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因假疫苗被问责1个月 女高官获重用引爆网络 中共无底线屡屡震惊社会

2018年11月03日 19:09 PDF版 分享转发

因长生问题的前食药监局局长马越男日前成为山东大数据

近日,前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马越男(女)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流入山东而被问责,仅仅一月后,摇身一变成为山东省大数据局首任局长,引发网络愤怒,媒体人送上对联。媒体报导称,疫苗受害者家属遭当局强力维稳。古代工作失职永不录用。官场问题官员事后履新世界独一份。

被问责官员成山东大数据局局长

大陆微信公众号“政知事”报导,10月31日,山东省大数据局挂牌成立,首任局长是马越男。

据公开简历显示,马越男曾任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2013年开始担任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今年9月马越男因监管失职、导致长春长生生物25万支问题疫苗流向山东被问责,并“予以诫勉”。之后,马就被调离食药监领域。局“诫勉”

据中共官方的《关于组织人事部门对领导干部提醒、函询和诫勉的实施细则》,受诫勉的官员六个月内不得提拔或者重用。

可是刚过一个月,应对数以万计儿童和家庭负责的马越男就履新了。

山东省大数据局是本轮省级机构改革组建的新机构。与中共国家食药监领域机构改革的模式相同,山东省省级机构改革,不再保留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整合工商、质监、食药监等机构职责,组建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作为省政府直属机构。

从上述消息可看出,马越男在问题疫苗后,仍然受到重用。

疫苗受害者家属遭当局强力维稳

河北唐山市接种疫苗致脑残患儿毛毛,于2017年6月离世。

公开报导显示,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发生后,疫苗受害者家属的维权活动一直没有得到政府方面的积极回应,家长们被迫求助媒体,但遭当局强力维稳。

长期任领导秘书的马越男,其后台背景引人猜测。(网络图片)。

而更让人忧虑的是那些问责官员可能在某天仍然可以复出,重新成为百姓生命安危的掌控者。

古代官员工作失职永不录用

《美国之音》曾引述社会问题学者田奇庄评论指,按照中共的逻辑,这些官员实际上“是替党分担了忧愁、背了黑锅、担了担子的。在这种情况下,党觉得他是有功的,有了机会还是要重用的。他们被认为是党可以信任的同志。”

田奇庄认为,免职官员重新复出的原因主要在于人民没有真正的选举权。

不过,即使在封建时期的明朝,官员工作失职,也是永不录用。《崇祯长编》曾记载:崇祯三年(1630年),崇祯皇帝巡视城工,“特参朝阳、东直门监督主事方应明好逸旷工,竣役无日,帝以浚河事关城守,方应明何得玩视偷安,命褫其职,廷杖六十,发原籍为民,永不叙用。”

网络愤怒媒体人送上对联

媒体人周蓬安11月2日撰文称,中共山东当局对马越男过于器重,并没有对她实施真正的“问责”,就因为她管理的疫苗,已经不是第一次出问题了。

2016年发生的“山东非法疫苗案”,涉及24个省份近80个县市,案值高达5.7亿元。这起由中共最高检督办的案件,批准逮捕涉嫌非法经营等犯罪嫌疑人297人、起诉68人、立案侦查涉及的职务犯罪100多人,“可身为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的马越男(自2013年7月担任以上职务),却毫发无损,能说得过去吗?长春长生‘问题疫苗’,山东又是‘重灾区’,马越男理应承担‘再犯’责任,理应‘新账旧账一起算’,可她仅受到‘予以诫勉’问责,且至多满月即被安排新职务,完全暴露出‘假问责’实质,似乎是要回应社会:‘问题疫苗’算个球?”

广东电台记者、时评人牛日成在微博也发出一则对联,赠给马越男:喜笑颜开换交椅沸天民愤出虚恭横批:游戏官场。

“这个国家还有救么?谁能告诉我”、“原来渎职的下场是这个,真的好棒哦,好想当官哦,铁饭碗呢”、“证监会祸害股民幼儿园祸害小孩药监局祸害家长,中国人早晚叫这些人祸害死”。

还有网民说:“长生这么重大的安全问题,处罚高高拿起,轻轻放下。”“诫勉问责后的干部就不能再次担当单位一把手!”“背后得有多大的背景呀,可以想像一下。”

问题官员事后履新是世界独一份

不过,中共政府也并不只是重用马越男一个,《新京报》早在2015年的一篇报导就指出,2008年至2015年间,40名引起舆论关注的因突发事件被免职的官员中,半数已复出。

问题疫苗成为中国民生重大隐患,但那些主事官员被问责后,可能陆续会复出。

那些涉人祸遭问责官员仅被调职,或被免职后转而复出,似乎成为中共官场的潜规则。

之前因毒奶粉下台的前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原副司长鲍俊凯等人在被记过处分后,换个“马甲”再分别担任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和中共安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而那时,毒奶粉的受害家庭还在挣扎求生和艰难的维权。

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后下台的中共原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虽于2008年9月22日辞职,但他仍被保留中共中央委员的身份,还继续享受正部级干部待遇。

15个月后,2009年12月,65岁的李长江竟被获准出任副部级职位——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当时被媒体曝光后引起众怒。

除了李长江,时任中共石家庄市委书记的吴显国、时任市长的冀纯堂、时任副市长的张发旺等多名官员均在三鹿毒奶粉事件后复出或履新,有的还升了官。

吴显国在2013年复出担任中共河北省委省政府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2015年5月出任中共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冀纯堂于2011年出任中共河北省工信厅副厅长,2015年任河北省机械协会会长;张发旺于2012年12月被委任为中国制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并曾任中共石家庄市政协副主席。

时任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督司原副司长鲍俊凯事后复出,升迁任安徽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

此外,原吉林长春德惠市委书记张德祥、原市长刘长春。在2013年6月3日该市宝源丰禽业公司重大火灾爆炸事故(造成121人死亡、76人受伤)后,不足一年,2014年4月12日,张德祥以净月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身份出席会议,而6月4日,刘长春则被任命为长春公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

这些现象在中共官场比比皆是。

阿波罗网叶净寒综合报导

来源:阿波罗网叶净寒综合报导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