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香港民主党:一国两制走样变形

2017年06月18日 22:46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海彦汤惠芸

党举办回顾主权移交20周年研讨会(美国之音汤惠芸)

今年是香港主权移交20周年,民主党近期举办研讨会,回顾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情况。党主席胡志伟公布文件表示,一国两制已经“走样”,高度自治已经“变形”,呼吁北京大幅削减中联办编制,停止干预香港事务。民主党同场发表首份文件,回应近年冒起的本土思潮,表明“既不容许香港走向‘一国一制’,亦不支持香港独立”。

香港民主派最大党的民主党,最近举办研讨会回顾主权移交20周年,邀请亲北京的建制派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公民党创党党魁余若薇、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时事评论员绍等嘉宾出席,探讨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情况。

刘锐绍:一国两制原是相辅相承

刘锐绍发言表示,1980年代他在香港《文汇报》担任记者,驻期间曾经采访中英谈判香港前途问题,听到当时如何构想一国两制。刘锐绍表示,以前在英国或者北京采访的时候,提及的一国两制两者是“相辅相承”,即是平衡对待,但是2003年71大游行之后,北京内部开始调整“一国先于两制”,刘锐绍认为,2003年之后一国两制已经开始“走样变形”。

刘锐绍说:“它(北京)现在用的词语是甚么呢?是‘一国高于两制’,跟着到近这几年来,直接讲明是‘香港没有剩余权力’,中央给多少就给多少,大家可以跟它当时(1980年代)一开始讲的‘相辅相承’,两制的地位是不被贬低的。”

对于一国两制未来的发展,刘锐绍表示,希望北京依法办事,按中国订立的档案法,30年后要解密,应该将当年起草《》的会议纪录公开,不然当年有参与起草的人士相继去世之后,就不会有人再记得一国两制的原意。

余若薇呼吁关注法治转变

公民党创党党魁、香港大律师公会前主席余若薇发言表示,主权移交20年,观察法治的转变,最重要是看当权者如何看法治的问题,以往中国领导人常说“以法治国”,这已经是很低层次只讲‘秩序’的观念,到最近中国委员长张德江发表8千字讲话,将法律定义为解决问题的“武器”;《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表示,释法要制度化、常态化,成为保障一国两制的法律“利器”。

余若薇表示,张德江和饶戈平对法治的观念都不正确,香港大律师公会在主权移交前,已经向北京表达最担心《基本法》158条有关释法,而香港主权移交20年来,中国人大的5次释法,以去年针对《基本法》104条的释法是最差的一次,因为当时针对立法会宣誓风波的司法覆核,连第一审法官都还未有判决。余若薇认为,这次释法令香港的法官审判时,将中国的观念“照单全收”,而不是按香港实施的普通法。

余若薇说:“我相信大家可以有一个判断,就是说我们回归(主权移交)之后,法治特别是梁振英作为去告别人,这么多DQ(取消议员资格)的案,还有陈浩天那个确认书之后的选举呈请,这些都是我觉得大家是很需要关注,但是报道其实不是太多。”

李柱铭:英国人做到的中共做不到

1980年代担任《基本法》起草委员、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发言表示,当初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构思一国两制、50年不变,是希望中国在50年内学习香港的资本主义,以及法治、自由、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令到整个中国都能够进步。

不过,李柱铭表示,一国两制实施20年,并没有按邓小平的原意,现在已经变成共产党治港。他认为,北京不应该拉低香港变成另一个澳门,希望中国领导人有智慧、远见和信心,不要再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否则英国人在香港做到的成就,中国共产党做不到。

李柱铭说:“不是现在的‘治港者’对自己这么无信心,管不了香港,是管不了香港,我不用怕它(北京)。我们起草《基本法》的时候,鲁平(前中港澳办主任)跟我说了不知多少次,英国人在香港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一定做到。我现在看到(主权移交)20年,英国人在香港做的事情,中国共产党到现在为止是做不到。”

叶刘淑仪:一国两制精神在包容

建制派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发言表示,主权移交、一国两制20周年的前夕,听到很多中国的声音,也应该要听听香港人的声音,因为她认为一国两制的精神在于包容。

叶刘淑仪表示,1980年代初中英谈判期间,她在港英政府担任首席助理保安司,她相信当时谈判的时候,中方是以为将1984年香港的现状接收。当时香港的现状是没有普选、完全没有立法会选举。后来英国将议会制引入香港,1985年有立法会功能组别选举,1991年有立法会直选,这些转变在中英谈判期间,中方都没有预料。

叶刘淑仪表示,近年北京不断强调话语权必须得到尊重,隐含意思是北京感到话语权不受尊重,她相信与《基本法》23条未能立法、国民教育被搁置,以及中国人大释法被反对有关。

叶刘淑仪并表示,《基本法》实施20年还有两条未落实,包括23条有关保障中国国家安全,以及45条有关普选特首,她认为政治问题不解决,处理经济问题也会事倍功半。

叶刘淑仪说:“作为立法会的一份子,当然期望新政府上台,能够在如何拿掐一国两制、一国与两制之间做好桥梁、做好沟通,拿到一个真正的平衡,要做多些工作,让我们还有27年的落实,更加令到双方都满意。”

民主党文件指一国两制走样变形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在研讨会上,公布一份题为《回归二十年,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的文件,检讨一国两制在香港实施20年的情况。胡志伟表示,一国两制已经“走样”,高度自治已经“变形”,北京必须重回一国两制的正轨,不能违反《基本法》的原有精神,香港内部事务必须完全由香港特区政府处理。

民主党呼吁,北京大幅削减中联办编制,停止干预香港事务;重启政改,撤回中国人大8-31决定;未有双普选前,不就《基本法》23条立法,全面停止越境执法,放弃制度外暴力。

民主党首次公布文件回应本土思潮

民主党副主席罗健熙亦在研讨会上,公布一份题为《站在历史巨人肩上─民主党对香港与中国关系的回顾及展望》的文件,是该党首份回应近年冒起的本土思潮的文件。针对香港未来的宪制主张,民主党表明,“既不容许香港走向‘一国一制’,亦不支持香港独立”,认为在现时主权框架下实践最大程度的自决。

罗健熙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是民主党首次表明该党对本土的立场,党内经过很长时间的讨论及辩论,他们认为本土思潮是香港人不能改变的思潮。

罗健熙说:“回归后才出生,现在已经20岁的年青人,他们在整个成长的过程当中,所经历的全部都是感觉自己被共产党打压,以及觉得香港被共产党搞衰的一个过程,他们的本土想法、本土思维你是不能改变的。”

罗健熙:自决不包括香港主权自决

不过,罗健熙强调,民主党主张的自决,不包括主权自决,因为主权自决除了一国两制与港独,也不能避免将中国全面收回香港的自治权、实行一国一制的选项,这是极大风险的政治赌博。民主党主张的自决,是有关香港内部事务的自决,不受北京干预。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接受传媒访问表示,这两份文件会交给北京以及候任特首林郑月娥领导的新政府。

尽快落实真普选乃关键

胡志伟说:“我们这两份文件都是我们自己在香港社会,无论是社会运动,以及国两制的实践当中,我们觉得是一个重要的回顾,因此我们会用我们的渠道交给下届(香港)政府、交给中央政府(北京),让他们知悉我们在文宪上的看法,而不是只是通过传媒,一句半句去理解我们的想法。”

民主党认为,在主权框架内达到港人为香港事务作主的目标,是对香港最有利、震荡最少,并获市民及国际社会支持的方法,首要工作是尽快落实真普选,“这亦是根本的、唯一的能减少市民流向港独或主权自决的重要变项”。他们重申以非暴力抗争作原则,同时提出检视《基本法》落实的情况,愿意与香港市民商讨是否作修改。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