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千古义商张保皋(45):阎长被秘密释放

2019年03月15日 15:25 PDF版 分享转发

文:刘如
来源:正见网

那么,在这场风暴正式展开前,剧中交代了本对权势争夺非常厌恶、曾经羞辱夫人、拒绝夫人财富支持的侍人是怎样一步步掉入金阳的圈套、将他原本厌恶的金阳留在身边发动血腥手段除去政敌的。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其实金阳早在张受封为清海镇大使后,看好了张大使拥有的比夫人更加强大的力量,他想借用大使的力量进入权力的中心,希望大使能用他巨大的财富和兵力象“协助”侍中大人那样协助他图谋将来,他可以成为张大使的眼睛,替大使除去想要牵制和使的贵族。说白了就是为了维护各自的利益,相互利用。张大使马上拒绝了金阳,并明确告诉他,自己从未资助过侍中大人,只有侍中大人帮助自己而已,如果都督需要协助,夫人应该最合适不过了。金阳因遭大使拒绝,无法动用大使拥有的强大兵力,从此怀恨在心,并开始秘密建立自己的军队,图谋在未来的王位争夺战中派上用场。就因为他的野心,他秘密释放本该待在奴隶场的海盗头领阎长及其手下白庆、张行首,让他们加入秘密军队,替自己卖命。阎长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心术不正的人所利用,将他一身过人的才智与武艺继续用在助纣为虐的恶行上,无知的再度成为恶人手中的一把杀人的利器,毁灭着自己的人生。

金阳告诉阎长,只要阎长愿意跟随他,可以答应他任何要求,问阎长有何愿望。阎长说要杀了为自己报仇。金阳听了一点也不吃惊,只要阎长从今往后愿意为他效命,那就可以自由的完成心愿。阎长又被恶人成功的抓住他的仇恨,以给他自由报仇为条件,立下了终身为恶人卖命的约定。善恶是非不分的阎长,又将死守他所谓的助纣为虐的“约定”,成为千古罪人。

阎长获得自由,马上要去报仇,但是,来到清海后他发现一切都变了,清海被建设的如同军事要塞,想用他手中的刀子去刺杀张保皋,已经不太可能,清海士兵层层防守,根本无法秘密潜入本阵接近张保皋,平时他身边的士兵护卫也非常多。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金阳就是为了刺激阎长,让他亲自看到张保皋的身份地位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才好劝服阎长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去争夺权势。他教阎长,如果想要报仇杀了张保皋,就要获得比他更大的权势。金阳让阎长到离清海最近的仁王寺,名为借住修行,实则让他边观察张保皋边研读史书,在史书中图谋获得权势的有利方法。金阳启发阎长,中国西汉末年王莽之所以能篡夺王上的宝座,就是因为王室薄弱,各方势力强盛的结果,跟今天新罗的情形十分相似,王莽将女儿嫁给皇上后又毒死了皇上,自己做了假皇帝。金阳将这些中国历史上被否定的违背道义的反面奉为获得王权的“智慧”教导阎长,而他自己将来真的仿照王莽篡权的手法,毒死王上,又将自己女儿嫁给后继的小王上,把小王上当作傀儡,一手操纵了王室,这是后话,不过靠血腥与不义获得的政权,当然也不会长久,新罗那段历史几年或十几年就更换王上更是频频发生,非常的混乱,因此新罗很快走向灭亡,张保皋就处在这样一个极其混乱的历史阶段,因此他的人生才会走得如此的艰辛,结局才会如此的悲壮。

阎长受到错误的教导,带着这样的思路看遍了中国的史书,他看不到暴政无法长久的教训,看不到违背道义以武力残暴获得的政权将屈服于更大的武力的正理、得人心者得天下的正理。因此,他一辈子只知道用刀子解决问题,谁对自己不利,就将谁除掉。因为这种方法最为简单、快捷,但也最不得人心、最没有基础。

他在唐朝跟随李大人时为了牵制打击薛平商团也是受到这样的教导,所用的就是这种手段,这种残暴卑鄙的手段虽然也一时奏效,让李大人迅速得到薛大人的大行都之位、抢到薛大人的丹砂独家销售权,可是,由于这一切都是靠贿赂与疯狂的血腥杀人得来的,真的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但阎长看不到这些罪恶因素的教训,反而将怨恨发泄到了张保皋的身上,认为是张保皋毁了他们。阎长落入金阳的手中,因此又要重蹈覆辙,一辈子都无法摆脱无知下自我毁灭的悲剧命运,愚蠢的要成为金阳的工具,要为李大人和自己被判奴隶的痛苦向张保皋报仇,完全不能体会张保皋当初让他赎罪和反省的良苦用心。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就这样,读完史书后,阎长为金阳分析新罗的形势:要想在王位争夺战中获胜,就要懂得选择值得协助推举的新王。阎长认为,现在的上大等大人很快就要病故,接任上大等职位的只能是侍中大人的父亲,王上一旦离世,继位的必定会是侍中大人的父亲,因此金明虽然也有继位的资格,但不得人心不足为虑。因此他劝金阳要想办法接近侍中大人,获得他的信任,全力助他父亲登上王位,这样就可以获得功臣的位置,掌握巨大的权势。

金阳惊讶阎长的才智,决定“帮助”侍中大人,阎长准备利用侍中大人常召见青年俊才的机会,投到侍中大人的门下,获得大人对他的赏识,以此接近大人,取得大人对他的信任。

侍中大人很快会因为夫人对他的刺杀行为(为了拥立金明除掉对手侍中大人)所刺激,被阎长的谬论所迷惑,最终动了走捷径的心。想走捷径会使很多人偏离方向,动用不正的手段。侍中大人的这个过程被描述的十分详细,他觉得自己是在为王室,为了改革不得已的做法。这个做法为何是谬误的,该剧通过张保皋的思考与选择,向观众给出了非常形象而明确的答案。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林远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