要有的结果。我们不能就眼前这点儿事就满足了。那我们就没有远大的理想了。而且弄的我们成了中国最大的敌对面。这是没必要的。

所以我请求所有的推友和媒体点评人士,不要把这件事情给妖魔化,不要政治化,也不要忘掉了我们追求的核心目标郭七条。而且应该大家对现在的老领导新领导依法治国的实际行动给予鼓励,给予点赞。这是文贵拜托大家了!谢谢!(合十)(51:04)小平先生。

陈:我想补充几句,法律上有个说法,叫影响性案件。如果你这个案件能够成为一个里程碑的事件,推动依法治国或者法治中国,人们就不会想象是你郭文贵单独和他们斗争得来的一个结果。会以为你这个案件整体上推动了法治建设。我希望这个话让新领导老领导老老领导都听见。这个案子是推动中国依法治国,司法独立,走向法治文明的一个过程。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人们以为这个案件不是你郭文贵爆料的结果。我想会有人会提出这样一个看法。

郭:老领导新领导,对事情的态度或看法,或者协调当中呢,起到了一个最重要的作用,这得感谢所有的推友们。真的是推友们把这件事情,推友们每个人的力量可能是很小的,由于推友们形成的影响力对这件事情的依法审理,快速审理,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一点是绝对真实的。不是人家害怕了,不是人家怕你继续爆料了。推友们的民意影响了依法审判,盗国贼们受到了巨大影响,看到了民意。我们的团结冷静追求远大目标的执着力量能让盗国贼们远离我们。甚至于让他们绳之于法。让我们尽快追求到我们想要的目标。让党和国家领导人绝大多数看到这件事的正能量。我完全接受新领导提出的三点。这个案子一定会成为下一步依法治国依法办案,一个很好的样板。这是推友们推动以法治国,为下一代有尊严,有安全,赢得的一个很大的胜利。我们的敌人是盗国贼,这个盗国贼已经受到了重大的影响和震慑。特别像傅振华这号人。谢谢小平先生。

陈:关于案子就问道这儿。我代网友们和我的推友粉丝们,问能否介绍一下明镜第三集的情况?

郭:好的,小平先生。本来定的是6号,因为案子要开庭,推迟到16号前后。因为有一系列的决定,是否接受美国的司法提供的特别保护,我们基金12号开管理会,是否推出这几个基金的董事,和投资委员会的职务,两个重大的投资要最后的决定。这跟下一步中国政府对这个案件的处理有关系。我相信审完以后对所有的事情会有一个处理方案,包括资产,一系列的事情,包括红通啊,会有一个阶段性的总结。这就决定了我的基金是否接受特别保护法案,我希望新领导说的这个事情会变成依法治国和反腐的正能量,一个好的案例。我相信事情能得到圆满解决。我就不需要接受特别保护法案,也就不需要请辞董事会职务和投资委员会职务,而且有几个投到中国和亚洲投资。所以我们三期的节目,可能在16号或者推后一两天。三期的节目,下一步主要谈的是,我过去给盗国贼们爆料,下一步的一些细节,还有一些重要证据的举证,还有一些新的线索。我在这里不给大家说那么细。第三集绝不会让所有人失望。这个事情会成为一个里程碑的事件。谢谢小平先生。

陈:今天就采访这么多。希望有一个积极乐观的结果,我们静待。

郭:谢谢小平先生。最后借用你的平台说一下,希望推友注意,假的郭文贵推特太多了,希望你们上郭文贵的真推特,看youtube要订阅。明镜第三集时间会很长没内容会很丰富。特别是在小平法律博士面前,要谈的更加细节。小平先生的节目我是必看。何频先生的节目必看,宝胜先生的节目必看,有实际意义。对我有提升,对我了解法律,了解媒体,了解真相,有很大的帮助。我觉得明镜现在,目前虽然有了57街豪华办公室,我相信会更加的成熟,我觉得华人媒体会越来越健康。再次呼吁所有的推友们,千万正能量的看待这次大连的员工所有的案子和所有的事情的终结,我期待着这件事情是依法治国依法办案的一个好的样板,好的案例。同时希望员工和员工家属,今天成为走向新生活的开始。他们太不容易了。最后让我再次对明镜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对你们所有的对文贵节目的点评,对推友们,对爆料事件,对郭七条的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陈:谢谢郭文贵先生。谢谢网友的收看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