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特朗普上台中共体制支撑不住 中央经济政策大逆转

2017年08月17日 8:1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王尚一

2017年7月14日,中央金融会议终于召开,明确定调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无论主导思路还是具体条目,都是对现有金融和房地产政策的全面否定和

对中央体制来说,中国经济之锚。1990年代初,中国工厂的出口导向经济模式正式确立。在此阶段,中国经济增长以血汗工厂的出口为主,吸引外资为辅。创汇变成后,央行按比例印刷,进而以金融系统支持经济发展。随着经济增长,铁公基建设规模不断扩大,房地产价格也因获取资金支持而不断上涨。

2009年后中央的主导政策从出口导向转向外资依赖。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美联储以QE的方式疯狂印钞,巨额资金没有留在危机的中心美国,而是流向如火如荼的中国。无论实业资金,还是巨额游资,都极大扩充中国的外储。中国不再依靠血汗工厂出口,转而依赖不断涌入的外资。中国不再需要支持血汗工厂出口,而是通过印钞和房贷推动房价上涨,用房地产拉动内需,吸引更多外资进入中国。主导政策的改变成就中国M2货币总量世界第一,远远超过美国货币总量,房价也从较高位逐步上涨进而暴涨总市值达世界第一,可以轻易买下美国。

根据经济规律,外资依赖的模式不可持续,最后必将造成灾难性后果。房价不断上涨,不仅形成巨大的资产泡沫,更对实体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一旦外资大规模撤出,房价暴跌,中国经济必然崩溃。

我在《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中论述过几大问题,金融指挥棒(金融市场作用)、中国血汗工厂出口的实质和模式特点、房地产和国企吸金器(对社会的资金抽血)、政府的作用、外企大溃败等。截止当前,不仅实体末日既成事实,关键环节的分析也得到验证。

第一、金融指挥棒以印钞和房贷支持房价上涨,并以各种金融手段制造不同种类的旁氏骗局,从实体经济抽血,实体无力升级转型。吃掉民众手中的钱,社会消费能力不断降低,挤压实体生存空间。国内消费断崖式下跌和国际中产消费下坡路,促使实体生产不断倒闭。

第二、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推动房租工作和各种相关服务价格上涨,即压垮实体组装加工制造业,又催生网络经济,反过来摧垮实体商业。实体商业中的零售大量由网购取代,只剩下餐饮和直接服务业。而餐饮也大量被非店铺式生产和外卖订餐取代,进一步加剧实体商业萧条,进而压垮商业地产。

第三、国企和地方政府利用自身的综合优势,实施大规模吸金,拖垮各种实体经济。

第四、假冒伪劣盛行,在实体生产中,正规生产纷纷关门和转移海外,只有假冒伪劣等违法生产得以生存,还具有较强的出口能力和一定利润空间。

第五、地方政府为了维持自身运转,对实体经济和民众加大盘剥,迫使更多实体倒闭。

第六,外企表面上占领中国市场优势,获得巨额利润,但无法换美元回国,所有收益是镜中月水中花,最后将以血本无归的大溃败收场。

第七、权贵和富人资金大规模换美元逃离中国。

实体末日直指体制外汇收入。中国人把房子视为财富,体制则把外汇视为命根。体制向来以外汇为导向,为获得外汇不惜采取任何措施。无论血汗工厂经济,还是外资依赖经济,都是基于外汇进行操作。在外资依赖经济中,外汇不断大规模流入,以至于某高层一度把外储太多当负担,所以实体经济出口不再被中央重视,任由各方面盘剥压榨,直到走向末日。

实体末日后,出口创汇的能力减弱,消耗外汇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只能依靠游资进入中国而维持。随着美联储印钞,进入中国的资金不断减少,加上外资不断流出,中国外储不断减少,并随时断流。

体制起初并不关心背后的巨大风险。中国人聚焦房子吃喝交配下崽,不操中南海的心,对抽象的国家外储更是完全无感。地方政府则聚焦卖地建房,想方设法从中央多要钱,通过银行股市理财等金融手段多套资金。所以,地方政府、人民甚至实体老板,都不关心实体末日。中央体制坐拥巨额外储而信心满满,在国外, 中共领导人大把撒钱,全世界都羡慕中国的经济奇迹;在国内,银行拼命印钞放贷支持人民买房。在金融指挥棒的作用下,房地产膨胀货币总量不断增长,资金日益集中到金融市场,越来越充沛。权贵、富人和中产加大出国消费力度,到全世界买买买。

体制的能力随着外储持续减少局限越来越明显。我在股灾前预测过股市将见顶和暴跌,股灾后提出“股汇双杀”概念。暴力救市后,出现大动荡,中央又慌忙救汇市,不料扼杀了人民币国际化的企图。2016年初股市再度暴跌,又一次引发汇市紧张。在实体末日背景下,中央体制为了挽救股市和汇市,不断消耗内在力量。我在《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中说过,从二季度,中国经济因为外汇匮乏而从体制中心出现瓦解。虽然体制调集各种力量,使用隐藏的外汇托市的力量越来越薄弱。2016下半年开始,有关外汇的消息陆续爆出,中国手中的外汇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充沛,外资离开中国已经很困难。有日本企业团 访问中国大陆,问中国讨要他们从2014年就被卡住的投资本金和利润,体制二季度始明确以行政手段卡住大量外资,不让外资换汇离境。

资金外流趋势不断加强。虽然世界对中国雾里看花越来越强大,但国内企业都越来越清楚中国是强弩之末。房价不断上涨,实体不可避免走向末日。拥有生产能力的企业无利可图,有的干脆关门了之,有的转移到东南亚等低成本国家。头脑清醒的少数人认识到,中国如果没有生产和出口,只剩游资和炒房,经济将失去基础,外汇消耗很快,遂把换汇转移到国外。鉴于中国的外向型经济模式,中央缺乏有效遏制外汇流出的手段,虽然卡住外资,但无法挡住权贵的脚步,所以中国在2016年的对外投资收购呈现天量。

2017年一季度末,中国体制终于支撑不住,对房贷资金急刹车。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美国社会氛围全面转向(我在《特朗普风暴》系统分析过)。美国政府和金融系统双头并进,特朗普呼吁美国企业把制造业岗位留在本国,美联储转鹰派。中国体制轻视特朗普,无视美联储12月加息,心存侥幸继续炒房,用三个月几乎耗尽全年信贷量。3月美联储再次加息,体制才慌了手脚,紧急收紧金融资金,对银行房贷急刹车。为掩盖资金困境,体制对二十多个城市火速实施限购,并通过舆论支持三四五线城市房价上涨,对民众资金挖根。

2017年二季度,体制被迫撕下遮羞布严打资金外流。房价高涨后,权贵和富人大规模逃离。权贵利用自身优势,在国内借人民币,国外用美元并购,成为资金外流的标杆,部分富人高位卖房套现换汇逃离,与此同时进入中国的外资急剧减少。面对外储即将跌破3万亿的危局,体制组织某些知名企业在国外发债汇回国内。随后体制严打安邦、万达和复星等外资流出最多的集团,对逃离的权贵杀鸡儆猴。

美联储6月加息会议对中国体制造成更大打击。4月和5月,美国经济表现疲软,舆论以为美联储6月会议释放鸽派信息,体制态度遮遮掩掩。5月底我发文《中国系统性危机》,明确美国政策以及中国经济内部解体后系统性风险即将爆发。美联储6月份会议如我预期表态很鹰派,不仅继续加息,还预计从9月开始缩表。中国体制对此假装很镇定,不正常的镇定反而意味着格外恐慌。7月初我相继发文《中国银行业资金链断裂》和《中国房地产塌方式大崩盘》,对中国经济系统的关键部分深入详细分析。

7月中旬中央金融会议召开,正式确定中国宏观政策180度大逆转。金融会议的规格之高、参与机构之众多、发言涉及面之广泛、内容之务实史无前例。发言内容确认了我过去几年的系统分析和预测,包括特朗普风暴影响、实体末日、外汇困境和空中解体、系统性危机、银行资金链断裂和房地产趋势。会议结果显示体制已经走投无路,必须实施全面的政策大逆转,并且必须采取坚决措施对既有体制改组以配合逆转。

金融会议确立实体经济的重要地位。中国外储已经见底,接下来美联储还加息和缩表,中国面临的不是巨额外资流入,而是国际资金流出,更是中国人争先恐后换汇出境。为维持外储,必须增加美元收入,卡住美元外流。想增加美元收入,只有重新支持实体经济,回到从前的出口创汇模式。

最急迫的任务是保障金融安全。所谓保障金融安全,并不是人们想象的保障国内金融安全,而是卡死外汇流出,保障外储安全。对付外汇流出和国际资金回流,中国可以随意利用国家政策卡住回流的速度和规模,比较难对付的是中国人换汇逃离。中国人个体的资金规模不一,流出渠道五花八门,体制虽三令五申并采取各种措施,效果始终非常有限。那么,卡住外汇流出的最好办法就是从源头卡死资金。

打垮房地产是保障金融安全最重要的环节。体制既然无法切断换美元的渠道,就要以整顿金融系统维护金融安全的名义使人们变得没钱,口袋空空自然没法换美元。中国房地产总市值数百万亿,随便卖掉五十分之一,就能把真实外储吃光。所以打垮房地产,冻结房产交易,可以从源头卡住换汇资金。

体制企图促进实体经济恢复和增加出口的当务之急也是打垮房地产。高房价是实体经济走向末日的直接推手,实体经济的繁荣和畸形高房价不共戴天。最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无法容忍中国对美国的千亿美元贸易顺差,一直酝酿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另外,特朗普自竞选就反复强调中国是汇率操控国,虽然特朗普就职总统后对中国态度有所缓和,但汇率操控已成中国的紧箍咒。中国既然无法通过人民币大幅贬值,来降低产品出口成本,提高全球竞争力,增加对其他国家的出口,降低受到美国贸易制裁的风险,那就只剩一条路,让房地产崩盘,全面降低实体运营成本和人工成本。

这里要说明的是,恢复实体经济不是喊喊口号一朝一夕的事。以沿海为例,1990年代开启血汗工厂模式至今近三十年,这是长期的循序渐进的慢慢积累过程。期间伴随房地产的发展,房价一路高涨,到今天“实业误国,炒房兴邦”已成全社会共识,这也是实体走向末日的现实写照。杀人莫过于诛心,无论中央现在怎么喊振兴实体经济,还有多少人相信多少人愿意投资实体?

中央采取突发式操作,与地方政府脱钩。2015年底中央提出去库存,同时推动城镇化的棚户区改造。随着房价暴涨,民众争先恐后抢房,聪明人趁机高位出货。2017年3月美联储加息后中央突然急刹车卡紧房贷,放任一二线楼市下跌。但地方政府并没有理解中央意图,继续以地方银行贷款方式支持涨价去库存,以增加地方政府的收入。由于中央与地方的意图脱节,房地产市场消息极度混乱。

中央亲自操刀打压房地产。6月美联储会议后,中央明确金融和地产政策,加速房地产崩盘,包括全面卡住二手房贷款,推出政府出租房的总体指导方针。京沪深每月二手房销量跌破1万套,大概200-400亿成交量,合约30-60亿美元。与此相对应的是,宝贵的外储从千疮百孔里源源不断流出,中国人在美国的买房资金量连创新高。体制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央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打垮房地产势在必行。

其实时至今日甩掉房地产也是中央的必然利益选择。当年中央停止征收农业税,明确提出的理由并不是为了减少农民负担,而是农业税占国家收入的比重已经很少,而农业税导致的社会不稳定事件太多,国家投入的维稳费用比收的农业税高得多,得不偿失,不如停止,还送个顺水人情给农民,让农民感恩戴德。房地产现在也一样,从大数据可以清楚看出,社会居民总存款量已经很低,而且还集中在1%的富人手里,普通民众存款很少,房多早已入套,富人则都是房空,房地产能榨出的油水基本枯竭。更重要的是,如果继续炒房,实体经济彻底死绝,体制的基本财源彻底断掉。所以跟当年面对农业税一样,继续发展房地产得不偿失,不如放弃,还落个主动刺破楼市泡沫的好名声,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中央的决策和执行严重落后于形势发展。过去三年我不断发布分析和预测世界和中国经济形势的文章,如果你都认真阅读过并真正理解就会清楚,中国经济积重难返,系统性危机必然全面爆发。只不过危机爆发前,人们都无视各种危机征兆,以梦为马坚信大国崛起。直到最近几个月,体制上层才认识到危机四伏,近一个月,中央才发现经济正在全面崩盘,所以金融会议召开时暴力机器也参加。但是中央体制跟不上形势一日千里的恶化速度,仅仅制定出政策的框架原则,没有制定完整的危机应对措施。地方政府更是只关注眼前利益,甚至意识不到危机已经爆发。

疾风暴雨的局势近在眼前。到目前为止,中央地方的体制内都反复提及系统性风险,但体制还未全面理解系统性危机的深入和广泛性,不知道系统性风险出现后局势如何发展,所以还在犹豫和拖延。随着时间推移,体制内规划者很快将发现,系统性危机正疾风暴雨般摧垮体制,而应对办法只有一个,中央也疾风暴雨操作对体制快速实施大手术。随着手术行动,越来越多深层问题会暴露出来,加剧危机爆发的广度和深度。体制为应对全盘崩溃危机,不得不采取更急迫的措施。也就是说,体制不是主动采取疾风暴雨的大系统措施自救,就是被疾风暴雨的系统性危机摧毁。

根据共产党的历史,在历次疾风暴雨的危机面前,中央必然采取疾风暴雨的措施甩包袱求生。中央的首要和核心任务是保障自身安全,其他都是浮云。

2017年7月29日

来源: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