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专访川普前竞选顾问:川普政府将中共视为头号威胁

2019年02月10日 13:24 PDF版 二维码分享

图为曾任选战团队顾问、现任“优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组织资深政策顾问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视频截图)

美国川普(特朗普)采取不同以往的经贸政策,大刀阔斧地进行多项改革,为解决长期以来的不公贸易问题,对中国商品实施高关税。两年来美国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一连串亮眼的数据让专家不得不对川普经济学刮目相看。

英文大纪元近期推出“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专访,对于的经贸政策,特地采访曾任川普选战团队顾问、现任“美国优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组织资深政策顾问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以下是摘录艾立斯阐述川普经济学的重点。

川普四大改革推升美国经济

川普上任两年多,美国经济表现亮眼,工作机会增加,工资上扬,失业率降到50年来低位,制造业摆脱阴影,就业增加,特别是蓝领工作岗位增加的数量高于白领阶级,整个就业市场呈现供过于求的吃紧状态,很多雇主苦于找不到工人。

美国经济荣景的背后助力可归功于川普总统的四项改革政策:税制改革、贸易改革、监管改革以及能源改革政策。

在此情况下,即使美股偶而波动、美中贸易冲突尚未缓解,或者华尔街全球主义者依然喜欢主张把工作外包到中国,美国工厂仍将继续在美国生产更多货物,以及更多的在华美国公司决定重返祖国。

当美国公司自中国抽离,将其业务带回美国后,将有更多的美国人就业,并用他们挣来的更多财富用来促进美国的经济活动,进而帮助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这样的模式几乎完全悖离旧经济学思维所预期的方向。

经济学家的旧思维是,为了削减美国企业在国内所负担的劳动力成本,主张将工作机会转移到劳动成本相对低廉的中国或其他国家。此举有助于增加美企利润,进而刺激股价上升。这就是过去旧思维的模式。

川普政府的新思维是提高美国人的工资,增加他们的可支配所得,提高他们的购物消费,对美国经济做出更多的贡献。如同我们现在所见证的,这样的新思维刺激经济增长,出乎经济学家的预期。

川普总统对中共的关税政策是将美国利益放在首位,将制造业和经济活动带回美国。这个政策的效应正在浮现,并造就了强大的经济,也让主张旧思维的专家大乎意外。

川普四大改革相得益彰

川普总统推出的四项改革并非毫无章法,事实上,税收改革、贸易改革、能源改革及监管改革存在着相得益彰的效应。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如果降低对美国居民和美国企业的税收,在重新谈判贸易协议的同时推动减少监管及开放能源,这将对经济发展产生巨大推力,而且我们已经看到了结果。

过去美国公司为了逃避监管及税收等负担而迁往海外。在美国制造,必须符合相当高的污染管制标准。在中国制造,只要贿赂中共官员,就可以污染水、空气、土壤,没有人关心。

现在,川普政府对中国商品的高关税措施,加上税改、能源改革及监管法规的松绑,让美商重新思考在华运营的必要性,并决定重返美国。

川普政府将中共视为头号威胁

川普政府2017年底发布的国家安全政策,清楚地将中共政权列为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头号对手,五角大楼、白宫、情报机构、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都有这样的认知。他们都明白,中共正在加大力度窃取美国的商业秘密及国家安全机密,目的是壮大它的经济,以及挑战美国的军事、价值观以及美国提倡的基本自由。

在川普政府与北京展开贸易谈判的同时,五角大楼等部门也在对中共的行为采取相应的措施。司法部正式起诉华为及其首席财务官等被告,指控其涉嫌违反美国制裁伊朗的规定及窃取美企商业机密,国防部及国家安全机构要求美国盟友不要使用在中国生产的网络设备等技术产品,以避免中共通过这些产品进行间谍活动。

中共所称的双赢是它包办两个胜局

对于与中国进行贸易,存在两个完全相反的观点。华尔街市场人士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朋友,如果在中国进行更多的投资,对双方都有好处,达到所谓的双赢。然而不幸的是,中共所谓的双赢,系指它包办两个胜局。

另一个观点是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中文姓名白邦瑞)所说的中共继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独裁统治,会不惜一切代价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权,并将的意识形态强加给其他国家。中共不尊重私有财产、不尊重个人、不尊重人权,不尊重良心自由。

现在,表面上看起来是美中冲突,然而实际上是两个观点的竞争,各国必须认清中共本质及其带来的威胁。

华尔街人士不了解中共的真面目

华尔街人士并不了解中共的假面目,中共改写了历史,对内把美国描述成是中国的敌人,是中国人民的敌人。许多华尔街投资银行家对中共并不了解,他们相信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繁荣,并晋身为中产阶级国家时,中国将拥有与美国中产阶级社区相同的价值观。

华尔街人士之所以抱持对中共这样的幻想,是因为他们想要得到更多好处,他们想要赚取更多的金钱交易。他们不知道中共改写历史,中国人被灌输美国是中国敌人的谎言,因此随着中国变得更加繁荣,随着中共政权变得越来越强大时,它会更敌视美国,并试图取代美国的地位,最终的结果是,就像华为等中企,一次又一次地利用它们在美国的子公司或供应商偷窃美国技术,进而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今天,中共的主权财富基金可能聘请像高盛这样的人进行交易,但是明天他们将丢弃高盛,因为他们将拥有自己的投资银行完成所有的交易。因此,今天华尔街与中国做生意尝到甜头的人,明天都会被中共无情地抛弃。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就是中共在所有领域的工作模式,而且他们会一而再地这么做。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共数十年前开打中美贸易战

有人认为可以用某种方式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然而自由贸易就像跳探戈舞一样,必须有两个人一起跳。在中共仍然维持很高的关税壁垒时,另一方就不能放弃自己的关税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

然而,这是中共所要的,它要其他国家在它发起的贸易战中片面地削减关税。中美贸易战并不是川普开打的,而是中共在数十年前就发动的。

美国面临的情况是,中共政权和中国公司携手对抗美国。很多中国企业的老板来自中共军方,他们会将所获得的包括商业秘密或技术在内的任何信息,立即与中共军方分享。这是众所周知的,并不是秘密。然而,美国有很多人对此故意视而不见。

时有所闻的是,中国风险投资公司在硅谷收购初创公司后,要求查看专利以及技术蓝图中的细节,并将其转移到中共军队。《华尔街日报》曾报导一个著名的案例。中共在香港成立了一家前线公司(front company),这家公司通过其它公司与一家卫星通信公司签订合同,表面原因是为了向非洲提供互联网或卡通节目,但是真正目的是向中共在非洲军事基地发送信号。事件被曝光后,交易取消。

应对中共之道一网打尽杜绝恶行

应对中共,川普政府各部门采取协调一致的全面性打击中共的作法。司法部起诉两名入侵45家美国企业的中共黑客,但是这两人只是冰山一角,美国还需要制裁所有参与的个人、实体和公司,以及那些与入侵美国公司偷窃秘密的公司做生意的任何个人及实体。

中共黑客入侵美国企业已是家常便饭,美国必须起诉所有涉案者,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杜绝此等恶行。与此同时,这将向美国公司发出信息:不要在中国或者与中国企业从事敏感领域的生意,因为中国企业会侵犯他们的权利。

美国应鼓励盟友及工业合作伙伴,不要在中国开展业务,不要转让技术,不要对中共完全不设防。

此外,美国还需要尽一切努力唤醒人们及全球世界,了解中共政权的真实本质,以及避免过于接近中共,使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应对中美贸易冲突川普政府不能对中共放松

过去四十年来,美国有些人一直有个错误的想法,认为中共会在一夕之间成为美国的朋友,因此一再地容忍中共的恶行。但也有一些人认为中共会用窃取的方法抢夺其无法用金钱买到的东西,这样的行为与西方国家的价值观是对立的。

对于中美贸易冲突,川普政府如果相信中共会进行结构改革,没有对中共实施严格的查核机制,放松对中共的压力,降低对中共的惩罚性关税,这将是一个重蹈覆辙且非常可怕的错误政策。

美国应该在中共确实做到结构改革后再降低关税,而且如果中共违反协议,川普政府不仅应该立即恢复关税,而且要加倍惩罚。如果原本是25%的惩罚性关税,就要增加为35%,如果是10%的关税,就要增加到50%。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这是美国采取正确措施反制中共的最后机会。中共野心勃勃,有意取得全球5G技术领先地位,如果真的让它达到目的,将共产党意识形态及监控模式强加给其它国家,这真是一个令人恐惧的结果。

绝不能容许这种情况发生。华为及中兴通讯等中国公司基本上都是中共的情报机构和军方的代理人,华为负责人表示他们不会代表中共政府监视,这样的说法技术上是正确的,因为华为本身就是中共政府,他们并不是在帮中共进行间谍活动,而是以中共政府的身份在进行间谍活动,所以美国必须要非常谨慎。

展望2019应有经济新思维

另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是,我们必须对经济学有一个新的认识,然而,这实际上是美国在100多年前就有的经济学理论。

林肯总统的经济顾问亨利?凯里(Henry Carey)提出的提高工资经济理论是,想要成为消费者之前,必须先做生产者,因为要先有生产赚钱后,才有机会成为一名消费者。

过去,有些消费主义者主张要降低消费品价格才能刺激经济。然而,实际情况是,降低消费品价格是在减少工人收入,更糟糕的是,低廉的物价促使美国公司将生产线转移到低生产成本的国家。美国劳工没有了工作,只能买得起廉价商品,但是很快他们也买不起更便宜的商品。

因此,美国应吸引更多的生产者在美国设厂,雇用美国人以及提高美国人的工资,这样才能使他们可以成为更好的消费者。

这就是凯里所说的“集中”(Concentration)理论,让生产尽可能地接近消费,例如将纺织工厂建在棉花田旁,棉花农夫在非种植期间,可以就近到纺织厂工作,这样不会中断收入,有了稳定的收入,农夫才会购买衣服。

这样的理论就是地方主义与全球化主义最根本的差异,川普总统的美国优先的真正涵义即为落实地方主义。如果能够真正落实地方主义,美国经济就是本地的经济,而不是全球经济。如果能够协助危地马拉、萨尔瓦多,以及洪都拉斯发展当地的经济,这些国家的人民就不需要远离他鄕,到美国寻找工作。

美国应恢复过去作法结合人权与贸易谈判

美国是否应该与像中共这样的政权做生意,这是美国过去曾面对的问题。1974年,美国面对的苏联共产主义独裁政权,是一个根本不尊重人权,也不尊重其公民权利的政权。

当时的参议员亨利?杰克逊(Henry Jackson)以及众议员瓦尼克(Vanik)推出《1974年贸易法案》(1974 Trade Act)修正案,规定联邦政府不能将最惠国待遇给予不尊重其公民人权的非市场经济国家。

这个法案获得当时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并正式成为法律。然而,2000年,为了协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美国给予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取消了对中共人权记录的年度审查。

现在到了重新思考美中贸易关系的时候,像往常一样,30年来美国向来将人权和人类价值观作为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如果美国真的想要与全球分享我们的价值观,那么针对中共,就必须回到过去的作法。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吴英编译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杨小婉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