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习与栗战书频交谈 冷落李克强 习修宪成功外界负评如潮

2018年03月12日 18:2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美国之音3月11日报道,今天会议期间,与坐在其左侧的新常委、即将出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频频交谈,但与坐在右边的中共党内排名第二的总理李克强极少互动。

习近平投完票后喝口茶,不知和一旁的栗战书说了些什么

港媒《明报》3月12日报导,2017年10月的修改中共党章后,关于的相关草案条文不久后即向新当选中委发放,并向范围极为有限的民主党派征求意见。中共内部对修宪也有“异议”。京城消息人士指,在今年2月当局公开修宪建议稿前,党政军系统绝大多数副部级官员都不知情。

报导还披露,由于党内意见主要是针对删除主席任期限制,为统一思想,习近平提议专门召开一次全体会议,这就是十九届二中全会专门讨论宪法修正案的由来。

2月25日,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前夕,官方首次对外公布修宪内容包括删除限制的建议稿,引起海内外关注。这也意味着今后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不再有任何限制。

海外政论家陈破空表示,废除国家主席任期是非常大的事。他认为,中共党内的斗争非比寻常,因此习近平选择先声夺人。

路透社的报导指,习近平在推动修宪时使用了极端强硬的方式。这种方式可能冒犯很多人,不仅仅是“自由派”。

习近平处境非常危险

那么,得到压倒性支持,是因为各派系都真心支持,还是敢怒不敢言呢?

BBC中文网3月12日报道,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教授看来,答案显然是后者。

黎安友告诉英国《每日电讯报》:“毫无疑问,由于他(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还有他集中权力的做法,党内精英阶层肯定有许多人嫉妒他,对他不满,甚至痛恨他。”

但是,黎安友认为,反对习近平的人已经被有效地隔离、恐吓并噤声,因此“看不到有权力斗争在酝酿的迹象”。所以,他认为“习近平似乎地位稳固”。

不过,并非所有论者都对习近平掌控局势的能力如此乐观。牛津大学政治研究教授蓝梦林(Patricia M. Thornton)认为,习近平的集权做法会在一些重要的圈子里造成“严重恐慌”。

她告诉《纽约时报》,她认为习近平“真心恐惧来自党内的抗拒和反对”。

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表示,此次修宪投反对票的人如此之少,证明习近平“更多的是让人害怕、而不是热爱和景仰”。他认为,如果没人能够表述不同观点,就会带来“政策辩论被挤压的真正风险,决策错误的风险也会加大”。

美国著名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项目主任、中国问题专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也认为,习近平的最大危险是“把自己变成攻击对象”。

她对英国《卫报》说,“如果中国经济显著放缓、有重大灾难或者问题,那么他就得为中国出的所有事情负责。”

易明同时指出,习近平强力反腐,使中国政坛一些势力很大的人对他抱有强烈不满。“如果他们能找到他的弱点,我想他的敌人们就会伺机动手,欲致其死命。这是他现在面临的最大危险。”

分析:习近平对于江、曾这两颗“烂树”似乎已并不想拔除

时事评论员周晓辉3月11日表示,这几年专门在江派几大窝点的代表团提及政治生态问题,说明习近平对于谁是破坏中共政治生态的元凶心知肚明,其警告的用意大家也都懂的,背后折射的乃是其对执政安全的忧虑,而这样的忧虑并没有随着今年两会通过修宪,尤其是通过国家主席、副主席无任期限制而减弱。

中共安排上的妥协,“三个代表”写入党章,问题多多的江泽民侄子吴志明当选全国政协代表,大秘贾廷安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及海外传出的习与江在修宪问题上达成的协议等,都在暗示习近平对于江、曾这两颗“烂树”似乎已并不想拔除。

程晓容:最彻底的反对票,应该投给中共

3月11日,时评人士程晓容撰文表示,两会代表,并非由民主选举产生,也不受人民监督,是否真正地为民服务,取决于代表个人。但由于党的严密控制,若想为百姓办实事,不仅需有对上层说“不”的勇气,还得做好丢官、挨整的准备,最后可能连“回家卖红薯”的洒脱都会失去。因此出现申纪兰这类“听党的话”、从来不投反对票的代表,并不奇怪。

文章认为,由于中共的专权铁腕,那些不求私利的官员,不被体制所容,难有建树。只有抛弃中共,建立以民为本的国家机制,人民代表才能真正地代表人民。而最彻底的反对票,应该投给中共。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