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恶报实录:蜘蛛变厉鬼,向陈洁喊:我要索命!(五文)

2019年06月01日 15:10 PDF版 分享转发

文:蔡新知 来源:

一、李龟祯诫儿:做官切莫冤枉人!

乾德年间,后蜀的御史李龟祯,久居御史之职。一天出门走到三井桥,忽然见到十多个人,破头披发,叫冤喊屈,渐渐向他逼近。李龟祯很是害怕,急忙掉转马头,径自回家,告诉了妻子。并告诫他儿子说:“你们长大了做官,千万不要冤枉人!最好别当刑狱官。我是那么廉洁谨慎,战战兢兢,还有做错了、冤枉人的事。现在,我是万分后悔,也来不及了!”从此,李龟祯得病,被冤魂索债身亡。

二、变厉鬼,向陈洁喊:我要索命!

蜀国的御史陈洁,为人惨毒。量刑定狱,务以深文苛刻为能事,十年之内,由他定成死罪的达千人之多。他避暑于路上街亭,见蜘蛛悬丝于面前,就用手去接,结果那蜘蛛突然变成个大蜘蛛,咬住他的中指。他把蜘蛛拨到地上,那蜘蛛又变成厉鬼,并且口喊:“我要索命”!他惊讶不已。中指的伤口,渐渐变成疮,痛苦万分,十天以内,他就死了。

三、亭长杀人夺货,鬼魂投诉,皇帝同意重惩!

汉代,何敞为交趾刺史,巡行至苍梧郡高要县,夜里宿于“鹊奔亭”。夜尚未半,有一女子,从楼下走出,言道:“我姓苏名娥,字始珠,本为广信县修里人。早丧父母,又无兄弟,丈夫也早亡,家中尽有各种缯帛一百二十匹,和一名婢女,名叫。孤穷赢弱,不能自振。想到邻县卖缯,便从同县的王伯,赁了牛车一乘,值钱一万二千文,载着我和缯帛,让婢女致富赶车,于前年四月十日到此亭外。当时天色已暮,行人断绝,不敢前行,便留住于此。婢女致富,突然肚子疼,我就前往亭长住的屋子,去要些热水并取火。亭长龚寿,操刀执戟,来到车旁,问我:‘夫人从何而来?车上载的什么东西?丈夫在哪里?为何独自出行?’我回答道:‘你何必问这些!’龚寿便拉住我的胳膊要奸污我。我不答应,龚寿就用刀刺我的肋下,我即刻死了,他又杀死致富。

亭长龚寿在楼下掘了个坑,把我和致富埋了。取走财物,杀牛烧车,车杠和牛骨头,都扔进亭东的枯井中。我死得惨痛,无处控告,所以来投诉于明使君。”

何敞道:“我现在想发掘你的尸首,不知有何为证?”女子说:“我上身穿着白衣,青丝鞋子,还没有朽烂。”

何敞便派遣吏员逮捕龚寿,拷问后,他都招认,交与广信县验问,与苏娥所说相同,便收捕龚寿的父母及弟入狱。何敞表奏皇帝:“龚寿杀人,按正常律令,不应灭族。但龚寿为恶,隐蔽经年,王法所未能得,而鬼神自己投诉,此罪突出,千载难遇。请将他全家斩首,以助阴理。”皇上答复批准了他的意见,予以重惩!

四、清官王忳为女魂报仇

汉代人王忳,字少琳,担任郿县县令,前往邰亭。这亭一向有鬼。王忳于楼上,夜里有个女子,自称要诉冤,因没有,而不能近前。王忳给她衣服,她穿好衣服,近前言道:“我本是涪县县令的妻子,想去丈夫任所,经过此亭住宿。亭长杀死了我家大小十口人,埋在楼下,并劫取了衣裳财物。亭长现在当着本县门下游徼(官职名)。

王忳道:“我一定为你报仇,你就不要妄杀无辜了。”鬼魂脱下衣服,就走了。王忳便传来游徼询问,游徼立即招认,王忳逮捕同时作案的十几个人,全都杀死。然后掘出那些死人,送回原籍埋葬。这亭从此就清净安吉了。

五、“二徐”清官,为亡魂办案

琅琊人,诸葛覆,在元嘉年间,担任九真太守,家小全在都城扬州,只带着长子诸葛元崇,赴任。诸葛覆在九真病故,元崇才十九岁,想送丧回家。诸葛覆的仆人何法僧,贪图他的资财,与同伴一起,推元崇落水而死,平分了他们的财物。

诸葛元崇的母亲陈氏,梦见元崇回家,详细讲述了父亲病故和自己被杀的过程:“我的尸首漂流,惨苦无比,多年远别,一旦长辞,含悲茹恨,不可言说。”抽泣得难于自制。他还说:“我走得太快,累极了。”便躺卧在窗下的床上,头枕着窗台。第二天,她看了儿子睡觉的地方,想知道梦境是不是真的,便悲痛地起身,用灯火照看窗下,只见一个湿淋淋的人形的痕迹。于是全家号哭,就像发丧一般。

当时,徐森之刚被任命为交州刺史,徐道立为长史,徐道立就是陈氏表姑的儿子。陈氏就把梦见中的事,写成文字,请“二徐”( 徐森之和徐道立二位长官)查验。徐道立发现的装载诸葛覆尸首的船,验证他们父子死亡的时间,全与鬼魂所说相同,便收捕两个凶犯。凶犯全部招认了罪行,二徐便依法将其杀死,并派人送丧回扬州。

(以上均据宋代李昉《太平广记》)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