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李先生”为什么变“曱甴王”?

2019年09月23日 22:28 PDF版 分享转发

来源: 苹果日报 作者: 古德明

暴政运动连月不息,不少财阀最初力求中立,只是经不起淫威,八月以来,相率改而助纣。只有香港首富不很规矩,登广告说“爱自由,爱包容,爱法治”,颇犯中共的大不韪;其后更呼吁“执政者对我们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终令中共按捺不住,中央政法委员会批评他“纵容犯罪,不是为香港着想”;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更作打油诗,呪九十一岁诚归西:“人老表达差,不如早归家。”打油诗下配一幅蟑螂身李嘉诚像,额上黥涅“曱甴王”三字:香港黑警统称者为“曱甴”。

曾几何时,李嘉诚还是中共所谓爱国。二零一零年九月,胡锦涛到深圳,就指定要见李嘉诚,说道:“不管时间长短,我总是要见见李先生。希望李先生继续发挥影响力,维护香港繁荣稳定。”而李嘉诚历来对中共的确贡献良多,单是创办汕头大学,前后就花了一百亿港元。只是主政之后,这位“爱国企业家”即如秋扇之见捐。二零一五年,新华社因他大举投资国外,发表鸿文高呼“别让李嘉诚跑了”;现在,政法委员会更质问:“香港囤地圈钱的地产商如李首富者,会否对市民网开一面?”习近平仇视李嘉诚之流,其实不难理解。

《明史》卷一一三载:初年,吴兴富民沈秀助建都城三分之一,又请犒军。太祖怒道:“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宜诛!”不是马皇后进谏,沈秀就性命不保,但仍要充军云南。

另一位富民较为聪明。《智囊》卷五载:嘉定安亭首富万二见有人从京师回来,问其见闻,那人说:“皇帝(明太祖)近日有诗曰:‘百僚未起朕先起,百僚已睡朕未睡。不如江南富足翁,日高五丈犹披被。’”万二闻诗知警,把家财托诸仆管理,携妻子远去。不久,江南大族一一被抄家,只有万二逃过一劫。论专横暴虐,旧中国秦始皇之外首推明太祖,新中国则毛泽东之外首推习近平。难怪习近平疾视李嘉诚等富商,何况中共还有清算“爱国企业家”的传统。

例如抗战胜利之后,香港大成行创办人陈祖沛对《华商报》、《文汇报》、凤凰电影厂等中共在港宣传机构,慷慨输将;大陆沦陷不久,还幞被归国,深信“把工商界当成真朋友,只要跟着共产党干,一定前途光明”,结果中共以“公私合营”名义,把大成行收为党有;一九五七年,反右派运动风起云涌,陈祖沛还成为“工商界右派集团总头目”,捱不住批斗,惨然跳楼,却没有丧命,只跛了一条腿。一九七九年,陈祖沛才得翻身,任广东政协副主席等职,但已历尽苦辛。李嘉诚当然懂得以他为鉴。

中共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主任郝鹏最近会见近百家国营企业主管,号召他们夺取香港各大企业的控制权,“协助解决香港多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香港那些大资本家小心吧。一味为虎作伥,未必就可独善其身。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