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发神经的童话世界

2017年07月17日 21:32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苹果日报 作者: 古德明

波七月十三日下午谢世,十五日上午即焚其尸,下午更出海扬其灰,唯恐他埋骨处化作新黄花冈。他兄长刘晓光随即遵命会见记者,照本宣科:“晓波身后事,由我和弟妇刘霞决定,政府没有强逼海葬。晓波去世之前,得全国、全球最出色抢救,只有我们社会主义中国才做得到,感谢党和政府……”他一次记者会上,三次感谢党和政府隆恩。

英国《动物农庄》(Animal Farm)第九回说,农庄由猪猡统治,其领袖拿破仑把老马拳师卖与宰马商,却遣亲信告诉治下的动物:“拳师送了去威林登医院,获马匹专科医生悉心,临终时,我陪伴在侧,听到他的遗言:‘拿破仑同志万岁!拿破仑永远是对的!’”这个童话,一九四四年写成,中共今天又重演一次。

当然,中共深知国际上其政权还余下多少信誉,所以特别邀请美、德两国专家探视刘晓波,以证明他获“最出色肝癌专家”治疗,不过,他们连美、德专家的意见都剪裁窜改,把“刘晓波可安排出国治疗,治疗可用其他方法”等,改为“他不宜移送外国治疗,治疗已无更好方法”。中共又发表“刘晓波亲友凭吊遗容”录影片段,不过,刘氏好友如野渡、莫之许、温克坚等无一在场,在场者或说是监视刘晓波遗属的安全保卫局人员,有些更用特技弄得面目模糊。中共又展示刘霞手书,说“从速从简火化海葬晓波遗体,乃吾所愿”,不过,刘氏夫妇好友廖亦武前一天深夜才接到刘家短信,说“我们正被迫同意当局对晓波后事的安排,要不留一丝痕迹”。中共的社会主义童话真是人道得可怕可哀。

刘晓波当年草拟《零八宪章》,刘霞读后,预感不祥,刘晓波笑道:“你患病啦,没事的。”刘霞的确患了神经病,因为她活在一个发神经的国家。不尔,则刘晓波鼓吹中共宪法所载人权,怎会被中共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入狱十一年;刘霞又怎会连罪名都没有,就在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一直被严密拘禁。

孟子曾称许周文王之治:“泽梁无禁(百民可以打鱼),罪人不孥(处罚罪犯,不株连妻子儿女)。”(《孟子˙梁惠王下》)汉文帝就有一个罪人不孥故事:淮南王刘长谋反,事败被废,谪居蜀郡,路上不食而死,遗下四个儿子,“年皆七八岁”。文帝怜之,封“四人为列侯”。难怪后人赞道:“孝文皇帝除诽谤(不以言罪人),去肉刑(废除酷刑),罪人不孥……”(《汉书》卷四、五、四十四)。习近平最近来港,说香港要“加强民族文化教育”,那么,请他自己先读读《孟子》,读读《汉书》。

中共中新社说:“刘霞目前是自由的。”外交部说:“是法治国家。刘霞离不离开中国,中国政府不会过问。”但是,这个法治国家的自由公民刘霞,一举一动显然都在当局掌握之中,朋友没有一个和她联络得上。她大概又发神经了。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