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美中贸易谈判面临新障碍

2019年03月12日 6:15 PDF版 二维码分享

知情人士称,协议正面临新的,中方官员不愿在双方达成确定协议前承诺举行首脑峰会。

知情人士称,一周前,双方似乎接近达成协议草案。但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会谈失败令 中共领导人感到意外。

这些知情人士称,特朗普中断会谈并走人的决定令人担心, 中共国家主席本月晚些时候在海湖庄园(Mar-a-Lago)与特朗普举行潜在峰会时,可能会面临没有讨价还价余地的局面。

知情人士称,中方希望峰会更像是一个签署仪式,而不是可能破裂的最后

今年2月,中美高级官员在华盛顿继续进行。图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共同出现在谈判桌前。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上周五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暗示,美国官员希望留出进一步谈判的余地。

他说,美国的目标是先就协议主要内容达成一致,然后由两国领导人进行最终调整,或解决最后的问题。他还称,两位首脑“很合得来”。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去年5月,东京,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在《华尔街日报》主办的一场活动上发言。

这场峰会令人想起上世纪90年代末双方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进行谈判的历史。曾担任美国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顾问的人士表示,1999年,中国前总理朱镕基赴华盛顿就WTO协议进行最后谈判,结果空手而归,因为克林顿认为,从政治上看,当时还不是达成协议的恰当时机。

蒙羞的朱镕基在国内饱受诟病,入世谈判也险些破裂。

中共目前的反对态度究竟是一个严重的障碍还是谈判手段,目前还很难确定。习近平定于3月22日前后出访欧洲,过去三周,美国官员一直敦促中国安排习近平前往海湖庄园以完成贸易协议。

最初,中美双方考虑把峰会放在3月27日左右。如今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称,时间可能会在4月初。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执行董事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在市场大幅波动和全球经济走软的背景下,两国政府正面临达成协议的巨大压力。

中方谈判团队成员、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称,谈判人员夜以继日地沟通,他对协议达成持乐观看法。他在北京对记者表示,他感到有希望。

让习近平前往美国完成协议,可能会在最后谈判时刻让美国获得优势,因为习近平将面临带着协议回国的压力。美国一直努力要求举行这样一次会晤。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2月12日,特朗普在一次内阁会议前对记者称,他希望与习近平会晤,就谈判团队无法敲定的内容达成协议。他表示,交易往往就是这么达成的。

3月8日,北京人民大会堂正在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全体会议。

自那以来,特朗普及其内阁高级官员不断公开施压,要求在海湖庄园会晤。2月22日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国贸易特使刘鹤时,他们也提出了这个要求。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称:“总统先生,我们正在你的行程中安排此事。”当时刘鹤就在旁边。

特朗普政府还取消了从3月2日起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从10%上调至25%的计划,作为对双方化解争端的工作取得进展的认可。

现在美国政府官员释放的信号则不那么确定。特朗普上周五预计,如果达成贸易协议,美国股市将会大涨,但他还表示:“如果这不是一份很好的协议,我们不会签约。”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称,日期尚未最终确定。他表示,在展开峰会安排之前,谈判人员需要进一步缩小双方的立场分歧,包括最终协议的执行问题。

布兰斯塔德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办公室里说:“双方均同意必须有重大进展,也就是感觉立场非常接近,然后才会召开峰会。我们尚未达到这个程度,但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相比,我们的立场已经更接近了。”

白宫贸易官员、美方谈判代表团成员Clete Willems称,特朗普宁愿河内峰会无果而终,这应该会让中国明白,他不会接受糟糕的协议。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Willems在乔治城大学法学中心(Georgetown Law School)的一次会议上说,一个优秀谈判代表的关键素质是知道什么时候能跨过终点线,然后想办法做到这一点,但也包括转身离开。

双方一直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谈判,包括上周四和周五的会议。Willems表示,目前还没有派遣美国谈判代表前往北京的计划。

作为潜在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已提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向美国企业进一步放开金融服务和汽车等领域,以及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在美国看来,中国以往存在执行协议不力的问题,所以呼吁制定一个执行机制,确保中国履行承诺。根据正在讨论的计划,如果出现争议,应由两国官员共同开会加以裁定。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已表示,如果双方没有在这些会议上达成一致,美国将加征关税。

美国官员希望,当美方采取这类行动时,中方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不要实施报复。对北京方面来说,这将是一个很大的让步, 中共领导人担心,国内舆论会指责他们接受“不平等条约”,就像西方列强在19世纪强加给中国的那种。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说,任何实施机制都必须是公平的、平等的、双向的。

布兰斯塔德说,过去中共确实采取了报复,这一直是挑战和问题。他指的是去年中共为报复美国关税对美国产品采取的制裁行动。

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级副总裁Erin Ennis说,任何实施机制都必须是可持续的,不能让行业重新面临关税不断提高的局面。

谈判中的另一个分歧涉及中国政府的补贴和其他一些扶持政策,美国认为,这些政策使中国国内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占据了优势。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在一个重要的全国会议上所作的报告中对《中国制造2025》只字未提,特朗普政府曾大肆批评这项计划,称其带有保护主义色彩。不过李克强承诺,中国政府将培育关键的新兴产业——而这正是《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来源:华尔街日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赵凌云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