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何清涟:2020台湾大选——救亡压倒一切

2020年01月14日 22:52 PDF版 分享转发

来源: 大纪元 作者: 

民进党蔡英文胜选,获得连任。如同2016年那次一样,这次仍然是借助危机意识驱动下的民意。因此,与其说是台湾多数人选择了蔡英文,不如说是在“芒果干”(台湾“亡国感”谐音)驱使下选择了守护台湾。激情一过,蔡英文执政时期的诸多问题还是会回到台湾人民的面前。但是,国际环境现在不利于中国,只要台湾应对有方,就能抗住北京的强大压力。

、香港对的影响力

台湾的幸运在于国际环境急剧改变,的国际形象与国际地位双下降。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促使美国重新定位中美关系,在美国的示范作用下,美国对中国态度的急转弯,在国际社会起了极大的示范效应,主要西方国家再度形成一条让中国颇为在意的国际战线。中国的国际地位急剧衰落。我在《人权问责立法“反华”国际战线成形》一文中,指出狙击中国红色渗透由两类法案组成:一是效法美国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波罗的海三国等先后通过类似法案,欧盟版《马格尼茨基法》立法工作也已于去年12月正式启动;二是各国纷纷通过反间谍法,防渗透法、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澳大利亚先后通过《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法》、《间谍与外国干预法》。英国保守党新政府也提出了数十项立法计划,其中包括严厉处置间谍和外国代理人项目的立法计划。台湾的反红色渗透成为国际社会反中国渗透的一个重要环节。

二是持续数月的反送中运动,让台湾人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在这两者作用下,守护台湾优于一切,在九合一选举中饱受诟病的政绩话题在选举中不起作用。

但是,机会有一次就很幸运,有两次几乎堪称奇迹,民进党政府一共为守护台湾民主赢得了八年时间。接下来的四年,北京仍然会虎视眈眈,民进党政府恐怕得花力气、动心思、体民情,在政绩上狠下功夫,否则,四年之后就很难说了。

民进党应该放弃以美国民主党为师的路线

对善于反思的人来说,失败乃成功之母。蔡英文总统在胜选演讲中保证:“绝对不会因为胜利,就忘记了反省。过去这四年,我们有成绩,但是也有不足的地方。台湾人民愿意再给我们四年,我们会把做不够的、来不及做的,做得更好、做得更多。”

蔡英文执政四年,因为向欧美左派学习,在台湾实行的社会政策偏左,而且是未考虑台湾实际情况的偏左,比如意在提高劳工福利的一例一休政策,结果却引发劳资双方的不满;过期机动车报废的环保政策让绿营的基本盘农村地区很不满;无视公投结果推行同性婚姻,等等,不仅导致泛蓝的不满,更导致绿营的基本盘发生动摇。

2019年5月我到台湾,在与各方人士见面时,发现他们面对民心疏离、大陆压力以及势头极旺的“韩流”,怀抱深深的焦虑感,甚至担心2020是台湾最后一次民主选举,台湾的互联网讨论区甚至出现“芒果干”(亡国感)这个词。但我认为还有转机,因为美国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关系,正在改变对华政策,这必将导致国际环境发生变化,台湾应该善用这一机会。同时,我也毫不隐讳地对他们说:蔡英文政府的社会政策应该检讨。她本人毕业于西方左派的大本营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民进党在意识形态上对美国民主党亦步亦趋。但事实证明,现阶段美国民主党许多标榜为“进步”的社会政策其实正在伤害正常社会秩序的根基。台湾应该认识到一个比较奇特的现实:尽管民进党在意识形态上亲近美国民主党,但真正愿意在台海关系上帮助并支持台湾对抗中国的,其实是意识形态相左的共和党(民进党的青年干部们都同意这一点判断)。尽管川普政府包括共和党可能并不了解这些,因为对抗北京的需要会尽力支持民进党政府。

我特别指出美国民主党政府一些极为荒谬的社会政策,比如奥巴马政府时期推行的毒品除罪化、按心理性别选择厕所(即公共场所的男女同厕),性别多元化偏激到法律规定出几十种性别(比如纽约市多达30余种),超出国家财力(即纳税人负担)的高福利制度,都对社会伦理及经济的正态发展造成不利,台湾实在不宜照猫画虎。台湾学习美国民主党的极度性开放,到同性婚姻平权就足够了,再折腾下去对自身与台湾社会都不利。我这想法基于公权力与私领域之间应该有界限:性取向的多元化是个人行为,民主社会已给予了充分的权利保障,公权力介入过多就影响了其他公众的个人自由。

目前,法国正在为自己的高福利制度陷入政治困境,欧洲各国政府都因高福利而债台高筑,美国民主党20多位总统提名竞争者的社会政策,就连奥巴马都认为太左,不得不提醒他们不要超出社会现实。民进党应该吸取这些教训,不可再以美国民主党的社会政策为师。我希望蔡英文总统在胜选演讲中提到的“也有不足,做不够的”反思清单里,包括这些,在“来不及做的”清单里,绝对不要再有以上这些美国民主党的极左社会政策。

台湾人应知:民主自由需要代价

台湾、南韩曾列为亚洲四小龙,在民主化的同时完成了经济起飞,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也因此,台湾人普遍将经济发展视为民主的必然结果。其实,经济发展与一国的资源状态、在合适的国际环境下采取的合理的产业政策有关,并非民主的必然结果。无论是台湾还是香港,其经济发展与中国大陆有密切关系:大陆在经济上从闭关锁国走向开放之时,香港、台湾享受了先发优势的经济红利,随之而来的后果是经济空心化;等到大陆经济高速发展之后,香港、台湾又对大陆形成一定的依赖,而北京也以这种依赖做为挟制手段,希望形成两地对大陆的力。中共愿意扶持国民党的人做总统,乃因国民党的政治精英愿意为金钱成为中共附庸,出让台湾民主。而国民党挟共自重,其实是让台湾吞下看起来红艳艳的毒苹果。

这次中共在台湾失利,肯定会从各方面尤其是经济上钳制台湾。比如,对台湾的“让利”会逐渐减少,例如减少观光客访问,减少对台湾农产品的进口,通过收买减少台湾的邦交国(韩国瑜将此称之为蔡政府的外交失败),等等,可以预见的是:在2020年,中国可能会利用自己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英语: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的影响力,让其成员国对台湾关上大门。RCEP是东南亚国家联盟十国发起,由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与东盟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六国共同参加,共计16个国家所构成的高级自由贸易协定。2019年11月4日,谈判完成,印度中途退出。外界认为该协定由中国大陆主导。中国(中共)对台湾大选结果恼羞成怒,一旦RCEP完成签署,台湾对RCEP成员国30%的出口会受到影响(其余70%已经达成零关税)。更有甚者,中共还可能会单方面撕毁2010年签署的《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

以上这些,是台湾为了守护台湾民主独立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台湾人民必须知道:Freedom is not free,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既想要台湾的民主自由与独立国家地位,又希望继续从大陆获得经济贸易的好处,二者不可能同时并存。

从台湾国民党痛失政权开始向大陆靠拢以求政治支持以来,至今为止,台湾的每一轮大选都是台湾人民在“中国化”与“去中国化”之间做出选择。马英九当选之初,香港“一国两制”的深层问题还处于潜伏期,随着香港与北京的矛盾日益尖锐与显化,2014年发生的香港雨伞运动与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都让台湾人在“芒果干”(亡国感)的危机驱使下奋起一搏。但不能指望每次大选前夕,正好发生类似事件来唤起台湾人的“芒果干”。希望台湾政界与民众,对守护民主的艰难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