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战火再起!胡舒立曝光上海帮“小密圈”遭删 反攻倒算来了?

2018年06月12日 16:29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上海前陈旭为首的上海司法界“”中的铁杆“人物”,以及他们所形成的“枉法共同体”的贪腐丑闻,被的财新媒体曝光。然而文章很快被删除,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此动作说明上海帮还在掩盖真相。而宣传口又是王沪宁负责。另外,政治分析人士撰文披露,上海检察院头目相继背后的惊人冤案,狱医疑似被活摘器官。

胡舒立与王岐山关系密切,一直支持习近平反腐,屡遭和王岐山的政敌攻击。

6月2日,胡舒立旗下的财新周刊发表长文,揭开上海司法腐败黑幕的一角,但该文后来被删除。

该文表示,近40年中,陈旭从一名普通的书记员成为上海司法界“教父”式的人物。以陈旭为首的一个上海司法界的地下“小密圈”,或在法院检察院,或在外办律所,或负责仲裁,分工明确,相互勾连,结成操弄司法的“枉法共同体”。

5月7日,中共最高检察院发布消息,检察院前党组书记、检察长陈旭涉嫌受贿案,已被提起公诉。

检方指控,陈旭利用其担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利用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财新引述消息人士披露,2016年中国新年前,陈旭曾专门找人算命。

官方履历显示,1995年4月,未满43岁的陈旭擢升为上海市高级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三年后,陈旭出任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院长、党组书记。2002年3月,陈旭任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第二年年底,陈旭又转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2008年1月,陈旭成为上海市检察长——副省部级高官。2016年1月,63岁的陈旭卸任上海检察长。在网上,有关他的举报和传言甚嚣尘上。没多久,陈旭住进了上海瑞金医院,据说检查出癌症。

枉法共同体的贪腐

陈旭被查前后,上海司法系统有多人出事:2016年3月,上海仲裁委员会前副主任兼秘书长被协助调查,5月,上海华诚律师事务所原主管合伙人傅强国被带走;陈旭落马后不久,上海一中院原院长也被调查。

汪康武、潘福仁、傅强国三人关系密切,都曾是陈旭旧部,早年均在上海市高院工作过。汪康武多年来与陈旭过从甚密。这些人正是以陈旭为首的上司法界地下“小密圈”的核心人物。

消息人士称,陈旭案最先从汪康武竹筒倒豆子式的交待获得突破,其后曾一度“硬挺”的傅强国也不得不缴械,“其中利益之一是,陈旭之子的基金公司在有大陆殡葬第一股之称的福寿园上市之前,经傅强国之手参与了股东方首次公开募股前的股权交易行为”。

福寿园董事会主席白晓江表示,陈旭前妻去世时,陈旭经傅强国介绍在福寿园买的墓地;2013年年初,福寿园上市前,傅强国以女儿的名义从投资人手中认购了一部分福寿园的股份,并将其中部分份额转让给了陈旭之子的基金公司,陈旭之子的基金公司以每股近2元(人民币,下同)的价格支付了2500万元。但白晓江表示,不知道陈旭之子基金公司的实际状况和2500万元出资款的来源。

2013年12月19日,福寿园以招股价3.33港元/股在香港上市,成为港股当年认购人数最多的新股和冻资金额第二大新股,当日收报4.82港元,较上市价涨44.74%。之后数年,福寿园股价在3-6港元之间起伏。

但陈旭未向中共“组织”申报此事;另外,陈旭的儿子在香港开设基金公司,陈旭也没有申报。

在陈旭的“小密圈”里,还有潘福仁,汪康武的弟弟汪康衡,和曾任汪康武书记员的上海宏康地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泓等人。

陈旭被称为“头号法枭”

胡舒立的财新网的报导还披露了陈旭“小密圈”中的上述主要人物在经济上的部分贪腐问题,但实质上这个利益共同体结成的是政治圈子。

据陆媒此前报导,陈旭在上海政法系人脉广泛,被称为上海滩“头号法枭”。陈旭涉多年前的一起“四证人集体被灭口杀害”案,此外还涉上海社保案、陈良宇案、周正毅案等多个大案。陈旭落马后,一系列与其有关的上海滩陈年要案、疑案再被提起。

曾与陈旭有工作交集的姜宁(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旭落马后,上海市政法委在传达陈旭问题时,特意提到一条“参与非法组织活动”。“这说明其涉案问题性质非常恶劣,属于团伙行动。”姜宁说。

陈旭是“上海帮”中的重要成员。从吴邦国、黄菊、陈良宇,到韩正、杨雄,包括陈旭,这些不同职务的要员,都是江泽民大大小小的马仔。

评论人士揭秘上海检察院头目相继落马背后的冤案

评论人士陈思敏近日撰文表示,陈旭、叶青(已于2015年12月卸任上海检察一分院检察长等职务)主政期间,发生了一起引人注意的疑似狱医被活摘器官案例。

明慧网2013年11月13日发表《请关注发生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的迫害》一文。

据此文介绍,山东籍法轮功学员赵斌,毕业于山东泰山医学院,原是山东潍坊监狱一名狱医,因迫害离流失所辗转上海,在上海被非法判刑4年,但在狱中46天(2013年9月3日至10月19日)即突然死亡,又仅仅几天时间,尸体被火化。

文章称让人费解和震惊的是,事发当天,赵斌被紧急送到提篮桥监狱附近的一家医院,然后宣布死亡。按提篮桥监狱的常规,在监狱出现生命危险,都是转送上海市南汇周浦监狱医院。这种迹象表明,有明显的器官被活摘的嫌疑。

当时外界对赵斌之死所发出类似的质疑声,不仅于此。

2013年10月31日,在赵斌的朋友们合写一封《给泰山医学院老师及校友的公开信》中,提出四个疑问:

(一)赵斌入狱前身体健康,为何入狱后不足两月便撒手人寰?火化前为何要化妆?监狱明令禁酒,赵斌哪来的啤酒瓶盖开天眼?赵斌得病后监狱有没有及时予以救治?救治措施是什么?证据何在?

(二)赵斌有没有得到监狱的酷刑折磨?请提供赵斌入狱后每天的起居录像,如果提供不了录像,怎么证明赵斌没有被酷刑迫害?

(三)赵斌去世后,其身体器官是否齐全?是否被活体摘除器官?为何要催促家属匆匆火化肉体?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和不为人知的证据?

(四)赵斌去世后,是不是按照正常的程式启动赔偿?依据是啥?

2013年11月1日,明慧网上《相同的大学迥异的人生》披露,举报赵斌的其中一人是赵斌在山东泰山医学院的同学,而此人所就职的上海胸科医院,以及上海的东方医院、长海医院等医院,被指控参与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摘除。

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