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最新报告:中共继续强摘器官

2018年07月12日 2:03 评论 PDF版 二维码分享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苏智敏

报告介绍中国器官移植与捐献系统的最新状况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2018年6月30日至7月5日,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第27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7月2日,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COHRC)发布了题为《中共在改革的幌子下持续强摘器官》(Transplant Abuses Continues Despite the Claim of Reform)的341页最新研究报告。

这份最新报告发现,中共以改革为幌子,继续强摘器官。同时以调查统计数据打脸中国器官移植发言人黄洁夫的说词。

据中共官方数据是中国每年有1万~1.5万例移植手术。但在2016年,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及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共同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手术约为6万到10万例。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在今年5月24日世界卫生大会的一场名为“器官移植服务的全民覆盖”的边会上,中国人体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在会上宣称,从2010年1月到2018年4月,中国已累计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17,085例,捐献大器官突破4.8万个。黄洁夫以此数据反驳“每年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的指控。

真实的数字

但在7月2日,COHRC执行主任格蕾丝在最新报告指出,中共官方给予的移植手术量是明显低估,仅几家就可超过:

以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为例,该中心拥有500张器官移植床位,2006年增到500~700张,2013年移植病床利用率为131%。以500张床位、100%床位利用率和平均移植手术住院时间4周计,该中心每年施行6~8千例器官移植手术。

报告引用一家韩国主要电视台播出的2017年10月对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实地调查显示:

来自中东、韩国等国的病人在医院附近酒店等待数日或数周内即可获器官移植;若向医院基金会支付特别捐款,将加速器官移植进程。该中心大厅的布局图中赫然显示多个国际器官移植病区,国际移植部护士向调查记者透露在头一天该部就完成了8例移植手术。调查组还观察到该中心的十多间手术室被全天使用,这与已拥有500多张专用移植床位满额后,将外国病人安置在附近的几层酒店,意味着该中心每年进行数千例器官移植手术,向中外患者按需提供器官移植。

COHRC在报告中还列出了其他数字: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朱继业在2013年称,该医院曾在一年之内做过4000例肝手术;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网站显示,已有数万患者在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接受了肝肾移植;2013年,某家医院在一个下午同时做4台心脏移植手术;2016年10月,一家医院同时做16台移植手术(其中10台手术是心、肝、肾移植,6台是眼角膜移植)。

器官来源一变再变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国官方给予的移植数字与国际学者调查得到的数字,存在极大差距。为回应国际社会的质疑,一再更改器官移植数量及器官来源的说词。

COHRC新报告指出,中共虽承认使用死囚器官,但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在2000年处决死囚约1万人,之后一直下降,加上健康原因,能使用的器官仅占中国移植供源的零头。

不久,中共改高调宣传公民自愿。2010年3月,中国开始公民捐献器官试点运行。三年后,在鲜有捐献的情况下宣布在全国全面铺开试点,并称公民捐献占器官来源的比例达到23%,到2014年8月增至80%,2015年1月达100%。同在2015年,中共宣布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完全转向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新报告表示,中共宣称在几年内就走过其它要用数十年才能建立的捐献系统的过程,从而“一夜间”实现了中国器官来源的转型。

截至2017年底,中国器官捐献官网显示自愿捐赠器官登记人数达到373,536人。但自愿捐赠者不可能“按需死亡”及器官有时不见得都能使用。COHRC基于美国登记捐献与实际捐赠的比例,估算中国37万3千位器官捐赠登记人仅可产生29位实际捐赠人。

公民捐献无法解释中国庞大器官移植来源,黄洁夫又辩说器官真实来源是ICU,医院重症监护室。但新报告认为,由于运作不透明,ICU的实际获取器官数量无可获知,

COHRC对各地媒体和捐献管理机构发布的历年(包括来自ICU等未登记捐献在内的)实际捐献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其汇总的数量甚至远远低于中国官方承认的1万到1万5千例的移植量。报告批评,公民捐献不过只是中共洗白器官源的一个幌子。

国家组织驱动的犯罪

国际调查学者认为,中共存在大型的库,因这可解释量大又可快速供应的器官来源。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长年调查中国强摘器官的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在7月2日的COHRC新报告发布会上介绍其2016年调查报告结论时表示:“器官主要来自,主要是法轮功学员,也包括维族人、藏人和基督徒。”

COHRC最新报告称,中共政权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小规模用良心犯和死囚作器官移植,到2000年之后,首次将器官移植作为国家战略,持续纳入国家“五年计划”。中国器官移植业从此进入爆炸性增长时期,器官移植中心数量由1999年前的150家,增到2007年的上千家。而这与中共当局于1999年7月20日开始在全国进行迫害法轮功同步。

作为国家战略后,移植中心普遍从“国家科技支撑计划”、“863中国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973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国家自然基金”,以及军队和地方各级政府获得大量项目与资金支持。

尽管2006年国际上曝光中共当局透过活摘良心犯器官以赚取暴利的罪行,但中国的器官移植规模仍在持续增长。在2015年所谓器官转型公民捐献后,中国宣布将政府批准的器官移植医院在2020年前从169家增到300家,公开成为世界器官移植最多的国家。

最新报告指出,真正支撑中国庞大移植产业的器官来源,是大规模按需杀戮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良心犯,并攫取器官。而这是由国家组织驱动、军队和地方机构协同实施的医疗系统群体灭绝的操作系统。

同时,海外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仍旧兴旺,中国正向亚洲、“一带一路”,及其它地区扩张器官共享协议,欲将整个国际社会卷入其强摘器官罪恶。

曾为美国器官捐献与移植立法与标准奠定基础的纽约大学医学院医学伦理主任卡普兰教授称:“中国的器官采割和移植政策的核心一直持续着对基本人权的可憎践踏,杀戮不是任何道德器官获取的元素。”他在COHRC最新报告的前言中,呼吁全世界器官移植界和各国政府关注,以结束这罪行。

讽刺的是,在报告发表的隔天,7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正式成立,黄洁夫被提名为名誉主席,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负责人王海波则担任特别委员会的委员。王海波和黄洁夫被舆论批评是一对在国际上为中共器官移植说谎演戏的搭档。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