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深圳最终清场抓捕大批学生 左派冲击习中央 不可逆转

2018年08月25日 18:09 PDF版 分享转发

星期五(24日)凌晨,防暴警察拘捕了要求组建独立工会的科技公司以及声援学生数十人,并对他们的暂住场所进行了评论人士“臧山”撰文认为,佳士工人事件,是中国新左派和派的大联合,未来对中共体制的冲击将日益严重,这种趋势已经难以逆转。另外,时政评论人士表达两点担忧,还有陈破空分析维权新态势。

随着经济放缓和贸易战等原因,中国低端企业如私营的制造业企业处境是否会更艰难?是否也影响到劳工福利?中国著名经济学者、叶檀财经创始人叶檀女士在美国之音政论节目中表示,这个影响确实是比较大。但是她觉得现在要比较不是美国的现在或者是欧洲的现在,而应该是大萧条之前的美国。中国的现状不应该和现在的发达国家比,而应该是跟一百多年前的发达国家比。

约50多名深圳佳士工友和声援学生被抓捕

8月24日凌晨,大批深圳防爆警察来到佳士工人和声援学生租住的房屋,用盾牌强行破门而入之后,将在场的5名佳士工人和50名声援学生全部抓捕。被捕工人中包括7月27日曾被捕但后来获保释的佳士工人蓝志伟和余凯龙等,以及声援团体核心人物、北京大学的岳昕,还有几名在中国人民大学和南京大学发起佳士工友声援联名信的学生。

另一位声援核心人物、中山大学统计系硕士毕业生沉梦雨,据说被软禁在一家酒店里,由国保人员轮流监视。

这次被抓人数是7月27日的近两倍,那次有29名佳士员工和声援学生被捕,并以寻衅滋事罪对他们进行刑拘,其中14人至今没有获释。

佳士声援团的成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倾大学生。持续了一个多月的佳士工人维权活动和组建独立工会的要求得到了中国大陆左派人士的支持。8月初,40多名中共党员和退休干部也曾到深圳坪山燕子岭集会声援。

臧山:新左派联合毛左派冲击中共现当局

评论人士“臧山”在新纪元杂志撰文表示,8月19日,北京大学应届毕业生岳昕发出〈至党的公开信〉,要求中央派人调查事件,对地方黑恶势力“进行处理”,信中并声称声援团都是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士,支持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誓言要为“工人阶级的事业奋斗”。岳昕的这封信,被看作是中国新左派的一个宣言。

不仅如此,中国的老左派们在事件中也非常活跃,8月6日四、五十名乌有之乡的老左派参加了深圳的声援活动,不但痛斥佳士科技老板这个资本家,也要求处理“打人黑警”。乌有之乡是中国毛左的大本营之一,背后有大批中共内部的左倾势力支持。8月16日,毛左派的表层人物联名发出至中央、广东省委和深圳市委公开信,对当局的政策提出挑战。

新左派和毛左派,这次在深圳佳士工潮中的大联合,是一个新的动向。年轻人为主的新左派,以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为平台,以较接近普通人的语言和观点,在中国大陆迅速掀起了舆论风暴,形成了社会议题焦点。而毛左派,则通过体制内部的动员,形成了党内和政府内的支持趋势,并通过老党员、离退休干部直接上街抗议,扩大社会影响。

面对这种新局面,中共的维稳体制通过所有手段全力围堵,虽然能压制住事件蔓延趋势,但明显处于被动局面。

中共体制,或者说中共建政以后所有的最高掌权者,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从来来自左派,而非右派。即使是八九六四,学生反官倒争民主,也内含左倾的理想主义在内。

如今,中国经济拐点已至,贫富悬殊继续扩大,社会矛盾更为激化,环境会特别利于左派发展。中国新左派和毛左派的大联合,未来对中共体制的冲击将日益严重,这种趋势已经难以逆转。

评论人士的不同观点

时政评论人士文昭近日,在自己的自媒体上分析表达自己对佳士工人维权运动的两点忧虑。

第一、民间维权要顶上党性坚定、不忘初心的帽子才能在铁桶一般的体制里求得一丝缝隙的活动空间,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者就会有意或无心地排斥人权、宪政这些更具有普遍性的概念;如果维权者都走这条路,等于非但没有起到公民教育、启蒙的作用,反而让人们更加排斥这些概念,让人们误以为,只有表现得比当权者更左、党性更强才能要胁住对方不敢镇压。由此而成功的人反而更加忽略权利概念,这的人今后在他们的人际关系里和别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也会忽视别人的权利。这样的“斗争”取得的成果就难以成为使社会向公正转型的动力。

第二点忧虑是毛左团体积极走向民间,要去实践毛泽东“和工农实运动相结合”的道路。当局目前对他们又投鼠忌器,有一定的容忍度,让他们有一定的活动空间。就使得毛左真有可能成为维权运动的领导力量;甚至维权者会主动向他们靠拢、寻求他们的帮助。那这样所谓的维权运动,它的归宿会成为又一场毛式革命;而不是更多人所期待的向宪政和法制的社会转型。

而另一时政评论人士陈破空择支持这种运动。他在24日,美国之音的政论节目中说,这一次最让人惊讶的不是毛左的介入,而是学生介入工人运动,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今年的卡车司机维权、老兵维权、出租司机维权等等,工人就是工人,军人就是军人。

但是这一次,社会各阶层都进来了,这是一个新的萌芽、新的动向。将来中国的维权运动也会是一个纵向发展,向有组织、跨行业的形态发展。因为人们越来越形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是个不平等的社会,他们必须向既得利益者、腐败集团发起挑战。这样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李心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