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时局叵测 习近平正在做最坏打算 王沪宁再加码 王岐山靠边站

2019年01月27日 19:29 PDF版 二维码分享

新年伊始,防范重大风险节奏加快,强化防患意识,防范“颜色革命”。将政法系统的授权,延伸至乡镇(街道)。专家称,这种模式只会乱上加乱。24日,还要求准备应对“最坏的情况”。25日,政治局会议制定出台“中国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和“党建意见”2份文件,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这显示中共各自为政很严重,政令不出中南海。评论人士胡少江撰文表示,能言善辩的在达沃斯论坛也无法为北京遮丑。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这应该是王岐山说他只是读稿子的原因之一。

时局叵测习近平正在做

21日开始的省部级专题研讨班,习近平讲“七大安全”,归根结底,核心的问题是“政治安全”,习近平把“政治安全”放到极高的位置。政治安全的内涵是什么呢?公安部部长赵克志1月17日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的讲话可以佐证:“坚决捍卫以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的国家政治安全,坚决捍卫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

法广27日报道称,政治安全就是政权安全,就是要“保江山”。

连续四日的重大危机处理研讨班周四(24日)结束,掌管中共意识形态的王沪宁又在习近平“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基础上加码:他要求省部一把手组成的“学员”们深入学习习核心讲话,“坚持底线”、增强“两个维护”自觉性,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这种论调与中共几年前中美要共管世界,甚至几月前“以牙还牙”的英雄气概大不相同,大有一种中共四九年刚夺取政权时那种如履薄冰,处处树敌,一天到晚都要拼命抓反革命,抓特务,以防暗杀,防颠覆的景象。

政治局会议2个文件更不寻常

阿波罗网报道,25日,政治局会议讨论的文件似更不寻常,这份《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强调党的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是“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始终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确保全党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步调一致向前进”。

另一份“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则要求中共各级党员“不折不扣做好向党中央请示报告工作”。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从文件中可能解读出就是,中共各级政权没有和保持一致,步调自然不统一。而且还不向习近平中央请示报告工作,各自为政。凸显中共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状态。

分析:能言善辩的王岐山无法为北京遮丑

王岐山表白:我只是读稿子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24日,王岐山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上发表讲演,再次希望通过旁征博引和自我解嘲等西方人比较容易接受的方式,来兜售中国政府的政策,不过在英国媒体人士胡少江看来,王岐山的努力没有、也注定无法获得他所期待的成功。

胡少江25日撰文表示,在众人关注美中贸易冲突和世界经济政治秩序重组的关键节点,除了重复中国政府官方版本的各种政策宣示之外,王岐山没有给现场参与者和世界关注者们带来一丝一点新的视角、新的政策和新的希望。他提出了一个自以为得意的历史、文化和哲学的大视角,试图以此来诠释和辩护中国的现行政策,但是越是进行巧妙的包装,越是显得他和他所代表的政府对解决当前的问题没有诚意。显然,他的讲演没有向世人展现诚意,也没有消除人们对中国的疑虑。

王岐山试图通过回顾中国的历史说明,中国是一个文明的国度,也是一个和平、包容的国度,因此对世界不具有进攻性。但是他似乎忘记三个基本的事实︰首先是政府不等于民族,现在的中国政府在本质上极具压制性、进攻性,这一点从他对待自己的人民的所作所为看得十分清楚;第二,近代以来,中国一直处在落后挨打的地位,极权政府还没有机会和能力在国际上担当进攻者的角色;第三,当国力增强之后,很难想像中国现行的对内压迫的体制会停留在国境线之内,中共领导人信奉的主义和他的压迫本性必然会向外扩张。

王岐山试图用一句话来抹掉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和资金的作用。他引用习近平说法︰「中国的成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别人恩赐的,而是中国人民用勤劳和汗水、智慧和勇气、改革和创新奋斗出来的」。这句话看起来是在赞颂中国人民,实际上是在为执政党脸上贴金,也是试图否认国际社会经济和技术合作对中国经济发展所发挥的不可或缺的作用。这个政府从来不感恩,正因为如此,他在国际交往中不会有著诚恳公平的心态。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王岐山对他演讲稿的效果应该是心事肚明,所以他才特意披露说,我只是个读稿子的。

中共扩大政法系统权力;专家:出了大问题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26日报道称,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分析,“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的出台,说明中共以前那套机制不够了,它要增加一个新的东西。

“比如老百姓的抗议以前是靠党委、村委那一套系统(来镇压),但是现在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了很多,比如老百姓有组织的、或者有半地下组织的抗议行动越来越多,他们觉得以前那一套东西不行了。以前他们在乡村、乡镇的管理机制,原来村长、村委的管理机制都不够了,所以他们要直接派人到村里做这些事。但是这个东西刚刚开始可能有点作用,但是过了一两年肯定不管用。”

石藏山也认为,中共的系统已经很庞大,现在在乡镇(街道)再加上政法系统,只会更乱。

这一新条例中还包括,中央政法单位党组要将地方官员“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情况”向中央请示。

对此,石藏山认为,这实际上是个倒退。“领导干部为什么贪腐?是因为纪委和政法委在第一把手的管理之下,所以他是监督自己的顶头上司,现在又加强这些东西,实际上是没办法的。他又受那个人管理,他又要监督那个人干预司法,这本身就是极为矛盾的模式。”

石藏山认为,这个条例的出台背景,是中国社会矛盾大面积爆发,中共最高层首先要把社会稳定下来,所以他要给原来政法系统授权,而这个授权已经超越十八大以前对政法委的授权。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原来十八大要改革,剥夺了一部分政法委的权力,但是以后不但政法委权力全部恢复,还要进一步更加强,比十八大还往后退,最后它只会变成一个官僚系统里面的一环。自己怎么监督自己啊!”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