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高智晟:王全璋律师可能的命运情形

2017年06月17日 21:4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民主中国 作者: 高智晟

这篇文字关涉到的话题对全璋律师的至亲,尤其是他年迈的父母及夫人李文足女士会是残酷的。这是我能想到的,痛苦先从我这里开始——从下笔前。

人实在是太有限了。前阶段有人发来一个标明是全璋女儿歌唱爸爸回家的小视频,一个稚纯小童女歌唱呼唤全璋爸爸快回家。我收到视频先是两天不忍听,心里却总惦记着。终于听的过程中,人性及感情为巨大的悲伤摧抑,几至不能自己。那凄哀童子的扬声里,一个苦难民族的泣血控诉及个体人在野蛮政治面前的无力感震撼人的心灵,我一直紧闭双目,任由热泪涌下。不仅仅因为全璋是我的好友,这时代中国一个宝贵的好人,更因为作为中共死牢的亲身经验者,我心里一直担心全璋的事上会有更大的人间悲剧需要我们承受,之绝不是为了耸动听闻!迄今为止,关涉全璋律师事态的所有发展都出离了黑帮肆虐的惯有规律,无论是相较于他们向来的作恶习惯,还是相较于中的作恶规律,均然。

我们终究不能因着躲避疼痛而不去预备面对可能会发生的现实局面,而任何可能的实在局面也绝不会因我们的态度而生变。冷峻的预备对我们是重要的,这样大家才可能寻找出适宜的应对措施。

记起今年2月份我在《民主中国》刊出的《指定监视居住就是共产党的私牢》文中写过的一段文字,即:“我在被转囚党国挂牌监狱前,累计有过四年多的被中共黑帮‘指定监视居住’经历。记忆中,迄今总犹似梦中经验,恍若隔世事。它所有的设计悉针对着人性中最敏感及脆弱的部分。惊心动魄的酷刑,绵密恶辣的精神煎逼,着意营造了的与世隔绝。选就一间阴森潮湿而永远密不透气的地下室,夏之焖热冬之酷冷的煎逼之苦被人为刻意放大。又专挑选一群丧尽人类感情的人格流氓,每班次两人两小时一轮替,全天候执行着对你的骚扰。你坐着,他们一边一个膝盖顶着你的腿也坐着,对着你的脸吞云吐雾(每班每人被主子赐上一包特供烟),你若站起来,他们一前一后贴着你站着,便在睡觉时床头还一边坐上一人,永不能摆脱,永不见尽头。头几月里,人真至一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绝望(贪官陈韶祖发明的这套被国保称为‘魔鬼式看管方法’迅速得以在全国推广,终于有一天,他本人成了这‘魔鬼式看管方法’的受害者。据士兵言,说他自己对这种‘巧合’有万端的感慨)。”共产党私牢的邪恶及对人生理能力的恐怖残害程度实在是在地狱以上的。

根据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共产党只有在以下三种情况下会对全璋律师的情况秘而不宣。

第一种可能的情形便是人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是所有文明人最不愿意接受的,却不是没有可能。共产党在中国制造了的惨绝人寰的悲剧实在是多如牛毛,李旺阳先生之死、彭明先生之死实在是殷鉴不远。

2007年91月21日那次酷刑持续期间,我每至白天有昏迷情况发生,当天夜里一定会反复出现有人数次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类似笔的强光照射器具,掀起眼睑照射,这是说明他们担心出现,另一方面也正说明,施暴过程中有造成死亡的可能。

“709”这种全人类瞩目下的暴虐人权事件里,死亡也是最高当局所忌惮的,挂着个人相于他们还有着价值的。出现了这种局面或下面一直拖着隐瞒不报,或最高当局掌握情况后不愿在前引爆民愤的情形都是可能的。

第二种情况是酷刑可能造成恶劣而醒目的肢体伤残结果,十九大前不便放人,或全璋律师绝不接受任何以掩盖罪恶真相为交换条件的释放。

第三种情况是全璋律师既绝不屈服,更绝不作任何妥协,形成无限期非法囚禁僵局,这正是2009年至2011年年底我经历的局面,双方僵持35个月(其中军队累计23个月)后转入挂牌地狱。

北京市于姓警察头子(现在已经清楚,他手下打手们一直说他是于泓源是个欺骗。去年北京当局公示退休的于泓源是真货。那位专门负责与我交涉几年的“于局”也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秘密警察和反“邪教”)曾在一次谈话中威胁我说:“不给党和政府任何余地(指屈服或妥协)就别想走出这个门(指秘密囚禁室),毕竟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党和政府没了余地你就不会有余地,需要关多久就关多久。能在这种环境里耗着的人,丫的就他妈的是牲口玩艺儿才成,回了社会也他妈的是个祸害。”结果一关就是二十几个月。全璋律师属于这种可能性的继续关押情形不能排除。

一些人可能会疑问,既不屈服,又不妥协,那直接判刑不就了事啦!那是对共产党邪恶了解的肤浅。对于无法无天的共产党强盗们而言,在这片土地上出现个把绝不屈服的灵魂是天大的事。我和他们零距离交涉了十二年了,那些强盗头子们的一律心态是,接受一个他们压不服灵魂,直比使他们吞屎还要不堪。

也有人会疑惑:既然能杳无音信地一口气关押你三十几个月,的杳无音信毕竟才二十几个月,没有什么特别的。这是忽略了一个根本的区别,即黑帮是法律的名义羁押王律师的,这种羁押有许多诸如期限,对侦、控、辩、审各方的程序拘束,权利义务限制等标志的,而对我的囚禁则纯粹是黑帮式的,没有任何拘束的。

尽管只一次见面,但我赏识全璋律师。使他向黑暗屈服是个大困难,只是这种坚持付出的人伦牺牲太巨大了,苦了他的亲人,尤其是父母及夫人和孩子。

尽管全球正义力量千呼万唤,共产党邪恶势力恪守愚蠢及暴虐人权罪恶的气焰未有丝毫消减。709事件的两个核心人物的尚在不卜中,全璋律师生死不明,屠夫先生仍被黑暗势力野蛮囚禁中。而作为709历史事件一部分的江天勇律师最近又被反动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709反人类暴行肆虐下去的邪恶意志昭然。

共产党已没有了能力结束709的罪恶。共产党也不再会有彻底解决709事件的历史机会。然而,全球正义力量的力搏势头不可止歇。于黑暗压逼里承受的勇士们而言,这种力搏势头的继续,在共产党罪恶生命结束前是十分宝贵的。

2017年6月21日于陕北村里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