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北京4千警察以辞职威胁习近平?雷洋案不起诉谁在叫好

2016年12月26日 7:10  PDF版 分享到微信

12月23日,检方宣布对雷洋案涉案警察免于起诉。次日,明镜独家称,造成此结果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北京警方有4000人提出辞职,给北京市委和警方造成巨大压力;不起诉结果公布后,警察在群里发红包庆祝。评论员分析,雷洋案背后是政法系和博弈,底层敢于公开对抗高层的可能性极小,即使敢出来对抗,高层的反应也应该是镇压而非妥协;因此,该说法不可信,只是为政法系成功阻击习近平而“庆祝”一下。今年7月,博讯独家报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批示被当成“耳旁风”,并称“习令即使出了,在皇城根边上就被消磨得一干二净”。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博讯此文明显是嘲讽习,给阻“依国”、包庇警察杀人叫好。

明镜独家:4000警察以辞职威胁北京,结果公布警察发红包庆祝

12月24日,被指江派背景的明镜网发表独家称,雷洋案中了解事情真相的所有当事人均被控制,即使调查这个案件的内部人士也受到恐吓。

明镜独家截图

该独家说,有“来自中国内部的人士”透露当天晚上,是涉事警察等将雷洋的脖子勒住,然后数人殴打其致死。更令人惊诧的是,调查人员发现,在对雷洋的阴囊解剖后,调查人员发现有针孔,有遗精。这一发现,让官方说的雷洋事发当天“接受有偿性服务”信息更加可疑。

该人士还说,造成当局对雷洋案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雷洋案涉事警察被抓后,北京警方有4000人提出辞职。此事给北京市委和警方造成巨大压力。

该独家还称,不起诉结果公布后,很多警察群里异常兴奋和激动,很多人发红包庆祝。

在水一方:又一家为“政法系胜利”叫好

对此,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上述独家中所说的雷洋惨死内幕以及调查案件的内部人士遭到恐吓,这些有一定的可能性,毕竟政法系统的无法无天已经人所共知。然而,所谓“北京4000警察辞职威胁上层”,则明显是编故事。

“在水一方”认为,中共体制的“权威性”和残酷性决定了,政治博弈与底层无缘。除非涉及到本身的生死存亡,社会底层根本不敢跟高层对抗,因为对抗的结果基本都是很悲惨的。雷洋案中涉及了政法系统和习近平的博弈,虽然北京的警察不希望涉案警察被严惩,政法系统也会挑动警察的不满情绪,但是底层警察公然以辞职对抗的可能性极小。首先,北京公安局长王小洪是习近平的嫡系,在中共“一把手绝对权威”的官场规则下,如果没有上级主管的认可,不会有几个人敢赌上自己的前途和饭碗站出来挑战权威,因此能组织4000人公然“造反”基本不可能;其次,即使真的组织起来公然对抗,面临的结果往往不是高层的妥协,而至严酷的整肃。

“在水一方”表示,大部分警察的工作是以维稳弹压民众为主,不具有不可替代性。有少数专业性很强的部门,也会有一些良知尚存支持雷洋的警察坚守岗位;当局也完全可以从外地抽调或从新招聘来补充。当年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唱红打黑”之前,为了避免公安反弹,曾经对全市数千名公安干部全部就地免职,从新“竞聘上岗”换成自己人。因此,即使真有4000人辞职,也不会对北京造成多大困扰。相反,对于底层胆敢公开对抗“中央”的恶行事件,则可能招来当局的严厉惩罚。

“在水一方”认为,检方公布雷洋案涉案警察免于起诉,显然是政法系这些周永康余党对抗习近平的一次“胜利”,所谓“4000警察辞职”逼迫习近平就范的说法,只不过是为政法系助阵而已。

博讯独家:“习令即使出了中南海,在皇城根边上就被消磨得一干二净”

7月28日,海外博讯网之博闻社发表独家报道称,雷洋事件因为习近平亲自批示,公安部不得不处理两名警务人员,但公安同时以“队伍内部震荡太大,不利工作”为由拖延不究,同时威逼利诱雷洋家人放弃对警方追究刑责;实际上是把习近平的指示视同耳旁风,令当朝再次重演“政令不出中南海”。

博闻社独家网页截图

报道称,5月初雷洋事发后,习近平在新华社内参作出批示,要求公安部门一定要规范执法,同时要“公开、依法”查处事件。5月20日午,习近平又在他主持召开的中央深改小组第二十四次会议上,有针对性地专门提出有关问题。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批示〝十分尖锐、直接了当〞,就是要公安部依法严肃处理执法犯法的〝害群之马〞。

报道称,因为习的批示,警方不得不对涉案警察采取措施。公安系统内部对此十分抗拒,认为如果执法“失误”要遭此刑罚,势将对公安队伍的“忠诚和信心造成打击”。公安内部有人叫嚣:“决不能开这个口子!”

报道说,由于公安部政法门釜底抽薪式的动作,以及文宣部门配合封杀有关的舆论,事件很有可能“内部摆平”,习近平要求“公开依法”处理事件的批示,实际上已经不了了之。

文章最后称,“北京政坛人士”表示,雷洋事件让习朝重蹈胡温时代“政令不出中南海”覆辙,“习令即使出了中南海,在皇城根边上就被消磨得一干二净。”

“在水一方”当时表示,博讯此文明显是嘲讽习近平,给公安部力阻“依法治国”、包庇警察杀人叫好助阵。

子鸣:政法系“肆意阻梗政令畅通”习近平对“刀把子”展开存亡战

香港《争鸣》2016年12月号发表了一篇作者署名为“子鸣”的政论文章,讨论北京当局的将走向何方的问题。文章指出,虽然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上获得了“习核心”的加冕,但反腐的决战还未开打,“压倒性胜利”并未形成,政令仍未畅通,改革仍未起步,习近平等新当权者“仍随时面临被腐败集团颠覆的危险”,因此反腐也必须继续深入下去。

文章分析,习近平等已基本实现了对枪杆子的掌握,这也意味着握牢了“印把子”。然而,在中共极权社会中,掌握“枪杆子”是固权,而使用“刀把子”与“笔杆子”才是用权。在和平时期,最直接与民众切身生命财产权利相关而时时影响民众生活的,主要是“刀把子”与“笔杆子”,即包括公安局、检查院、法院、司法部、公安部在内中共政法系统和中共文教宣传系统。

文章罗列了政法系统必将成为下一个重点反腐目标的几个理由:

其一、从1989年镇压爱国民主运动后就一步步蜕变成权贵江系集团的家丁护卫;其二、中国法治建设的最大路障;其三、蓄意制造社会动乱;其四、刻意阻止反腐延续;其五、肆意阻梗政令畅通;其六、结党营私,宗派繁殖,成为了权贵集团“最顽固保守的堡垒”。

文章写道,“在如此种种罪孽之下,政法系必将誓死捍卫过往权贵老路,而成为抗拒中国反腐及其改革的大本营。”

所以,新当权者如果不能通过反腐来破解政法系统这一“独立王国”,纵使不致于“作一届滚蛋”(徐才厚语),也必遭际政令难行与形同傀儡的悲剧命运。而习近平等人显然不是甘于成为傀儡的人,奋起清剿政法系就是其必然之举。

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