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房峰辉竟用半年工资行贿小官 太子党:习除此无路可走

2018年01月11日 11:02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房峰辉(中)与美国联合参谋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上将

9日官媒通报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房峰辉涉嫌行贿受贿罪。罗宇表示,整个军队靠的都是行贿受贿,房怎能不行贿?外媒报道指,早年房峰辉曾行贿过地方粮食局的局长500元,相当于该局长半年工资。罗宇分析,共同成为江泽民时期笼络各路和利益的粘合剂,到了习近平时代,除了便无路可走。

1月9日中国官媒称,中央军委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房峰辉上将因涉嫌行贿受贿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

房峰辉担任过北京军区司令员和总参谋长,2009年出任国庆60周年阅兵总指挥,曾被媒体誉为“军界举足轻重的耀眼将星”。目前官方说法是房峰辉涉及刑事犯罪。

房峰辉的消息自2017年9月就流传,因为他和他的老搭档、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的名字都没有出现在公布的十九大代表名单上,进而引发了诸多猜测。11月,官方通报张阳在家中自缢身亡,证实了此前被查传言。

红二代罗宇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房峰辉的罪状目前情况还不是太明确。如果仅仅是受贿行贿不成为理由,肯定是政治问题,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官媒也没有说明白。互联网上的说法铺天盖地,政变、暗杀莫衷一是,但是都没证据。

所以,我们也无法猜测。但是可以肯定,房峰辉肯定犯了政治禁忌。我们要实事求是认识这个事情,不能漫无边际地猜测。当然,他肯定有事儿,而且这个事儿不光是贪腐。

罗宇还表示,房峰辉从新疆转战广州再北上京城,十多年一路走来升到将军,正值郭伯雄和徐才厚当政时期,他的升官路程当然铺满行贿的脚印儿。因为整个军队靠的都是行贿受贿,房怎能不行贿?否则他如何可能步步高升?

我已经多次说过,中国军队是一滩烂泥。一个朝代如果发展到买官卖官的程度,军队的战斗力也就无从谈起了。能够稳定已经就相当不错了。这就是中国今天的形势。

1月10日BBC中文网报道称,房峰辉出生于1951年,17岁参军入伍,56岁升任为北京军区总司令,并担任了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总指挥。2012年,房出任解放军总参谋长,跻身中央军事委员。

房峰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7年8月21日下午,他与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素拉蓬举行了会谈。此后"消失"至今。

跟张阳一样,除了"受贿",房峰辉涉嫌的罪名中有一项是"行贿"。目前官方尚未公布行贿细节,但有趣的事,已经落马的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领刑无期)、徐才厚(已死亡)涉及的罪名都是"受贿罪"。

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知情人士称,30多年前,房峰辉曾担任地方部队一个师的参谋长,为给所在部队争取更多粮食配给,行贿过地方粮食局的局长。房峰辉给该局长送了一件军大衣,走后该局长发现大衣兜里有500元。在当时,500元是该粮食局长半年的工资。

郭伯雄、徐才厚落马后,已有五名上将被查,军报称这些处理是"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导,房峰辉被军内人士形容为“机会主义者”。报导引述北京一名接近军方的消息人士说,房峰辉是一名野心勃勃的军官。

“房峰辉与张阳的上司和下属有密切的关系,因为他们都是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的亲信,而房峰辉是最有技巧的机会主义者,紧跟着郭伯雄。”一名接近军方的消息人士说。

广州一名军方消息人士说:“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是江泽民的代理人,而房峰辉、张阳和其他高级军官,都是他们的同谋。”

大陆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1月10日的文章说,房峰辉涉嫌的罪名中除了受贿,还有行贿。实际上早在2003年,他就已是副大军区级的高级将领了,他行贿的对象,令人震惊。

罗宇:贪腐粘合中共权力,习近平已无路可走

罗宇10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还说,中共军内贪腐从邓小平时期开始有苗头。我在书中也写过,我当时在总参装备部,而邓小平的女婿贺平等已经开始贪污。他们倒卖军火收回扣,把军火卖给伊朗、伊拉克还有沙特,利用国家机器做交易时吃回扣。这是军内贪腐的开端。不过,当时还没有发展到买官卖官。所以,我个人当时与邓小平和杨尚昆等老辈之间关系日渐紧张的原因也是起源于这类军队生意。六四开枪之后,形势大变。

他们开始明目张胆地把权力转化为金钱进入流通领域。党、政、军在短短几年之内完全丧失信念而在道德上全面崩溃。当官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获得物质回报,手段是贪污。江泽民时期所谓的闷声发大财就是这种形势的体现。

江泽民何德何能如何胜任总书记呢?共同贪腐成为他笼络各路权力和利益的粘合剂。到了习近平时代,除了反贪便无路可走。

2017年10月17日,旅居美国的红二代、前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罗宇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如果习近平十九大上还是宣布要“举老旗、走老路”,那干脆就不用宣布了,“如果说要走回毛泽东那个时代,那就完了,如果说要把中国这条大船引入世界民主大潮,那就有出路了。”

“我觉得习近平是聪明人,他不会认为一个专制的政权还能继续存在下去,所以无论他自己也好、还是中国人民也好,不可能继续在专制的体制下继续生存下去,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中国民主化”,罗宇强调,唯一就是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否则就是垮台。

罗宇强调,以他对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的认识,相信习近平是有抱负的,否则他也不会在十八大后,高举反贪腐的大旗,而且习近平在共产党里待那么久,共产党怎么腐败他明白,也知道如果再这么混下去中国就完蛋了,所以才不愿选择走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巨贪之路。

“但现在是全党贪腐,他反贪腐等于是在反共产党”,罗宇说,江泽民派系的势力就是贪腐的势力,实际上也就是倒习联盟,而贪腐势力在今天的里面占有绝对优势,如果把贪腐的高官都关到监狱里去,那中共官场就没人了。

虽然要一下从专制走向民主并不容易,但也并非无前例可循。罗宇说,中国要走向民主,风险、困难肯定是有,但已故的台湾前总统蒋经国过去已经走过一遍,当时他所面临的风险与困难还更大,所以关键是习近平有没有那个决心。他呼吁,习近平若他真希望中国人民更好的话,唯一的路就是让中国民主化。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