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大起底:百团大战原来是百连小战 党竟处决真抗日中共将军

2017年05月27日 15:17 PDF版 分享转发

为纪念战争胜利70周年,台湾国防部2015年1月公布以纪念胜利70周年为主题的“勇士国魂”月历。因将中国工农红军和的高级将领左权列为“殉国将领”,并比照国军编制,将左权列为少将。这份月历受到两岸广泛关注。2015年2月,刘台平在台湾《旺报》撰文《抗日将军战死之谜》认为中共将领共有3位在抗战中牺牲,左权是在指挥八路军总部撤退过程中,被侵略者炮弹击中牺牲。与其他史实印证,应该可信,但其他两位彭雪枫与高敬亭,便耐人寻味。

八路军第4纵队司令员、新四军第4师师长兼政委彭雪枫

列名化解两岸分歧

左权被军方列入殉国将领,大陆新华社刊文称,这既是对历史事实的尊重,也有利于化解两岸的分歧,增进民族情感和团结。

中共要纪念抗日,必须持续夸大战功提高自己地位。中共抗战时,也确实战死几位将军,就成了用来证明中共领导抗战的证据。历史真相只有一个,迟早要大白于天下。这几位将军究竟怎么死的,就陆续随着中共纪念而浮出水面。

中共将领共有3位在抗战中牺牲,左权是在指挥八路军总部撤退过程中,被日本侵略者炮弹击中牺牲。与其他史实印证,应该可信,但其他两位彭雪枫与高敬亭,便耐人寻味了!

原来,“抗日”将军彭雪枫,不是战死在日本人手上,而是死在不打日寇却大打国民党的战场上。彭雪枫历任八路军4纵队司令员、新四军第4师师长兼政委、淮北军区司令员、淮北苏皖边区党委委员等职。

1942、1943年,彭雪枫与邓子恢、张震、吴芝圃等在山子头战役中,一举全歼来犯顽军(不是日军)。也就是毛泽东在1939年之后一再命令打击的主要敌人──“国民党顽固派”。就是我台儿庄大战中的国民革命军主力──韩德勤部,当场击毙国民党保安第3纵队司令、淮泗专员王光夏、独立第6旅旅长李仲寰,活捉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苏鲁战区员韩德勤。

彭雪枫一直打国民党,而不是打日寇。9月11日,在河南夏邑东八里庄围歼土顽李光明战斗中,彭雪枫将军遭流弹击中,时年37岁。中共史家招认:彭雪枫绝不是为抗日而死,更不是为国捐躯;而是为共产党而死。

另一位中共抗日将军高敬亭则是被中共所处决。

高敬亭,1937年红28军改编为新四军第4支队,高敬亭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38年3月高敬亭率军抗日。7月在高敬亭的指挥下,先后在皖中连续取得了13次战斗胜利,战绩大小,姑且不论,但高敬亭抗日却是真的。

在高敬亭率4支队与日军浴血奋战之时,照中共说法,由于受错误路线影响,将他秘密逮捕,并将高敬亭枪杀在青龙场。时年,高敬亭年仅32岁。

为何要枪毙高敬亭,中共于今不敢面对,更不敢公开内情。但仅从此文所述事实,就可以知道,他不是战死在抗日的战场上;但却如前文所述,他是在立下了抗日的战功之后,被中共下令秘密逮捕枪决的。理由是受“错误路线”影响。但是,安徽民间却有传说,认为他正是因为不听上面不准打日本的命令,才遭遇杀身之祸。

抗战期间,国民党一直攻击中共“游而不击”,而中共确实很难反驳这种说法。8年抗战中,八路军和新四军组织的最大战役行动是1940年的百团大战,此次战役大多数时间也不过是扒扒破路、炸炸矿山、打一些数十人守备的小据点,并非是以消灭日军有生力量为主要的战役企图。

战役的后期,因为日军以大队(营)为单位,在根据地疯狂报复,日军对八路军在太行山总部的报复行动中,仍然是以大队为单位,进行长途穿插和奇袭,八路军依然是难以正面抵挡日军的进攻,最后导致副总参谋长左权战死疆场。这就是中日双方的实力差距,不是单纯依靠战斗意志能够弥补的。

然而与林彪甚至其他贺龙、刘伯诚等师长以及更多的旅长,为何未能得到像青天白日奖章,甚至在低档次的勋章,理由安在?

空前团结枪口对日

八路军赶赴战场前两月直如出闸猛虎,的确缔造不差战果,但是随即遭到日伪重击,损失惨重,不得不改阵地战为游击战,以免更多的损失,但也因此无法取得大型战役的胜利,比起其他由国军担任正面战场的大型战役,所呈现出来的军人效死疆场的悲壮情境,显然就差得多了!

中央军、晋绥军、西北军与八路军的官兵于这3个月内实现了空前绝后的团结与合作,将枪口指向日本军国主义这个共同的敌人;尽管如此,挡在日军主力最前方的部队,还是由阎锡山指挥的晋绥军与卫立煌指挥的中央军,红军改编的八路军缺乏足够武器装备,显然只能骚扰敌人补给线而已,无法与日军硬碰硬战斗。

在大陆广受中共宣传的平型关大捷,学者专家就指出,当时真正在平型关与雁门关阵地上与日军对抗的,分别是杨爱源与傅作义指挥的晋绥军第6与第7集团军,八路军主要任务,根本上只是打击日军的补给车队而已,并没有在整个战役上发挥主要作用。

例如,在晋北反击战一役,国军损失惨重,团长程继贤殉职,铁角岭失守,旅长梁鉴堂殉国,原平保卫战姜玉贞旅长殉职。

阎锡山与重庆大本营都清楚,中共部队是游击队,从来无心与日军拚死战斗。

八路军采取游击战,阵地无法保有,没有团长以上军官阵亡,所以只有口头嘉奖,无法获取勋章。整个忻口战役算是失败的,国军为了捍卫疆土,一共阵亡多个将领,如军长郝梦麟、少将旅长郑廷珍、少将团长刘眉生,第54师中将师长刘家麒,从最高指挥官阎锡山自请处分,到以朱德与卫立煌、傅作义、杨爱源、王靖国等高阶将领应该都受处分。

大局着想只赏不罚

但蒋介石为大局着想,不想处分晋军只有鼓励士气,一致抗日,所以并无,但对个别小胜如平型关战斗,仍为了鼓励八路军抗日而给予口头奖励,并给予奖金激励士气。

尽管如此,学界仍不失公允地指出,八路军官兵对日本陆军航空队,位于阳明堡的飞行基地发动夜袭,炸毁日军24架左右飞机,对于太原会战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

虽然朱德在阎锡山指挥下,担任过第2战区副司令长官,另外还有一至两位副司令长官,可说朱德只是指挥八路军在山西配合晋绥军抗日,负责1/3防务,彭德怀始终担任第18集团军副总司令,当时集团军高达40个,副总司令超过百人,因此八路军的重要性的确被夸大也被高估了,可以参考阎锡山给朱德的电报,大都是指示朱德的作战命令,也都是要求配合友军支持侧翼战场,很少要求朱德独立出击,他指挥的3个师,也只有林彪的师打过几场像样的仗,另外两师贺龙与刘伯诚则很少有战功。

以1937年底太原会战为例,当时前线是晋绥军将领杨爱源指挥的第6集团军,担任主力,朱德的八路军部队,不过是在战场右翼骚扰一下日军交通线而已,谈不上什么华北抗战的“中流砥柱”。

当时八路军1个连都还不到100人,每连有枪的士兵不到一半,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粮食,都必须由第2战区供应,否则根本不可能取得所谓“平型关大捷”。

当时八路军最主要的任务是在敌后骚扰,或者扒铁路剪电线,或者偷袭岗哨,有时也伏袭日伪小股部队,最值得称道的并不是平型关战斗,而是晋南战役。这是一个中型会战,蒋介石把整个阎锡山在晋南的10万部队交给朱德指挥,结果并不成功,只能草草收场。

平型关战斗据八路军战报:歼灭日军1千余人,但据军统晋省谍报员康玉书电称:日伪铃木旅团辎重车队遭林彪伏击,损失两百余人及辎重甚多。日军战报:日军亡167人、伤94人,虽然只是小胜,阎锡山仍称赞朱德所部作战颇有斩获,但是真相是八路军的连级单位不要说机关枪,就连步枪都没有,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扒一扒铁路,或者拔断电线杆而已,对日伪当局实际造成损害非常有限。

例如38年3月袭击石河桥毙敌30人,4月17日沁原毙敌百余人,在武乡之役敌我各千人伤亡,并未讨到好处,在袭击井陉县微水镇南河头与获鹿车站之一未能得手,4月28日各地检讨报告显示,破坏铁路多不彻底,日伪很快就修复通车了,战区司令长官部要求朱德各部作业要彻底,还传授各部队破坏铁路方法,但效果有限,杀死及杀伤的敌伪据朱德呈给阎锡山的电报,几个月来晋南战役也只毙敌千人伤7百,算不上大功劳。

另外,彭德怀领导的百团大战,学界指出中共当时根本没有100个团的兵力,主要参与部队恐怕只有100个连兵力,称呼“百连小战”更符合历史真相。百团大战8路战报:毙伤日军2万余人、伪军5000余人,俘日军280余人、伪军1.8万余人。日军战报《华北治安战》:亡302人,伤1719人,皇协军伤亡失踪1202人。

阎锡山与重庆大本营都清楚,中共部队是游击队,从来无心与日军拚死战斗,哪怕是双方关系最好的时候也不例外。从38年2月起至39年4月止,短短1年两个月,八路军真正与日军正面交过手,之后就避免正面交锋,改以侧击偷袭等游击战法,因为正面迎击伤亡太大,中共不愿军队损失太甚,此后与国军因为抢地盘、抢粮饷、征税收等不断发生所谓摩擦事件。

共军抗日战果不佳

由于中共军队战果不佳,胜利后就显得奖励有限,战后最大规模奖励是于中华民国35年1月8日颁行“抗战胜利奖章”,不分等级。颁给凡对于抗战期间着有勋劳之中华民国官民、暨对我抗战有贡献之外籍人士。于同年双十节隆重颁发,士农工商党政军各界都有代表获奖。

共军将领朱德、彭德怀与叶剑英,因分任18集团军总司令副总司令及参谋长获奖,受奖者限于军长以上,因此时任师长的林彪、贺龙、与刘伯诚等将领就无望了。

文职方面,周恩来因担任军委会政治部副主任获奖。董必武因担任立法委员及对外交贡献而获奖。抗战胜利勋章中共人员多人获颁发,如严格按照战功内容,获奖人数不应如此之高。但在那个即将亡党亡国的危机年代,蒋介石不能不在整体考虑下,为着国军维持作战能力、以及整个国家社会信心,坚持长期抗战方针,不得不降低要求,其不得已之处也令国人同情与认同。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赵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