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李家奇女子捐产助学!(数文)

文:黎启明 来源:正见网

一、小儿插言,官人醒悟

清代潘永因《宋稗类钞》记载:
常州人苏掖,官至监司。他家道富有,但生性吝啬。每次置办田产,都,不给足钱。为了一分一厘,竟争得面红耳赤。他还特别喜欢趁别人困窘、急迫的时候,想出小价钱,购得好东西。

有一次,苏掖购置一处别墅,与卖方反复,争得不可开交。他小儿子在一边,看不下去了,说:“大人您可以多出一点钱,我们以后若卖它,也好得个好价钱。”

苏掖听了儿子这话,不觉吃了一惊,他从此以后,稍稍有所醒悟,有所改过。

没有料到,在士大夫中,大家竞相互传诵着他儿子的那句话。

【评点】

苏掖生性吝啬,尤其喜欢趁人之危,“以微资取奇货”。这种人实在是很可鄙的。谁又能保证,他世世富贵、代代荣华呢? 说不准什么时候,趁人之危、夺人钱财的人,也会有的时候。

人啊,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还是大方一点、厚道一点、正直一点好。

小儿插言,官人醒悟。奇哉!

二、一将功成万骨枯

清代陈尚古《簪云楼杂记》记载:
清世祖顺治九年,漳州被围困的时间很长,城里的百姓只剩下一二百人。万间房屋,都大敞开,房里空无一人。那一二百人,指着沟里的白骨,向人诉说他们生前的姓名、家住什么地方,没有一点差错。

到漳州危急的时候.有个读书人带着妻子、儿女,关上门,悲号一声就死了。邻居的儿子,就把他的尸体,偷去煮着吃,一看死者肠子里一团团不消化的东西都是纸絮,这邻居的儿子,不禁放下筷子自杀了。古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

【评点】

这则笔记,勾勒了经历战乱的漳州惨状,危急之际无以充饥的人吃人,战后的万家灭绝、白骨累累,实在叫人耳不忍闻、目不忍睹。“一将功成万骨枯”,陈尚古在重述古人这句话时,显得万分沉痛,对于现实人生,人们期望的是和平与安宁。

三、捕鱼奇遇

清代《陆长春文集》中 记载:
我的同乡顾某,以捕鱼为业。一天,他拂晓起来,划船出港打鱼,只见有一具新,扔在芦苇滩上,歪斜着像要掉进水里。顾某怜惜它靠近水,就把它拉起来。忽然棺材盖子脱落了,顾某一看,里面全是白银。到了夜里,顾某告诉妻子,一起划船到那棺材的地方,把里面的银子,全拿走了。同时,把棺材里的一个猪头,也带了回来,煮熟后供神,把银子埋在房子里,仍然像从前一样打鱼为生。

后来,几个样子凶恶、不像乞丐的乞丐,频繁来到村里巡察,过了很久,才没有再来。原来,那银子是强盗偷的赃物,因为追捕得急,就把它们藏在棺材里,并在里面放了一个猪头,想时间一长,那臭气传到棺材外面,人们就不会怀疑。那一群假乞丐,就是一群强盗。

过了几年,顾某才悄悄地把银子拿出来,营造房屋,购买田地,过上了小康生活。

【评点】

顾某勤劳、善良,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俗人,见财起私心。事出偶然,顾某所得之财,虽是强盗的赃物,但他压根就没想报官,以惩治强盗、物归原主。而是悄悄地把这笔钱财据为已有。他既有心计,又沉得住气,多年不动声色,该打鱼还是打鱼,最后才慢慢享用。偶而还能施舍给贫苦人。至于强盗,得赃是不义,失赃是活该。只是苦了被盗的人家。

四、大事不可糊涂  

清代陈康祺《郎潜纪闻》记载:
张英宰相,曾对人说:“大事情不能够糊涂(这是第一句)。小事情不能够不糊涂(这是第二句)。如果小事情不糊涂,那么,大事情一定会糊涂(第三句是解释头两句的)。”

【评点】

社会错综复杂,头绪万端。所谓“大事不可糊涂,小事不可不糊涂”,这两句话,是很严肃地告诉人们的处事方法。前一句,叫人守原则,既有做人的原则,又有大事本身的原则,不守原则不能成大事,也无法在社会上。后一句是叫人放宽胸怀,不要纠缠鸡毛蒜皮的小事,任它是与非,反正无所谓。

五、李家送死养生,捐产助学!

清代陈康祺《郎潜纪闻》记载:
台州太平县李家的女儿,许配给林家,还没有出嫁,丈夫就死了,李家女为他送葬,侍奉公公婆婆,直到他们去世。

林家本来很穷,李家女以做谋生,节衣缩食,有多余的钱,就买田地,积累了十几年,有田地六十亩。因为林家没有后代可以继承,她就把自己的田地,呈报给学使,请求帮助求学的人。每年县试,取第一名作主,把田地的利息分成四份,以其中的三份,帮助不能参加省试的穷文生,以其中的一份帮助不能参加省试的穷武生。

太平县的知县,把这件事,载入了县志。这是清朝乾隆间的事情。

【评点】
李家女,没有出嫁就死了丈夫,仍然尽妻子、媳妇的责任,送死,养生,已是难能可贵。更难得的是,她十多年节俭度日,购买田产,用田产的利息,帮助穷困的文生、武生应试,希望这些人取得功名。这种捐产助学的善行,是值得钦佩的。她的为人,也十分值得尊敬!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