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港媒:检方不起诉公告暗藏玄机 雷洋案背后博弈展露无疑

2016年12月26日 5:5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12月23日,北京检方宣布对案涉案警察免于起诉,引发舆论强烈不满。分析,北京检方的不起诉公告暗藏玄机:前面把警方的违法事实详尽地叙述出来,然后来个犯罪情节轻微不起诉,既有难言之隐,也将背后两股势力的博弈展现无疑。阿波罗网评论员认为,政法系统目前依然在周永康余党手中,和政法系统的这场博弈,以政法系胜利而告一段落。此前,有分析指,习当局的反腐面临着权贵集体的“体制性反叛”,依然处于“政令难出”状态;习已剑指“”,展开生死存亡战。

老徐:检方公告透露两股势力背后博弈

12月25日,评论员老徐在东方日报发表《雷洋“依法而死”是需要》。文章说,这起震惊全国的事件,前后拖拖拉拉近8个月。本来以为中央可以借此整肃日益膨胀、为所欲为的警权,彰显依国的决心和勇气。谁承想等来的就是三个字:不起诉。

文章分析,北京检方的公告也很诡异,暗藏玄机。前面把警方的违法事实比较详尽地叙述出来,告诉公众我查了,尽了力了。然后笔锋一转,来个犯罪情节轻微不起诉,既有难言之隐,也将背后两股势力的博弈展现无疑。

文章说,在和平年代,警察就是“枪杆子”、“刀把子”的象征。政治需要警察,政治也惹不起警察。多年以来,警权一直处于任何运转的轴心位置,片刻不可或缺。任何涉警问题毫无疑问都是全局性的政治问题。维护和加强党的领导,依靠的不是普通民众的支持,而是手里有“枪杆子”。这样的处理,虽然可能进一步降低民众的支持度,但可以确保“枪杆子”满意。如果反之,并不能增加多少民众满意度,却会大大降低“枪杆子”的支持度。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其实就是这么个简单道理,尽管有一些迫不得已和无奈。

当今社会,无论医生、教师、警察还是媒体人,每个群体都被污名化,都只能在各自的圈子里抱团取暖,逐渐失去了公正判断,甚至与正义为敌。这种社会族群的撕裂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程度。经济下滑将会伴随政治上的收紧。官方已经不在乎民间的态度,民间也不在乎官方的想法,整个社会进入了一种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的境界。这才是最可怕的。

文章说,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检方的公告里,多次出现了“依法”二字。警察是按照上级部署依法执行公务,抓捕是依法按照程序,批捕是依法,不予起诉也是依法。与此同时,一个人依法死了,他的名字依法是敏感词,依法不显示搜索结果,官微依法不许评论,律师的微博依法停止更新,水军们在依法歌功颂德一切都是打着依法的旗号。

不过,这一切依法,包括雷洋“依法而死”,都是政治的需要。“雷洋案”只是揭穿了中产阶级一直不敢、不想也不愿承认的一个冷酷真相而已。没有选票,民意不值钱。而不仅值钱,还值命。为了几百万警察队伍的稳定,得罪了大多数民众,最终可以不顾法律与民意彻底倒向维稳,这样的结果令法制的公信力断崖式下跌,所谓的“依法治国”也受到了一次彻头彻尾的挑战。

在水一方:政法系的一次“胜利”

对此,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上文中所言雷洋案“背后两股势力”的博弈,实际上就是习近平和周永康余党掌控的政法系统。此前,多家媒体披露习近平亲自批示“依法、公开”,雷洋案律师陈有西也曾披露“这个案子里面博弈很厉害”,“(习近平)总书记很关心”,“同时该案有非常大的阻力,特别是来自某些公安机关……”

“在水一方”分析,习近平上台后,虽然拿下了江派几个实权派人物,但实际上目前只是通过反腐和军改初步收回了军权,在中共“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体制下基本保证了自己的人身和政治安全,而且即使在军队,中高层仍然充斥着江泽民和郭徐提拔的军官,依然亟待清洗。而除了中纪委、军队和武警部队等少数权力中枢之外,其它方面的权力仍然不在习手中,在很多程度上依然处于“政令不出中南海”状态。比如,宣传系统由江派刘云山把持,港澳事务和人大是江派张德江掌握,而政法系统则多为周永康余党。

早在5月底雷洋案案发时,“在水一方”就曾表示,虽然习近平当局要求“依法治国”,发布“终身追责”新规,但是如今的政法系统,虽然周永康被抓,但仍然是江泽民时期留下的班底,大小官员大部分还是那个时期提拔上来的,高压维稳、无法无天、欺压民众、草菅人命,不会对习近平提出“依法治国”当回事。事实上,在习近平上台至今,政法系官员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不被清算,一直在跟习作对,对习的政策“反向”执行。在彻底清洗政法系之前,“依法治国”只能停留在口号,政法系仍然会在其“无法无天”的惯性下照常运作。

因此,虽然雷洋案有习近平“依法,公开”的批示,在政法系集体抵制中,该案也很难得到公正解决。

“在水一方”认为,目前的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据报是江派大佬曾庆红的亲戚,而习近平的亲信目前还在副部长中排名第八。因此,习近平要真正掌控公安部以至政法系权力,还有一段路程。

“在水一方”指,习近平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政法系统的无法无天和胡作非为已经激起极大民愤,威胁到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习近平要维护政权,就必须要挽回整顿司法,让民众从新建立对中共的信任。习近平上台后,已经克服很大困难废除了臭名昭著的劳教制度,并提出对司法系统的官员“终身追责”,这确实是在向“依法治国”方向做出努力。

但是,中共已经血债累累,暴政造成的官民矛盾也已无可调和,当今中共维护统治的根本实际是靠强权暴力。所以,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中共体制,当局即使真心推行“依法治国”,也只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而已。

王德邦:面对权贵“体制性叛乱”,习当局“政令依旧难出中南海”

香港《动向》杂志2016年8号刊登大陆王德邦的文章表示,因为今年五月在北京发生的雷洋事件,虽媒体披露习近平亲自严厉批示,但政法系至今拖延处理,这就显示着政令依旧难出中南海的现实。

文章称,中国大陆各级权力运行分为条与块。条就是各系统、行业、职能的直管上下一线,即由中央直属部委自上而下的一种指挥体制;块就是以地方行政当局统管的某一区域全部的行政行为。中国现实中这些条块在名义上虽隶属中南海管理,但实际却无视中南海政令,而服从于另外某种隐性的力量。

今年7月,王德邦在《中国人权双周刊》发表的另一篇文章表示,中国自中共十八大以来社会出现的公权肆虐、民不安生情况,实质上是以权贵贪腐集团为代表的体制性叛乱,其直接表现就是〝你不让我贪污腐化,我就叫你民不聊生〞。由此,他们假借各种口实,甚至祭出意识形态阶级专政大旗,从思想、言论上对人封口,从社会活动空间上对人压制,从经济上抽逃非法所得、搅乱经济秩序,从民众日常生活上处处干扰侵害。通过这些做法,权贵贪腐集团一则指望激化社会矛盾、制造社会动乱以阻止反腐延续;再则抹黑新权力执掌者,为政变寻找机会;三则乘乱转移抽逃多年非法所得。本着这些目的,权贵集团疯狂报复社会就成为近年来的现实,同时也是时下股市狂泻的癥结。

可以想见,只要中国权贵贪腐集团没有被彻底击溃,中国反腐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这种民不安生的状况就难以扭转,并且柔性的反腐延续时间越长,贪腐权贵集团侵害民众、制造矛盾、激化动荡的机会就越大,中国民众遭受的残害就越深重,社会不可控性就越强,权贵颠覆社会的可能性就越大。

因此,文章建议,当局面对困局,必须采取雷霆手段,严惩那些权贵贪腐集团的首恶,击溃权贵结伙抱团的防线,尽快从人心上扭转,从制度上设限,从风气上转化,使权贵贪腐集团无容身之地。

子鸣:从枪杆子转向刀把子 习近平剑指政法系展开存亡战

香港《争鸣》2016年12月号发表了一篇作者署名为“子鸣”的政论文章,讨论北京当局的反腐将走向何方的问题。文章指出,虽然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上获得了“习核心”的加冕,但反腐的决战还未开打,“压倒性胜利”并未形成,政令仍未畅通,改革仍未起步,习近平等新当权者“仍随时面临被腐败集团颠覆的危险”,因此反腐也必须继续深入下去。

文章分析,习近平等已基本实现了对枪杆子的掌握,这也意味着握牢了“印把子”。然而,在中共极权社会中,掌握“枪杆子”是固权,而使用“刀把子”与“笔杆子”才是用权。在和平时期,最直接与民众切身生命财产权利相关而时时影响民众生活的,主要是“刀把子”与“笔杆子”,即包括公安局、检查院、法院、司法部、公安部在内中共政法系统和中共文教宣传系统。

文章罗列了政法系统必将成为下一个重点反腐目标的几个理由:

其一、从1989年镇压爱国民主运动后就一步步蜕变成权贵江系集团的家丁护卫;其二、中国法治建设的最大路障;其三、蓄意制造社会动乱;其四、刻意阻止反腐延续;其五、肆意阻梗政令畅通;其六、结党营私,宗派繁殖,成为了权贵集团“最顽固保守的堡垒”。

文章写道,“在如此种种罪孽之下,政法系必将誓死捍卫过往权贵老路,而成为抗拒中国反腐及其改革的大本营。”

所以,新当权者如果不能通过反腐来破解政法系统这一“独立王国”,纵使不致于“作一届滚蛋”(徐才厚语),也必遭际政令难行与形同傀儡的悲剧命运。而习近平等人显然不是甘于成为傀儡的人,奋起清剿政法系就是其必然之举。

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