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时事观察

揽炒时代

来源: 苹果日报 作者: 李怡

林郑政权强推紧急法令中的《禁止蒙面规例》后,网上出现一份〈抗争者立场声明〉,解释了勇武抗争者的行动准则,提出对不同商铺、不同群体的分别对待。对蓝色老板的店铺、对蓝丝、撑警撑政府人士,甚至,倘若他们仅仅是言论表达,都不会被勇武抗争者针对,但如果蓝色店铺不公平地对待员工、顾客,就会受到惩罚。若蓝丝、撑警撑政府人士、黑社会不只是言论表达,而且用刀用棍袭击,那么就会把他们与警察一视同仁。

何谓“与警察一视同仁”?〈声明〉表示,对警察,“抗争者以至全人都不会原谅你们。‘祸不及妻儿’这句说话只适合‘一人做事一人当’的人,现在你们不愿主动公开身份,在此我们只能奉劝各位自求多福,全家上下二十四小时千万不要有一分钟落单,否则不要怪我们不留手。”

对政府对,〈声明〉指“这次要光复香港,争取,绝对需要民众支持”,但“如果你们执迷不悟,硬要从手上抢走民主自由,我们大可以不要民意,也会变成一场揽炒,摧毁香港,要拉中国陪葬。”

反对暴力的陈方安生表示对示威者的暴力理解,因为他们遭受到的是警察无底线也不受规限的暴力对待,而他们的目标和精神值得支持;表示不容忍暴力的彭定康说,什么激起示威者的行为?“没有人跟他们沟通,没有人认真看待他们”,“北京及港府采取的态度,只是依赖催泪烟、警棍,以及法庭”。

网上有一篇〈终极抗争〉的檄文,力数近十多年来香港的经历:五区公投、反高铁、反国教、雨伞革命、鱼蛋革命,争取普选换来8.31和DQ候选人和议员,“港共创造了反抗一代,连结了驯服的一代,启迪了少年一代”,“当一个社会有教师、医生、社工、工程师、美术设计师、名校高材生、大学生以及博士生都走上犯法之路,这班专业人士与未来栋梁所警示的,不是一个港独的社会问题,而是港共集团创造的问题社会。”

受够了的年轻一代知道力量绝不对等,所以要“揽炒”。扮中立的知识人问:“If we burn,you burn with us,然后呢?”既然准备燃烧,就是在绝望中“揽住一齐死”,还有什么“然后”?知识人又说讲揽炒者“最不切实际的地方,是把赌注全押在,尤其是美国身上”。而他认为美国和国际社会并不可信。但既然是“揽炒”,赌注就是自己的生命,此外还要什么赌注?美国和国际社会如何反应不是揽炒者可以掌控的。所有向国际社会的宣示和求助,都只是为了让全世界知道真相而已。事实上,者这次展现一流的国际沟通力,已经达到了唤起世人关注的目的。

知识人又指香港抗争者“严重低估了政府为了保持政权权威所愿意付出的代价。到底香港这扇窗对中国的利益比较重要,还是政权安稳和执政者的威信重要?”他认为中国肯定对后者看得更重要,分分钟可以牺牲香港这扇中国利益的窗。但既然是揽炒,这样的结果也是在揽炒者考虑之内了。不过,知识人欠考虑的是,以今日中国的情况来说,牺牲香港这扇窗的利益,恐怕也等同牺牲中国政权的安稳,更会使所有中国高层掌权者的个人利益泡汤。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是香港抗争者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望中的揽炒时代,这恐怕不是对中国仍有幻想、对中国市场仍有难填欲望的人,可以理解的。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