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国卡车司机大罢工升温 官方态度诡异 导火索曝光

2018年06月12日 10:5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6月8日开始的全国卡车司机大进入第五天,抗议满帮集团垄断货运市场,压低运输价格致使司机无生存空间。还有网友曝光卡车面临的更多剥削,高油价,花样繁多的过路、过桥费,以及各地交警和部门的层层盘剥等五类艰难。卡车司机在微信上贴出政府十宗罪,要求中共当局回答。

外媒报道,几乎所有的司机都想加入罢工,但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们被迫妥协。截至6月11日,各地官方尚没有对卡车司机联合大罢工事件,进行公开表态。这次全国货,是继漯河退役老兵集体抗议事件后,又一起重大的集体维权事件。

6月10日是全国统一罢工日,从网络流传出的视频可见,目前参与罢工的省份包括:湖南、山东、河南、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山东、山西、江西、贵州、湖南、重庆等。

电台报导,中国大陆各地卡车司机自6月8日起开始罢工,在抗争3天后,便有官方人员介入〝维稳〞。至本周一(6月11日)上午,网路上关于的资讯及讨论,已大多被屏蔽。

截至目前,各地官方尚没有对卡车司机联合大罢工事件,进行公开表态。

此次罢工是从6月8日开始的,这些卡车司机主要集中于国道、高速与停车场。有消息称,到6月10日,他们呼吁3,000万卡车司机加入大罢工。

海外维权网6月10日(星期日)发布的消息说,大罢工仍在持续。

6月11日有司机向透露,此次罢工的导火索是货运app的恶性竞争方式以及长期以来的“高投入、低回报”激起了司机们的不满。在如今油价居高不下;路政收费、不断;运费低廉的情况下,他们几乎难以生存。

从6月9日到现在,各地大批货卡车司机驾驶卡车集结在高速公路、国道和停车场进行罢工,诉求是:反对霸权垄断,要求降低油价、提高运费,并要求交警及运管部门停止对大卡车的随意罚款行为。

卡车司机遭受政府严苛对待。报道称,中国卡车运输几乎所有车辆都对出厂载重进行了改装,不超重运输就得亏本。而交警、路政等几乎可以“依法”处罚每一辆运输车。快递行业一样,快递车辆本身普遍违规,且工人普遍没有社会保障。

被逼上梁山,”瓦岗寨卡友联盟“成立了,高喊「」。

卡车司机在微信上贴出政府十宗罪,要求中共当局回答。

包括:行驶证是国家办的15年,为什么要求报废,十几万至五十几万的车一下子变成一万多了,我们怎么活;查车的时候到底他们是交警还是协警;收黑钱的是交警还是协警还是冒充的?何时能绝;

还包括,为什么一辆车,会遇到交警与路政两个部门的处罚;交警的罚款任务到底是怎么订的,这是为了罚款,还是为了治超;罚款不开票,开票就扣分,这是在执法还是在抢劫?

卡车司机群还发出呼吁信,指“已经忍无可忍,没有退路”,要团结一致,擅自行动者将被砸车。

工人罢工此起彼伏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6月11日报道,这次卡车司机罢工可能会引发其它行业的效仿,目前已经有滴滴司机加入罢工。也有人预计卡车司机罢工会对中国的工业、日用品等供应链造成严重冲击,可能引发民众抢购囤积等社会问题

一个多月前,中国多地区塔吊司机举行了要求加薪改善工作条件的联合罢工行动。这一次卡车司机举行全国大罢工,最初是在江西修水发动。

这次全国货卡车司机大罢工,是继河南漯河退役老兵集体抗议事件后,又一起重大的集体维权事件。

卡车司机:这个行业风险高脑袋别再裤腰带上

自由亚洲电台6月11日报道,一位没有参加罢工的卡车司机常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透露,此次罢工他们都希望参加,但实际上很多人都没能下决心。

除了害怕被打压,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具有权贵背景的卡车租赁公司,用高额的租金绑架了司机们,让他们无法承受每天高达400元的直接债务。

常先生还透露,卡车司机们面临著官方机构、社会流氓的多重勒索,同时风险极高,得不到任何保障。他自己5年前就曾车祸重伤,但却无法得到赔偿。

我们这个活真的不好干,三天两头的死人的,这个脑袋在那个裤腰带上别著呢。我前4、5年在陕西出了事、到现在赔偿款就给了我两万块钱。当地员警、法院不作为嘛。你说多了都是眼泪嘛。

6月10日,河南、安徽、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山东、山西、江西、贵州、重庆、湖南等省市数万名卡车货运司机同步罢工。

满帮集团垄断货运市场数万卡车司机罢工

一位河南商丘地区的卡车司机向大纪元记者透露,2015年货车帮与运满满两家公司进入商丘地区货运市场,两家公司与每家配货部签定了永久免费合同,同时保证不毁约,商丘地区配货行业普及了他们的APP软件,但是在去年12月份开始收取天价费用,不缴费的马上停止使用。

李先生还表示:“我们每个司机必须交钱,一年1000元到3000元不等,还有10条信息688元,再一个就是中间还收取介绍费,我们是卡车司机,发货方通过平台找车,他们和发货方沟通是2000元,我们联系运满满之后只给我们1500元至1800元,中间的差价被扣除去。现在是价格越来越低,完全没法跑了。”

据悉,运满满与货车帮两家公司合并组成了满帮集团,董事长兼CEO王刚,天使投资人,曾在阿里巴巴工作,投资公司包括嘀嘀打车、友友租车等。王刚此前在阿里巴巴任职超过十年,曾主管B2B北京大区、支付宝商户事业部等。

满帮集团使用数据平台垄断了大陆的货运市场,让司机们最无法忍受的是压低货运价格。

司机们一天几乎开车12个小时,路上在服务站休息时,还要看着油箱,防止被油贩子偷走。之后又要担心被警察抓,担心被路政抓,以及超重罚款(超1吨罚2000元),他们的利润空间被压缩至尽。

车辆通行费中国居全球之首

中国交通部规定40公里设一收费站,而有些地方政府规定,高等级公路每20公里甚至更短路程就可设一个收费站。

中国大陆公路交通费在全球来说是十分昂贵的。数据表明,全世界已建成收费公路约14万公里,其中有10万公里在中国。也就是说,全世界收费公路70%在中国。2007年2月,世界银行一份有关中国高速公路的研究报告披露,德国货车平均每公里过路费是0.15美元,中国是0.12至0.21美元,而在车辆通行费所占人均GDP的比例中,中国以超过2%居首位,超过美国、日本、法国、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

另外也有特权车,解放军军队牌照的机动车、执行任务的特种车、警车等免费通行。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