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罗宇揭中共疯狂出售军火 空军整营装备都卖空

2016年12月23日 9:0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在其回忆录中披露了中共疯狂倒卖军火谋取暴利的内幕。他表示,军火买卖的收益,胜过印钞票和贩毒品;共军为赚钱,有时候把自己部队的装备都卖空了。近年来世界各地的战乱,到处可见“中国制造”的影子,中共不讲道义原则,大发战争财。曾有原中共武器出口公司的上层人士披露了跟各地武装进行军火交易的详细过程。

披露中共疯狂倒卖军火牟利

罗宇是中共已故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八九六四前在中共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任职,官至大校,参与负责中共进口武器等事宜。

1989年六四屠杀后,罗宇不堪再与中共为伍,毅然脱离军队,与香港影星狄娜结婚,初居香港,后定居欧洲。2010年狄娜病逝后,罗宇移居

罗宇在其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中揭露,在两伊战争期间,中国一隻手卖军火给伊朗,一隻手卖军火给伊拉克。特别好卖的是大口径砲弹,中共的兵工厂开足马力,二十四小时生产,仍然供不应求。保利集团从兵器工业部买来再倒手,中共自己的军队反而没有武器可用。空军好几个地空导弹营的装备卖给伊朗,什么都没有了,根本不成部队的样子。

保利集团成了邓小平和杨尚昆的私家公司,数十亿美金的军火交易不受任何部门监管,任这群太子党挥霍。

中共一方面卖落后武器给第三世界国家,一方面又拼命从西方购买先进武器,六四前,西方还没有对华实施武器禁运,各国武器都要兜售给中共,经手人当然要拿天文数字般的回扣。军火买卖的收益,胜过印钞票和贩毒品。就连台湾向法国购买拉法耶特战舰,也要向邓小平和杨尚昆两家进贡,才能避免北京杯葛。当年,罗宇作为中共向美国、意大利、英国、法国等国购买武器重要的经办人,却拒绝从中捞钱,自己不捞钱倒还罢了,他还不识时务地阻挡太子党的财路,使得贺平、贺鹏飞对其恨之入骨,原本亲密的邓小平家族和杨尚昆家族也逐渐与罗家疏远。

六四后,罗宇愤然辞职出国,贺平向江泽民施压发佈开除其党籍、军籍的主席令,杨尚昆也威胁说“如果罗宇回国就不放他出去”。罗家遂成为元老家族中的异类。罗瑞卿九十诞辰出版纪念册,罗瑞卿夫人希望邓小平题字,被邓断然拒绝,说明罗家已然与权贵系统形同陌路。

外媒:斯里兰卡内战中共军火让西方调停失败

中共透过军事援助,近年来在全球各地制造动乱。其中,最恶名昭彰的是违反联合国武器禁运的决议,提供军火给苏丹及其支持的阿拉伯民兵,让他们屠杀达佛尔(Darfur)部落。此外,自2007年起,中共军援斯里兰卡当局,协助打破内战僵局,让斯国政府对国际的谴责其杀害平民的指控置若罔闻。

英国泰晤士报报导,中共的军援则换得斯国同意,在汉班托塔(Hambantota)建设港口,未来可能成为中共在洋的海军基地。

泰晤士报报导,中共之所以资助建立这个10亿美元的海港,目的是当中国巡逻印度洋时,可用来补充燃料及做为海军的停靠站,以保护来自中东地区的石油能够顺畅供应中国。自斯国政府2007年3月同意这个计划以后,中共便开始提供大量的军火及在外交上为斯国政府掩护,使其无需担心西方的谴责。

詹氏防御周刊(Jane's Defence Weekly)报导说,在2007年4月斯里兰卡为陆军和海军,而与中共签署了一项总价高达3,760万美元的弹药及军火合同。

马德里的政策研究中心任职的Brahma Chellaney说,“中共的武器销售是结束军事对峙状态的决定性因素。而这看起来似乎是与汉班托塔有关系的生意。”

中共给战火中的南苏丹输送武器

2015年8月,美国之音报道,联合国一个专家委员会说,中共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去年在南苏丹内战爆发几个月后向南苏丹政府出售了价值两千万美元的武器。

联合国专家委员会星期二公布其首份报告说,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向南苏丹政府出售了100个反坦克导弹发射器。1200枚导弹,大约2400个榴弹发射器,近1万支自动步枪和各种弹药2400多万发。

报告还说,南苏丹军队在国内冲突爆发后获得了四架武装直升机,之前他们一架都没有。

中共内部人士披露中共军火交易详细过程

2015年11月,大陆武器出口大型公司一名原总工程师向海外希望之声电台披露了中共向海外出售武器的交易流程,并说这些巨额交易款项基本都装进了这些将领的私人腰包。

这位总工程师以索马利亚为例,回忆起自己在曾亲历的武器交易过程。首先是中国大陆的武器公司如何获知对方需求:〝比如说索马利亚,中共有驻那里的大使馆,他们知道谁是政府军,谁是叛军,他们也和那些头头吃饭往来。当那些头头有需要的时候,大使馆就知道了,就报到外交部,外交部告诉国防部,国防部就通知这些出口公司了。〞

出口公司一般都有多国翻译,可以和对方直接沟通。如果恰巧没有,就会出动国安部:〝国安部马上调卷看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外交学院什么的,哪些人懂索马利亚语言,指定那些翻译和出口公司老总联系。这些翻译都是所谓’政治上可靠’的,不会和任何人讲。比如他是个男的,都不可以和老婆讲的。〞

由这个细节可以看出,中共武器出口的对象相当广泛,不仅限于几个地区。

在建立联系之后,就要面对面谈判了。大部分情况下,交易双方会选择第三国。中共使领馆就会提供帮助:〝大使馆会指定某某酒店某某房间。出口公司专家去到那里。索马利亚的暴乱分子化装成商人住到那个酒店,再到房间坐下来开始谈。〞

一切交易细节敲定之后,这些出口公司就要到军区去提货,过程非常简单,不用任何手续。军区司令员打个给军火库的主任,一般都是大校级别的:〝咱们南方公司卖一批军火,他们有单子,由xxx到你们库里去提,一共20辆车,明天早上到,你们给装上。一个电话就给了。〞

交货的方式则要看买方是谁。如果是索马利亚的叛军、海盗,中方会选择海上交易,找到南海舰队,出动军舰运货:〝因为南海舰队一来可以控制南太平洋、南海和印度洋,二来他们用军舰方便在海上交易,在公海买卖。〞

索马利亚方面用来接货的有大型渔船,也有劫持来的大型货轮。

如果买方是内陆国家,比如阿富汗的叛军,中共会要求对方到中国某国境线来提货:〝比如20辆车,到距离中国边界哨卡约100米的地方。中方也有20辆装着军火的车到哨卡,告诉守卡士兵,出去交货。我们有公安部、国安部的证明和中央军委要求哨卡放行的证明,哨兵没有权利检查中方车上装的什么货。〞

这位知情人还透露,交易款项会被汇到该武器出口公司在香港某的美元帐户、港币帐户上:〝这些钱不会进入军区的帐号,而由出口公司的老总存在比如香港滙丰银行的一个账户上,这笔钱只有几个将军知道该如何动用。〞

〝比如一个将军说了,‘老张,你去美国玩儿去了,你不在美国买个房子吗?

哦,那买一幢吧,给我儿子闺女住,那钱从哪儿拿啊?

从这个账户上汇。’

就这样用。这些军火是中国人民造的,但钱不归中国人用。〞

他说,因为中国银行在很多国家、城市都有分支机构,这些交易过程相当顺畅,〝中共的触角,不管是银行、广播、报纸,包括华商会啊,统筹会啊,都是共产党的分支机构。上边一个条子、一个电话,下边就全都办了。所以在全球的渗透,是全方位的渗透。不止卖军火一条龙,什么都是一条龙的。〞

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