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天涯寻法:赣江鄱阳

2019年11月07日 16:52 PDF版 分享转发

文:石方行 来源:正见网

江西省,因公元733年唐玄宗设立江南西道而得名。本省最大的河流是赣江,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滕王阁和龙虎山、三清山及婺源、景德镇等都是文化内涵积淀很厚重的地方。

在我的记忆中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一诗,是我背过的最早的一首,那年我好像是三岁左右。当时天刚下完大雨,母亲带我出去玩,看见地面上的水都往池塘中流淌,于是就当着六七个大孩子的面背出这首诗。记得当时很多孩子都很吃惊。因为在当时的农村家长文化水平一般都很低,几乎没有教子背诗的。这一幕即便是过去几十年了,但还是记忆犹新。后来我上学了,看到王勃写的《滕王阁序》中的名句:“落霞与孤婺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也是感同身受,久久不忘。纵然明知道滕王阁早已是几经沧桑,原来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现今的建筑,只是仿造而已。

当读到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和苏轼的《题西林壁》也是很感动。这些也许是我与庐山和滕王阁等地在冥冥中有一份缘份在牵着的缘故吧。

因为我后来不太想多写自己轮回中的故事,免得让读者看起来特点比较单一和局限,所以我后来就把自己的故事“雪藏”起来,多写一些别人的故事。今天我们就写写两位南宋时期的人在江西的寻法故事。

李皓家住庐山脚下,高旭家住江西南边龙南的九连山地区。他们二人都是非常精明的人,他俩在二十三岁的时候,都听说景德镇的非常名贵,都想去那里弄些瓷器卖点钱。于是他们就从各自的家乡出发,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景德镇。在这里买瓷器的时候认识了。

他们在一起聊天觉得很投缘,于是逐渐的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有一次他们俩在参观一座正在烧制瓷器的窑炉的时候,这家姓孟的对他们说:“前几日一位路过这里告诉我,说最近会有两位分别来自庐山和九连山的人到这里,你留他们在此小住几日,我还要办些事情,你们一起等我回来,我有话对他们说。”他俩一听觉得奇怪:一个僧人有啥话对我们做买卖的人说呢!奇怪归奇怪,但他俩还是在这里住了几日。在这几日中他们走访了很多景德镇各个窑炉,对瓷器文化進行了全面的了解。

南宋时期海运很发达,景德镇的瓷器外运的很多,他们也从与来往客商的接触中得知了很多海外的情况。

有一天他们回到那家窑炉,孟老板说:“那位僧人昨日回来了,看你们不在,就留下一句话,某个月圆之日,庐山牯岭上见。他俩一听觉得:月圆是说晚上,那“之日”是白天,也就是说月亮最圆最圆的那天晚上的前一天或者第二天的某一时刻。僧人也许是考验我们?想当年秦汉时期的张良年轻的时候就受到过这等“待遇”,而后得到了智慧。(故事请见《史记.留侯世家》)他俩一算计时间离最近的月圆之日还有十天左右,赶紧拿着一些瓷器,赶往庐山牯岭。

到了庐山的牯岭,他们在最近的“月圆之日”前后,没有见到僧人,于是又连续等了好几个“月圆之日”。话说到了另外一个月圆的前一天早上,雨突然下的非常的大。山里下雨与平地下雨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下大雨的时候,简直会让人不寒而栗。他们临时所搭建的草棚早已被风散,后来只好找一处凹進去一点的山岩,在那里总算站住脚。

后来天气逐渐的晴了,晚霞很美丽,远眺着前面滔滔东去的长江水,和近观庐山上的云雾,李浩有些感慨:“赚多少钱都是为了糊口养家,然而一切都是那么的变幻莫测。”高旭说:“我们老家就在赣江的上源,小的时候听大人们说那里如果扔下去一只小木船(玩具),就会随着江水飘到鄱阳湖,入长江,最后飘向大海。当时我觉得世界真的很大,一直想出来走走,见见世面。不知今日能否见到那位僧人。也许刚才下着那么大的雨,他也不会来了。”

话音刚落,他俩忽然听边上有人说:“谁说我不会来了?”他俩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老僧站在那里。他俩赶紧过来施礼,那位老僧说:“你们二位都很精明,如果今生以贩卖瓷器为业会赚很多钱,但是你们也会因为有钱而遭受一些厄运。”李浩说:“那我们应该怎样做?请您指点迷津。”老僧说:“生活与糊口有多种方式,你们可以将烧瓷器的学会,用教徒弟的方式赚钱,这样你们生活上能够得到保证的同时,也能避免将来遭受的厄运。只是这样赚的钱就不会那么多。”高旭说:“这样倒也挺好,但是您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老僧手捻佛珠沉吟了一会儿说:“我让你们这样做是在为了广结善缘的同时在等一份真正得度的机缘。生命都是因为在原有的境界中变得不好了,才逐渐来到人间的。创世的主神不忍心生命处在这样一个不好的境地,所以将要来到人间告诉人们如何真正走向回归之路。你们与那位创世的主神曾经很有缘份,今生你们要通过努力来将这份机缘牵的牢靠一些。我曾经在一个境界中答应过你们,将来帮你们找创世的主神。所以缘份到了的时候,我才出现。这场大雨也是把你们从前的业障清洗了很多,让你们今后遇到问题的时候,更有智慧。你们今生一定要牢记:只教人手艺,别参与陶瓷的买卖之中,否则虽然赚钱但性命难保。”说完老僧又跟他们在庐山玩了几天,然后告辞而去。

当老僧走了之后,他俩回味着老僧的话,将信将疑,但又觉得老僧与他们今生萍水相逢没有理由欺骗。于是他俩又回到景德镇,到了孟老板的窑炉那里。他们把事情原委都一一说清,孟老板也很爽快,找来烧窑的师傅,让这位师傅教给他们烧窑的手艺。

因为他们对陶瓷曾经做过一番详细的了解,算得上有点基础,经过这位师傅的精心点拨,他俩烧窑的手艺進步的很快。在烧窑的过程中他们也对于陶瓷的各种特点進一步熟悉。

有一次望着烧出的一批精美的陶器,他俩都很高兴。正在高兴的时候,好像陶瓷那里发出悦耳的声音:“我们很精美,这都是神的造化。”他俩开始吃了一惊,后来想想也是,一切都是神的造化。既然是神的造化,我们也要好好的珍惜,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学习烧窑手艺的时候,带上一份崇敬的心情来做,这样一来,他们的智慧也逐渐的在打开,手艺也就很短的时间内学成了。

学成之后,他们去了附近的很多窑炉实习,继续丰富自己的经验和阅历,也结识了很多朋友,这些朋友中有窑工,也有贩卖瓷器的商人。在这个过程中就有人邀他们去做贩售瓷器的买卖,均被他俩拒绝了。

后来他俩开始开班教授徒弟怎样烧瓷器,因为那时很多人都听说他俩烧瓷器的手艺很好,慕名而来学的人络绎不绝。

有一天,一个徒弟说:“我家住在龙虎山,那里风景很好,希望两位有时间过去游玩一番;另外一个说自己的一位亲属在梅岭(滕王阁附近),那里风光也很好。……他俩在闲暇时,也就随着徒弟的指引来到了这些地方。每到一处他俩都觉得这些地方都是神的造化,很多地方都是鬼斧神工。有一次他们游览过了三清山,到了龙虎山,高旭就说:“看这里的景象真是人隐居之理想所在。”李浩说:“说不定我们还能有缘见到隐居在这里的修行人呢!”他俩那次随身带了三个徒弟,三个徒弟听着他们的对话,都笑了,那意思是:“怎么可能遇到呢?”不一会这里来了一个小孩,边走边唱着童谣似的歌:“走来走去呀,山里最好;隐身呀隐身,这里最妙;打水呀打水,最为逍遥…….”他俩闻听赶忙上前,问道:“你可知这里有修行的隐士吗?能否引领我们一见?”小孩说:“我有师父和师叔、师伯和师姑不知你们想见哪一位?”他俩其中一位弟子说:“当然想见你的师伯了?”(因为他觉得小孩的师伯肯定是修行境界方面是最高的。)小孩说:“不巧,我师伯前日刚出去游历。”高旭说:“那就引见一下你的师父好吗?”小孩依旧摇头,说:“我师父正在闭关修行。”“那就见见你的师叔吧?”另外一位徒弟说。“也不行,我师叔正在与我师姑聊天,不便打扰。”李浩听到这里觉得眼前这个小孩似乎有故意为难他们的意思,就说:“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待吧。你的那些长辈们什么时候有时间,麻烦你过来告诉我们一声,无论多长时间我们都可以等待。”小孩说:“那好吧,我回去告诉我的长辈们。”说完打完水,依旧唱着童谣回去了。他们在这里开始了等待。

开始倒没有什么,可是过了很长时间也没人过来告知(那几位修行隐士有时间见他们),后来高旭说:“我们要不然就在这里建窑烧土,多练习手艺,以免手艺荒废了。”因为他们比较有人脉,就从景德镇附近运来陶土,在这里烧制。因为他们的陶器都很有创意,烧制的手艺又好,虽然数量不多,但深得客商们的喜爱。在练习烧陶手艺的同时,钱也赚了一些。

又过了一两年,这里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盗贼,来到这里不但将他们的钱财抢去,连窑炉都毁掉了。这下子让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就在这个时候,来了几位陌生的非常有钱的贩卖瓷器的老板,希望带李浩他们走,一起贩卖瓷器,同时也让李浩们帮助鉴定瓷器的好坏。说着就拿出很多的钱财放在那里。开始他俩真的有些动心了。后来因为想起那位老僧的嘱咐而有些犹豫。那几位老板见状,说:“我们把这些钱财先放这里,给你们三天考虑时间,过三天,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我们将拿走这些东西。”当客商们走了之后,三个徒弟围了上来打开那些装着钱财的袋子,都说应该和那几位老板一起做,这等的好事上哪里找去。李浩想想觉得此事很蹊跷,便和高旭与三个徒弟坐了下来商量,若有所思的说:“你们看,咱们到这里本来是为了游玩,却遇到那个小孩,咱答应人家在这里等他的长辈们有时间的话,就来告知咱们,咱首先是不能失约。同时咱们在这里建窑炉,也是为了在这期间生活而已。而且从前那位老僧曾经严肃的告诫过我:一定不要参与贩卖陶瓷的买卖,否则性命不保。所以我看咱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吧。”大家想想李浩说的也很有道理。三天之后,那几位老板来了,问他们的想法,他们都说不想离开,又把事情的原委一一说明。一位老板笑着说:“你们看看这个钱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于是把钱袋子里的东西都倒出来,大家一看,原来是修行方面的古书。正在李浩、高旭他们不解其意的时候,另外一位老板说:“我们几个就是你们要见的人。如果你们选择了参与贩售瓷器的事情,几年之后会有一次劫数,到那时你们真的会有性命之忧。我们将修行的古书变成钱财,就是想试试你们,看看修行的心诚与否?”这时高旭说:“听那个小孩说他还有师姑,他师姑怎么没有见到。”另外一位“老板”说:“这两日山上有客人,她在陪客人。”李浩说:“那我们一起回山上,看看你们的居所怎么样?”其中一位说,那你们闭上眼睛,无论听到什么响动都不要睁开眼。等我让你们睁眼的时候才可以。
他们都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只听周围风声呼啸,鸟兽齐鸣,过了一会的功夫,那位让他们睁开了双眼,他们才睁开。

当他们睁开双眼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修行隐士们的居所处。

这时那个小孩跑了过来,说:“我的师伯、师父、师叔都说你们很诚心,才让你们来到这里的,否则一般人是无法進来的。”

李浩和高旭他们几个从新对几位修行隐士见礼,希望他们能把修行方面的东西传给他们,还有对于创世的主神将要下来洪传大法的事情也请他们明示。这几位修行隐士还未等说话,从里面走出一位女道人,这位女道人说:“刚才我与一位玉帝身边的上仙聊了半天,也就没去接你们过来。我听那位上仙说:将来创世的主神会出生在东北,以普通人的形像出现,到那时不用出家,不用進到深山当隐士,就可以修行,只要严格遵从创世的主神的教导就可以了。”小孩的师伯说:“到那时你们就可以做贩售瓷器的生意,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了。”高旭说:“也许当那时候我们也无心做买卖了,干点什么别的事情能够糊口就足以了。”小孩的师叔说:“你们到时候怎么选择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据我们知道创世的主神那时允许人们做大买卖。”这时小孩的师父说:“到时候,也许他们二位神就不给他们做买卖的智慧了呢也许会给些别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一切都看机缘和需要而安排。”……

李浩和高旭他们五人在这里呆了二十多年吧,几位修行人也将很多修行的方法教给了他们。让他们在修行上明白了很多。后来他们在鄱阳湖边遇到湖神,这位湖神说:“这座湖泊有很多的秘密,也是可以通向另外时空和地表下面空间的通道,这座通道会阴差阳错的显现。所以这里会有一些看似诡异的事情发生。同时这里也有一位很特别的神在管理着。谁要惹恼了这位神,那可就有苦果可尝了。这也算做长江体系的生命。也同样是为创世的主神而奠定文化基础的。”(见【注】)他们闻听受到的震撼不小。同时也更深刻的明白其实人间的一切都是为了创世主神将来传大法做铺垫的……

今生李浩和高旭虽然都没有得法,但通过和大法弟子的接触,都能正确认识大法。这一点也很难得。

这正是:
庐山牯岭高僧劝
景德镇中手艺练
龙虎山下惜道缘
今朝闻法出正念

注:关于鄱阳湖的沉船之谜的记录:“千百年来,老爷庙水域沉船事件从未间断过,一年之中沉十艘八艘不足为奇。近代以来,有资料记载的沉船事件就有千余起。”(引自:《人类未解之谜新探索 神奇的奇闻趣事》P130页 朝华出版社)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林远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