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绿色情报员:“啤酒混酿除草剂?你很难拒绝”

2019年03月15日 0:44 PDF版 分享转发

图说:多款啤酒被验出除草剂成分,青岛啤酒高居第一名。(美联社)图说:多款被验出成分,高居第一名。(美联社)

啤酒混酿剂?这不是危言耸听。今年2月底,美国的“公共利益研究集团”(US PIRG)调查发现,多款样本啤酒及餐酒含有(Glyphosate),其中以青岛啤酒的含量最高,连有机啤酒也有它的踪影,饮家几乎没有选择权。

草甘膦是全球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成分。前台湾大学农艺系主任、荣誉教授郭华仁指出,草甘膦是一种化合物,可以吸附铜、锌等金属离子,早期被用作锅炉的清洗剂,后来发现能抑制光合作用中的酵素、杀死杂草,1974年申请除草剂专利,1996年农药公司又推出抗草甘膦的转基因种子,喷洒后杂草枯死,安然无恙,草甘膦迅速成为除草剂的霸主,囊括全球半数以上市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根据US PIRG的研究结果,在20款啤酒及餐酒样本中,高达19款含有草甘膦,青岛啤酒含量最高,数值达49.7ppb(微克/升),科罗娜(Corona)、米勒(Miller Lite)、百威(Budweiser)、康胜(Coors Light)的含量约在25到30ppb之间,值得注意的是,有机酒也难以幸免,最高含量高达5.7ppb。

英国伦敦大学医学博士、台湾林口长庚医院毒物科主任颜宗海分析,由于啤酒的主要原料为大麦和小麦,农民可能喷洒除草剂,因此啤酒被验出草甘膦。郭华仁指出,这些谷类可能来自栽培面积大的国家,农民仰赖大型机械耕作,成熟前通常会使用草甘膦,方便采收,所以啤酒必然残留草甘膦。

草甘膦如何渗入有机酒?郭华仁指出,这可能因为邻田喷洒除草剂,随风飘落,或是地下水早已被污染,有机田跟着遭殃。草甘膦无可避免进入农作物,大举进入食物链,甚至存在大环境当中。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这不是第一桩“啤酒混酿除草剂”的事件,慕尼黑环境研究所曾经检测14款德国啤酒,草甘膦含量0.46至29.74ppb。尽管美国和德国的调查结果均属微量,同时在安全范围内,普遍残留的结果却令人担忧。

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将草甘膦列为2A级致癌物,颜宗海说明,2A级代表动物实验显示会增加肿瘤风险,包括肾脏肿瘤、血管肉瘤和胰脏种瘤等,不过,目前在人体尚未发现致癌证据。他指出,草甘膦的每日最大安全摄取量,以60公斤的成人来说,每天不得超过60毫克,一般来说,很难超过这个数值。

郭华仁认为大意不得,因为各国政府设的标准值只看草甘膦一项,不但忽略除草剂包含其他毒性物质,也忽略了环境贺尔蒙的作用。他表示,低浓度的草甘膦每天进入身体内,内分泌可能受到影响,研究发现只要1ppb的草甘膦,就足以影响小老鼠的肝脏或肾脏功能。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近年来,欧美地区在母乳、尿液、自来水中检测出草甘膦草,相关健康研究陆续问世。郭华仁指出,研究人员在斯里兰卡的农业区进行调查,年轻人罹患慢性肾脏炎和草甘膦有很大关系,此外,阿根廷也发现草甘膦导致畸型儿比例偏高。

看在农业专家眼里,草甘膦并非长久之计。郭华仁说,草甘膦会吸附土壤中的铜、锌、钙、镁等离子,农作物吸收养分受阻,加上它会抑制好的微生物,造成地力衰竭。更糟糕的是,长期使用后,顽强杂草产生抗性,第二代转基因农作物随之问世,除草剂种类愈用愈多、没完没了。

中国是全球农药用量最大的国家,也是草甘膦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化工厂制造草甘膦不时传出环保问题,排放废水、重金属污染等事件层出不穷,付出的环境代价不容小觑。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世界各国禁用草甘膦的声浪渐起,国际环保团体和学者也曾吁请中国不要再使用草甘膦。郭华仁指出,目前全球约有27个国家加入行列,萨尔瓦多已全面禁用草甘膦,法国也将在2、3年后杜绝使用,有些国家则实施区域限制,或是在部分城市施行。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