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天涯寻法:咫尺天涯(代序)

2019年03月09日 16:20 PDF版 二维码分享

文:石方行
来源:正见网

本系列是从地域角度写诸多神的子民在中华本次中从起初到现在的不同时期的寻法纪实,是一个轮回纪实系列。

在世界上各大民族中都流传着神按照自己的样子造人的记录与说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社会越来越物质化的今天,特别是受所谓现代科学的冲击,人们很难真的相信自己是神造的这个事实。

但神却没有放弃人,很长时间以来,神就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告诉人:神是存在的。所谓的科学是肤浅的,局限性非常大的。神用各种方式展现神迹(如最为常见的:一场大水过后,在一片狼藉的土地上,佛寺与佛像却安然无恙);让人们用考古的方式认识古代的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发现史前文明的遗迹和本次文明古代出现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与未解之谜);在自然界和生物学界等等不同的领域内,都出现了让人们无法用现代科学所能解释的一个又一个迷。

面对这些谜团和因为现代的这个完全物质化的所谓科学的局限性,很多有头脑的人开始反思,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神?人究竟是不是神所造就的?

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和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加深,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感到东方传统文化中那些不可思议的东西,似乎是解开生命以及物质世界诸多谜团的钥匙。于是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倾注于研究东方传统

在东方的中国,经过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前半叶的外国武力叩关与文化衰落之后,从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武侠小说和气功和传统评书、戏曲在港台与大陆的兴起,让人们不自觉的开启那份尘封已久的记忆。但此时人生的意义究竟为何,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大法在大陆东北的长春传出,人们才明白,原来人真的是神造的,生命的意义是回到天上的美好家园。

因为人在来到人间的时候,早已埋下得法回归的种子,当机缘一到,人们一下子就如同从睡梦中醒来一般,于是乎在短短几年的功夫,吸引了上亿人加入修炼。即便是后来遭受中共邪党的无理打压,也挡不住人们觉醒回归的步伐。现在全球有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从而加入法轮大法的修炼者行列中来。

得法之后的人们因为明白了生命的真正目地,于是看淡名利,不再为争夺一时的得失而苦恼,更加真诚、善良、宽容的对待他人;他们面对苦难更加乐观,为人更加谦卑、礼让,无论做什么正常的工作,他们都会努力的做好…….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在人间,我们客观上来说,作为“人”——这一层次中的生命而言,因为人数众多,民族众多,不可能是一位神造就的,也不可能都来源于同一个境界。

不管来的层次和境界有多么的不同,如果从我们来的那个境界中看,人间真的是“天涯”,离天上的家园很远很远。

哪怕是古往今来有多少智者、先贤都想找寻归家的路,但他们大多是带着遗憾而進入下一次的轮回转世。反过来说也许正因为当初的刻骨找寻,才让这份“回家”的记忆始终铭刻于心底。当然这里面还有创世主的有意安排与造化。

天涯远不远,那就看我们如何对待了,只要找对回家的路,“天涯”可以说尽在咫尺,可以回家。反过来说,如果我们此时完全被物质化的东西或者中共邪党灌输的谎言掩埋了本性,与回家的机缘失之交臂,那就是最可怕的也是最遗憾的。“咫尺”也变成了“天涯”,缥缈的看不到希望。

而且特别要说明的是:回家的机缘极其有限,不是随时都有的。希望那些沉迷于当今物质化环境中的人好好珍惜!

所以在本系列的开始我用了“咫尺天涯”这样一个题目。

(二)

为了更好的唤醒人们那尘封已久的记忆,本系列就从中华神传文化圈的范围写起。

在世界上各大民族中都流传着大洪水之类的传说。都说原本生活的很好,后来因为道德出现了败坏,而导致被神降大水而销毁。只留下了少部分人和动物,后来这些人又从新开始繁衍,在漫长的岁月中创造了辉煌的文明。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都把“大洪水”当作古人不发达时期的传说,可是近来的考古发现却印证了史前大洪水的存在。

根据维基百科“大洪水”词条中记载:1922年,英国考古学家伦德纳·伍利,对巴格达与波斯湾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沙漠地带进行考察挖掘,结果发现了苏美古国吾珥城的遗王族墓葬之下,有整整二公尺多厚的干净黏土沉积层。经过对黏土的分析研究后表明,这层干净的黏土属于洪水沉积后的淤土。自此,伍利认为这个发现说明了美索不达米亚的古老传说,以及圣经上记载的大洪水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件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一次国外讲法中讲道:

“在修炼界的人都知道,人类的社会不只是一次出现了文明,人类社会多次出现过文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当中,人类的道德逐渐走向衰败的时候,那么,人类也就走向了没落。往往都是这样。而且发展到最后,从物质的变异上、精神的颓废上已经达到顶峰的时候,那么就会带来人类道德观念的大滑坡。在这样的状态下,人类就会走向没落,人类多次出现过这种情况了,所以人类的文明也不只是一次,多次出现过文明。人讲的这个石器时代也不只是一次,人类多次出现过石器时代。因为在人类出现了这种麻烦事的时候啊,人类的一切劳动工具和所有的知识也都会被毁掉。”“过去上古时的中国种族的中心地带不是现在的黄河流域,是处于新疆这一带。当时这个民族最繁盛的时期也是在这一带。因为昆仑山靠近这一带,周围地势比较高,当年那场大水高达到两千多米,淹了整个地球,有很多人在大水爆发的时候跑到了昆仑山上,活了下来,遗留下来一些上古时的文化。”(均引自《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我们翻看地图会发现青藏北边靠新疆和青海这边是昆仑山脉所在地,而且昆仑山连接帕米尔高原和天山山脉等,而天山山脉的西部已经進入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境内。

在现代的考古学中发现,4万年前在上就有文明存在。虽然只是属于现代人说的“旧石器时代”但毕竟文明已经开始。“2018年11月30日,《科学》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为我们破解西藏历史谜题提供了关键线索。论文报告称,中科院的研究团队对西藏尼阿木底(NwyaDevu)旧石器时代遗址進行了系统发掘,提出了一个观点:最早在4万年前,青藏高原就已经出现人 类。”根据介绍:尼阿木底遗址位于藏北申扎县尼阿木底山的西北麓,毗邻中国第二大咸水湖色林错与西藏第二大湖泊错鄂湖。这处遗址海拔高度约为4600米,四周是开阔的旷野和山坡。

在青藏高原上还有一处叫白公山的地方,白公山地处青海省海西蒙古藏族自治州首府得令哈市西南40多千米的怀头他拉乡,有来历不明的铁管(合金),让科学家一头雾水,有的说是史前时期的文明,有的说属于外星文明的产物。(详情请见《古今神秘现象全记录(考古篇)》)更有意思的是,在本书中还提到在甘肃与新疆交界的马鬃山地区发现一块奇石,这块奇石中含有长约6厘米的圆锥形金属棒,金属棒上有明显的加工螺纹痕迹。关于这块奇石的来历,也是有史前文明的产物和外星陨石等说法。

在新疆的温泉县,网上有报道说,靠近哈萨克斯坦附近发现呼斯塔遗址:“2013 年开始,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负责开展的‘温泉县博尔塔拉河流域青铜时代考古调查’在新疆温泉县东北约40 公里的阿拉套山脚下的呼斯塔草原草原上发现了一处规模庞大的青铜时代早期遗址——呼斯塔遗址。它的面积达到了12 平方公里,这个面积比现在的温泉县城城区面积大了将近3 倍,是温泉县境内发现的规模最大的青铜时代早期遗址,年代不晚于距今3600 年。”这个遗址很有意思,从地图上看,翻过阿拉套山就是哈萨克斯坦地界。附近国内这边有举世闻名的赛里木湖。有人甚至把这里当作西王母的居所。

其实这一地区上古时期的遗迹很多,这里仅是举几个例子罢了。在民国史学巨匠吕思勉先生的《中国通史》一书中明确的说:“……可见得昆仑是汉族的根据地。……如今的于阗河上源一带。一定是汉族古代的根据地了。”“阿母(姆)河流域似乎也是古代汉族的居地。……则汉族古代,似居今葱岭帕米尔高原一带,这一带地方,据人种学历史考究,原是各大人种起源的地方。汉族入中国,所走的大概是入今天新疆到甘肃的路。”(p2、p3,中国华侨出版社,2011年版)史家的说法和考古学的发现,都在印证创始人所讲真实不虚。

我在看地图的过程中同时结合着历史知识,发现一个以前很容易让我们忽略的重要元素,那就是大山孕育河流的真正意义。

很多学者都觉得大河与沃土孕育了文明,从很多的考古实践中得到了这个结论。(比如发源于青藏高原南麓的大河孕育了古印度文明,国内这边孕育了以黄河与长江为代表的中华文明,如果算上云贵高原,那对中南半岛的文明发展也有莫大的影响。其它国内以及边界的山脉对当地的文明发展都有很大的影响。)其实人们往往忽略了大山的作用。没有大山,河流就失去了源头,人们经常把孕育文明的河流称作“母亲河”,那大山就如同父亲一般,伟岸、高直,默默的矗立在那里,经过亿万年的风雨,依旧收容着苍生,给河流以源泉。所以我说中华文化圈周围的山川把华夏文明的密码或叫创世主的慈悲呼唤通过高山融水为载体,流向四方,广播异域。此时高大的山川与高原成了人们精神的支柱与依托。实践证明千百年来人们的内心确实如此。从古往今来人们对山与水的各类传说就能说明这一点。

在很多的传说中都提到山峰原本是神仙所化,为的是战胜妖魔,给人间以安宁。而在地理环境中,我们经常发现,某个山峰从某个角度看上去却像神,或者一尊卧佛(如河南的万仙山、四川的乐山);从古到今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为了找寻回家的路而走入深山修行的人。他们发现在一些山的某个部位是修行的最佳场所。所以在修行人的圈子里经常流传着某座山某些洞窟适合修行。其实修行人说的是表面的现象,实质上是某座山的山洞具有帮助修行者与自身的小宇宙和外界大宇宙沟通的力量(或叫“物质能量场”),这是神造地球的时候就早已系统安排好了的。同时很多各类的神也隐逸山中,等待有缘者出现或者默默的守护着一方的水土。当然这些都是极简单的表述。实际情况比这要复杂千万倍。

且看,出生在今尼泊尔南部的佛祖释迦牟尼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尼泊尔的山洞中得道、开悟,广度众生,而印度河直接孕育了古印度文明;生长在青藏高原上的闻喜(即后来西藏白教始祖密勒日巴佛)在喜马拉雅山附近经过无数苦难一世修成;在华人聚居地有广泛信仰的观世音菩萨传说在西域兴林国修成,这些都是对现今东亚以致世界都颇有影响力的人物。

我们现在都经常谈论“大中华文化圈”或者叫“儒家文化圈”说白了就是在历史上受中华文化影响很深的地方。这远远超过了中国本土的概念。也得包括现在中国本土附近的邻国。因为它们在这几千年中都受到中华文化的熏染,甚至有的国家曾经直接使用汉字。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在这样一个范围内中华文化在几千的发展过程中,在创世主的呵护下,在神的子民传承下,走过了无数的风雨,也建立了辉煌的文明。

从文化上看,轩辕黄帝打败炎帝和蚩尤之后,实现部落统一和融合,以致这些部落和人在以后的几千年中无论迁移到哪里,形成什么民族大都承认他们是炎黄的后裔,龙的传人;武王伐纣之后商朝的后裔带着移民進入朝鲜半岛,据说还有一支商朝军队甚至到了美洲;秦朝始皇帝的时候,徐福带着五百童男童女和工匠们走入日本列岛。东南亚的很多国家都曾是中原帝国的藩属。汉朝的苏武被匈奴困在在北海(今:贝加尔湖),但牧羊时间再长也不改汉人的气节与本色;张骞出使西域,开始了汉文化对西域的更广的影响;后来的唐玄奘的西天取经与鉴真东渡,为了佛法的洪传做出了贡献;唐朝诗人李白家乡在中亚的碎叶,他因东北边陲的一个叫渤海的国家写一份国书,而在大殿上“装”了一把,让宠臣高力士脱靴,贵妃捧墨;宋元时期以及那以后,“下南洋”,成了江南人们出外谋生方式,这样大大加强了对菲律宾以及马来群岛以及印尼的开发。

写了这些就是想说,神在这里造就了这样的山川地貌和社会文化,根本目地就是让将来的人得到救度的大法是能有个回去的地理与人文环境环境。

诚然,在这些地区中很多部分后来被异族统治,有的被异教同化等等,但那方水土中所承载的寻法与归真的精神却没有磨灭。在神的眼里他们的子民们曾经在那方水土之上生活过,为了回到天上的家真正的找寻过。同时也曾经为洪扬神传文化做出过应有的努力。这就足矣了。

诚然,在中华文化圈范围内的不同地区都有源于本地的文化和族群,比如“考古学研究证明,阿城市交界镇旧石器时代早期洞穴遗址距今约17.5万年。”“距今大约6000年至5000年,即相当于中原地区的‘传说时代’,黑龙江地区的古代先民的足迹几乎遍布各地,为我们留下了为数众多的文化遗存,……”(均引自《黑龙江史话》)。想必在全国有那么多的省份,这样的例子也会很多。

这些也是不同的神为了丰富神传文化与展现他们的造化与能力,所开创、造就的;但这些地域文化,后来都被炎黄所代表的华夏文化所熏染甚至同化。或者说华夏文化也吸收了各地的本土文化,而成为一种综合性极强的包容文化。

基于以上的事实,我们常说青藏高原被称作世界屋脊,最高的高原,是距离天最近的地方!也就是在中华文化圈的版图上出现这高原是神在提醒人们:从这方山脉中所流淌出的水所孕育的文明才是神给人造就的并最终引领人回归的文化;换而言之,在这里才距离天——神的子民真正的家园最近。神将要传给世人回归的大法就在中土!

从地质学角度来看,我们引述权威人士所写的文章更能说明问题。这篇文章叫做《中国人从哪里来》署名是“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与星球研究所联合制作”,在该文中作者们说:“6500万年前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相撞,撞击速度如此之快、能量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可以用‘迅猛’形容。” 接着作者们提到这次碰撞不但形成了青藏高原,也直接形成了中国大地的三个阶梯的地貌特征和江南烟雨蒙蒙、内陆干旱少雨的气候状况与今天的水系。(有兴趣的读者请在网上搜索此文了解详情)通过这一连串极其巧合的“自然力”,我们很难真的相信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说亚欧板块与印度洋板块相碰撞,才将青藏高原地区由大海挤压成了高原。那为啥偏偏在这里挤压成世界最高的高原呢?而且在高原的南部和北部就出现了救世的觉者?!天下事哪有偶然和自然的呢?在修炼人眼里这一切都是创世主造就和安排好了的,只是通过人间的表现出来而已。都是神的力量所致。

在下有感于“大中化文化圈”的历史作用和珍贵的意义,同时也想借此机会,写写神的子民在这里在几千年的历史中是经历了怎样寻法、找法的艰辛过程,在今朝才能得法,明真相。

这是一个从轮回角度来写各地区曾出现的寻法、找法的经历,并附带写各地一些文化风俗。因为这些文化与风俗的本身也都是神有意安排让今天的人们能寻法、认识法的。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是为序。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