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频传轻生 社工一晚追踪30网民

6月掀起「」运动后,事件频传,情绪困扰求助案件暴增。据报导,香港人员因此面临极大的压力,有社工一晚要跟进2、30位,形容现在情况「严峻」。

香港明报报导,反修例运动持续近一个月,不论是者、家人甚至没参与示威的人,均受社会影响情绪而求助,社工工作量大增。

明爱连线Teen地—网上青年支援队(东九龙)团队队长黄静怡表示,该团队在社群平台及网上论坛,主动向发文写有「高危字眼」如精神健康、自伤或自杀的网民接触。

她形容6月起工作「繁忙了很多」,网路平台平均5分钟就有100至200个新讯息,而团队一名社工每晚最多会跟进2、30位网民情况,接触到的个案「其实是非常有限」,以往多是等候主动求助,但现在情况较紧急。

黄静怡指出,受困个案面临巨大无力及无助感,觉得「为何我已尽力付出却毫无回报」。

天主教香港教区辖下的明爱青少年及社区服务总主任陈伟良指出,由香港明爱与香港青年协会及香港小童群益会合办的「OPEN噏」于6月16日(反送中游行)收到450个求助简讯,远多于日常平均接获的60至80个;七一游行当天收到200个求助。他形容现在情况「严峻」。

据报导,在社福机构担任青年工作10多年的Sam,于6月30日晚至7月2日凌晨留在金钟,他说曾见20岁出头的女孩歇斯底里地痛哭,其间透露运动诉求无人听见而感绝望,想以自残行为示威;当晚他照顾了3个受情绪困扰的。至七一清晨,他指有示威者手脚无力晕倒呼吸困难,被带离示威区前线,却因无法与其他示威者同行而自责大声哭泣。

Sam表示,「不忍可爱的年轻人受这样的待遇,无法掉(丢)下他们离开」。他与示威者建立Telegram群组,群组内有人情绪异常就致电关心。Sam的朋友中,约30至40名社工自发协助青年。

工作者总工会总干事许丽明表示,近日示威中,不少社工在非工作时间,走到示威现场提供情绪支援,不论体力、心理上都相当辛苦;社福机构管理层担心对前线社工的支援是否足够。

截至5日,香港已发生4起因为反送中而自杀的案例,引发社会关注与担忧。

自杀警语:珍惜生命,自杀不能解决问题,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如果需谘商或相关协助可拨生命线专线「1995」或张老师服务专线「1980」。

来源:中央社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