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恶有恶报:吴王滥杀无辜,惶愧恐惧不回国!(数文)

2019年04月09日 15:18 PDF版 分享转发

文:严谨 整理 来源:正见网

一、无辜,惶愧恐惧不回国!

吴王夫差,杀了他的臣子,但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过错、该杀之罪。

后来越国伐吴,吴王败逃,对太宰伯嚭说:“我以前杀死公孙圣,把尸首投于胥山之下。如今道经胥山,我上畏苍天,下愧后土,举足而不能进,心里惭愧、恐惧,而不能前。你试着到前面高呼,如果公孙圣还在,就会有应答之声。”

伯嚭便登上余杭之山,高呼道:“公孙圣!”公孙圣便从高空上面(在天上)应道:“在!”三呼而三应。

吴王夫差,惶愧恐惧, 仰天叹道:“苍天啊,寡人怎么能有脸回国呀!”吴王于是自杀而死,不返于国。

二、燕简公被冤魂打死在车上  

燕国的臣子庄子仪,没有罪,而被燕简公杀死。庄子仪死前说:“人死无知则已,假如有知,不出三年,就一定让你见到!”

第二年,燕简公将到祖泽祭祀。燕国的祖泽之祭,就和宋国的桑林之祭一样,是国家重要的祀典,男女都来聚观。

死去的庄子仪,忽然出现在道旁,手持朱杖,击打燕简公,于是,燕简公死于车上。

三、哭诉遭天惩…

三国时,魏国的夏侯玄,字太初,因为他才名声望,冠于当时。所以为司马师所猜忌,而杀死了他。夏侯玄的宗族为他设祭,看见夏侯玄来至灵座,摘下脑袋,放在旁边,把果肉食物等祭品,全装进脑袋中,然后把脑袋安到颈子上,说道:“我已经向上帝申诉,司马子元(司马师字子元)没有后嗣了。”不久,司马师去世,没有后代。把自己的次子司马攸,封为齐王,过继司马师为嗣。但司马师死后不久,司马攸也死了。司马攸的儿子司马阎,继承王位,又被杀死。及至永嘉之乱,有个巫师,见到司马懿,司马懿哭着说:“家倾覆,正是因为曹爽、夏侯玄二人,向上帝诉冤成功,我家受到上帝惩罚的缘故呀!”

四、经旷报梦抓杀手

河间王的兵士张粗、经旷,两人很是要好。晋孝武帝太元十四年五月五日,两人共登钟山,坐在山顶上。

张粗喝醉了酒,迷失本性,拔刀杀了经旷。经旷托梦给母亲,自言为张粗所杀,尸首在山涧中,衣裳脱了,胸腹暴露,寻觅之时,一定很难找,可以用我的衣裳,让它飞飘起来,就会落到我的尸首所在的地方。”

次日清晨,经旷的母亲,去追捕张粗,果然如经旷梦中所说。张粗自知事情败露,打算逃跑,刚一出门,见经旷手执双刀,朝他的脸上砍来,于是他就未能逃出。经旷的母亲,报告官府,张粗于是被捕,伏法。

五、枉害命,子孙。他自己也死得很惨!

宋文帝元嘉年间,李龙等人乘夜劫掠。当时丹阳人陶继之,担任秣陵县令,命人密访逮捕,于是捉获李龙等人。李龙诬陷劫掠的内线是太乐府的一个乐伎,劫案发生那天,这伎女与同伴,正前去一家陪人睡觉,还一起演奏音乐。陶继之也不认真调查,把她当成劫案的引线,照例申报上司。而乐伎伴宿的主人和宾客都证明乐伎当时并不在劫案现场。陶继之明知乐伎受冤,但认为文书已呈报,不想再做更改。这样,乐伎便和十个劫匪,一起被斩于郡城城门外。这个乐伎声价色艺都很超群,将死那天,说:“我虽然是卑贱的仆隶,但自幼怀慕良善,从未做过坏事。陶县令本已知道。还要枉加杀害。如若无鬼则已,若有鬼,必相申诉天庭!”于是弹着琵琶,唱了几首歌,然后就刑。众人知她冤枉,无不落泪。

过了一个多月,县令陶继之梦见乐伎来到案前,道:“我昔日被你屈杀,今已控诉天庭,冤情得到申理,今天就是来取你的性命!”便跳进陶继之嘴里,落入腹中。陶继之便惊醒了,接着被摔倒在地,状如疯颠,很久才苏醒!这病不时发作。一发作身子就向后仰屈,脑袋翻到后背上,过了四天,就死了。

县令陶继之死后,家境便萧条,两个儿子早死,剩下一个孙子,饥寒于路,无家可归。

县令枉害命,子孙遭报应。他自己也死得很惨!

(以上均选自《还冤记》)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李心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